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浴室(纯肉,大尺度,注意避雷)

Work Text:

浴室的灯光暧昧地洒在两人的身上,当初重新装修房子从灯光的颜色到家具的摆放位置,每一样都是刘云天亲自挑选和决定的。主卧浴室本就是一个让人浮想联翩的地方,暖黄色的灯光正好与之匹配,它不像白炽灯那样亮得晃眼,也不像其他有色灯光那样压抑庸俗,黄中带白的颜色更容易给人带来感官上的享受。除了灯光,刘云天甚至将浴室朝着卧室的那一面墙,在确认不会牵扯承重问题之后全部敲掉换成了透明的钢化玻璃。
刘云天关掉花洒,浇在身体上的热水瞬间停止,停留在身体上的水珠因着初中物理学的蒸发吸热的原理带走了皮肤上的热度。
“冷…”霍梅出声。
刘云天拥住霍梅低头去咬她的唇“一会儿动起来就不冷了。”
霍梅双手箍着刘云天的脖子,身体向前贴去回应他的吻,舌尖交缠,谁也不愿放过谁。霍梅胸前的柔软不停地蹭着刘云天滚烫的胸膛,她轻轻咬了一下刘云天的舌然后从他口中退出侧头去亲他的肩。带着凉意的软唇一下一下嘬着刘云天的肩头,霍梅想起他经常喜欢咬自己的锁骨,于是张口就咬在了刘云天的锁骨下方,但她没舍得下重口,只留下一排浅浅的牙印。刘云天也没闲着,他也侧头去亲霍梅,身高不同,他亲的位置是霍梅的后颈,说是亲其实是咬。他用牙齿扣着霍梅的嫩肉一点一点磨,温热的气息全部洒在她敏感的颈上,磨够了就去吻她的耳朵,然后舔了舔她小巧可爱的耳垂。霍梅一下子有些腿软,刘云天伸出一条腿挤进霍梅两腿间,保证她不会掉下去。
霍梅抱着刘云天的腰去亲他的前胸,细细密密的吻落在胸前刘云天感觉像有无数蚂蚁在啃食他的心脏,酥酥痒痒的想要逃离却又想要更多。她的手捏捏他的腰侧然后向股沟滑去,刘云天一惊,撤出霍梅腿间的那条腿夹紧臀部,霍梅顺势蹲下在刘云天下腹继续亲吻。
“梅梅你不…嘶…”刘云天刚要拉起霍梅,就感受到自己的分身被湿润和温暖包围。
霍梅握着刘云天的手,含住那物的前半部分,舌尖卷过顶端,本来就已经抬头的物什此时变得更热更涨大了起来,仿佛要塞满她的口腔。
虽然新鲜又刺激,但是刘云天舍不得霍梅为自己这样,他扯着她的手臂想要把她拽起来,而霍梅彷佛铁了心要这样做,她给了刘云天一个让他安心的眼神然后继续自己的动作。
霍梅松开与刘云天握着的手在他下身抚摸,另一只手抱着他的大腿方便自己动作。“小小天”在她的吞吐中变得越来越坚挺,刘云天涨得生疼,手指插进霍梅的发间,喉咙里不受控地溢出声。霍梅抬眼看了一眼张着嘴闭着眼一脸享受又难耐的刘云天,随即放过口中的东西去咬它下方垂着的两个“圆球”。
“啊…梅梅…呃…可以吗…”刘云天握着霍梅的肩声音沙哑地问她。
霍梅没有回答他,再次张嘴含住灼热,收住牙,舌尖不停去顶前端的那个小眼。刘云天受不住想要伸手捏住霍梅的下巴,仅存的理智却又觉得这样不妥,生生忍住了,只是越来越用力地捏着霍梅的肩,自己加快了抽插的速度。霍梅却突然放开,贴着刘云天的身体站起来去亲他上下不停滚动的喉结。
刘云天一用力把霍梅按在浴室那面透明的玻璃上,手却很绅士地挡在霍梅身体与玻璃之间,他怕她被冷到。
“嗯,宝贝学坏了是吧。”刘云天空出的一只手重重地捏着霍梅的乳尖。
霍梅攀着刘云天的肩,双腿抬起缠在他腰上,贴在刘云天的耳边“都是跟云天哥哥学的呀~”
刘云天顿时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冲上了头顶,他搂着霍梅狠狠地吻她的唇,像要把她往身体里嵌,他们的呼吸纠缠在一起,肉体也紧紧地贴着。刘云天的手不停地在霍梅身上作怪,先是顺着脊柱从上到下一节节地抚摸,然后是在她光滑细腻的后背上用指尖写字,最后转移到胸前一下一下揉弄着柔软。他的手像是带了魔力,每一次抚过都给霍梅带来一阵颤栗,他感受到了她分泌出的露水,还不停地去蹭她。
“要~”霍梅被蹭得受不住开口撒娇。
“那叫我什么?”刘云天用手去拨弄花瓣。
“云天~”
“不对。”
“云天哥哥~”
“还有呢。”
“老公~”
刘云天听到满意的回答,用力抱起霍梅,瞄准中心把她往下一放,两人融为一体。
流水潺潺,刘云天一路逆流而上,霍梅整个挂在他身上,随着他的动作上下颠动。她紧紧抱着刘云天的头,溢出口的呻吟被他撞得支离破碎。
刘云天感受到自己被越绞越紧,知道霍梅快到了,停了下来,他吻了吻霍梅下巴的那颗痣“我们去床上。”
保持着交合的姿势,刘云天抱着霍梅就向床上走。他每走一步带来的震动都让他进入霍梅身体更深一点,霍梅被刺激得用指甲在刘云天背部划上了血痕,脚趾蜷缩在一起。在她快要撑不住时,刘云天终于带着她倒向了他们的大床。
刘云天把霍梅压在身下,手寻到她的手与她十指紧扣,快速抽动着下身。身体碰撞发出的声响在夜里格外大声,空气中都弥漫着粘腻的味道,最终在霍梅的尖叫声中两人共赴云端。
高潮过后霍梅还在余韵中轻颤,刘云天搂着她亲亲她的眉眼“宝贝,下次不用这样的。”
“可是他们说不尝试新的东西你早晚有一天会觉得枯燥而厌烦我的。”霍梅躺在刘云天怀里绞着手指回到。
“你已经够美好了,只要你不厌烦我我就永远要黏在你身边,我永远臣服于你。”刘云天想想还是没把后半截话说出来,我也永远臣服于你的身体。
嗯,刘云天永远臣服于霍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