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半日闲

Work Text:

自心-王莲
没有王后,没有。

“莲君呢?”
王上出生便是注定要统治王国的王,威严八方,虽生得一副好皮囊却实在严肃了一些,手底下的人也不敢随意靠近。
“回王上,莲君此刻应当正在莲池边赏花。”
这莲君是王上的人,这一点王宫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一夜之间多出来这样一个谪仙似的人物,因此对他的来路也是众说纷纭。
有人认为莲君其实是潜入王宫的刺客,也有人说莲君真是仙人下凡助王上统一天下,更离谱的还说这是先帝的私生子被王上发现秘密接入宫中。
无论怎么传,王上也没有下令禁这样的传言,却也并没有给出莲君的来处,只对莲君越加好、让手下的人不准对莲君无礼。
“让照顾莲君的人看着些,别让莲君再落水。”
关于莲君也就只有这一点是陛下曾说到过的,莲君落水时是王将他就回船上,自此后便在宫中住下了。
下人应下了王上的吩咐刚要退下,王上却放下手中的官文,站了起来。
“走吧,去看看他。”
“王上,您已经三日未曾与王后同寝……”
手下的人见他们的王在这个时间要去看莲君,便小声开口。
过去的王喜怒不显,没人猜得到王上的心思和喜怒,自打这莲君出现,下人们才见到王上对王后都不曾展现的柔情,也见到了有不长眼的东西羞辱并试图伤害莲君时的王之震怒。
王上在莲君出现后,越加的像个人了。
因而此刻说完这句话,看出王上眼中的寒光后,那人便收了声后退几步留在原地,不再跟着劝说。

莲池边上微风吹动莲君的发丝,如同白莲花瓣的长发将这个男人的脸半遮半掩,让人看得更是心神荡漾。
“莲君。”
王上看到那人便露出了笑容,听到王上的声音,原本垂头看花的人抬起来,淡漠的神情淡漠的双眼,在见到王上后有了一丝笑意与温度。
走进过去王上握住了莲君的手,王上不在时不让莲君独自驾船到莲池之间去,莲君却又喜爱这莲池,见到王上来也是真的欢喜。
木船只可坐两人,船头拨开了莲花往莲池中央荡漾而去,莲君坐在船头伸手拨弄莲池中的池水,到了莲花中央船速缓下来时转头看向了王上,王上也正好在看他。
王上对着莲君伸手,莲君靠过去抬起头正好被王上亲吻了额头。
莲君的体温总是有些低,故而王上隔着莲君本就不厚的衣服在身上游走的手感觉格外滚烫,莲池中央虽有莲花遮挡又离岸边甚远,却还是有不少人守备着,莲君下意识的躲避低头,王上却越是摸得放肆得意。
本就没有裹紧的衣服在这番扭捏的挣扎之下露出整个胸膛和大半的肩膀,王上低头在那凝脂一般的皮肤上亲吻留下了点点红痕。
莲君天生敏感,被王上亲吻抚摸眼中便带了雾水,低着头抿紧双唇不发出太多声响,双手全已经攀上王上的肩头期待更进一步的亲近。
“为何要忍着?”
王上只在莲君耳边这样问一句,气息灼热让莲君的耳朵与面颊烧的通红,他推也不是躲也不是,便躺下躲藏在莲花之间不让岸边的人看到他满身痕迹,王上露出了笑容,在他白皙的胸口亲吻。
莲君抬起一只手用手背挡着嘴唇,身体却被王上亲吻得瘫软酥麻,那双温度滚烫的双手的主人早已知晓他身体的敏感之处,胸口、腹部,腰侧、双腿内侧……王上耐心缓慢得将他的敏感点都抚摸,皮肤都被烧得微微泛热,莲君眼中雾水更甚只能哽咽一般得小声叫着王上。
原本胸口茱萸颜色浅淡,被王上的双手揉捏之后变得艳红,看起来倒是可口,王上对莲君的叫唤也是温柔耐心得应着,低头却是含住了一边的红豆轻啃吸吮。
身下的人一阵颤抖僵硬,原本小声叫唤的声音带了欲望的呻吟和微微的哭腔,王上越是逗弄胸口敏感的两点,身下人的喘息就越是加快。
待王上意犹未尽得松口时,莲君早已满面潮红眼含春水,双手却不似面上这般娇羞已经解开王上的前襟抚摸进去,挑弄着王上的欲望。
两人下腹胯间相贴,王上将莲君的双腿顶开,欲望相贴却愈加蓬勃。
“莲君原来也忍得辛苦。”
王上故意在莲君耳边这样说,手却解开了莲君的腰带又将两人下身的衣物尽数褪尽才继续抚摸,去掉衣料灼热的欲望紧密相贴,莲君后知后觉想合拢双腿却被王上的手抬起,下身前后的媚态全都展露在王上的眼前。
对性事熟知,用于承恩的地方紧张得紧缩,在遇到有什么要探入时却又能很快放松,那里无论何时都契合却又不会过分紧致,莲君的呻吟因王上对身体的侵入而变得激烈。
王上终究是不会舍得莲君手上,手指为欲望开拓让莲君适应,才换上已然精神许久的地方缓缓进入。
双腿被王上抬在臂弯又大大得敞开着,接纳王上的地方有些许的疼痛和难受,莲君忍不住轻轻扭腰挣扎着求王上,却又知道王上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停下,口中求饶也只能从不要变为慢些。
真正进入后却也没有开头那般难受,莲君轻声哽咽着等王上动作,原本有些疼痛和异物感早已淡去化成了欲望,只是在里面却不动作更让人难忍。
“王上……莲不疼了……”
莲君小声得喘着这样对他的王上开口,王上看着身下人被欺负出了泪水,低头吻去泪珠,下身却与这般温柔不符得激烈动作起来。
木船被这动作带动得不断晃动,荷花荡漾惊起蛙声鸟鸣,越是兴致正浓欲望愈烈,荷花香也愈加弥漫浓烈。
王上不同一般人,虽比不得武将但身体自是极好的,莲君早已不记得岸边有人,只觉快感逼得他发出呻吟喊叫和求饶,王上却还未有半分要泄精的迹象。
“王上,饶了莲吧……”
身下人哭着喘息,像是极喜悦又极痛苦,那话语也如同浸了春药让王上欲望更甚。
莲君小腹上的白浊早已冷透,浑身也满是汗水,声音嘶哑喊不出话时王上才堪堪足够满足,在莲君的体内泄了精。
两人疲懒得躺在船上,王上为莲君披上衣服又搂到怀中。
此刻他不是王上,他只是莲君的男人。
莲君看向他的王上凑近亲吻,伸手轻轻描绘着自己男人的面容,人生前路会有什么,莲君只要靠在他怀中便不会觉得惧怕。
“王上,回岸吗?”
两人在莲池中央休息足够,莲君轻声询问,他舍不得离开这片莲池,王上却不能在这里耽误太久。
“只歇这半日,陪你。”
王上收紧手臂搂着怀中人,只盼这半日便是永久。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