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一次失敗的理髮體驗

Work Text:

 

 

 

 

打從認識以來,Gerald就是黑髮,Colson就是金髮。

 

Colson盯著玩手機的Gerald。

Gerald一把拍掉Colson正要靠近他的背頭的手。

Colson笑得傻乎乎的湊過去,不管Gerald的眼色直接把雙手糊上他的頭頂。一邊撥來撥去還一邊嘟嘟囔囔,啊沾了髮膠的頭髮好硬啊、啊你怎麼那麼喜歡背頭啊、啊我找到了一根白頭髮、啊你頭髮又長長了旁邊要嚕掉嗎。

 

Colson自顧自的講完後停了一下,連雙手的動作都跟著凝固,Gerald感受到突然停止的詭異,抬起眼疑惑的看了看Colson,只見對方闔著嘴認真的思考著什麼。

他只是闔著嘴卻看起來像嘟著裝可愛一樣。Gerald不著邊際的想。

 

"你說,"Colson開口,"你染金髮會是什麼樣子?"

Gerald聽著Colson越來越興奮的語調,漸漸聞到危險的味道。

他想裝作沒聽見,但Colson根本不管他,又開心的繼續說,"如果你染金髮,那就跟我一樣了!"

Gerald試圖扒開Colson鎖在他脖子上的手臂,但Colson像隻過度興奮的金毛,甩開後又抓上他正打算繼續玩手機的手,只差沒有伸出舌頭狂舔Gerald。

"染吧?啊?染吧!"Colson獨自高興,"我下禮拜生日,你可以染了!"

Gerald一頭霧水,"你生日干我屁事?"

"生日禮物就這個吧!脫衣舞俱樂部包場就不用你的卡刷了,我可以自己包,我想看你染金髮。"Colson長手長腳的纏住(比他更高的)Gerald,把沙發擠得不成樣。

"…"Gerald本來還對Colson不斷打擾他回訊息處理工作想罵人,結果這一來二去都被搞沒了脾氣。

Colson見Gerald雖然表情扭曲但沒說話,就知道其實自己已經得逞了,只是對方還拉不下臉。

"那就這樣啦~"Colson嘻皮笑臉的說,正想跑開回去窩在自己的角落看Netflix,沒想到這回卻換Gerald抓住他。

"…不行。"Gerald用他慢慢的聲音說,"不能只有我染,我生日也要到了,你染黑。"

 

訊息量太大,Gerald一句話塞了三個不同的回應讓Colson反應不過來。

Gerald看著Colson絲毫沒有理解跡象的眼睛,"我說,"他伸出手到Colson面前比著,"一,要我染可以,但不能只有我染。二,不是只有你生日,我也要生日了。三,所以綜合上述兩點,我的生日禮物是你染黑。"

Colson瞪著藍眼睛看著Gerald,然後消化了一下終於開口,"…那這樣我們髮色就又不同了。"

Gerald不懂Colson的腦迴路是怎麼得出這個重點的,他聳聳肩,"那就當交換?"

Colson保持著被Gerald抓住的姿勢,歪著頭思考,彷彿在權衡什麼人生大事。

"我又不是在跟你求婚,你是需要考慮的那麼慎重?"Gerald看著Colson一臉認真忍不住吐槽,演唱會亂爬、平時刀丟著玩,命跟痛都不怕的人現在在珍惜他的頭髮?

"我的臉很重要的,"Colson笑了起來,"我今天早上還用電棒捲了呢,我多在意它們。"他輕輕甩了甩頭髮,像下定什麼決心似的,"好吧,可以,但我們要一起去。"Colson突然傾身拍了一下Gerald的臉,"發給我你可以的時間吧,我現在休息了挺閒的,"Colson跳回了沙發另一頭的毯子窩,"為了防止你跑票,我們要一起去!"

 

 

 

 

 

 

 

Gerald從沒看過Colson是其他髮色,頂多是一些靠近頭頂的小布丁,現在他看著Colson,看著對方用更複雜的眼神看著自己。

"…"

"…"

 

"…好醜。"Colson憋了好久才憋出一句話。

 

"…"Gerald思考了兩秒是要翻白眼還是罵回去,最後只是深了個呼吸,"你也不好看。"

Colson皺起眉頭,看看Gerald,又看看鏡子裡的自己,看看自己,再看看自己。

Gerald看著Colson頂著一頭陌生的黑髮轉來轉去,自己不習慣,好像對方也不怎麼習慣。

他知道Colson愛漂亮,剛剛那樣講肯定是往心裡去了。

他嘆了口氣,起身往Colson的方向走去,"別看了,大不了一個禮拜後再染回來。"他站在Colson身後,跟著他一起看著鏡子裡的身影。

"…"Colson沒看他,繼續看著鏡子擺弄。

 

"…真的不好看嗎?"隔了一陣子Colson才開口,Gerald被問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知道直接說不好看Colson絕對會自己不開心,但不好看是真不好看,對著他那張臉Gerald又說不出謊話。

Gerald又微不可聞的嘆了口氣,至少沒金髮好看,他說。

 

Colson還是生悶氣了。儘管兩個染髮的人論結果還是Gerald更醜一點。

回家的路上Colson一句話都沒講,Gerald莫名的感到一絲慌張,明明提議做這事的根本不是他。

Gerald抬手按掉車內正在播放的電台,他在開車,沒辦法轉過去看他,"下週再陪你去染回來吧?"他輕輕的開口。

Colson吸了一下鼻子,原本被壓下的情緒馬上又襲捲上來。

 

也不知道是被自己醜到還是被Gerald醜到,一點點意外的小不如意不知道怎麼的就突然重擊了Colson。

剛剛看著鏡子感覺全世界都在和他做對,怎麼工作上的糾紛還沒處理完,好不容易休息了他又把他倆搞成這個醜樣。

他只是想跟Gerald一起做個什麼事,怎麼就沒有一件事順心的。

覺得講出來很丟臉,只好用盡所有力氣不要當場哭出來,自己憋著生悶氣。

而被自己拖來的Gerald雖然也不喜歡新髮色,但什麼都沒講,這讓Colson更加厭惡生者悶氣的自己了。好像只有自己一直在不滿意。

 

聽著Gerald問的話,剛剛在店裡憋住的委屈好像一下子找到了閘門,Colson還來不及回答眼淚就掉了下來。

Gerald看不到Colson發生什麼事,但他感覺到身旁的呼吸帶上了濕氣。

 

他其實都知道的。

Colson最近不太好,雖然休息了天天在家蹦蹦跳跳,但Colson總是把細膩心思藏起來的人。

Gerald把右手騰出來,握住Colson的手,"下禮拜吧?髮型師說要隔一個禮拜,下禮拜就陪你去染回來?"Gerald用大拇指摩娑著Colson的手背,他們兩人平時都玩樂器,也沒特別保養,說起來手都不是特別好摸。但Gerald依舊憐惜的捏了捏Colson跟他身材一樣單薄的,帶著斑駁指甲油的手,"我就不染了,這樣我就跟你一樣了不是嗎?你還比我好看呢,我繼續醜著給你當陪襯。"

 

Colson終於帶著鼻音笑了出來,Gerald也笑了,他把車停在一個適合暫時停下的路邊,轉過頭用另一隻手抹了抹Colson臉上的眼淚,"好點了嗎?"

Colson就著Gerald的手掌輕微的點點頭,要不是Gerald的手貼著Colson的臉頰,他幾乎要錯過這個軟糯的同意。

"那我們回家?"Gerald正準備再次發動車子,就聽到Colson用還是糊糊的聲音小小聲的說,"去吃漢堡好嗎,我想吃漢堡和可樂。"

 

 

 

 

 

 

 

最後他們在速食店點了三份套餐和兩杯冰淇淋,哭過的Colson食量特別大,幾乎都是Gerald看著他吃掉的。

 

隔週Gerald就帶Colson去把頭髮染了回來,本來Colson已經覺得沒關係了,但Gerald說讓壞心情留在那次的經歷,換了之後都要開開心心。

 

Gerald真的頂著那頭金髮直到黑髮長出來太多,他知道很多人覺得醜,包括他自己,但他不在意。

 

每次Colson見到他總要跑過去揉兩把,Gerald總以為Colson只是手賤或看他醜心情好,但他其實不知道Colson每次都是在心裡謝謝他能有他的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