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Chapter Text

26 心所安处

经过一个晚上的虚文浮礼,逢场作戏的应酬,沈夜带着酒气回到暂住的酒店房间,进门第一件事就是脱了衣服去洗澡,仔仔细细地把全身上下的味道洗去了,才穿上浴袍,走出浴室。

沈夜拿起手机,瞄了一眼时间,十点半,这时和家里联络,孩子们已上床睡觉,只能和瞳讲上几句。正想到这里,手机铃声大作,沈夜一瞥屏幕上的名字,唇角一勾,接起电话。

耳边是瞳低沉的声音,要他开门,紧接着门的方向传来敲门声。

沈夜一愣,立刻回过神过去开门。门外站着瞳,身穿一套休闲西装,脚蹬帆布鞋,头发松松散散地扎了丸子头,肩上背着单肩包。沈夜脸上的惊讶一闪而过,侧身让开路,等瞳进了房间,反手关上门,惊喜溢于言表,怎么过来了?

瞳把包放到客厅的沙发上,老老实实交代,出版社要开座谈会,红玉定下的作者临时有事来不了,她过来找我,我答应了,正好顺路看看你,后天下午跟你一起回去。

瞳很少参与出版社的宣传活动,读者只闻其声不见其人,黑骂他装逼,粉赞他远离是非安心创作,事实上,瞳很少参加活动是因为不喜欢抛头露脸,宁愿在家奶孩子。这次莫不是红玉相求,他肯定不会前来。

沈夜心中窃喜,可很快被问题沾满了,接二连三地问道,怎么不提早给我电话?你要是来的早,我不在可怎么办?孩子们呢?吃过了吗?

瞳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一一回道,到了再打也一样。吃过了。静萍在呢,而且沧溟闲着也是闲着,带带孩子正好。

沈夜心道,等他们回去丽丽该全秃了。

不过心里是高兴的。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一个礼拜等于二十一年,沈夜巴不得瞳过来以解他的相思之苦。

沈夜坐到瞳身边,眸子亮晶晶,目不转睛地盯着瞳,语气有几分期待,晚上住这儿。

瞳定定地回看沈夜,轻描淡写地开口,出版社定好了酒店,其他作者住那儿。

沈夜微蹙眉心,他出差在外一个礼拜,两人交流有限,自然希望同住,可以亲密接触。

瞳适时地补充一句,我没答应,现在没地方住了。

沈夜知道中了套,失笑一声,你能不能一次性把话说完。

瞳笑道,我要一次性把话讲完,你又嫌我讲的烦。

沈夜道,有吗?

瞳道,我给你讲埃尔库比飞行——

沈夜立刻阻止瞳翻旧账,承认了,算有吧。

话音未落,瞳手指抚上沈夜的脸,摸着眼睑下方,那里有淡淡的青色,睡了多久?

沈夜不自觉地蹭了蹭瞳的手掌,有睡够三、四个小时。你呢?

瞳没有回答,往身前的地板上丢了一个垫子,示意沈夜坐到他的身前。

沈夜坐了过去,像孩提时代那样,靠着瞳,感受着瞳的气息,无比安心地闭上眼睛。

瞳的手指划过沈夜的额头,轻轻揉着太阳穴。沈夜享受着贴心的私人定制服务,整个人松弛下来。恍惚之间记起什么,随口问瞳,明天在哪儿开座谈,几点?

听到瞳报出的时间和地址,沈夜承诺,我送你过去。

瞳哦了一声,沈夜了解这是同意了。

沈夜又问,家里还好?

瞳一言以蔽之,乱。

笑意爬上了沈夜的眼角眉梢,他张开眼睛,瞧着瞳的红色瞳孔。

幼年之时,沈夜发觉红瞳仿佛一轮红色的月亮,充满魔力,让人见之倾心,长大之后,那只瞳孔中的魔力没有随着时光而消散,反而越发强大,让沈夜一见便无法移开目光。

沈夜徒然想吻一吻瞳的眼睛,而仿佛心有灵犀,瞳低头亲吻了沈夜的额头,眼睑,鼻梁,双唇,以吻为刀,雕出沈夜的轮廓。

一股热流在身体里蔓延,沈夜清楚的感受到有什么在蠢蠢欲动。

沈夜爬起来,把瞳掼进沙发,整个人压上去,嘴唇沿着瞳面部的棱角缓慢移动,在冰冷细长的嘴唇停留下来,肆意碾压,还嫌不够,撬开齿关,长驱直入,用力搅动,不消片刻,他们呼吸交融,唇齿间弥漫着薄荷牙膏的味道,欲望呼之欲出。

瞳动手解开沈夜的浴袍衣带,浴袍的衣襟往两边敞开,沈夜顺势撑开胳膊,任柔软的布料滑落,露出无限春色。由于常年锻炼,沈夜拥有线条漂亮、纤长匀称的肌肉,裸露的皮肤在灯光下反射出淡淡光泽,令人赏心悦目。

在瞳的面前赤身裸体,沈夜不觉尴尬,反而满心期待,他情不自禁地抱住瞳,与瞳额头抵着额头,呼吸抵着呼吸,目光抵着目光。

瞳的手掌像条小舟在他的背脊上畅游,激出一片火花。再绕过腰部,游到结实的腹部,上至胸口,拨弄挤压乳头。不及沈夜发出沉吟,又滑入黑色草丛,握住半硬不软的阳具。

瞳的嗓音仿佛一面鼓,每一下都锤在沈夜的心尖,去床上。

沈夜心中微颤,半眯着眼睛,一口咬住瞳的耳垂,含含糊糊地开口,在这儿。

瞳总是顺着他的,轻轻哦一声,侧过身,与沈夜交换位置。

沈夜把浴袍铺在沙发上,顺从地倒在上面,屈起膝盖。他看到瞳把手伸进单肩包,摸出润滑剂和保险套放在一手勾得到的地方,笑着调侃,有预谋。

瞳重新回到沙发上,挤进沈夜的双腿之间,捏了几下沈夜的阳具,似笑非笑地指出,是狼狈为奸。

瞳俯身在沈夜胸前,咬住两点勃起重重吮吸。手上更为用力地撸动阴茎,拇指对着龟头又挤又撵,连马眼也没有放过,轻轻刮着顶端的小孔。

瞳的手法如此娴熟,沈夜又正值情欲旺盛,怎么抵挡得住扑面而来的汹涌欲潮,他的阴茎在瞳的操弄下站直了,马眼还不断渗出透明而黏糊的液体。他渴望着更亲密的接触,光裸的臀部来回碾着瞳裤子里的勃动,渴望瞳再进一步。

瞳放开了乳粒,一路向下,一口含住了沈夜的阳物。

沈夜的手指栗然抓紧浴袍,眉头一蹙,喉结上下微动,短促地倒吸一口气,鼻腔里挤出轻吟,又被他吞回去。

可瞳还没有放过沈夜,他张开喉咙把阴茎吸进去,给与沈夜更强劲的刺激。

紧致的喉管挤压着肉茎,感觉妙的难以形容。可沈夜不愿这样交公粮,他松开抓紧浴袍的十指,改而没入瞳松软的发间,尽量稳住声线,说道,脱掉衣服,一起来。

瞳翻起眼珠向上盯着沈夜,沈夜也朦朦胧胧地凝视着瞳,他们的目光在充满情欲的的空气中交会,其中何止千言万语。可此刻,语言显得无比苍白,只有行动是最真实的。

瞳乖巧地吐出又硬又翘阴茎。黏糊糊的龟头擦过瞳的下颚,留下一道湿润的痕迹,由于画面过于淫靡,沈夜下身一紧差点射出来,好在忍住了。

呼吸之间,瞳依照沈夜所示褪尽衣衫,毫无保留地把赤裸的身体交给沈夜。

瞳的身体因为情欲而染上兴奋时特有的粉红色,让他显得鲜活,富有生气。沈夜对此很满意。他抹掉瞳嘴边的体液,胡乱抹到粉红色的胸口,特别关照了粉色的乳头。瞳的乳头小巧玲珑,乳晕呈现一种可爱的粉红色,还相当敏感,只要捏一捏,咬一咬,就会勃然而立。

瞳闷哼一声,转了个身,趴在沈夜身上,分开双膝撑在沈夜脑袋两侧,再度俯下身去,含住沈夜湿润的阴茎,大张旗鼓的吞吐。

尖锐的快感不断冲刷至顶,沈夜眯了眯双眼,昏暗的视线里,瞳的耻毛和头发一样是白色的,在其中挺立的阴茎大小粗长和他不相上下,颜色却相当浅,双丸亦是饱满。

沈夜舔了舔嘴角,凑上去亲了一下圆润的双丸,才张开嘴含住龟头,用舌头扫着冠状沟,舌尖时不时往小孔里钻。

瞳的阴茎在这样的刺激下暴涨一圈,几乎占满了沈夜的口腔,沈夜难以下咽,只好撑开下颚,放松喉咙,使得阴茎贴着舌苔深入喉管。

沈夜充满技巧的、专心致志地吞吐着瞳的阴茎,然而下身堆积的快感不容忽视,一浪高过一浪,叫嚣着欲求不满,需要更强烈的刺激。正在这时,瞳在他的臀部上拍打了两下,意思再明白不过,他们需要干点别的,既然如此,沈夜松开紧紧吸附着肉块的喉咙,吐出湿滑的阳具。

他们又换了一次位置,沈夜躺在沙发上,撑起腰,往下面赛进一个软垫,大张双腿,露出双股,瞳与他面对面,把他的模样尽收眼底。

瞳摸过放在一边的润滑剂,打开盖子,挤出一些润滑液,小心翼翼地涂抹在沈夜的穴口,轻轻揉压,等到穴口微微软绵,挤进去一根手指,在柔软的甬道里细致的开垦,熟门熟路的肆意放火。

起初的不适很快被熟悉的快意代替,沈夜只觉得被电着了,结实的腰身不受控制地向上拱起,马眼中流出的前列腺液更是染湿了黝黑而卷曲的耻毛。

瞳倾身上前,压制着沈夜的战栗,他与沈夜热吻,唇齿相依,仿佛生来就不曾分开,来不及咽下的唾液流淌下来,打湿了他们的下巴。同时,他又伸进两根手指。三根手指在沈夜的肉穴里捣进捣出,穴口流出了混着淫水和润滑剂的液体。

沈夜在这样的操弄下软成一团泥,腰部几乎失去了支撑的力量,后穴也变得极为湿软。

沈夜无法忍受了,他希望瞳能填满他,不愿意再作等待,迫不及待地催促,进来。我要更多。

瞳撤出了手指之际,沈夜匆忙地抓过茶几上的保险套,撕开包装袋,取了套子,对着吹了一口气,有些急躁地帮瞳带上。

瞳似乎完全理解沈夜的急切,他没有浪费任何时间,握着勃发的阳具对准了沈夜的后庭,随之一用力,粗大的龟头挤入狭小的穴口,撑开每一道褶皱,顿时,两人异口同声发出一记满足的低吟。

强烈尖锐地快感沿着脊椎直达脑皮层,沈夜全身的感觉一下子集中到后穴,他能感到瞳像一把楔子缓慢的嵌进了身体,紧实滑嫩的肠壁被扩张至极,具有生命一般地啃咬着阴茎,爱抚着阴茎上面每一道暴涨的血管。

瞳一边缓慢的动着,一边抹掉马眼里不断的溺出淫水,笑道,都能洗澡了。

沈夜清楚这种时刻斗嘴毫无作用,不如直接堵住。他像个在沙漠中行走的路人,找到一处绿洲,猛然咬住瞳的嘴唇,撕扯瞳的舌头。

沈夜在情事之中总是任性的,脱下高高在上衣冠楚楚的模样,变得疯狂。但沈夜心知肚明,瞳乐意见到这份只针对他的欲望。他会全盘接受沈夜的疯狂,把自己奉献给他。一如此时。

瞳微微调整了方向,一下又一下的撞向往深,每一下都狠狠地撵过隐秘之所,带起无限的快感。手掌也不曾停下,包裹着粗大的阴茎,能擦出火来似的上下套弄。

沈夜被粗壮的阴茎钉住动弹不得,魂都少了一半,皮肤上冒出了细小的汗珠和疙瘩,湿润的肠壁则不堪重负,越发柔软,也越发紧致,口中发出支离破碎的小小呜咽,像受伤的猫叫,很轻,很绵长。沈夜羞于让瞳听到这样的声音,紧紧抱住瞳的肩头,一把咬住瞳的肩膀,把所有的呻吟堵住了。

瞳温柔地亲吻沈夜的面颊,诚恳地请求沈夜,阿夜,叫出来,这儿没别人,我想听。

沈夜仅存的理智不知所措地想,这里是酒店,不是家里。可瞳想听,沈夜还是努力张了张嘴,与此同时,瞳加重了顶弄的力量,每一下都仿佛要带走沈夜的灵魂,沈夜分不清难过还是舒服,登时溃不成军。

肉道在发烫发酸,穴口磨出一圈白沫,沈夜喉咙被彻底干开了,断断续续发出呻吟。

瞳似是因此而受到鼓励,吻了吻沈夜湿润的眼角,加快了腰臀摆动的速度。

沈夜龟头的小孔里漏出了白精,显然临近射精边缘。他下意识地握住瞳的手,只愿瞳直接把他干出来。瞳仿佛心领神会,滚烫的阳具又狠又重地撞向沈夜最为敏感的地方。

倏忽之间,沈夜涨成紫色的龟头上的小孔抖了抖,几道精液喷上了两人胸口。少时之后,瞳双卵一抬,用力往里面一顶,一阵激射。

射精之后,高潮之中,瞳闭上眼睛,倒在沈夜身上。

沈夜闭着双眼,伸手环抱住瞳,胡乱喘着气。

瞳轻轻地,嘶哑地呼唤,阿夜。

沈夜软绵绵的应着。

瞳安静地道,我想你。

沈夜温柔地笑了,我也想你。

沈夜看不见,但他感到瞳也笑了,那笑十分之浅,浅到好似不曾存在。

两人耳鬓厮磨一阵,休息够了,瞳拔出插在沈夜后穴里的阴茎,摘掉阳具上保险套,打个结,用纸巾包着丢进垃圾桶。然后用手指捣了未闭合的小孔,挤出里面的透明液体,抽出几张纸巾纸,擦干净了。

瞳恢复了平常干巴巴的声调,洗洗吧。又要过一张面巾纸,擦掉腹胸上的精液。

沈夜瞥他一眼,挂在粉红色唇边的精液特别刺眼。

沈夜问,什么味道?其实不管是他的,还是瞳的,他都知道,可他想听瞳一本正经地讲出来。

瞳眨眨眼睛,舔舐一下唇角,再去吻沈夜,把精液渡过去。

瞳低声询问,自己的味道怎么样?

沈夜只笑不说,搂住瞳的肩膀,拉下来送上深吻,直到双双气息不稳才停止了这场小小的恶作剧。

但沈夜依旧不肯放手,他紧紧搂住瞳,把脸埋进瞳的肩窝,问道,你喜欢我的叫声?

瞳反手抱住他,认认真真地回答,我觉得好听。

沈夜轻轻嗯了一声,语气里带着点撒娇的笑意。

瞳又说,比如刚才你——

沈夜连忙堵住他的嘴,不用点评了,谢谢。

说完这句话,沈夜在瞳的眼睑上重新啄下一口,拉着瞳一起去了浴室。

出来的时候,沈夜又看了一眼时间,过了子夜。

忽然,手机被瞳抽走了,瞳越过沈夜,上了床,把手机放在床头,掀开毯子一角,拍了拍空的地方,邀请沈夜睡觉。沈夜莞尔,走过去,钻进毯子,和瞳并排躺着,又嫌姿势不舒服,转身抱住瞳,心中踏实了。

这一晚,沈夜仿佛回到家,躺在自己的床上,睡的极为安稳,醒来已是翌日上午。

沈夜想去洗漱,又怕惊动怀里的瞳,挣扎片刻,最后放弃起身的念头,专心致志地望着瞳。

瞳睡觉的表情很柔和,棱角消失了,像只剥壳鸡蛋,白花花,软绵绵。沈夜心道真可爱,忍不住吻了一下鼻尖。

瞳的眼睫动了动,缓缓张开睡眼惺忪的双眸,对着沈夜笑了一笑。

沈夜想这个世界上的花都开了,只因有人对他笑了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