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无惨炭R】宠物

Work Text:

“啊……嗯……哈啊……”
空旷的房间中,只有一张巨大的床,和一个躺在上面不停呻吟的人。
“唔……哈……啊啊……”
床上的少年被腹部传来的痛苦与交织的快感折磨,泪水点点从眼角滑落。
“啊啊……咿呀……嗯哼……”
随着少年腹部的用力,一颗颗乒乓球大小的、淡红色半透明卵,从他张开的双腿间被挤出来,一同出来的液体,将身下的床打湿了一片。

 

 

一年前:
“你们这群废物,这么点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到?”鬼舞辻无惨冷着一张脸,俯视着下面跪着的手下。
“我让你们去把那片地拿下来,你们呢?这么简单的任务都做不到居然还有脸来见我?”
“大……大人,因为有…有那群柱的插手,所以才……”
“你在抖什么?我比那群柱还要可怕吗?”看着颤抖着的手下,鬼舞辻无惨皱着眉头冷声道,“而且,你在否定我说的话吗?”
“不……不是,请你务必再给我们一次机会!!!”
“哦?我为什么要再给你们一次机会?你们在命令我吗?”鬼舞辻无惨的脸越来越黑,“童磨,把他们带下去处置了。”
“嗨嗨,我这就把他们带下去~”童磨从一旁的黑暗处走了出来,相当愉悦的准备把这群惹怒了无惨大人的家伙拖下去。
“等等。”一直没有说话的代号下一的青年开口了。
“哦?你有什么想说的?”
“是的。我很感谢您能让我看到这样美丽的您,此时的您比我想象中还要惊喜,我深切的恳求您能收下我这份礼物,只有那样独一无二的礼物才能配得上这样的您啊!”
“礼物?独一无二?”鬼舞辻无惨嗤笑一声,“我可不觉得有什么礼物是独一无二的。”
“当然有!那是一条,世界上仅此一只的,传说中人鱼啊!”
“嗯?人鱼?有意思。”被勾起兴趣的鬼舞辻无惨挑了挑眉,“童磨,把其他人带下去,这家伙留下来。”
“好的,无惨大人。”

 

 

“这里面就是传说中的人鱼?”鬼舞辻无惨有些好奇的打量着被黑布盖住的水箱,随即伸手将巨大的黑布扯了下来。
随着黑布的滑落,被遮住的一切逐渐展露出来。海蓝色的水中,金红色鱼尾的少年好奇的看着玻璃后面的鬼舞辻无惨,暗红色的长发在水中缓缓的漂荡着。
“这尾巴是真的吗?”鬼舞辻无惨打量着在水中轻轻摆动着的金红色鱼尾,轻轻眯了眯眼睛。
被紧盯着尾巴的少年有些害羞的往后缩了缩,向鬼舞辻无惨露出一个乖巧的微笑。
鬼舞辻无惨稍加思索,走到了一旁手下贴心的放好的阶梯上。
“过来。”站在水箱的上面,鬼舞辻无惨朝着一直盯着他的少年招了招手。
少年微微犹疑了一下,还是乖乖的甩动尾巴向上游了过来。
来到水面的少年将手抓在水箱的边缘,看着近在咫尺的鬼舞辻无惨,好奇的伸手摸上了他的脸。
“嗯?居然还有鱼鳍吗?还有……这是蹼?”随着少年的贴近,之前未曾看到的细节也被鬼舞辻无惨收进了眼中。
少年伸出的手上,五指间被半透明的膜所连;脸旁本应该是耳朵的地方,是金红色的鳍,在灯光的照耀下反射出瑰丽的色彩。
“这个是什么?”看着少年脖颈上戴着的洁白的贝壳,鬼舞辻无惨伸手将它拉到了眼前。
随着鬼舞辻无惨的动作,少年不得不配合的前倾身体,方便他去观察自己脖子上的贝壳。
“灶门……炭治郎?”眯着眼看着贝壳中刻着的字体,废了这功夫才读出来的鬼舞辻无惨挑了挑眉,“难怪不怕人,以前居然是被人养过的吗?”
看着近在咫尺的少年,玫红色的眼睛充满了好奇而不是恐惧,鬼舞辻无惨突然很想知道,这双眼睛被恐惧覆盖时,会不会更加美丽。
这么想着的鬼舞辻无惨突然伸手把炭治郎抱了起来。
“啊!”突然的腾空让炭治郎忍不住叫了出来,双手条件反射的抱住了鬼舞辻无惨的后颈。
被抱住的少年十分的乖巧,不说话也不乱动,只有尾巴随着鬼舞辻无惨的动作轻轻摇摆着。
“坐在这里不要乱动。”将炭治郎抱到客厅的茶几上,鬼舞辻无惨对少年这么说完就出去了。
炭治郎看着离开的鬼舞辻无惨,默默地把尾巴抱在怀里,坐在茶几上新奇的打量着周围陌生的一切。

 

 

“把这个喝了。”回来的鬼舞辻无惨将一个玻璃瓶放在了炭治郎的手里。
炭治郎看着被塞到手中的瓶子,疑惑的与鬼舞辻无惨对视。
“……听不懂吗?”看到少年半天没有动作,鬼舞辻无惨皱了皱眉,将瓶子拿了回来。
「无惨大人,这个药虽然喝下去一样有效果,不过还是外用的效果最好哦~」想起童磨临走时说的话,鬼舞辻无惨沉默了一会,将手摸上了炭治郎的鱼尾。
突然被摸上鱼尾,炭治郎不适应的甩了甩,被鬼舞辻无惨训斥了之后,又乖乖的不动了。
“应该在这附近……是这里吗?”在少年鱼尾上摸索的鬼舞辻无惨感觉到手下触感不同的鱼鳞,思索片刻,尝试去把鳞片挑开。
“!”炭治郎瞪大了眼睛,鱼尾不受控制的甩动了起来。
“果然是这里啊。”压制住少年的鱼尾,鬼舞辻无惨将手指深入进被鱼鳞挡住的生殖孔。
“唔……呃……”炭治郎瞪大了眼睛,不住的挣扎着想要逃开。
“啧。”鬼舞辻无惨咋了下舌,将手指退了出去,转身又离开了。
炭治郎在被松开后立刻抱住了尾巴,往后面缩了缩,眼睛死死的盯着鬼舞辻无惨的背影。
“唔!!!!”炭治郎看着回来的鬼舞辻无惨手里拿着手铐和拘束带,疯狂拒绝着,却还是被强行捆在了茶几上。
看着被捆着无法挣扎的炭治郎,鬼舞辻无惨悠闲的打开了之前的瓶子,继续着被打断的动作。
“这个呢,是童磨那里最近研发的新药。”一边将药物抹进少年的生殖孔,鬼舞辻无惨一边向少年解释着,“听说是在传统的媚药上面又增加了一些增加敏感度的成分,不过因为是新研发的,所以可能药效会比较强烈。”
“不过你不是人类,应该没那么容易坏掉吧?”鬼舞辻无惨轻笑着看着眼含泪水、又惊又惧的炭治郎,“不过可惜你听不懂,不然表情一定会更美吧。”
抹完药的鬼舞辻无惨将炭治郎放开,看着瑟缩成一团可怜兮兮的人鱼,耸了耸肩,去洗手间洗手去了。

 

 

“啊……哈啊……唔………”
“哦?居然这么快就起反应了吗?”回来的鬼舞辻无惨有些惊讶的看着脸色绯红,浑身颤抖不止的少年。
“嗯哼……哈……啊……唔嗯………”被药物折磨的大脑混沌的炭治郎,循着声音,双眼迷蒙的看着回来的鬼舞辻无惨。
“太可惜了啊,居然不能说话。”鬼舞辻无惨惋惜的走到炭治郎面前,蹲下来仔细的打量着陷入情欲的蛛网的少年。
躺在茶几上的少年双眼迷蒙,脸颊绯红,微张的唇中不断发出诱人的喘息。由于药物,连身体都染上了点点粉红,身体也不断地颤抖着,尾巴更是小幅度的摆动着。
“真美啊,果然独一无二的生物呢。”赞美着此时的少年,鬼舞辻无惨将手伸进了炭治郎不住喘息的嘴中。
“唔…哼嗯……啊哈……”被不断的把玩着舌头的炭治郎,从喉咙中发出一声声的呻吟。
“咿!!!”突然被含住了乳尖,炭治郎忍不住瞪大了眼睛,惊叫出声。
乳尖被含在温暖的口腔里不停地舔弄,快感让已经敏感到极点的炭治郎控制不住的哭出了声。
明明已经敏感的连指尖划过都会带来层层快感,却残忍的被更加刺激的唇舌划过,炭治郎无助的躺在鬼舞辻无惨身下,小声的啜泣着。
“真可爱……”鬼舞辻无惨笑着轻轻吻过少年颤抖的身体,最后在腰腹处停下。
鱼尾被鬼舞辻无惨的手轻轻滑过,在羽纱般的尾鳍处停下,又重新从尾鳍抚摸回连接鱼尾的腰腹处。
“嗯?没想到敏感成这样了吗?”看着只是触摸就已经高潮失神的少年,鬼舞辻无惨对药效的强烈感到震惊,“这才只是刚刚开始,后面可是会更加激烈呢。”
看来要让童磨把药效调低点了。一边这么思考着,鬼舞辻无惨一边将手指重新插入了少年的生殖孔。
“呀啊!!!”充分吸收了药物的生殖孔里湿热滑软,与人类的身体构造不同,炭治郎的这里更加的紧致、柔软。
“温度有点低啊,是因为鱼的原因吗?”手指感觉到少年的这里明显温度更低的,鬼舞辻无惨有些疑惑,“不过,应该会很舒服吧?”
“看来可以直接进去了。”鬼舞辻无惨将手指抽了出来,看着上面的粘液,“居然流了这么多?”
“为什么不能说话呢?真是遗憾,如果之后没有坏的话,就让我教你说话吧。”鬼舞辻无惨在炭治郎耳边轻轻的呢喃着,明明说的话十分温柔,下面却相当粗鲁的插了进去。
“咿呀……啊啊啊!!!”在鬼舞辻无惨进入的一瞬间,炭治郎又一次被刺激到了高潮。
“嘶……好紧……”下体被炭治郎的生殖腔紧紧的包裹,因为高潮而更加的紧致,却不会让人不适,内壁甚至在讨好的蠕动舔舐着。
“嗯啊……呀……哼嗯……”刚高潮就又被身上的人使劲的顶弄,被刺激又无法言语的少年苦闷的呻吟着,伸手抱住了鬼舞辻无惨。
“嗯?你居然还有子宫吗?”突然发现自己顶到了一片柔软,少年的反应也顿时激烈了起来,鬼舞辻无惨愣了一下,立刻反应了过来,“那看来,你也是可以繁衍后代的是吗?”
“正好,给我生个孩子吧?我还挺好奇的,人鱼怎么繁殖。”鬼舞辻无惨勾起唇角,使劲顶进了少年的子宫,将精液全部射了进去。
“以后,就乖乖的当我的宠物吧。”看到炭治郎的子宫将精液全部接纳,鬼舞辻无惨揉了揉失神的少年的头,将他抱了起来,带到了浴室。
“之后,给你换个住的地方吧?肯定会让你满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