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无惨炭】日月之間

Work Text:

非劇情走向

Bug很多

降伏師炭

殭屍無慘

只是到一個地方打怪的故事,然後就出事了

有死後重生情節

============================

我坐在家門口穿上鞋,背起身後的箱子,聽到了禰豆子的聲音

 

「哥哥!~你要出門了嗎?」我回過頭,看著妹妹

 

「是啊!~」產屋敷先生說有新的任務,需要我前往支援

 

妹妹看了我身後的貼著符咒箱子,皺起眉,「需要哥哥支援的任務總是很危險…….」

 

我摸摸禰豆子的頭安慰的說:「沒事的,我不是一直以來都安全回來了嗎~而且我可以用我的能力幫助其他人,我也很開心啊~」

 

妹妹看起來還是有些彆扭,抱住我的腰說:「要平安回來喔,哥哥….」

 

「好的!!」我笑著說,揮揮手告別了妹妹

 

 

 

走了半天的路程,在黃昏時終於到達任務中的城鎮,鎮上的氣息非常的緊張,每個人看起來都人心慌慌的,我向一個人說明自己身分後,他急急忙忙的帶我去找鎮長,鎮長邀請我進入他家中

 

我坐在客廳的椅子上,喝了一口鎮長為我泡的茶,說:「可以向我詳細說明一下事情經過嗎?」

 

鎮長緊張的說:「好的…...其實我們的城鎮北邊是一個墓園,近幾日來夜晚都傳來奇怪聲音,像是人類的嘶吼聲,我們也派一些人夜晚去巡視,結果…….那天回來的只有一個人,那個人急急忙忙的,還語無倫次的說有很多鬼,其他人都被鬼吃了,我們當時都不相信他說的話,想說可能有強盜佔據了墓地,殺害了其他人,隔天早上我們派更多人前往查看,發現沒有回來那些人身體乾扁的死在了墓園裡,像是被什麼東西吸乾血肉一樣,這才相信那個人說的話,我們當時很緊張,沒有人會處理『鬼』這種東西.....」

 

鎮長抬頭求助的看向我:「所以才經由產屋敷那,找您來看看,炭治郎先生」

 

我微笑的看向他:「好的!我會盡我所能!」

 

「我還需要一些資料,像是……那個墓園的位置,埋葬的人數,麻煩鎮長了」我站起身

 

「一點也不麻煩,真是謝謝你了」

 

「對了!」在走出去之前,我回過頭說:「那個應該不是鬼喔!........應該是殭屍!」

 

 

 

夜晚,月圓之夜

 

「就是這裡了,炭治郎先生!」前面帶路的青年說著,我看著眼前陰氣濃密的墓園,忍不住皺起眉,這個墓園之前一定發生過什麼事

 

「你回去吧,剩下得我可以自己處理」 我逕自向墓園裡走去

 

我站在墓園正中央,就算是我,在陰氣這麼重的地方久了還是會不舒服,我把符咒貼上數個墓碑,閉上眼,嘴裡默念咒語,符咒亮起紅光

 

「啊啊啊!!--------」墓碑底下的土裡發出了慘烈的叫聲,土開始鬆動,有什麼東西從土裡伸了出來,是一隻腐爛的手,然後是扭曲的臉,屍體從墓園爬出......

 

我放眼望去,一個…兩個…總共有十來個殭屍,鎮長說乾扁的屍體確實是被殭屍殺死的,我抽起腰間的刀

 

「雖然我跟你們無冤無仇,但你們已經傷害了人,我只能將你們斬除,請安息吧……」我衝向前,將面前殭屍的頭砍下,頭掉落地面,但殭屍的動作並未停止,用著剩下的身體持續朝我走來

 

我微微瞪大眼,我的刀有特殊的符文,通常殭屍碰到是會燃燒並死亡的,但是這些殭屍好像是不怕的,這下麻煩了!!

 

我持續砍著其他殭屍,發現都是沒有效果的,殭屍離我越來越近,發出野獸般的嘶吼聲

 

我停下了動作,將刀收回刀鞘,彷彿沒看到殭屍接近一般,自言自語的說:「原來是因為這樣才派我來的啊……那就沒辦法了……」

 

我將背後的箱子放在地上,發出沉悶的聲音,撕掉貼住開口的符咒,敲敲箱子,說著:

 

「無慘……可以出來一下嗎?......」

 

箱子緩緩打開,陰暗的箱中走出一個孩童,孩童長的清秀,有著黑色的短髮,皮膚蒼白,身上穿著黑色跟我身上類似的衣服,但是顏色是純黑的,下襬處有著數朵紅色彼岸花的圖案,,他睜開了血紅的雙眼,站在箱子前方,看著已經離我剩一公尺的殭屍們,只視茫然的看著

 

「…………」

 

「無慘,麻煩你,幫我殺死這些殭屍」

 

「…………」我話剛說完,無慘瞬間跳向前,徒手將一個殭屍的手臂扯下,並將手插入殭屍的胸口

 

「嗚噁!!......」原本我怎麼砍都沒反應的殭屍,突然全身轉紅,肌肉開始不規則的腫起,痛苦的倒地並消散了,這時才看到無慘的指甲變得鋒利,且變為青色

 

「…………」無慘突然看向我,衝過來,手朝我的臉旁刺下去,刺入了在我後方想襲擊我的殭屍,糟糕!一不小心看呆了,我也要幫忙,我拔出刀將所有殭屍的腳筋砍斷,讓他們無法移動,無慘這時就方便多了,指甲朝地上的殭屍群劃過去,所有殭屍也都身體轉紅,痛苦的消散了

 

「呼!~都處理完了!真是太好了!.......」我用手背擦擦額頭

 

這時我感受一股異樣,無慘的氣息改變了,他瞪大了血紅的雙眼,緊咬著牙關,鋒利的犬齒反射著微光,看向某處開始流口水,我看過去,是剛剛給我帶路的青年,他沒有離開,一直待在墓園門口偷偷的看著我,此時卻驚恐的看著無慘

 

「嗚吼!!……..」無慘感受到那個人身上傳來的『生』的氣息,因為飢餓,朝他撲了過去

 

「啊啊!!-----」那個人嚇得跌坐在地

 

「糟了!」我跑得沒有無慘快,情急之下,我用刀劃開了食指,血液的味道在墓園飄散,無慘的動作停了下來,聞到了我香甜的氣息,轉過頭朝我撲了過來,我在他要劃傷我前一刻喊著:

 

「無慘!!停下來!!」在空中的他動作突然停止不動了,我上前用符咒貼向他的額頭,無慘的眼睛還是直直的盯著我的手指不放

 

「好了!你乖的話我回去就給你獎勵!~好嗎?」

 

「……….」他眨眨眼,我當作他是認同,撕掉他頭上的符咒,打開箱子示意他進去

 

「…………」他坐了進去,我關上箱子,貼上符咒,這才鬆了一口氣

 

我看著那個人帶著歉意說:「這件事麻煩不要說出去喔!~拜託~」

 

「請問…….炭治郎先生……那個是?」他看著箱子不敢靠近

 

「那個啊……」我有些無奈的笑說:「他是殭屍中最強的王『鬼舞辻無慘』,因為無法滅殺他,所以交由我來管理,但是在某些時候也可以當成戰力來使用」

 

「你這樣帶著他不會很危險嗎?!」我揹起箱子說:「只要有我在你們就是安全的,他只聽我的話……」

 

我想起小時候,有天我去產屋敷家玩,不巧碰上掙脫了產屋敷符咒的無慘,他在走廊的另一邊看著我,朝我撲了過來,我嚇到哭著說:「不要過來!」,他就真的停了下來盯著我看,之後被產屋敷先生知道後詢問我想不想當降伏師

 

 

 

跟青年回去後,跟鎮長報告已解決,鎮長鬆了 一口氣的說太好了,並希望我留宿,我婉拒說我住產屋敷先生為我準備的客棧就行了

 

我看著有偌大庭院的房間,月光灑在美麗的庭院及走廊上,我走向庭院,放下箱子,撕開符咒,坐回走廊,輕輕的說:

 

「無慘…出來吧…」箱子緩緩打開,孩童型態的無慘走了出來

 

「……………」他看向我,我將羽織脫去,解開上衣的鈕扣,露出纖細的脖頸

 

「這是今天你幫忙的獎勵,但是不可以吃我的肉喔!」

 

無慘走了過來,坐上我的腿,雙手搭上我的肩膀,朝我的脖子咬下去

「嘶!...........好了!不可以再咬了!」痛啊!

 

無慘緩慢吸食著我的血液,獲得力量後身體從原本的孩童姿態開始轉變,變為青年,最後成年,成年的無慘是非常英俊的,有時候我都會看呆

 

原本的我是半抱著無慘,但他身體變大後就被撲倒在走廊上了

 

「嗚……」感受血液持續離開身體,原本搭在他背上的手滑落了,糟糕….差不多該叫他停下來了

 

「無慘……差不多…..」他從我的脖頸抬起頭,嘴角帶著血,用梅紅色的雙眼看著我,我看向背著月光的他有種虛無飄渺的感覺,看到我不說話他又繼續埋回我的脖頸

 

今天就讓他多吃點吧,只要我還有意識就可以叫他停下,結果我一個不注意,眼前一暗就昏倒了

 

 

…………………

這個情況很可怕,沒有命令阻止的話,殭屍是不會停止吸食得,他會持續著......直到將人類的血液吸食乾淨為止,炭治郎會死亡………

 

 

「……………….」無慘發現身下的人沒了反應,且心跳變慢了,停頓了一下,放開了炭治郎

 

這個動作讓其他降伏師看到是非常令人驚訝的,殭屍在沒有任何命令下,是不會遵照任何指示的,會依靠著本能進食人類及吸取陽氣

 

鬼舞辻無慘,靠著自己的意志,停止吸時了眼前的人類

 

 

 

「……………….」

 

我看著眼前這個味道很好的人類,拉著他的衣領將他拖回房間丟在床鋪上,再從庭院拿回箱子放在房間照不到陽光的角落,但我沒有馬上進入箱中,只是坐在床邊看著炭治郎,剛剛只是想著直接吃完很可惜,就停了下來,想了想這個人類擁有控制我的能力還是解決掉比較好,可是……...不用被關在產屋敷家地下室其實就已經好很多了,而且………..只要殺一些東西可以就可以喝到他血也是不錯的,他的血很好喝,是最好喝的……….

 

無慘眨眨眼,看著第一次見面就哭哭啼啼的孩子,當時身高只到我腰側的炭治郎,到現在身高已經快到我胸口了

 

「…………..」人類活著的時間是非常短暫的,所以在你活著的期間我可以順從著你,陪你玩玩殺那些東西的樂趣

 

但前提是你,而不是產屋敷

 

我走回箱子,將身形縮小成孩童的樣子,坐進箱子中,關上箱,期待著炭治郎下次呼喚他

 

隔天醒來的炭治郎驚訝自己為何在床上,急忙打開無慘的箱子,結果看到被微弱的陽光亮醒緊皺眉頭的無慘,無慘憤怒的關上箱子,夾到了我的手指

 

 

***

 

在持續斬除殭屍的日子,五年後的某日

 

……………..

 

………..沒想到自己就快死了,炭治郎按著還在持續出血的腹部,出血量太大,身上的藥材無法進行緊急治療

 

……………沒想到竟然有殭屍可以隱藏氣息,在我不注意時刺中我的腹部,我急忙叫出無慘應戰,才打倒了牠

 

「嗚!..........」我倒在地上,孩童型態的無慘在旁看著我

 

「無慘……過來…..」無慘蹲了下來,我摸摸他的頭

 

「我們的契約要結束了呢……好擔心你在我死後會不會傷害其他人……,果然還是要將你……」我拿出一直帶在身上未使用的炎符

 

無慘在陽光下是不會立即死去的,所以才會成為殭屍中的王,很久以前,產屋敷先生為了滅殺他,將他鎖在太陽底下,但是他掙脫了堅固的鎖,憤怒的斬殺所有阻止他進入黑暗中的人

 

我顫抖的伸出拿著符咒的手,這會非常痛苦…….,皮膚會持續被火燃燒,直到死亡

 

無慘看著我…….乖巧的低下頭,想讓我貼上,我看著順從的他,卻步了……,在這幾年中無慘跟在我身邊了解了很多事,也不再爆走了

 

我緊捏著炎符,放棄貼到無慘頭上的念頭,我感受到身體逐漸變冷,死前沒有將無慘處理好,產屋敷先生會生氣吧……

 

「無慘…….」我握緊無慘的手,「不要離開我,這是命令…….」假如他只能待在我身邊的話,隔天的朝陽照到他應該也會緩慢死去吧…..

 

雖然也是會痛苦,但是…..我不想親眼見到他痛苦的表情……

 

我感受到視線逐漸變暗,閉上了眼,停止了呼吸……..

 

 

 

「…………….」無慘看著握住自己手的炭治郎

 

心跳非常微弱,這個人類也即將要死去了,果然生命很短暫啊………

 

但對自己來說,是解脫了,只要在他死去那瞬間,他的命令『不要離開我』就無效了,我看著這個自己跟在身邊十年的小鬼

「…………….」

 

這種感覺…………果然……….還是覺得可惜…….不想要這個人類死去.........,我伸出了青色的指甲,我沒有關於為何自己有這青色指甲的記憶,但很久以前在產屋敷抓自己時,自己用指甲劃傷過人,那個人也變成跟自己一樣的同類,但是…….那個人沒有理智的撲向所有人

 

 

我手輕撫上炭治郎的臉頰,用青色的指甲在他臉上劃出一道血痕,等待一段時間後,我看到炭治郎臉上的傷口已經消失,腹部的傷也在緩慢癒合,身為人類的他已經死去

 

看著眼前安靜的人類…..不……..是同類,擺脫契約束縛的我,感受到腦袋變得清晰,我將身體轉為成人型態,站在炭治郎身旁,露出百年未見的微笑說著:

 

「炭治郎………..醒醒…….要天亮了…………..」

 

 

命令雖然無效了,但是『不要離開你』這個願望我還是可以做到的…….

 

 

 

============================

悄悄設定:

無慘是特別的殭屍有自癒能力,有想法

炭治郎不讓無慘吸食自己以外人的血,但還是定期會喂血給他,無慘長年都在飢餓中,為了保持體力,才會用小孩姿態現身

跟炭治郎有契約,無慘的後頸處有炭治郎用血畫上去的太陽圖案,炭治郎死後就消失了

契約有控制思想,所以無慘才什麼話都不說,但在炭治郎無視識時,無慘還是可以短暫思考簡單的事,契約結束後,無慘才恢復原來的他,開始說話

城鎮之前發生過傳染病死了很多人,有個孩子的母親死去了,孩子傷心欲絕無法承受,發現了死而復生的咒語,想將母親喚醒,結果喚醒大量的殭屍,最後被咒語反噬死在了墓園

 

感謝收看~有疑問想問或評論的話會很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