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日常

Chapter Text

日常

古剑奇谭二

瞳/沈夜

AU OOC

跟友人脑洞开的太大,哈皮的停不了。感谢友人不嫌弃,跟我开脑洞><

两个脑洞大的爸爸养三个熊孩子一家五口的故事。

慎入。

 

沈家有三个熊孩子,一个沈谢衣,一个沈初七,一个沈曦。两个划掉脑有洞的划掉爸爸,一个沈瞳,一个沈夜。

谢衣和初七是远房亲戚的孩子,父母出了意外,因没其他人可以抚养,最终沈夜出面领养。小曦是沈夜年纪差很多岁的妹妹。瞳算是沈爹的养子,比沈夜大。沧溟是沈夜的青梅竹马。华月是沈夜公司的二把手。大概设定就是这样啦。

 

01含蓄的爱

瞳早上开车送谢衣去学校,见谢衣在副驾驶位置上扭成麻花,就问他,怎么了?

谢衣可怜兮兮地眨巴着大眼睛,问瞳,老爸,为什么爸爸老说“你恨我”啊?

你爸小时候被你爷爷打击了幼小的心灵,自此有心理有了阴影,思考回路有偏差,比他性向还弯,自卑地觉得没人爱他,当然这话是不能跟谢衣讲的。

瞳面不改色,镇定自若的坑孩子,那是你爸含蓄的表达爱的方式,含蓄就要反着来,你看动画片里的小朋友说我讨厌你,意思都是我喜欢你,懂?学着点啊。

谢衣似懂非懂地回答,哦,知道了!

瞳满意地点点头。

于是当隔壁班离珠同学对谢衣说喜欢,谢衣心里挺难过,哎,你恨我啊。

 

02 睡前故事

小朋友们的睡前故事大部分是沈夜来讲的,小部分是瞳搞定的。

比起后者念的科学术语过多的科普故事,小朋友们一致认为沈夜讲的狐狸和小王子或神女失恋的故事要可爱多了。

某日,沈夜去参加酒会,瞳在书房跟编辑讲电话。谢衣意识到大人们都不在,突然就来了精神:今天可算逮到发挥讲故事才能的机会了。他肚子里存着不少好故事,可惜家里大人不买账,怕他吓到孩子们,不让他给弟弟妹妹们讲故事。

谢衣跃跃欲试的从床上跳起来,去给弟弟初七和小曦讲睡前故事。

鬼。故。事。(心

瞳讲完了电话,发现时间不早,到点催小鬼们睡觉了。让熊孩子乖乖睡觉,可不是件轻松的活计,比赶截稿期还累。瞳宁愿赶个十万字的稿件,也不想哄孩子睡觉。

瞳上楼看了一圈,人都聚在谢衣的卧室里。

小曦紧挨着小小的初七,缩在被子里哭哭啼啼,平常三个孩子里最淡定的小初七则面色发白。

全家熊孩子之首非谢衣莫属,瞳不做二想地把目光投给谢衣。

谢衣抖了一抖。

在沈家,宁愿让沈夜生气,也别让瞳盯着看。

谢衣做了点象征性的挣扎,可还是被瞳给拽回来了。

瞳对着谢衣笑了一笑。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那天晚上,谢衣听了半宿瞳讲的鬼故事,吓的半夜不敢上厕所。

至于因为他不敢上厕所而去敲大人们卧室的房门,打断大人们的某些事,便是后话了。

 

03 情书

谢衣的班主任召唤沈夜,要谈谈谢衣。

自从谢衣升上小学,沈夜和瞳隔三差五就能接到班主任约他们去学校谈心的电话,每次一听到老师的声音,沈夜不管是在开会还是在开车,太阳穴都会突突直跳。沈夜上学那会故意考不好成绩,想让老师找他爸,给他爸难堪——他爸完全没理他,最后还是瞳去的——沈夜都没焦虑成这样。

谢衣犯事,老师喊家长,沈夜和瞳一般是谁有空谁去领人。瞳今天外出,下午才回来,沈夜只得怀揣着沉重的心情亲自前往学校见了老师。

老师说,谢衣帮同学写情书,一封五块钱。神情微妙地把那叠情书交给沈夜。

沈夜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天边一声雷,两眼一抹黑,拿着情书的手都在抖。

谢衣眼观鼻,鼻观心,不敢看沈夜。

沈夜压着谢衣给老师赔礼道歉,冷着脸带孩子回家。

瞳已在家了。沈夜一进门,和瞳打个招呼,回头看到谢衣,气不打一处来,想拿拖鞋抽一顿,到底没舍得下手,只劈头盖脸骂了一通。

你姓熊啊!我们家缺钱么?!!!!

我怎么知道我们家缺钱不缺钱,你又没给我看我们家存折………

谢衣一边气沈夜,一边奋力地卖队友,是叶海非要塞钱给我叫我保密的!

沈夜一口血吐不出来,卡在嗓子眼难受得紧。

瞳在沙发里找了个位置坐舒服了,收拾了谢衣写的那堆情书,不知从哪儿变出一只红笔,修改起情书上的错别字错句病句,还加上批注。边改边问,谢衣,我问你,你写这些的时候心里都想着谁啊?

谢衣鼻子底下冒出委屈的哼哼,谁也没想。

哦,那你以后注意不要写婀娜多姿这些词,小学生哪里来的水蛇腰,胸平的跟飞机场一样。

沈夜皱了皱眉头,干嘛呢,还不说他两句。

瞳沉心静气地道,修改完后装订成册,等他过了中二期拿出来给他过目,让他感受何为羞耻PLAY。

 

04 大蜘蛛

小曦去厨房拿苹果吃,看到一只大蜘蛛从眼前爬过,吓的大叫一声蜘蛛,蹲在原地抱住苹果哇哇大哭。

沈夜在客厅听着声,立刻丢下手里的文件,冲进厨房抱住小曦,温柔地问,怎么了?

小曦惊魂未定,眼眶里满是水汽,搂紧沈夜的脖子,战战兢兢地指着料理台,有、有蜘蛛,好、好大。呜呜……

沈夜顺着小曦的手指看过去,一只毛茸茸的大蜘蛛。

沈夜僵住了,他和沈曦一样对蜘蛛没办法,可又怕在沈曦面前丢面子,不好意说出实情,只好把澡洗到一半的瞳给喊出来。

瞳全身上下滴着水,下半身围了一条浴巾。他走进厨房,看到蜘蛛,拿起一本自从买回来就没用过的《实用菜一千例》砖头菜谱,冷酷无情地敲向蜘蛛,再用报纸裹住蜘蛛的尸体丢到窗外。

小曦大惊失色地扁扁嘴,把脸整个藏到沈夜的肩窝,又要开哭,是益虫耶,怎么可以杀掉!

沈夜连忙帮腔,对瞳使着眼色,是啊,以后抓着放出去就行了。下不为例啊。

瞳配合着沈夜的演技,哦了一声。在沈夜还没有回过神来之前,亲了一下沈夜,还摸摸他的头发,哄他,乖,不怕。说完,拖拖然地飘回浴室去了。

沈夜闹了个耳红,心道,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正在这时,谢衣拖着初七从二楼飞奔下来,大叫着,蜘蛛在哪里蜘蛛在哪里蜘蛛在哪里?

小曦抖得更厉害了。

 

05 身高

瞳要去超市买牙膏,谢衣非要跟着。瞳一眼看穿谢衣想乘机浑水摸鱼买零食,也没拒绝,跟着就跟着呗,买不买他说了算,不怕小鬼翻天。

沈夜手里抱着初七,有点儿不放心地悄声说,别买甜食,前两天刚看过蛀牙。

瞳穿好鞋,嘀咕一句,以为我是你啊。

要什么给什么,原则都是用来破坏的,出门买纸巾,带回一堆计划外的零食。

不过沈夜没听见瞳的评价,他正在努力的阻止初七破坏他的发型。

瞳淡定地领着谢衣走人。

超市离家很近,两人徒步前往。

林荫道上,谢衣在前面跑的欢,瞳在后面慢悠悠的走,迎面碰见清和遛温留,谢衣立刻和温留玩到一起去了。瞳看着谢衣和温留,生出一种别人遛狗,他在遛孩子的错觉。

随后他们与清和告别,瞳又牵着谢衣走了一段路,很快就到了超市门口。

他们走进超市大门,谢衣不容分说地拖着瞳去了零食区。

瞳跟在他身后,淡淡地扫了一眼琳琅满目的货架,全是谢衣爱吃的。

要是沈夜带队,拉锯战就要开幕了。

要这个。

不行。

要这个啦。

……不行!

光要不要某种零食就能来回扯皮二十分钟。

通常最后谢衣能够胜利。

然而这次来的是瞳。

瞳一低头便开始诓谢衣,自己拿?还是我给你拿?

瞳瞳拿的哪里有自个挑的好。谢衣连忙抢答,我拿!我拿!

瞳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开口说道,那行。不过有个条件。你答应了,东西随便你挑。不答应,我给你挑,你不准闹。

瞳给谢衣画了个框,堵死了谢衣的前后路,还摆出一副权利都交给你的模样。

谢衣好了疮疤忘记疼,本能的觉着没好事,可瞳的那句随便你挑的吸引力实在过于巨大,便用力的点点头,行!

瞳笑了一笑,给你三十秒,你能拿上的,我都给付钱。明白了?话音刚落,就开始计时。

谢衣还没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可听到瞳说只有二十秒,身体不由自主动起来。他跑到货架旁寻找着心爱的零食,很快,他意识到,他最喜欢的甜食放在货架最高的地方,以他的身高拿不到。可越是拿不到,越想要。最后,谢衣一心一意和高处的甜食较起了劲,甚至顾不上拿其他的零食。

就在斗争的关键时刻,瞳一锤定音,时间到。

谢衣转过脸,可怜兮兮地请求,哎?那么快!再来一次嘛!

瞳手指在手机上面滑了两下,手机里立刻传出了刚才谢衣精神饱满的声音。谢衣一听,一双好看的眉毛耷拉下来,扭扭脚,扁扁嘴,一脸泫然欲泣。

瞳没给谢衣哭的时间,熟练的分散了他的注意力,三十秒嫌少,下次二十秒好了。

瞳瞳好讨厌!

十秒。

……呜。

以后你来超市只能跟我来,不能跟阿夜来。

杀手锏一出,谢衣如被雷击,整个人都蔫了。

沈夜总归比瞳要好说话,跟沈夜来超市,是可以买零食的。瞳可是那种孩子哭,就泡杯茶在旁边围观孩子哭的家长。他说不买,那就甭想买了。

谢衣心中别提多气了,却是没办法,只好顺了瞳的意思,满脸不开心地跟着瞳离开了零食货架。

瞳拿了牙膏,付完款,身后的谢衣突然要求写超市的意见簿。

瞳把他带到服务总台,抱起谢衣,让谢衣的手够得到台面,可以填写意见薄。

谢衣用力地捏着笔,歪歪扭扭的写字儿,其间想不起来食字怎么写,歪着脑袋问瞳。瞳回他,人字头下面一个良。谢衣这才回头继续写。

谢衣写完了,瞳读了一遍谢衣写的意见,放甜食的货架太高,小朋友拿不到。

瞳问,知道你为什么拿不到?

谢衣说,架子太高,老爸你只给了三十秒时间。

瞳摇了摇头,因为你不爱喝牛奶,个子矮。

谢衣啊了一声。

瞳又加油添醋地说,阿夜小时候长得像根小豆芽,后来多喝牛奶,就长高了。

谢衣别了别嘴巴,我不喜欢喝牛奶。

那就长不高了。

可我从没看爸爸喝牛奶啊。

作为一个成熟的大人,瞳撒谎向来不打腹稿,自然不会告诉谢衣,沈夜从小讨厌喝牛奶,现在也不喜欢。沈夜小时候喝牛奶,必须瞳喝半杯,他才肯喝下剩下的半杯。

哦,那是你爸小时候喝的多,现在不用喝了。

那我……能不能少喝一点啊……

可以少喝一点,但每天一定要喝。

谢衣环抱住瞳的脖子,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当小孩子真的好辛苦啊。

噗嗤,柜台旁的工作人员忍不住笑出了声。

 

06 牛奶

谢衣是真不喜欢喝牛奶,每次喝牛奶都像在喝毒药,可今天早上,小朋友一反常态,主动拿起一小杯牛奶咕咚咕咚灌了下去。

沈夜愣了愣,笑道,今天刮什么风,怎么喝上牛奶了。

谢衣皱巴着小脸,唉……不提了……

瞳在桌子底下踢了一脚沈夜。沈夜立刻转了话题,老气横秋的,贵庚啊。

谢衣恹恹地回答,七老八十了……

沈夜拍了一下谢衣的脑袋,贫。

谢衣用筷子扒着米饭塞进嘴巴,眼睛死死盯着身材高大的沈夜,暗自下定决心,绝对要长得比他们高!别说够得到架子最高层,连月亮都要摘的到!

 

07眼神

沈夜的父亲和沧溟的父亲是多年好友,他们很幸运的把这份感情延续到了下一代。沈夜和瞳,还有沧溟,三人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感情亦很亲密。

与沈夜在商界大展拳脚不同,沧溟不涉足家族公司的工作,只专心经营她的美术事业。用她父亲的话来讲就是每日游手好闲风花雪月不干正经事。对于这种指责,沧溟概不理会,依旧我行我素的在世界各地旅行,为她喜欢的艺术品千金一掷,美其名曰投资。

沈夜为此笑话她,就知道乱花钱。

讲这句话的时候,沈夜作为沧溟的男伴,陪着沧溟参加了她出资举办的一个画家的小型画展。

沧溟穿着一身草绿色的裙子,挽着沈夜的胳膊,站在一张巨大的油画之下。

画布上布满了杂乱无章的线条,阴沉的气氛扑面而来。

沧溟看着画,反唇相讥,我不愁,有你给我赚啊。

哦,沧溟还是沈夜名下几家公司的持股人之一。

沈夜失笑,你非把我累死才甘心是吧。

沧溟语气里有那么几分真心,我可不舍得你累死。

话音刚落,沈夜把目光从画上转到入口。

瞳姗姗来迟。身边的女伴是他的老搭档编辑红玉。

红玉身着低胸红裙,魅唇勾笑。沈夜的目光扫过她,停在瞳的身上。瞳穿着合体剪裁的黑色西装,勾勒出腰身和修长的腿,整个人在灯光下闪闪发亮。

沈夜礼节性的举起手中的香槟杯,向他们打了个招呼,瞳不动声色地回以颔首,红玉冲沈夜一笑,挽着瞳向画家走去。

沧溟看着沈夜,轻轻一笑。

沈夜贴着她的耳边,问她,笑什么。

沧溟眼珠子一转,嫣然启唇,秘密,不跟你说。

沧溟不想说,沈夜看向瞳的目光,收敛而热烈,让他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年,真是好笑极了。

 

08领带

小初七是沈家年纪最小的孩子。

也是最喜欢粘着沈夜的孩子。

沈夜每次回家,只要初七还醒着,他肯定第一个迎上来。

沈夜对此又欢喜又无奈。

最开始,小初七只是要他抱。后来,初七陪着沧溟看了家长里短的电视剧,看到一个小朋友帮家长拿包包,于是非闹着要给沈夜拿包包,要是不给,就嘴巴一扁,直掉眼泪。

公文包是硬皮的,质量又重,沈夜怕初七拿不动,摔在地上被磕着碰着,只好换个小一点的,软皮的包,但小孩子抱着还是嫌大了。

有一次,初七吭哧吭哧地拖着公文包,脚下一滑,砰地一声,脑袋磕到地板,让在场的大人都吓了一跳。

初七趴在地板上,缓缓抬起头,望向沈夜,似乎没意识到发生什么事,过了一会,感到额头痛了,眼泪啪嗒啪嗒地掉下来。沈夜连忙抱到怀里,哄了半天,好歹哄住了。

以为知道疼了,小孩子会老实点。可到了第二天,初七一点儿都没接受教训,依旧在门口站着,眼睛发亮的盯着沈夜手里的包。

沈夜不得已的用西装换下公文包,至少那是软布啊。

沈夜的西装不少都是特别定制的,价格不菲。住在对面别墅,每天到沈夜这儿来蹭饭的沧溟看着这些西装被小初七蹂躏来蹂躏去,直笑沈夜败家。

没等她笑完,小初七踩着西装,又吧唧摔了。

……

沈夜没招了,只好把领带拆下来,卷好了递给初七。

有人拍了他的肩膀,沈夜回头一看,是瞳。

瞳声音丝毫没有起伏,我还以为解你领带是我的事呢。

干巴巴的语气,沈夜却听出来点讥笑,便瞪了瞳一眼。

初七眨了眨大眼睛,低头看了看手里的领带,再抬头看了看瞳和沈夜,摇摇晃晃跑了回去,把领带递给瞳,一脸求表扬。

瞳和沈夜面面相视。

沈夜弯了唇角,把孩子抱起来颠着屁股,小初七最乖了,阿衣你学着点儿啊。

正夹着一筷子红烧肉的谢衣被隔空喊话,抬头茫然地望着众人,哎?为什么要跟我说,从头到尾都不关我的事啊!

 

09亲一个

哥哥,你在工作么,小曦可以进来吗?

书房的门被推开一条缝隙,沈曦乖巧的站在门后,从缝隙里偷偷瞧着坐在书桌后面沈夜。

没关系,进来吧。

沈夜一面回答,一面合上笔记本电脑,提起目光对准沈曦,疏开眉心,一挽唇角,露出一个足以柔和他的棱角的温柔微笑。

沈曦脸上也绽放出如同阳光一样温暖的笑容。她欢快地拉开房门,像只在森林里欢乐的小鹿,跳着奔着,绕过书桌,抱住沈夜的胳膊,用嗓子甜甜地央求沈夜,哥哥,亲一个嘛。

亲一个?哦,好,好,好,亲一个。

沈夜的心思还有一半放在工作邮件上,心不在焉的重复了一次。

沈曦不满意沈夜的三心二意,用力的摇晃沈夜的胳膊,撒娇地催促,亲一个嘛,哥哥。

沈曦说什么,沈夜做什么,弯腰低头,把脑袋凑到她嘴边,任沈曦吧唧一口亲在脸上。

亲完了,沈曦还不满足,指着自己的脸颊,哥哥,这里。

沈曦嘟着嘴,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水灵灵的眼睛乌黑发亮,别提多可爱。沈夜的战斗力顿时不在服务区,只能答应,好好好。

沈夜亲了一下沈曦柔软的面颊,又伸手摸了摸她的头顶。

沈曦捂住脸颊,甜蜜的要求,再亲一下嘛!

亲哪儿啊?

沈曦指着额头,这里这里。

沈夜只好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沈曦这才感到满足了,抬起手放到额头揉了揉,与沈夜道声再见,哥哥,小曦走啦。说着,开心的转个圈,蕾丝裙的裙摆在空气中划出一道弧度,似一朵花在盛开。

沈夜提醒着她,不要在楼梯上跑,小心点。

知道啦!

小鹿沈曦奔奔跳跳,欢乐地跑走啦。

 

10捉迷藏

沈夜下楼,发现往日闹哄哄的一楼,此时显得空旷安静,孩子们都不见了,只有瞳躺在沙发里,玩着谢衣的掌机。沈夜瞄了一眼腕表上的时间,心里纳闷,往常这个时间最热闹,今天是怎么了?

沈夜走到沙发边上,问瞳,做什么呢?

瞳平淡地说,帮阿衣通关,有个小BOSS他死活过不去。

别起兴全通完了啊,上次你一口气把游戏通了二百关,都气哭了。

那是为了不让他沉迷游戏。

得了吧,你。哎,人都哪儿去了?

瞳给了他一个意料之外的答案,玩捉迷藏呢。

谁找啊?

我。

那你还躺这儿,都憋着呢,还不快去找。

难得能安静会,就让他们多躲会呗。

……

一个藏卧室床底下,一个钻我们衣帽间了,猜猜哪个在小储藏室里猫着?

会躲到那地方的孩子,答案永远只有一个。

阿衣。

瞳点了点头,从游戏里分给沈夜一眼,示意他说的很对。

沈夜笑道,真不找啊?

不急,再等等,自己就出来了。

你行。

我行不行你不是最清楚。

沈夜笑了一笑,行,你最行,行了吧。

沈夜的目光转到瞳脸上停留片刻,鬼使神差的低头吻上了发白的嘴唇。

这个吻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沈夜只在瞳的口腔中停留一会就迅速退出来了。

正在此时,两人背后传来谢衣悲愤的呼喊,数完没啊!

沈夜遮掩似的咳嗽两声,想要直起身子,一个没站稳,猛的扑进瞳的怀里,下巴磕着下巴,可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