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FF14】【桑光】早安吻

Work Text:

光开始害怕见到某个人。
羞于沐浴在他的目光之中。
光觉得所有人都若有若无的窥探到了自己隐秘的心思。
唯独他无动于衷。
这使光更加难以抵抗他自然的亲密举动。
光认定他并不是同类人,哪怕在此之前也不清楚自己又是哪类人。
但光知道,他是周旋于美丽女神间的放浪神。
自己则是输不起的胆小鬼。

然而光还是会第一时间邀请他一起攻略迷宫。
光笑着对所有人说:桑克瑞德是最强的盾牌,拜托了劳模。
然后一个人躲在队伍的末尾,痴迷地看他挥舞枪刃的样子。
银色的刃划出炫目的弧形,大开大合的招式比起以往使用双剑时的样子更为有气势。
说起来,与初见时相比,他真的沉稳了许多。
光不禁思考着带来这些改变的究竟是波澜不断的时光,还是那个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
也犹疑着历经诸多冒险后自己在他眼中又是怎样一副模样。
有从懵懂的初心者变得自信且帅气吗?
他会更喜欢怎样的自己呢?
要怎样才会让他望向这边时,脸上有光想要的神色。
这些光无从得知,也不敢去窥探。

 

爱梅特赛尔克引导光去的这座幻影城市,第一眼就让光愣神于它的美丽,还有步行其中时心脏剧烈的鼓动。
光意识到这座城市对自己的吸引力,仿佛它就是自己的归宿。
那些古代人单膝跪地朝光说话,语气如同哄着幼儿般温柔,让光久违的有了尽情撒娇的冲动。

所有人都在这座城市里无功而返,包括贤人桑克瑞德。
除了光,城市在向这个人散发最大的善意,就像是在劝诱光回归它的怀抱。

但桑克瑞德笔直的站立在议事堂门口,用力握着光的手腕,带光踏进幻影的末日之中。
他缄默冲在最前方,这应是最危险的迷宫,他却意外的坚韧,每一个动作每一次走位都无可置疑的完美。
慕强是人之本能,这份强势让光为之颤抖,几乎忘了自己即将面临的险峻战斗。

幻影的城市陷入沉寂,回到悬挂公馆的光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
水晶公被医生们强硬地扣下治疗,拂晓的各位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市民们还在广场上闹着,彷徨阶梯亭的人们把大桶大桶的酒摆出来,举杯向没有边际的天上无光之海。
光坐在旅行日志前,提笔将第一世界最后的战斗记录下来。
无人知道房间里从此少了一名访客。
光在独处时表露的渴慕只倾诉给过他,如今他又带着那些感情又回归了自身。

光想着是时候回到熟悉的战场,回到独自奔波在原初世界各地的日子。
只要来自拂晓的一个情报,光就可以心无旁骛的投身委托之中。
其实与贤人们一同战斗的时光非常快乐,穿梭在幽暗的森林中,坐着矿车沐浴旷野的大风。
光心知这份愉快并非是单单因为与原初世界的同胞们并肩。
而是随时都能见到他。
与以往不同,他总在光的目光所及之处,等待着光每一个决定。

光叹息着放下笔,无意识的望向窗外,却发现在窗口外不知何时站着一个人。
光惊异地猛站起身,对方灰白色的发丝被房内的灯光染上温暖的颜色。
光以为是幻觉,迟疑地向前走了几步。
对方将看向窗外的头扭转回来,浅色的眼睛中有着某些深沉的情绪。
光张张口,又不知道说些什么。
怕一出声,这难得的幻影就此消失。
怕一说话,言语间暴露自己的自作多情。
但光无法一直保持沉默,呼吸在愈发放轻,周遭的气氛在逐渐胶质化,拉着他往下沉,沉进更晦暗无法回头的深渊。

 

打碎泥潭般空气的是桑克瑞德的动作。
他毫无预兆的从窗口跃进,径直走过来,光下意识后退了半步,却被按住双肩。
光来不及思考这一系列事件,就被桑克瑞德堵住了发声的可能。
干燥的唇瓣相触,光屏住呼吸失神,直到抚上两颚的手掌稍一用力迫使光张开嘴。
他人的唇舌正在侵入自己,而这个人是桑克瑞德。
光意识到这一点。
急促而轻的颤抖了下,喉中泄出极细的可怜呻吟。
光觉得自己身体与桑克瑞德贴合的部分正在发热,感受到身前的距离随着这个吻的进展被挤压殆尽。
他们身高相差不远,光只要微微偏过脸颊就可以很好的承受对方的侵袭。
桑克瑞德的手放在光的后腰上,光在室内穿的是轻便的短衣和休闲的长裤,可以轻而易举的将手伸进任何想去的地方。
带有粗糙茧子的手指未曾四处游走,而只紧贴在后侧的裤边,暧昧地揉按着那一小块肌肤。
光敏感体会到对方的游刃有余,而自己却快要求饶。
光不知道自己想求哪边的饶,是停下?还是更近一步?
光觉得如果这是幻影,就无顾忌的沉沦。
如果这是真实,前路是否就如曾轻率妄想过一般花开遍地。

 

光试探着把手环上对方的肩背,换得在脸颊的手撤下。
现在即便没有手的压迫,光也乖乖的张着嘴,舌尖怯弱地回应交缠。
下放的手如光所愿地撩起衣摆,缓缓上行至胸口,指尖轻微从右侧的乳头略过,光就发出了难耐的气音。
修剪圆润的指甲围绕起立的小点打着圈,不时从正中划过去,光止不住的颤抖。
唇舌的攻势更为激烈,光因激动分泌的唾液从嘴角带出,又被毫不留情的舔舐回来。

光顺从的态度说明了一切。
接下来的事就变得十分迅速了。
保持亲吻的姿势光被身后的手托起,很快就接触到了柔软的床垫,被一股不容拒绝的力道压下,光彻底躺倒在床上。
桑克瑞德的唇离开脸部移向锁骨啃咬,力道并不温柔。
他的手伸进松紧的裤腰内,落到手感颇佳的臀瓣上抓揉挤压着。
另一只离开胸口的手则利落的除去二人多余的衣服。
光自意乱中回神,看向桑克瑞德,对方深沉的眼睛里看不出情绪,即使做着如此亲密之事也面无表情。
光下意识的挣扎,被桑克瑞德一把抓住左腿的脚裸举高,然后三两下扒去下身的衣物。
光有些不服输的去抓对方的衣领,却挥了个空,眼睁睁看着桑克瑞德俯下身吻在大腿内侧,继而不轻不重的咬了一口。
小小的光立刻抬起了头,哭出几滴泪珠,顺着身体摆动的趋势沾染在桑克瑞德脸侧的几缕发上。

桑克瑞德不知从哪掏出一瓶药水,倒在骨骼分明的指间。
手指先是按在会阴的位置,反复按压涂抹,然后由前至后的用手整个盖住后穴周围揉搓。
光感到下体产生了异样的热潮,不同于自己抚慰前端时的饱涨,而是另一种空虚的饥渴。
光忍不住想夹紧双腿,但被桑克瑞德的身体架住。
光难耐的屈膝,努力伸手去抓对方的衣袖。
桑克瑞德顺势将光的腿折向胸前,使得臀部抬高,把已经在无意识收缩的小穴展露出来。
指尖很轻易的就探进了内部,比表层皮肤更热的肠璧争先恐后的贴服上来。
情动时的扩张是如此轻易,光不一会儿就吞下了三根手指,它们技巧性的在里头四处摆弄,戳点某处软肉。

光屈服地用湿润的眼睛看着桑克瑞德,竭力邀请对方。
桑克瑞德托起光的下颌,在脆弱的喉管处舔咬,要害掌握于他人手中,战斗的本能与情欲交织,让光陷入紧张的眩晕之中。

就连身下的胀痛也无法唤回意识。

身体一寸寸被侵略,光在肉体之上产生诡异的快感,与渴慕之人融为一体的愉悦,即便自身分裂破碎都在所不惜。

当然桑克瑞德是位娴熟的玩家。
光并未受到任何一点伤害。
短暂的不适过后快感如同飓风袭来时的浪潮,黑色的波涛遮住了五感只剩拍岸汹涌的力道。耳中的蜂鸣让光听不清桑克瑞德开合的唇中吐露的言语。

光攀着对方的肩膀,眼角滑落的泪滴融入发鬓的汗迹中,呼吸用力挤压着胸口,小小的扯开嘴角。

等待或许会再次落在唇上的亲吻。

或许不止这一个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