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专情大浪客

Chapter Text

——噗通!
月黑风高夜,是鸡鸣狗盗时。
一声水响伴着一嗓门子敞亮的救命声,老丁头家的老儿子(家里最小的儿子)落水啦!
“唉呀妈呀!是我们家小亮子?小亮啊!”
“亮子?亮娃?你醒醒啊、醒醒!我的个天爷叻……这可怎么得了啊!”
待到闻讯赶来的老丁夫妇哭天抢地嚎开来,这人已经被捞起来控过一轮水了,这会儿湿鼓啷当躺地上,气儿虽然还是有气儿,但却紧闭双目,人事不省。
入了冬的天气,淹不死也得冻去半条命。乡亲们赶紧帮衬着老两口给背回家去,可自打这天夜里起,落水的小亮就害了病,甭管是请来大夫家里瞧,还是送去县城医院里瞧,来来回回折腾了半个来月,这活生生的人就是一直昏睡着,怎么也弄不醒。
要说这天寒地冻的,好好一小伙怎么就给整河里头去了?还半夜三更黑灯瞎火的,莫不是偷鸡摸狗不成折了自个儿?当然不是,人老丁家是这个富裕屯子里最富的那户,犯不上。
那不然,是像话本子里头说的?什么为情所困,一时想不开就给寻了短见?
也不是,不过呐,这事儿还真和这“情”字有关联。原来啊,这二十出头的小亮他打小就不爱姑娘,与屯子里一个叫霍德的大小伙男男相恋已经好些年了,而今东窗事发,是遭到了各自家人的强烈反对兼强硬拆散。两人偷着见面一合计,是在天愿作比翼鸟来,在地愿为连理枝,万没有分开的道理,无奈,只能棋行险招,相约趁着夜色私奔!
本来一切都挺顺利,摸黑出门也没惊动家里的人,可最近赶上屯外那条河上的桥正做桥面维修,过不了,只能走一条临时搭拉起来的独木桥。结果天太黑,木头结了冰皮又滑,再加上人穿多了手脚也不怎么灵活,过河的时候,这倒霉孩子就给栽水里头去了。
因着这对苦命鸳鸯,便有了我们接下来另一对欢喜冤家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