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GGAD]夫妻日常的一天

Work Text:

  夫妻某一次紛爭是為了阿留斯的房間。鄧不利多不希望孩子一出生就與他們分房睡,葛林戴華德則認為這能幫助兒子獨立自主、且可讓鄧不利多在房內安心休養。

  事實證明葛林戴華德是對的,縱使有家庭小精靈,在攸關孩子的事情上鄧不利多更喜歡親力親為。那怕上一秒才因擠奶全身無力,下一刻卻堅決起床要替兒子換尿布,那還不如趁早把孩子帶離他的視野,並在鄧不利多耳鬢斯磨兒子沒事邊哄他睡覺。

  「你再想偷跑下床我就要沒收你的魔杖並把你綁起來了。」

  「你已經這麼做了!」

  「……我只是抱著你而已。」

 

  兒子出生才兩個月,鄧不利多的幼兒紀錄簿已經貼上滿滿的照片,以及各式的心靈路程、筆記與祝福。阿留斯平安從小肉球長成了稍大一點的肉球,除了向媒體隱瞞兒子的模樣與狀況,鄧不利多幾乎天天寫信轟炸親友說小阿留斯有多麼可愛

  『你們到底何時才要讓我見我的寶貝曾姪孫!你們知道我早已等不及了嗎?我已經準備好許多玩具和書籍要給他了!』這是巴蒂達。

  『真是夠了,連我羊圈的小羊都膩味你兒子的事了,趕緊閉嘴吧!』這是阿波佛。

  『我覺得寶寶很可愛啊,真希望我能夠抱一抱他。』這是亞蕊安娜。

  但很可惜我只是一幅畫,連擁抱的能力也沒有。這也是亞蕊安娜。

  葛林戴華德提議下個月帶著阿留斯與家庭小精靈,一家三口回一趟高錐客洞。

  「我記得你才嫌棄過那兒的羊圈臭轟轟地,不想渾身都沾染上那股味道。」他拍開丈夫替他披風衣外套的手打算自己來,「再說,我們不需要帶小精靈,我可以應付阿留斯的任何事。」

  「我嫌棄的不是你老家的羊圈,是你弟弟。」他轉而替鄧不利多挑選帽子並遞上前,「然後,親愛的,我們會需要小精靈的。」

  他們出發去了市集,買了些書籍、零嘴、嬰兒用品。鄧不利多把這稱為「適當的產後運動」,而葛林戴華德也同意了。

  兩人皆沒對對方使用鎖心術,所以只要願意,他們會發現彼此都更希望把今日稱作是「約會」。

  十指相扣的手一路緊握,隔天媒體頭版恐又是他倆感情多好的報導;鄧不利多昂起頭來葛林黛華德便會吻他,他是貨真價實沉浸在幸福當中。

  他愛上了這個男人。

 

  「你怎麼了?」在擁抱時葛林戴華德注意到他神色不對。

  鄧不利多搖了搖頭,長睫之下藍瞳彷若勾人,「只是脹痛……早上擠奶的時候一邊有點堵住,沒辦法擠得很順……」他抬眼望著丈夫。

  他們半小時前回到了家,查看過阿留斯並各給兒子一個吻,鄧不利多餵了幾口奶便哄兒子重新入睡,並在主動與丈夫索取擁抱後說這種話。

  而他眼裡表現得像他什麼都沒想。

  鄧不利多像隻貓,披著人畜無害的皮讓人自願替他達成目的。

  「你要我吸你大可只說一聲。」
  他在丈夫撫觸下閉上眼睛,「……我才說不出那種話。」語畢卻又自主迎合。

  葛林戴華德拉著他坐下,扯掉了他的衣襟,「哪一邊?」他丈夫問。

  剛被阿留斯吸過的乳頭還硬挺著,鄧不利多用眼神暗指相反方向,葛林戴華德卻故意裝傻,反手捏住了兩球乳房。

  「啊……!你明明知道!」

  「我想聽你親口說。」他輕柔地落下舔吻,在妻子的乳房和乳暈上,「這沒有麼難,阿不思。如果你想要就得爭取,不說出口就得不到獎勵。」

  葛林戴華德佔據著主權,他用舌頭輾過方被享用過的乳首,學兒子那樣將之含住並使力吸吮。

  「是、另一邊……葛林戴華德!!」

  這頭的奶水倒是和尖叫聲同樣澎拜。葛林戴華德叼著乳頭,半是埋怨半是挑弄,「叫名字。你和我結婚那麼久了連丈夫名字都叫不出來?」

  鄧不利多輕甩了他一掌,「嗯……蓋勒、蓋爾……」

  再玩下去鄧不利多是會賭氣推開他的,見好就收才是夫妻感情的長久之道。他讓妻子躺下並攀上沙發,「著口」處理起鄧不利多的不適來源。

  接續的喘息沉重而充滿色氣,鄧不利多時不時扭動身子,最後扯住了葛林戴華德的金髮,張大嘴巴呼吸。鄧不利多漸漸硬了,不久後分泌物便會滲出到沙發內芯,他下意識地張開腿,讓本能驅使他的腦袋。

  Omega約在產後三個月才會迎回發情期,治療師也是建議屆時再全套行房,否則Omega身體可能會有負面影響。他們打算在期間結束後再回高錐客洞,省得鄧不利多突然發情,導致他的Alpha天性覺醒、現場大開殺戒。

  他們呈相反的體位共據一座沙發,他吃著鄧不利多的陰莖,鄧不利多嘴裡塞著他的。訊息素相融相織,締造出濃郁且催情的效果;不大不小的性器在口腔裡興奮跳動,葛林戴華德一直有股破壞的慾望,他想大口咬下,看妻子會否因痛處而直接射精。

  鄧不利多是喜歡疼痛的,不是嗎?「你知道你偶爾會說夢話嗎?當你累極了的時候。我上次聽見你說要我打你,打越用力用好。」

  鄧不利多渾身僵直,過不了多久他的唇齒開始打顫,「我……我沒……」

  「你沒說過這種話。當然,因為是我騙你的。」

  「葛林戴華——」

  「我是用預知能力看到的,這可比夢囈有說服力多了不是?」他輕笑,並鼓弄妻子流蜜的肉洞,「我告訴過你了,『想要就得爭取,不說出口就得不到』。你要繼續藏著掖著也好,我也能當作從不知曉,但我絕不同意你去特殊場所滿足受虐慾,你可不再是單身狀態了。」他拍了拍那肉瓣。

  鄧不利多不再多言,粗壯的陰莖又重回濕熱與舒爽。那口技讓他趨於高潮,葛林戴華德就著妻子的嘴奮力抽插,他聽見類似乾嘔的聲音,但抓住他跨間的手阻止了他離開,最終只能釋放在有優柔嗓音的喉嚨裡。

  妻子一滴不留全數嚥下,珍惜似的又吮幾口,「再等我一段時間……等我準備好。」他舔著Alpha的莖柱,顯得語句口齒不清。

  預言中的鄧不利多有多綻放自我,現今的他就有多不想面對真相。讓獸性徹底佔據身心,在葛林戴華德為此搭建的舞台嘶吼尖叫,懇求對方、乞求對方,高高在上的一方與微弱低微的一方,虛假的權力不對等狀態——

  他哭著釋出了。

  他做出暗示,葛林戴華德很快便起身,摟住他並給予親吻。

  鄧不利多吃進自己的味道,但他不想停下;他啃咬丈夫的雙唇,讓葛林戴華德更直接地回應他。

  長久以來他渴望的與他表現出來的並非全然一致。在外他得保有他的形象,但他渴望戀愛、渴望婚姻、渴望家庭,而這些葛林戴華德給予了他,僅在這短短一年內。

  命運或許就是為此才讓他等待這麼久。

  他不確定有沒有在睡夢中對葛林戴華德說過他愛他,但他會在現實中這麼做,且不會隔很久。

  他對望葛林戴華德的眼睛。

  或許那會很快。或許就是明天,或許就是今晚,或許就是——現在。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