Actions

Work Header

卧底

Chapter Text

左婧媛第一次见到她是在SM俱乐部,就是那种奇怪爱好的场所
没有介绍人还进不去的那种,当然她来这种地方并不是也有这种癖好

只是为了任务,她不得不来。

你就叫她去当个乞丐还行,这种场所真是有些人一辈子连听都没有听过,至少在她接到任务之前,她都是一脸懵的,什么玩意???

最让她难受的是,她的上司偏偏恶趣味的给她“狠狠”地恶补了一下,从此之后她面对上司的时候脸上的嫌弃就一直没有下来过。

这次的任务切入点,也并不是只有这一个,但是其他切入点的前辈们,不是没有进展就是扑街了,这个切入点她不是第一个,因为前面的都无功而回

这个切入点离这次任务的中心人物其实很远,甚至是不沾边,但偏偏却是离中心人物最近的。

她就是中心人物唐歌私生女的女儿唐莉佳,她收到照片的时候还不可置信,外表如此清秀的女孩子,竟然有如此特殊的爱好,然后恶趣味的上司,在左婧媛还在惊讶的时候,默默的塞了一张他们偷拍小组的成果一张。

照片上的唐莉佳画着妖艳的妆容,身穿布料很少的女王风黑色皮革,靠在昏暗的吧台晃动着高脚杯的样子,脸上严肃的表情跟身上奇怪的套装格格不入,禁欲气息又与周围的气氛明显区分开来。偏偏那种样子又有着莫名的吸引力。

她就像一朵丛林中最艳丽的玫瑰花,用自己最瞩目的颜色告诉所有人这朵花,是有剧毒的,越是如此,越是让人飞蛾扑火,

或许,那是一份向往。

人生本来就是一场竞争,从一个细胞开始,要么走向死亡,要么迎接新生。

缺乏安全感的人认为只要牢牢握在手里的才是属于自己的,所以才会去掌控别人,以此获得心理的满足。

而另一个极端就是在被支配中实现被他人需要来获得幸福感。从而建立隶属关系,SM游戏就是属于这个范畴

------

而此刻左婧媛怀里揣着上司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推荐信”站在一所知名酒店的门前徘徊,SM俱乐部就在这所高级酒店的下面。

简单的说这所唐歌名下的俱乐部,因为有唐莉佳的存在,纯粹地变成一个中介所,而不是什么场所,但娱乐场所的配置一样都不少,当然高额的中介费也不是一般什么人都能进

而左婧媛此时严重怀疑她的上司也是曾经来过这里,而所谓搞来的推荐信也是他借着任务的名头从自己手上流出来罢了。

心累,任务还没开始,左婧媛的世界突然多出了无数奇奇怪怪的东西,但责任的使命感,还是促使她一步一步的进入“新世界”

 

左婧媛的反X小组的上司就算她在怎么吐槽,他们也从无数失败的经验中收集到唐季的喜好,制定了方案,首先左婧媛看上去的年龄太小了,所以配了一副金丝眼镜,还配了一套成功女性的小西装,看上去十足的御姐范。

为什么左婧媛的上司会派她去勾搭唐季呢,因为他们小组已经派过肌肉男、小白脸、阳光少年、中年型男什么年龄层段,什么类型都试过,愣是统统吃了闭门羹,全部扑街。

最后请了个心理专家过来分析了一波,得出的结论可能是自幼丧母,可能需要女性的爱护但长期的压抑养成特殊癖好。

 

而反X小组唯一的女性左婧媛就被光荣上位,当然左婧媛是很乐意出任务的,但女人的天性对某些东西还是很抵触的,尤其被上司坑了一波之后更是心塞。

左婧媛在前台出示了推荐信之后,就被人带着穿过重重暗道,在搭了部可以拍鬼片的电梯之后,到达今天的目的地:SM俱乐部

昏暗的灯光打在形形色色的脸上,空气中弥漫着糜烂的气息,但诡异的是每个人都穿的正装,脸上也带着半边的面具,就像普通的化妆舞会,也没有太过分的肢体接触,当然还有另一种“正装”。

如果不是台上此时表演的“节目”,直接辣到眼睛,她还以为进错地方。

左婧媛运气都不知道是好还是坏,好的是今天凑巧是俱乐部一年一度 的特殊聚会,基本大部分都会碍于唐歌的面子捧捧场子,坏的是今年的主题化妆舞会,形形色色的装扮层出不穷,而左婧媛还要从中先找出唐莉佳,然后搭上线,难度从困难变成深渊级任务。

但命运就像个熊孩子,最爱坑人了,而面前这个叫唐莉佳的坑,左婧媛是跳定了。
第二章

唐莉佳低头看着左婧媛,她的眼眸中一闪而过的气愤,突然嫣然一笑,狭长的凤眸微微弯起,带出一股说不出的魅惑,唇角微微张开,嘴唇上酒红色的唇彩,竟然带着一股禁欲之感,偏偏那双冷清的眼睛在微微眯起的时候好像闪着猩红的光芒下一刻就要把人吞掉。
唐莉佳突然毫无征兆的低头吻住了她,双手被紧握死死压在地上的左婧媛毫无反抗的能力。
属于唐莉佳的体香非常霸道的钻进了左婧媛的鼻子里。
左婧媛这个人对气味非常敏感,这个技能不但帮助她快速破案,同时也带来困扰,以至于她的情感史逐渐从男性转向女性,但也变得比普通人更为挑剔。
浓烈的女性荷尔蒙死死地缠住左婧媛的鼻子,唐莉佳润滑的舌尖非常调皮的从左婧媛的嘴里转了一圈,轻轻的尝过舌尖的味道,就退了出来。

左婧媛好像都尝到像乌龙茶那种,喝的时候只尝到茶叶普遍的干涩,慢慢地那种微甜就从口腔两边慢慢回甘,让人欲罢不能。

那是左婧媛从没有过的感觉,让人窒息又散发着一丝甜腻 。

唐莉佳此时穿着与照片中不一样的服装, “小姐,你不打算起来吗”唐莉佳看着这个撒了她一身酒的女人,此时正躺在地上装死,眉毛微微一挑,“还是你打算碰瓷?”意味不明的还呵了一下,三分不屑,三分挑逗。

左婧媛不知道这一声代表什么,其他人也不知道,这是代表唐莉佳追逐猎物的信号,而猎物就是眼前“碰瓷”的左婧媛。

然后顺理成章地搭上线,左婧媛迷迷糊糊地就被唐莉佳带到酒店最顶层的豪华总统套房里面,精神恍惚的坐在床边,一脸我是谁,我在那,我要干什么。

耳边不断传来卫生间淅沥淅沥的水声,折磨着左婧媛,她是来完成任务的并不是来搞姬的,但是偏偏这一步跨不过去,任务就会立刻game over,警察的责任不允许她这样轻易的放弃。

平心而论去除唐莉佳的黑色背景,肤白貌美身材好,学历高又有钱,可能占便宜还真的有可能是左婧媛而不是唐莉佳。

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唐莉佳穿着浴袍站在浴室门口,里面镂空什么都没有穿,胡乱打结的带子,堪堪遮住了重要部位,赤着的双脚,漂亮的脚趾踩在深色的木质地板上,反差感尤为强烈,带着一丝禁欲的感觉,却又非常淫靡。

那缕馥郁的沉香无声无息,从身后慢慢地包围上来,迷醉而危险

唐莉佳看着蹲在地上的小奶狗,走到左婧媛的身后,一把抱住,在她转过头的时候,脱掉她的眼镜,然后用力在她的脸上重重地“啵”了一口。

瞬间将她的注意力拉回到了现实

“冷静一点了吗”唐莉佳还露出她的小虎牙,恶趣味的一笑

“。。。。”左婧媛瞪了唐莉佳一眼 ,冷静。。。。冷静个鬼啊,奶奶我差点心跳停了。

她发现两人的距离实在太亲密了,身子向后退了退,想拉开两人的距离,但唐季的手臂像铁链一样,牢牢固定住她,带着一丝不容拒绝。

“你不去洗澡吗”唐莉佳不紧不慢的扯了扯衣领大开的浴袍,成功吸引到左婧媛的目光“时间还很长哟~~~”

在浴室的左婧媛在不断给自己洗脑,这一切都是为了任务,这一切都是为了社会,牺牲小我完成大我,恩,我不亏。

然而有些事是不能一跃而就的。

左婧媛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灯光被调到最暗,从落地窗射进来的月光倾泻在床上的女人从浴袍裸露在外洁白的大腿上,性感而又诱惑,本来就美丽的侧脸更是镀上一层光华,像一个天使。

左婧媛不知觉得放轻了呼吸,想让这一刻美丽,停在这里。

唐莉佳转过身就看到左婧媛傻傻站在浴室门口,两眼发直,没人能抗拒她的诱惑,谁也不例外。

“过来”唐莉佳轻飘飘的来了一句,魅惑的眼神让人见后神魂颠倒,昏暗的环境仿佛被施加了催眠术一般,迷人陶醉的声线,让人无法思考。

唐莉佳身上的浴袍松松垮垮,胸前若隐若现,浴袍紧贴着腿部,显得双腿又长又直,加上那张脸简直是犯规,没有人能抵抗住这些攻势。

当左婧媛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躺在了唐莉佳旁边,而唐莉佳侧躺在旁边用着一种非常温柔的眼神看着她,手抚摸着她的脸,让她产生了一种错觉,好像她们本来就是情侣的。

昏暗寂静的房间营造出一种安全的感觉,左婧媛躺在唐莉佳旁边就像一个人在家里的状态,还有左婧媛还闻到唐莉佳身上不断散发微微的香味,是一种淡淡的,若有若无的味道,却在不经意间浅浅的环绕在周身。

明明没有喝酒,左婧媛感觉自己想喝醉了一样,昏昏沉沉的,手不知觉得搭在唐季裸露在外的小蛮腰,随着呼吸好像能感受到皮肤下的肌肉的跳动,皮肤光滑细腻,她的手指不由得微微颤了一下,牵动心弦,不自觉的眯了眯眼,好像在细细品味其中。

左婧媛眼神迷茫:“你抹香水了”她忍不住提出疑问

唐莉佳满意的看着已经失去抵抗力的左婧媛。
“没有,可能是沐浴露的味道”她突然觉得左婧媛说话的时候嘴巴一动一动的样子非常诱人,不动声色的把摸脸的手移向她的嘴巴用大拇指缓缓摩挲下唇,果然手感非常好。

“等下,我们要做吗”左婧媛其实是想速战速决,拖得越久累的还不是她。

手顺着左婧媛修长的脖颈下滑,嘴上道:“不急,你要有点耐心,我和你的游戏不会那么快就结束的”大概是人性的恶性根,别人越想得到什么,唐莉佳就越不能让别人轻易得到。

“你要乖乖听话哦,不然今天你就别想走出这道门”明明唐莉佳说着威胁的话,左婧媛硬是从她嘴里的话听出调情的味道,但是她不否认唐季这句话的执行力,作为X道最大帮派头领的孙女,保镖是不会少的,可能现在门外就站着几个彪形大汉。

嘴角的那丝完美弧度,透着一股势在必得,卷翘的眼睫毛忽闪忽闪,随意散落的刘海盖住散发着妖冶暗红的眼眸,

“你要干什么”左婧媛的声音突然变得沙哑,夹着一些她自己都感觉不到的一丝期待与兴奋,这些微妙的反应让她感到口干“我可以喝水吗”

这一丝的变化逃不过唐莉佳的眼睛,很好,游戏这样才有乐趣,但是水嘛就不让喝了“我这里只有威士忌,你要喝只能喝这个了”唐莉佳戏谑一笑,嘴巴慢慢的靠近左婧媛,让左婧媛不得不把目光投向了她的嘴巴上
唐莉佳的嘴巴非常好看,看起来非常适合接吻
她们靠的非常近几乎都要亲在一起,但唐莉佳却堪堪在离她只有一厘米的停住了,虽然没有亲上但她们炙热的呼吸却已经纠缠在一起

欲望让人变得贪心,沉沦在自己建立的枷锁中,所以人类才无法逃离恶魔的掌控,恶魔只不过是把你心底的欲望勾出来,然后冷眼看着你在深渊挣扎。

爱上一个人也许只是一个动作,一个微笑,和一刹那的心动,而让左婧媛心动的就是眼前这个笑起来让她觉得有点可爱的唐莉佳。

即使左婧媛现在还没察觉到她已经迷失在唐莉佳这个恶魔弯弯的笑眼中。

暧昧只是这场游戏的开始。

—————————
唐莉佳此时正跨坐在左婧媛的身上,任由她胡乱的亲着,松垮的浴袍带子早就随着她们的纠缠磨蹭开,松塌塌的垂在两边,里面的风光无限好,却无人欣赏。
左婧媛突然迷恋上唐莉佳身上的味道,尤其她嘴里的味道也很为浓郁,舌头不断搜刮着唐莉佳腔内的每一寸肉壁,不断的吸取着她嘴里的唾液
唐莉佳比旁人偏高的体温不断从两人紧紧贴在一起光滑的下腹不断传来。左婧媛感受着腿上传来那种专属于皮肤光滑细腻的感觉,加上昏暗的夜色,
左婧媛情动了
她的手不安分的探进怀里人的浴袍里,放肆的探索起来
因为长时间接吻,两人的唾液没办法咽下,已经顺着两人的嘴角留下来,但两人都没有理会的意思,还在专心的亲吻
左婧媛滚烫的手掌抚摸过她修长光滑的脊椎,修长的手指划过圆润有弹性的屁股,灵动的五指调皮的划过耻骨,轻挑的在她的大腿内侧打圈,有时候用指甲轻轻的刮着大腿内侧的嫩肉
她也感受到怀里人体温越来越高,那里越来越湿润,唐莉佳突然睁开双眼,眼睛仿佛附上了一层水雾,闪烁着情欲的味道,紧皱的眉头,写满了欲求不满。
左婧媛早就感受到她胸前的两点,被相拥的身体磨到挺立
唐莉佳的胸虽然不是非常饱满,但是线条非常流畅完美。

左婧媛没有理会唐莉佳的不满,附上去再一次亲吻她,左手一直固定在她的腰上,右手从大腿慢慢的顺着马甲线,一点一点的覆上了她挺拔的乳尖,拇指和食指夹着充血的乳尖不断的蹂躏,强烈的疼痛让唐莉佳闷哼了一声。
过了一会
“它是不是很难受”左婧媛放开唐莉佳被亲的红肿的嘴巴,把头靠在她的脖子上喘息,湿热的呼吸全部打在唐莉佳裸漏的皮肤上,激起一阵涟漪,故意的问道手上还不停的拨弄乳头
“闭嘴”
“你真的想我闭嘴吗,你不想我亲亲它吗”左婧媛从揉捏的手法变成用指甲轻轻的刮着乳头,顿时让唐莉佳感到更加痛痒难耐
难受的感觉让唐莉佳流出了生理性眼泪,模糊了双眼,增加了几分楚楚可怜,让人生起一种更想狠狠的欺负她的暴虐的感觉
做爱做的事情,前戏永远很折磨人
唐莉佳在快要崩溃的理智中,抽空狠狠捏了一把左婧媛腰间上的嫩肉
"你她妈"顿时疼得左婧媛想爆粗口,
唉,小野猫就是不能随便惹啊,想从她嘴里听到羞耻的话,任重而道远,不能急啊
左婧媛把唐莉佳在她腰上的手一把扒拉下来,抬头亲吻掉她留下来的泪水,低头含住因为情动而红肿不已的乳头
乳房突然被口腔整个含住,湿润的感觉让唐莉佳忍不住的颤抖了一下,缓解了一下疼痛的感觉,空虚感随之而来,想得到更多快感
左婧媛左手也不忘照顾到另一边的小可爱,捏住顶部非常有技巧的拉扯,有时用力的揉捏,有时却是被坚硬的食指和中指捏住拇指的指甲在乳尖让不停的逗弄
唐莉佳感到强烈的快感,欲望升到了一个顶峰,双手不自觉的环上面前这个人的后颈,口中随着左婧媛的动作不停的发出一些粘腻的呻吟声

她死死地咬住下唇,高傲的自尊心不允许她毫无羞耻心的浪叫
工作已久的左婧媛,没听到预想的声音,突然坏心眼的左手和嘴巴同时停下,非常委屈的抬头看着双眼紧闭死死咬住下唇的唐大小姐,非常可怜的说道:“姐姐,我想听听你叫我的名字”
做爱没声音,等于食饭不吃菜

“快点,混蛋”被情欲控制的唐莉佳,只想快点释放,但左婧媛就是不碰下面,还不停的玩弄着胸前的凸起
长时间的兴奋让她的声音变得低沉沙哑,意外的让人眷恋
左婧媛迷上了这种声音了
“你叫我一声左左,我就继续”她双手紧紧抱住唐莉佳的小蛮腰,坏心眼的轻轻顶了一下她的下体,因为是跨坐的姿势,双腿被大大的张开,自身对下体的掌控能力低了很多,敏感度随之被提高,红肿敏感的肉核被这样弄,她根本受不了

她报复性的咬在了左婧媛的肩膀上,剧烈的疼痛,让她倒吸一口凉气,但她忍住了没有听到声音她是不会放弃的
“莉佳,你就当在叫一条小宠物,在叫一只小狗”左婧媛知道这样出身唐莉佳不屑在别人露出一丝示弱,她不停的给她做心里辅导,“把我当做你养的狗”

"左左"被折磨的受不了唐莉佳,总于张开她的嘴巴叫了出来
左婧媛听着她的名字在唐莉佳口中说出,莫名的满足感突然毫无预兆的充满在她的心腔,被需要的感觉特别爽
她把唐莉佳抱住,翻身的把她死死地压在身下,一条大腿插在唐莉佳双腿之间,狠狠地压住
嘴上不停的亲吻着她美丽的酮体,所到之处留下密密麻麻的吻痕,好像惩罚一样,左婧媛在唐莉佳身体施虐一番后,最后吻住她

在暗黄的灯光下,两具雪白的肉体纠缠在一起,上面的肉体缓缓的蠕动,用最小的幅度磨蹭着,两人的大腿交织在一起,敏感的大腿内侧相互摩擦,室内的温度不断的上升
左婧媛的大腿感受到身下的人湿润滑溜的甬道不断的在跳动,不属于左婧媛的透明黏液顺着她的大腿缓缓流下
放开抓住唐莉佳的双手,左婧媛的嘴巴轻轻拂过她的修长的脖子,划过性感的马甲线,最终来到已经湿的一塌糊涂的甬道的入口处
"莉佳,你这里好性感哦,我可以舔一舔吗"
左婧媛说话的气息喷到了唐莉佳非常敏感的下体,她感受到被唤到名字的人,身子一阵颤抖
唐莉佳双手紧紧抓住身下的床单,眯着眼睛看着左婧媛一路下滑,来到她最神秘的地方,期待着她下一步的动作
等了许久,只见那个混蛋一点一点的描绘着她的私处,还对着那里说话
垃圾,混蛋,色狼,唐莉佳狠狠的在心里骂了左婧媛一顿,心里却知道左婧媛想让她叫出来
唐莉佳咬着下嘴唇,眼睛因为性欲得不到满足被气的红红的,看上去好像被欺负了一样

"左左…啊…嗯哼……快点来"被身体的感觉折磨到不行的感觉总于超过了理智,唐莉佳用腿勾住左婧媛的头压向她的那里

见她服软,左婧媛也不敢太过放肆,挑逗一下就好,过了那就玩命了,她乖乖亲上她下面的嘴巴
左婧媛一只手环住大腿根部,手掌压在她的下腹上面,轻轻的挤压着她的子宫腹部上的肌肉,嘴巴不停舔弄着她顶上的红红的小豆子,另一边用手非常坏心挤压着她红肿不已的私处的唇肉
“嗯………左左” 三重的刺激,让唐莉佳受不住的叫了出来,只能靠不断的喘息来缓解过激的快感,大腿的肌肉不自觉的收紧,舒爽到脚趾的挛缩在一起

等小豆子吃腻了,左婧媛轻轻的挑开下面的嘴巴,舌尖围着那颗肉核打转,不停的舔舐着从肉核流出的液体,一点点把唐莉佳流出来的东西舔干净,舔舐的时候还能感受到里面甬道不规则的收缩

"左左,快进来"
回答她的是左婧媛更加低沉的呼吸声
舌头被柔软的内壁一点点吞进去,灵活的舌头被甬道挤压的不得动弹,只能机械的进出,左婧媛自然感受到里面不规则的褶皱,鼻子嘴上都围绕着属于唐莉佳情欲的味道,加上她身上独特的体香,在左婧媛眼里俨然就是一副春药。
作为攻方,细碎柔软的呻吟刺激着左婧媛敏感的神经,就是最好的称赞,听写她的声音就能高潮了。
舌头不断的深入深出的摩擦着,时不时还抽出来在外边打着圈磨一下,耳边不断的传来难耐的闷哼声

 

左婧媛用舌头抽插了十几下,对着肉核狠狠地猛吮吸了几番,最后抽离了那里,再一次亲上唐莉佳的嘴巴,重重的把她压在身下,左手顶在床头,右手手指缓缓插入唐莉佳的身下,不断的抽动扩张着里面
被亲着的唐莉佳,根本无力反抗,只能无助的抓着左婧媛半脱的浴袍,感受着左婧媛给她带来的快感
等到差不多的时候,左婧媛再插入第二根手指,随之而来就是更加激烈的弯曲和快速的旋转,有时还压着里面的褶皱摩擦。

 

“我快到了,左婧媛,你快一点”
由于长时间的玩弄,唐莉佳的身体早就到临界点,只需要最后的冲刺,就可以到达高潮。
对于唐莉佳的合理要求,在左婧媛拒绝了
"不,夜还深,我们再玩一会"此时的左婧媛就像一个贪玩的小孩,对于手里的玩具欲罢不能
手指抽插的速度突然放慢了下来,等一会突然加快了抽动,但又在临界点突然停下,左婧媛这样来回弄了几次,愣是把唐莉佳搞得忽上忽下的非常难受,身体怎么样都得不到释放

做攻的好处就是你完全可以通过你身下的人跳动的频率把握节奏,令自己的掌控欲达到满足,
“你给我好不好,左左”
唐莉佳搂上左婧媛,把头轻轻的靠在她头上,一副亲昵又粘人的样子,在耳边轻声细语。

左婧媛被唐莉佳眼中的深情触碰到,一种奇怪的想法突然浮现出来,她想永远把她玩弄在身下。

唐莉佳撒娇的样子是在是太可口了,常人根本没办法拒绝,左婧媛的脑子突然被浆糊糊住了。
手指好像有意识的一样,比之前更快的速度抽插起来,一边感受着甬道收缩的频率不断加快,那是高潮的前兆,这一次她没有选择停在,而且继续加快手上的动作,在抽动的同时,左婧媛用牙齿轻轻的啃咬着唐莉佳早已通红的耳朵

今夜唐莉佳在她的手中绽放,天已经很黑了,外面看不到任何的灯光

在唐莉佳高潮后她没有把手抽出来,高潮的余韵让身体还处于一个高度敏感的状态,还可以在短时间内达到另一个短暂的小高潮,左婧媛手指依然以一种缓慢的速度抽插,安抚着里面的抽搐肌肉直到肉壁的痉挛停下。
她慢慢的从背后抱着劳累过后的唐莉佳,身体紧紧贴在她背上,双手慢慢收紧,高潮过后的空虚感会在很长的时才褪去,所以后拥的姿势能让对方等到更多的满足感。

等慢慢回复了体力,她们随便的收拾了一下身上的痕迹,才缓缓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