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洛羿和温小辉的26字母(一~五)(未完)

Chapter Text

【ache,隐痛】

温小辉发现,洛羿的痛觉阈值似乎比一般人要高,假如温小辉有个磕碰,他总要嗷嗷两声,招得洛羿来对他又亲又哄,但洛羿却从没喊过痛,就算肋下受伤最严重时,也只是咬牙忍耐。

温小辉偷偷问过洛羿的私人医生,医生只知结果,不知原因。

他心里憋不住事,干脆直接去问洛羿本人了。

洛羿也没想瞒着,沉思片刻,为温小辉讲了个故事。

故事很简单,是说一个冷血的父亲,为了训练儿子的忍耐力,强逼年幼的儿子做了各种各样的极限训练。
例如,受到肉体击打不能喊痛,喊了就会遭到更严厉的处罚。身体破损流血也不能喊痛,喊了痛就往伤口抹盐水。

久而久之,儿子再也不会喊痛了。

这么简单的故事,温小辉却听得咬牙切齿眼泪汪汪,他勒令洛羿跟他约法三章,常行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常行的话就等于狗屁,洛羿不许再受他影响。并且给洛羿定下指标,一星期至少喊痛三次,一个月不能少于十二次。

洛羿无奈地笑着应允。

只是温小辉自己也没想到,这条规定施行以后,洛羿借着喊痛为由,无止境地装可怜,把温小辉花式吃干抹净了一次又一次,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bark,犬吠】

自从洛羿和温小辉接回那只萨摩以后,家里再无宁日。

倒不是狗子有多爱叫,只是犬类的听觉过于敏锐,有一丁点异常声响都要吠上半天。

温小辉为了邻居的睡眠质量,不得不收敛了自己进行某种运动时的特殊叫声。

偏偏洛羿又爱死了他那把沙沙甜甜的小嗓。

一开始洛羿没懂温小辉为什么咬唇不叫了,还以为是自己耕耘得不够努力,于是加倍埋头苦干,几次差点把温小辉捣得射出尿来。

温小辉招架不住他蓬勃的顶送和无穷无尽的欲望,只好哀哀告饶,什么好老公好哥哥叫了几万遍,洛羿这才从他断断续续的话语中听懂意思。

事后,洛羿给温小辉清洁身体,一边擦洗,一边默默做了个重大决定:搬家。

温小辉本来都累得眼皮打架了,听到这里忽然清醒,大别墅住得好好的,搬家干嘛?

洛羿吻了吻他红肿的唇,微笑着道,“搬去一个没有邻居的地方,小辉哥就不用憋着了,和狗狗一起,比谁叫得更大声。”

 

【confidence,信赖】

 

洛羿一直对温小辉所说的“我们没有信任只有感情”耿耿于怀。

他知道,是他偏执的占有欲和病态的个性摧毁了他们之间的信任。他也知道,重建信任很难很难。

但他就是贪心地想要更多,他希望自己会是那个温小辉遇到困难时第一个想起的人。

洛羿先是当着温小辉的面演示了一遍,如何卸除手机里的窃听工具,随后带着他到商场买了全新的手机。

再接着,他把自己这些年所有的工作、生活人际交往名单和记录全摊开在温小辉面前。如果不是温小辉强烈拒绝的话,他甚至想让温小辉去他公司里查财务(小辉看不懂)。

做完这些,洛羿难得露出了小心翼翼的谨慎表情,等待温大法官的判决。

温小辉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坐到了洛羿怀里,搂着洛羿的脖子,用他沙沙甜甜的声音低声叙说:“老公,黎大哥和我说过,信任是相互的,我信任你,你也信任我吗?”

洛羿惊讶地扬起眉。

温小辉继续说:“你希望你在我心里是那个遇到困难第一个想起来的人,我也一样。我知道,我样样本事都不如你,但我还是忍不住会想着,如果哪天你遇到难事了,也会来我怀里跟我诉苦。虽然你那么厉害,没什么事可以难到你,但我不止想做你的软肋,还想做你的铠甲。”

洛羿笑了,用明亮的双眼望向温小辉,脸庞与温小辉紧紧相贴,“小辉哥,我以前有没有跟你说过这句话?”

“嗯?什么话。”

“你的存在,就是我的铠甲。”

 

【decade,十年】

冯女士婚后和ian搬了新房子,温小辉和洛羿到家里帮她收拾行李。

整理储物柜时,温小辉翻出了自己童年的相簿,献宝似的捧到洛羿面前,让洛羿好好欣赏他与生俱来的天姿国色。

洛羿看得很认真。

温小辉人生的每一秒钟他都不想错过。

他一边看,温小辉一边在旁边解说:这是5岁去的动物园,那是8岁去的游乐场,还有小时候被冯女士打扮成小女孩……

桩桩件件,洛羿都听得津津有味。

翻到一张街边抓拍时,洛羿停住了手。

他欣喜地对温小辉道,“小辉哥,这个十字路口,我也来过,说不定我们这时候就遇见过。”

温小辉听完嗷嗷直叫,嘴里念叨着“我好想早点遇到你呀”“那样我就可以保护你和姐姐”“我要坐时光机回到十年前,把你们通通救出苦海”。

洛羿给了他一个亲吻,温柔地说,“缺了这十年,但我们还会有更多的十年,现在也一点都不晚。”

 

【eager,热切渴望】

 

“婚后”生活,温小辉确确实实被洛羿宠成了废物。每天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如果吃饭的时候可以帮温小辉咀嚼,他相信洛羿绝不会推诿。

温小辉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他也要给老公加倍的爱才行。

就从研究洛羿那一屋子的收藏爱好开始。

从各种精致华丽的车模船模,到晦涩难懂的外文书籍,还有一些见都没见过的古董工艺品,温小辉付出了比学化妆还要多的用心,但最终还是在那瓶吉普赛秘制春药面前败下阵来。

以他的小脑袋瓜,怎么也想不透,洛羿干嘛摆一瓶春药在家?

洛羿那边,也很快发现了温小辉的异动。

越来越长的时间泡在收藏柜前,手机和电脑上多了一堆“船模拼装教程”“高达哪个模型最贵”“拉大提琴的人最希望收到什么礼物”之类的搜索历史。

当然,也要替洛羿澄清一下,以上记录不是他偷看来的,只是因为他的手机可以翻墙,所以小辉哥喜欢用他的手机搜东西。

洛羿看到这些,再看看温小辉忽然陷入某种狂热的状态,心里把事发原因大概拼了个七七八八。

于是他挑了个时间,在某天清晨,给睡眼惺忪的温小辉擦脸的时候,状似不经意地问了出来,“小辉哥最近在研究什么呢?”

温小辉脑子还没完全清醒,毫无防备地就将自己筹谋的秘密计划和盘托出。

“唔……想给老公一个惊喜……”温小辉坐在洗手池上,身体靠着洛羿,完全不想使力气。

洛羿笑了,胸腔也随之震动,温小辉被震得酥酥麻麻,登时反应过来,他张大眼睛,直愣愣瞪着洛羿,“我操,我刚说什么了?”

洛羿笑得愈发放肆。

温小辉捂着脸无地自容,“我还想着,不能老是你宠我,我也要宠宠你,想把你那一屋子藏品研究透了,了解一下你的业余爱好,给你做个礼物或者买个礼物呢,这下好了,全让你知道了……”

洛羿笑够了,把温小辉从洗手池上抱下来,一路抱到客厅沙发上,撩开他软软垂在额前的刘海,在他脸上落下无数个细碎的吻,“那些不是爱好,只是我以前用来分散精力的工具。”

“那老公,你的爱好是什么?”

“小辉哥,遇到你之前,我没有爱好,遇到你以后,你就是我最热切的爱好。”

 

【festival,节日】

 

洛羿对于“传承血脉”向来没什么执念,他完全不希望自己的血脉有人能来继承。

其实温小辉也一样,在他认清自己性取向的时候,也认清了老温家会绝后的事实。看到邵群和李程秀家里的可爱宝贝,他确实动过代孕的心思,但转念一想,他只是喜欢养孩子这个过程,这个孩子是谁的,他无所谓,洛羿也无所谓。

那么,他们何不去领养一个孤儿?既能体会到抚养孩子的成就感,也算是造福社会。

温小辉把想法跟洛羿说了,洛羿几乎没怎么思索,立即答应了他。

可惜的是,两人多番辗转了解到,以他们的年龄和身份,在国内想收养一个孤儿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最终温小辉决定,他们到周边的福利院去体验一天的生活。

果然如他人所说,健康的孩子基本都被领养走了,他们接触到的或是有残疾,或是有先天遗传病,但患病和残疾并没有折损孩子们的天真,这次福利院一日游,洛羿比温小辉更加满足。

临走时,他联系助理给福利院捐了一大批物资,与每一个孩子依依告别。

离开后,温小辉和洛羿坐在汽车后座,他问洛羿:“看不出你也这么喜欢孩子呀。”

洛羿似乎还沉浸在刚刚的氛围内,“也不能说多喜欢吧。”

“那是什么?”温小辉歪着头看向他。

洛羿望了一眼车窗外,目光又落回到温小辉脸上,他摸了摸温小辉的脸颊,“我只是,看到他们,就会想到以前。没人陪伴的小朋友很可怜,我不想他们也遭受一样的痛苦。”

温小辉眼珠一转,立马有了主意。

“那这样,老公,你听我的。”

“嗯?小辉哥你说,我都听你的。”

“以后呢,每个月的今天,都定做我们的节日,抽出一天来福利院里和小朋友玩,你说好不好?”

“好,当然好,要不要给节日起个名字?”

“唔……就叫,‘洛羿小朋友永不孤单节’!有你小辉哥在,洛羿小朋友永远不孤单。”

汽车驶过夕阳下的公路,车窗上隐隐透出二人交颈相拥的剪影。

 

【garter,袜带】

 

温小辉最近沉迷于复古装束,往家里一箱箱地搬衣服,洛羿不仅没意见,还很乐于参与其中。他这人人生兴趣寥寥,给温小辉买东西、看温小辉打扮便是其中两大项。

“老公老公,这件好看吗?”
温小辉系了一条略带蕾丝和刺绣元素的丝巾,屁颠屁颠跑到洛羿面前。

洛羿仔细审视一下,点头,“好看。”

温小辉撅起嘴,“你能不能夸得有点细节在里面啊,穿什么都说好看。”

洛羿失笑,“那小辉哥,你也穿点不一样的啊。”

温小辉一副秘密被发现的样子,“什么不一样的,你在说什么啊,听不懂。”

洛羿摸了一把温小辉的脑袋,越过他走到衣柜前,从里头翻出一条黑色的袜带。

“穿这个好吗?小辉哥,我想看你穿这个。”
洛羿的语调还如往常一般温柔,但温小辉觉得他一定有什么特殊的魔力,迷迷瞪瞪的就换上袜带了。

片刻后。

温小辉趴在床上,浑身上下只穿了内裤、吊袜带和刚过膝盖的白丝袜。此时内裤被洛羿拨弄到了一旁,露出了圆白挺翘的臀瓣,丝袜也被抓得破损斑驳,只有黑色皮质的吊袜带完好无损,与温小辉白到几乎透明的腰臀对比强烈。

洛羿的手在他臀瓣之间淫糜作弄,温小辉脸颊通红,听着自己身后传来的咕啾咕啾水声,忍不住低叫,“唔……老公……老公……快进来……”

洛羿一身的衣裤都还完好,看温小辉受不住了,便停下手里动作,拉开裤链,掏出自己硬热的阳物在温小辉臀间刮蹭,“谁是你老公?出来卖还念叨老公,待会儿不给你加钟了。”

温小辉忍不住腹诽洛羿为什么戏这么多,但箭在弦上,他不得不扭过头,用湿漉漉的杏眼望向洛羿,“洛总,都怪洛总,让人家意乱情迷……喊错了……洛总,好人,求洛总行行好……救救人家……”

洛羿握住温小辉的臀瓣,在温小辉耳边低声道,“现在可以说了,小辉哥,你发春的时候,最、好、看。”

说罢,洛羿扶枪进洞,温小辉被这一下狠捅刺激得直接射了,乳白色的体液溅在了吊袜带上。

夜还很长。

 

【heliotrope,向阳植物】

 

洛羿个人投资公司的法律事务一直由曹海处理。
因此温小辉免不了地,经常能与曹海碰面。

 

这天,造型工作室早早关了门,温小辉到公司去找洛羿,打算晚上和他一起出去吃饭,正好碰到曹海也来找洛羿办事,洛羿还在开会,两人就坐在洛羿办公室里等人出来。

曹海跟小辉也懒得客套了,虽然温小辉对他做过的腌臜事一清二楚,但两人还是很自在地坐在一起吃茶聊天。

“小辉,还是你驯夫有道,我瞧着洛羿他康复以后,情况比以前好转多了。”曹海笑着说。

温小辉像啮齿动物一样咔嚓咔嚓地啃着点心,这是洛羿吩咐人特地为他准备的,每次他来公司都有各式美食供应,“啊?是吗?我怎么觉得差不多,他不是一直这样嘛。”

曹海摇摇头,“对你是一直这样,不过对你以外的,以前可不这样。”

“那现在跟以前有什么差别?”

曹海的目光望向窗外,回想起从前,“你让我说具体的,我一时也说不上来,以前看他有点像畏光的吸血鬼,现在倒是成了朵向日葵。”

“哈哈哈哈哈哈,你这么编排你老板,不怕他扣你工资呀。”温小辉大笑出声,他觉得这个比喻很有趣,也挺形象的。

“我只是觉得,现在的他,好像慢慢的变成了一个,有温度,有血肉的正常人。”曹海说道。

温小辉终于吃完了点心,舔舔嘴巴,又喝了一口热腾腾的奶茶,“那不是很好吗?”

话到这里,恰好洛羿推门进来,看到温小辉正坐在办公室里等他,立刻笑容满面,朝温小辉长开了怀抱,“小辉哥。”

温小辉也不顾及曹海在场,热络地扑进洛羿怀里,“老公老公,快让我摸摸,你有没有温度!”

洛羿抱住温小辉,笑起来,“温度?又在玩什么新型的社交网站游戏吗?”

温小辉脑袋在洛羿胸口又蹭又亲,好不容易才找到空隙回话,“曹律师说,你现在是个有温度的向日葵,我来感受一下,嘿嘿嘿。”

洛羿看向曹海,曹海朝他摊了摊手,随后很识相地说,“我这不是要紧事,下次再说也一样,你们先聊,我走了。”

走的时候,曹海还贴心地替他们带上了门。

乘电梯下楼的时候,曹海仍在反复思忖自己刚才说的话,应该是没有说错吧。

从认识12岁的洛羿,见识到这条天生毒蛇的阴狠,到现在被21岁的洛羿触动,曹海从前对洛羿的畏惧和厌恶是真,但现在也是真的希望,这条褪了皮的毒蛇,能拥有属于自己的新生。

走出公司大门,曹海看见楼下还停着那辆温小辉送给洛羿的山地车,明明是简洁大方的款式,偏偏在车头绑了一条花里胡哨的丝巾,曹海忍不住微笑起来。

 

【Indelible,不可磨灭】

 

整形医师给温小辉打电话,通知他过两天可以去做最后的手术了,这次手术会取出鼻梁里的假体,视恢复程度决定需不需要再用自体软骨填充。

接到电话以后,温小辉没有表现出什么不同的情绪,倒是洛羿显得有些消沉。

温小辉以前最重视的就是他的脸,洛羿口口声声说爱他、对他好,却也是伤害他最多的那个人。

不管温小辉态度如何,洛羿都无法释怀,也不能释怀。

 

温小辉收了线,像往常一样坐在洛羿怀里,端着一面镜子观察自己的鼻梁,“哎,宝贝你说,等我鼻子彻底好了以后,是不是就能回到以前吃香喝辣顿顿红烧肉天天女儿红的神仙日子了。”

洛羿没能忍住,搂住温小辉的双手泄露了一丝心绪,指尖用力到泛白,勒得温小辉小小的叫了一声,“怎么啦?突然搂这么紧。”

洛羿啄吻着温小辉的后颈,温小辉肩颈线条优美圆润,轻轻一吸就会留下红痕,“小辉哥……”

温小辉敏锐察觉到洛羿情绪的变化,他侧过头,贴住洛羿的脸,“我在,怎么啦?”

洛羿此刻除了道歉以外,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但他也记得自己对温小辉说过,往后再也没有对不起,只有谢谢你。

167的智商在这种时候完全派不上用场。

见洛羿始终不答话,温小辉干脆换了个方向坐,搂住洛羿的脖子,强迫他跟自己对视,“到底干嘛呀?支支吾吾的,是不是又背着我做什么坏事了,现在给你一个机会说出来,坦白从宽,我保证不揍你。”

“你……”洛羿艰难开口,“你的鼻子。当时,是不是很痛?”

没想到他会问这个,温小辉表情僵住了,被哄骗去做人质、被囚禁、被打断鼻梁的记忆迅速涌现,洛羿看着温小辉的脸几乎在一两秒间血色尽失。

温小辉很想回答他,早就不痛了,但温小辉说不出口。

其实,真要一桩桩的算的话,打断鼻梁只是皮肉伤,那个时候温小辉更介怀的是,洛羿明知道他会有危险,甚至可能会死,但还是把他送到了常行手中。

即便有个保镖在暗中保护,那又怎样?聪睿如洛羿,难道会想不到更好的解决方案吗,他偏偏选了伤害温小辉这一种。

可是他们已经和好了,再旧事重提,似乎又显得有些斤斤计较,温小辉脑袋里一团乱麻,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只能咬着嘴唇低下了头,搂着洛羿脖子的手也慢慢放了下去。

洛羿更心慌了,他捧起温小辉的脸,想看到他的表情,却看到了温小辉红红的眼眶。

“小辉哥,都是我不好,我不该提这个,但是……”洛羿说话都带着颤音,“我、我一直在想,万一当时你出个什么差错,受了比鼻子更重的伤,我要怎么办,我……”

“可是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事情都发生了,你还能逆转时空吗。”温小辉吸了吸鼻子,“我不是要跟你翻旧账的意思,我就是想起来有点难受,别的没什么。”

温小辉的宽容,让洛羿愈发内疚。

“这样吧,我试着从你的角度想一想你的做事逻辑,”温小辉接着开口,“你在遇到我之前,就是个没有感情的复仇机器,我的出现,让你这台机器运转报错了,你不仅要从我这拿走钱,还要消除掉我这个让你分心的存在,我说的对不对?”

洛羿深深望着温小辉的眼睛,点头,“对。”

“然后,你以为把我甩掉就能解决问题,但紧接着你又发现,你没有我不行,你已经彻底被影响了。”

洛羿几乎要落下泪来,“对,小辉哥,你说的都对。”

“然后就是你自己自打嘴巴,自食苦果,自作自受,自……”温小辉没词了,“不管他,反正就是你活该。好了,那你说说吧,你是怎么想我的?是不是觉得我挺贱的……”

洛羿连忙接话,“当然没有,我怎么可能这样想。”

温小辉眼神示意他接着说下去。

洛羿牵起温小辉的手,吻住他的指尖,“我们能和好,并不是因为我‘改过’,我犯下那样的错,不是一句改过就能翻篇的。都是小辉哥你,你的善良、宽容,你的体谅和怜悯,还有,最重要的,你对我的爱,如果不是这么好的你,我就算有上天入地的本事,也没办法改写过去。”

温小辉眼中聚起了水光。

“我知道我是一个多么卑劣的人,全倚仗你,我这样卑劣的人,才能拥有尘世的幸福,但我不能因为你对我宽容,就真的忘记过去,每次想到曾经对你造成的伤害,我都想杀了我自己。”洛羿说得动情,比温小辉先一步哭了出来。

温小辉抹掉他的眼泪,“当然不能忘记。你如果敢忘记,我第一个宰了你。”

洛羿睁着泪眼频频点头,温小辉见不得他这样惨兮兮的,叹了口气,“你听我说完嘛。你做的坏事,我们不忘,但我们有过的美好回忆,也不是假的。我选择回到你身边,固然也是因为我大人有大量、宰相肚里能撑船啦,但是,你不要说得好像我在救赎什么罪人一样好吗?”

“我明明也有我的私心啊。”温小辉低声说道,“我恨你冷血,但是也想过,如果我早点认识你,早点让你有一个正常的家庭、一个正常的成长环境,你会不会不一样?我确实说过你是怪物,但这些责任,一部分在你自己,另一部分在常行,我也要讲讲道理呀。”

“不是,都怪我……”洛羿想争辩,但温小辉按住了他的嘴。

“平心而论,我当然不是圣母圣父,没办法把发生过的事情一笔勾销。可是现在,我们有了新的开始,洛羿,你以前确实很卑劣,但现在我要跟你过一辈子,你自己告诉我,你以后会不会对我好?”

“我当然会,全世界加起来都比不上你,小辉哥,不止这一辈子,以后三辈子十辈子我都想和你在一起。”

温小辉笑了,吧唧亲了洛羿一大口,“我知道你爱我,你也知道我爱你,那不就完事儿啦,你想那么多没用的干嘛?我警告你啊洛羿,万一我这鼻子有个好歹,我变成丑八怪了,你也别想嫌弃我!”

洛羿松了一口气,紧紧把温小辉抱在怀中,“小辉哥,除了你之外,这个世界上所有人,我看他们和看土豆没有分别,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最好看的那个,不要说这些贬低自己的话。”

“好啦好啦,我大人有大量,好心替你总结一下刚才发言的中心思想。你做过事我不会忘,不管坏事还是好事,但老揪着过去不放,那也没法过日子了。现在你要做的,就是对我更好更好,这样我们所有回忆加起来,好的就压过坏的啦,你说是吗?”

温小辉摸出手机,划开备忘录,建了一个表格,往上面哒哒哒敲字:“洛羿评分表”。

骗人,扣9999分。
囚禁,扣9999分。
送我当人质,扣99999分。

会做饭,加1分。
会照顾人,加1分。
18厘米,加1分。
专一,加1分。
长得帅,加1分。
会装可怜,加1分。
我爱他,加100000000分。

“诶,老公,我数学不好,最后一项加分能把前面扣的抵消吗?”
“应该可以吧……”

 

【Jade,翡翠】

 

温小辉早晨开例会的时候手机一直响个不停,是冯女士在给他疯狂传自拍。

【今天跟ian去参加他朋友的婚礼,戴了这套洛羿送的翡翠,怎么样啊?】

她说的是当时洛羿主动买下送给冯女士的那套首饰,冯女士一开始不想要,但洛羿和温小辉左右已经和好了,多半也不会再分开,温小辉想着,反正是洛羿一片心意,活该让他出出血,就叫冯女士收好了。

自拍里的冯女士虽然看得出岁月痕迹,但也看得出跟ian感情甜甜蜜蜜,满脸都是盖不住的欣喜。

【你是谁?你干嘛绑架我妈?干嘛用我妈的手机发仙女的照片!!你是谁!!】

散会以后,温小辉竭尽所能地给老妈吹彩虹屁。冯女士被他逗得乐不可支,免不了再夸几句洛羿这个儿婿体贴入微。

温小辉默默想着“又在老妈那给老公加10分”,一边拨通了洛羿的电话。

“喂,小辉哥,我在。”

洛羿那头背景音相当寂静,温小辉猜他应该是在办公室里,他这边嘟嘟声刚响了一秒,洛羿立刻就接了,和往常一样。

“我跟你说宝宝,我今天做了一件好事,你先想想怎么报答我。”
温小辉喜滋滋地邀赏。

“噗……报答你啊,好,把下星期时装周上xx家的秀款都买下来?”

“诶诶,你都不先问我做了什么好事啊,真是败家玩意儿。”

“是,我太败家了,那小辉哥你告诉我,做了什么好事?”

“嘿嘿,我妈今天跟ian去参加别人婚礼,戴了你送的那套首饰,我在她那儿给你说了几车的好话,你还不得报答报答我啊。”

洛羿确实坐在办公室,身边是半开着的玻璃窗,阳光从窗缝里溜进来,他深邃的眉骨在脸颊上投下一片阴影。

听着温小辉天然可爱的语调,洛羿恨不得现在就能冲到他面前,把他扒光藏起来细细品尝。这样的温小辉,他不想跟任何人分享。

“好,当然报答你,小辉哥,今天早点下班,我去接你,送你礼物。”

虽然洛羿隔三差五就找借口给他买东西,但温小辉每次收礼物都很开心,今天也揣着这样的小兴奋提前收了工。

只是,当时哼着歌等洛羿来接他的温小辉,万万没想到,会收到这样的“礼物”。

 

家中卧室内,温小辉趴在窗台上,窗户下面是自家小院,狗狗独自在院子里玩球玩得正开心,从窗户还能看到小院外的马路,偶尔会有别墅区其他来往的人和车经过。

温小辉上身着装完好,下身一丝不挂,圆翘的臀被洛羿握在手中,臀瓣上爬满了晶莹粘稠的不明液体,臀缝中央肉粉色的孔洞内,直直插着一柄粗大的玉势,柱身上满是花纹。

温小辉已经快崩溃了,一回到家,洛羿二话不说就撕他裤子,他先是被洛羿用手玩射了两次,射得完全没力气了,洛羿才拿出这个犒赏,好言好语哄着他,让他陪自己玩一场“一边跟过路邻居打招呼,一边翘起屁股挨操”的游戏。

“你……你他妈……又看了什么奇怪的片子……”温小辉强忍着剧烈快意,咬牙切齿道,“我……我给你拷的片子里……有……这么变态的吗……”

洛羿一手握着温小辉的腰臀,一手捏住玉势顶端来回抽插,看着那根碧色通透的大棒子在温小辉蜜穴内肆意侵略,把温小辉插得吟哦不断。

“这跟送给妈妈的首饰用的是同一种玉料,老板跟我说,越好的玉传温越快,小辉哥,你现在热不热?”

温小辉想要尖叫,为什么每次洛羿都能用最纯洁的语气说最龌龊的话,他快被这诡异的反差折磨疯了。

“你别……别玩了呃啊………”又被柱身的纹路碾过敏感点,温小辉哭叫一声,小小辉颤抖着吐出了一点前列腺液,“要干就……快点……你是不是不行啊你……”

没有哪个正常男人能忍受这样的挑衅,洛羿当然不例外,看着温小辉已经情动至此,洛羿眼睛发红,一把扯出玉势。

小洞被插得太久,一时合不上,粗大的柱身带出了汩汩水液,从一张一合的穴口里漏下来,顺着温小辉光洁的腿缝,一路流到脚踝。

再后来,温小辉就没有记忆了,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刻,他只记得洛羿把他抱到了床上,换上自己蓄势待发的真家伙,把他翻来覆去操了个透。一边狠操,一边还念叨什么“下次不玩了”“小辉哥发骚的样子只有我能看”。

对于洛羿这样反复无常的行为,温小辉只想说,不愧是神经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