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无间道】【韦峻轩x子弹】爱欲无间(上)

Work Text:

子弹,江子丹,这两个名字都可以轻而易举地钻透韦峻轩的心脏。

他看着江子丹走进洗手间。

这里是警察总部,审讯室这层最热闹,嫌疑人和伙计们人来人往。但他鬼使神差地跟进去,反手上锁。

洗手间里除了他们没有其他人,隔间的门都打开着。

“大陆来的那个法医,你认识他?你们是什么关系?”他问了刚才在审讯室里就一直压在舌根下的问题,想要从江子丹这里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韦sir,这里是厕所,不是你们NB的审讯室。”江子丹正对着镜子查看自己受伤的情况,看到他进来,在镜子里瞟了他一眼又继续去触碰自己的脸,操,明天这里一定会肿起来。

“回答我的问题。”

“我无可奉告。韦sir,请问你有什么立场审我啊?还有,请你让一让,我要出去了。”说着他越过韦峻轩想要离开。

“你爬上我的床,你说我有什么立场?”但韦峻轩横在他左侧,挡住他的去路。

“我说了,无可奉告。韦sir,当初可是你说的,你是警察,我只是一个古惑仔线人,虽然现在又多了一层炮友的关系,不过,”子弹又退回镜子前面,撩撩头发,“只是打了几炮而已,不用这么当真吧?”

“而且,”他对着镜子里的韦峻轩笑笑,不出意外看到自己轻蔑的态度激得韦峻轩怒火更盛,“你为什么一直问秦明呢?我和洛威的事你就不感兴趣么?”

镜子里的人回以他长久的沉默。

“你喜欢疼痛,对吗。”年轻的督察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而是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他始终看着江子丹的方向,而江子丹终于也转过身望着他,眼睛里带着一丝不解。

下一秒韦峻轩突然暴起把他推到隔间里。江子丹乍没防备,被推得一个趔趄,跌坐在马桶旁边。他的手横在马桶上想要撑起身还击,却被随后过来的韦峻轩一把放下马桶盖死死压住。

“你和胜联的人乱来,我不会坏你的事,只要你做的不太过分,我...可以当做不知道。”他坐在马桶盖上压着江子丹的胳膊,控制着一个让江子丹疼却不会损伤手臂机能的力道。他俯视着江子丹因疼痛而扭曲的脸,“但我现在再问你一次,你和那个法医,究竟是什么关系?”

而江子丹只是咬着嘴唇抬头瞪着他。江子丹的眼睛很大,圆圆的,像小时候母亲给他买的宠物小兔子。只是宠物兔子的眼睛里没有不屈与恨意。

你恨我吗?如果恨我能让你爱我,恨我也无所谓。

他忍不住去摸江子丹的嘴唇。江子丹的嘴唇不薄。厚度看起来含住亲吻正好。他听人说过嘴唇薄往往意味着这个人的情也薄,可江子丹不是,他不薄情,他多情。

不过他不怎么善待自己的嘴唇,总是让那两片可怜的小东西干裂起皮,现在甚至在下唇还有一道裂开的血痕。

江子丹紧闭着嘴,还是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甚至连呻吟都没赏给他一声。

那江子丹喜欢疼痛么?答案是肯定的。他两根手指捏住江子丹干裂的下唇,江子丹发出一声细小的呻吟,舌头覆上来裹住他的手指。

江子丹喜欢疼痛带来的快感,喜欢韦峻轩在床上带给他的一切。

在他们为数不多的可以厮混整晚的时间里,他把江子丹玩到几近崩溃。他为江子丹手淫,指甲抠弄刺激敏感的马眼,在江子丹即将射精时却恶意地掐住根部作弄。他用手指和按摩棒交替着插江子丹,把肉穴玩弄得泥泞软烂,像它的主人一样淫荡出水,对他充满渴求。他用脉冲电击棒刺激江子丹的乳头和阴茎,这对江子丹来说只是小意思,江子丹承受过更狠的,但这还是让江子丹眼角泛出止不住的泪痕。他用警用手铐把江子丹双手铐在床头,一边干那烂红的穴肉一边死死用枕头捂着江子丹的脸,享受江子丹因窒息而疯狂绞缩的肠道。当江子丹绑缚着的双手被解开的时候,他湿滑的舌头舔过江子丹手腕上那些因挣扎而勒出的血痕,仿佛那些痕迹的始作俑者不是他一样。他把江子丹干到失禁,大腿根发着抖在床上跪都跪不住,但他丝毫不给江子丹留喘息的时间,捞着江子丹的腰向里面顶,弄得江子丹受不住,头重重地撞到床头。他还保持着插在江子丹里面的姿势,骑着他像骑一匹马,抓住江子丹的头发,逼他去舔床单上留下的的深浅痕迹。他在江子丹被干到只靠后穴射精时逆着拼命向外推挤他的穴肉狠顶进去,在江子丹高潮的时候伏在他耳边恶毒地说:“你真是个欠操的婊子。”

而江子丹微张着嘴,眼神空洞。

他们见面并不频繁。除了交换情报,就只有做爱,就像两只发情的豹。从没有带着爱意的温柔缱绻,只有两头暂时放纵自己、沉溺于无间欲望的野兽,互相撕咬着、践踏着,攀上情欲的高峰。韦峻轩操他的时候也试过去寻他的唇,只是往往都被他偏头躲开,只好用力掐着那精瘦的腰狠狠冲撞泄愤。那里第二天肯定会留下青紫的淤痕,而江子丹默许这一切的发生。

在床上江子丹格外地乖顺。韦峻轩把他拷住的时候,他会配合着韦峻轩做出一些无用的挣扎来把这场合奸演绎成一场有趣的强奸。而韦峻轩在床上对他做的那些无伤大雅的小把戏,他也照单全收,他要的只是快感和暂时的纵情而已。往往到最后江子丹的阴茎只能颤抖着流出稀薄的精液,他高潮时发出无声的尖叫,指甲在韦峻轩后背留下长长的划痕。

也许他应该在这里干江子丹。在警察总部的男厕所里。江子丹可以跪在马桶上让他从后面进入,或者在洗手台的镜子前面,那里灯光足够亮,可以让江子丹在镜子里看清楚他自己有多放浪。

江子丹只是需要一个教训。一枚丰润盈丽的肉蚌,总是要进几粒沙砾,磨到他尖叫,痛到他流泪,才会懂得闭紧蚌壳的好处。

但韦峻轩最后还是放他走了。他们之后有的是时间。

韦峻轩站在电梯口,看着江子丹走出大楼,洛威的车子早停在门口几步远的地方等候。

洛威显然也看到他了,古惑仔眼里的敌意丝毫不加掩饰。

他冷哼一声,走进电梯。洛威成不了什么事,他要担心的是秦明。江子丹不说,他自己会查。

电梯上不断上升的数字让他想起与江子丹初见的那个夜晚。

一开始他与江子丹只是再正常不过的警察与线人,直到后来他们开始上床。

是江子丹先引诱他。

我错了么?是他心甘情愿做个婊子。

可我只想让他做我一个人的婊子。

江子丹,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