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欲壑

Work Text:

【传送开始。】

空间波动出现,一阵晕眩过后,苏晓站在了一片焦黑的土地上,还未等他观察周边环境,眼前便刷出了一片红色的数据流。

【警告:有未知能量干扰。】

【提示:由于未知势力,现猎杀者性别更变为Omega。】

苏晓意识恍惚了一下,随即便敏锐地感知到身体上发生了些微的变化。未等他仔细探查,近处舞台上的滑稽魔鬼已经拿着浮夸的金话筒,捏着嗓子说起了比赛规则。苏晓皱了皱眉,决定将身体上的异样探查延后。

“哦哦~我亲爱的各方乐园的参赛者们!”那丑陋的魔鬼颤栗地笑着,又忽的弯下腰来,用他快掉出眼眶的眼珠子死死地盯住了舞台下的契约者,咧到耳根的嘴角里流出几丝可疑的水渍,“万众瞩目的试炼大赛~即将~开启啦!”

“白夜~我的小甜心~”魔鬼几乎是瞬移到了苏晓面前,猩红的,流着涎水的腐烂舌头缓缓划过了他的脸庞,“你可千万要输呀~”

那暗绿色的,浑浊的眼睛贪婪地扫视着苏晓的每一寸,像是要将他生吞活剥。苏晓捏紧了手中的斩龙闪,将这恶心人的东西整张面皮都剜了下来,攥在手里。

“嘻嘻~生气了呢~小甜心~”魔鬼血肉模糊的面皮上,干裂的嘴唇奇异般地一张一合,“但是!伤害裁判!是不允许的!!”这面皮恶狠狠地将自己从苏晓手中扯下来,晃晃悠悠地飘向他倒地的身躯,严丝合缝地将自己贴了上去。

魔鬼慢腾腾地从地上爬起,充满恶意地在苏晓耳边呼了口气。

【警告:猎杀者发情期提前。】

小小的火苗腾地从苏晓的体内升起,炙热的情欲迅速扩散到了每一处血管。庞大的血气被激发出来,隐约夹杂着魅惑的火焰香气,烧得苏晓全身发红发烫。胭脂打翻在他的眼角,越来越重的呼吸中都带上了刺目的红。扭曲的空气朦胧了苏晓的视线,耳边的轰鸣声让他无暇顾及那个已经走远的罪魁祸首。

该死。

苏晓混混沌沌地骂人。

他拼命压制住体内的热潮,随手抓了一个契约者后,便用斩龙闪离开了现场。

 

每个参赛者都有属于自己的房间,Omega尤其如此,毕竟不能判断Omega是否会突然发情从而导致参赛的Alpha受到波及。这显然是个好设计,他完美地解决了这次的意外事件。

苏晓踉踉跄跄地跌进了他的专属房间,一把将俘获的Alpha丢在床上——那是个天启乐园的男奶妈。他刚接触到床被,便连滚带爬地躲到了床脚,畏畏缩缩地抱膝坐着,连头都埋进双臂之中,只祈祷斩首的夜不要杀他。

“……你叫什么?”斩首的夜用沙哑的,带着些微性感的声音问,“算了,不重要。”

他连意识都不太清晰了。

那橙红的火已经烧到了他的脑子。

好热。

苏晓喘着气,急切地撕扯着身上仅剩的衣物,又强硬地扯开Alpha蜷缩在一起的身子,正正好好地坐在了他的胯骨上。苏晓无意识地用臀部蹭了蹭身下小奶妈的肉茎,濡湿的肠道内如同万蚁噬咬的瘙痒让苏晓满脑子都是对填满的渴求。

平时握刀的手探入了后穴,手指毫无章法地甬道内搅动,怎么也刺激不到他最难受的那处。

不够不够不够!

苏晓睁开半闭着的双眼,左手猛地拉开了小奶妈的裤链,掏出那已经硬得流水的肉棒,对准穴口,用力坐了下去。

“唔嗯……”强大的猎杀者被后穴的快感击中了,汗湿的留海随着后仰的头颅在空中划过一道晶莹的水痕,红艳的舌尖探出口腔,软塌塌地塔拉在唇边,浮着薄汗的粉红胸膛颤抖着挺起,将奶孔翕张的乳头呈现在Alpha眼前。

可怜的小奶妈目瞪口呆地看着上方那个轮回疯子狂放却生涩的动作,像是被蛊惑了似的,将那颗艳丽的软嫩果实纳入了口腔,用力地吸吮。

嘴里含着白夜的奶头,下身被白夜弹性十足的肠肉包裹起伏,耳边是白夜难耐的喘息。他无法形容这种感觉,像是征服了这位最强,又像是被他征服。

突然之间,小奶妈的龟头碰到了一处软肉,酸涩甜蜜从那个神秘的入口迸发出来,穿过肠道,穿过胃袋,穿过食道与咽喉,直直地击向脑海。如同每一位Omega被即将标记时的恐惧与渴望,苏晓加快了腰部的起伏,让体内的龟头每一次都精准地撞击那处入口,硬生生破开屏障,冲进了生殖腔内。

高潮像洪水一样冲垮了苏晓的理智,他毫无顾忌地呻吟出声,更加肆无忌惮地操弄自己,将那媚肉抽插得外翻,结实的麦色屁股上一片潮红。

肉棒上的摩擦越来越强烈,小奶妈憋着眼泪试图延后自己的高潮,但那无济于事。逼仄温暖的生殖腔从四面八方压迫着他,他几乎是啜泣着,在苏晓的体内成了结,将浓稠滚烫的处男精液射在了生殖腔里。

小小的生殖腔不断被精液冲刷填满,苏晓的腹部甚至鼓起了一个微小的弧度。他低垂着头,眼底的情火更加旺盛。

欲壑难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