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放課後の器材室(阮鄧向)

Work Text:

Denis鄧,一個乾乾淨淨、文化課成績優異的大四學生。
現在卻正因體育考試成績不及格影響畢業而處於憂鬱期…
「Denis,今天有體育補課,不要忘了帶體操服哦。」Denis鄧無奈地看著自家姐姐將體操服硬塞進自己的書包里。
自己就是不想帶所以才藏進衣櫃里的…
「Denis你那麼可愛,什麼時候給老姐找個弟夫回來啊。聽瓊梁說你們學校新來的一位阮老師是個帥哥呢…可惜就是太矮了,不如…」
「行了,姐姐,我出門了…」自家的老姐還是那麼腐,Denis鄧打斷自家老姐的YY,紅著臉迅速出了家門,只留下姐姐一個人獨自思考者什麼,最近自家弟弟總是累的直不起腰呢,看來是體育補課太累了。
真被姐姐誤打誤撞說對了,弟夫什麼的算不上…新老師還真是自己的男朋友,而且兩個人正以火箭的速度發展著…
今天又有討厭的體育補課呢,一想到老師的特殊指導,他就臉紅耳熱,整個身體都跟著敏感躁動起來。
Denis鄧就這樣忐忑不安地結束了今天的專業課,他故意放慢速度,將課本收拾好。
確定同學們都離開教室後,Denis鄧躡手躡腳地去更衣室換好體操服,掏出隔壁器材室的鑰匙,便安靜地坐在墊子上等待著那個人的到來。
「吱呀——」一聲,器材室的門被打開了,一個身著教師西裝的結實身影出現在Denis鄧的面前。
「阮老師…您來了。」Denis鄧立即起身,拍了拍短褲上的灰塵。
阮陳忠君打量著Denis鄧,明明是一件再普通不過的運動服了,可是穿在自家學生身上卻是一種別樣的感覺。
「私下不用叫那麼生疏,叫我忠君就好。」阮陳忠君迫不及待地將Denis鄧抱到體操雙桿上,一隻大手不安分地掀開衣服撫上他的軟腰,Denis鄧的身體是如此纖瘦,脫下衣服卻肉感十足,白皙的腰腹上附著薄如蟬翼的肌肉,與上身完美銜接的是那雙豐碩修長的玉腿,讓人看了很想上手去揉捏,那雙美腿與纖瘦的上身完全不同,從小腿的纖細到充滿肉感的大腿根再到風韻的美臀,再配上那人工雕刻般美麗的臉蛋,簡直就像工藝品。
「唔…老師。不,忠君…」胸前傳來熟悉的快感,Denis鄧傳出一聲嬌哼。
Denis鄧的身體真是從未讓他失望過,明明做了許多次還是那麼敏感,雖然身體是成年人的,但忍耐程度還是如小孩子一樣。
阮陳忠君的手法很好,將那茱萸搓揉得軟硬適中後大口吸吮著Denis鄧胸前的茱萸,原本淡粉色的乳頭被吮吸得通紅,甚至有一種說不出的酥麻,經過阮陳忠君高超的玩弄,他難受的抖動著身體,差點沒抓穩體操桿。
「嗚啊,好危險,老師。別、別吸了啊…啊~!」Denis鄧被阮陳忠君玩弄的小臉通紅,嬌喘不斷,小巧的玉莖緩緩抬起頭來…頂在運動短褲上。
「過幾天不是有考試嗎,這也算是對你的特別指導。班裡只有你不及格的話,家長和老師都會很困擾的。」阮陳忠君見此松口,輕嘲一聲,一隻手摸上他通紅的臉蛋,另一隻手依舊不饒地掐著他胸前已經被蹂躪得發紅的一點。
Denis鄧吃痛的一叫,剛剛被吸吮到麻木的乳頭又有了感覺,他用祈求的眼神看著阮陳忠君。
阮陳忠君的眼眸有些發紅,那是充滿慾望的顏色,他不耐煩的扯開了自己的衣服,露出屬於經常健身才有的完美身材。Denis鄧痴痴的看著阮陳忠君的八塊腹肌輕手撫了上去。
「你這麼乖的看著老師,是不是小穴很想吃到獎勵你的棒棒糖呢?趴到桿子上,抓緊了,屁股抬起來。」
「可是老師…這樣好危險。」聽著阮陳忠君露骨的話,Denis鄧不自在的挪了挪,全身害羞得像煮熟的蝦子。前天讓自己抓著吊環的特訓手上的傷還沒好全,今天又是抓著桿子嗎?他真的不敢保證自己在極度歡愉的情況下還能抓得住,如果抓不住的話...想到這個後果Denis鄧就感到自己身體又一陣燥熱。
「再不及格我這個做老師的真的會很困擾呢,請老實的接受訓練吧。」又是一聲不可抗拒的命令。
「知…知道了,老師請溫柔一點…」Denis鄧的說話聲音越來越小,還夾雜著幾分委屈。他小心翼翼地抓緊雙桿,雙腳也緊緊別在上面,緩慢抬起腰,顯得十分笨拙。
阮陳忠君笑著將他的短褲褪到大腿,同時也解下自己的褲子,紅的發紫的東西彷彿馬上要決堤迸發,上面還布滿了血管紋路,看上去甚是嚇人…
「先用嘴吧,Denis。」定住他的頭,不等Denis鄧反應過來,直接衝撞開他的喉嚨。
「唔、唔…老…師,嗯。唔…」巨大的肉棒在小嘴裡塞得滿滿的,在他的嘴裡反復進出著。
Denis鄧小臉煞白,頂在喉嚨痛的說不出話來…只能死死抓住槓桿。
「怎麼啦?Denis,老師的教鞭好吃嗎?你這個壞孩子。又跟瓊梁上課傳紙條了是嗎?」阮陳忠君稍作停歇,抽出巨物,在Denis鄧白皙的臀部上使勁拍了幾下。
「老師…嗚…好痛!」
「現在才是特殊指導的時間呢…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了吧。」阮陳忠君托住Denis鄧的腰部,將自己的巨物對準Denis鄧的後庭。
看著Denis鄧一副要哭的樣子,有一股莫名的戲謔感湧上心頭,本想為他做一些事前擴張的念頭完全沒有了。
堅硬挺拔的慾望再也忍不住,直接刺入Denis鄧的後庭花……
「呃…啊!!」雖然已經做了很多次,但是阮陳忠君的太大,也沒有做擴張,疼痛感席捲了全身,後穴快要被撐破了。
「夾得真緊呢,忍耐很久了吧。」但是Denis鄧的小穴出奇的濕潤溫暖,緊緻的肉壁小心翼翼的包裹著阮陳忠君的分身…
Denis鄧為疼痛和羞恥感漲的滿臉通紅,他清楚地感覺到自己和阮陳忠君身體之間的劇烈碰撞。
「老師…不,忠君,好痛,真的好痛啊…」火熱粗大的肉棒又進入了一點…Denis鄧痛的叫個不停…
越來越窄,阮陳忠君一股勁把即為狹窄的內壁通道一點點的撐破,儘管身下的人已經痛得面色發白。
「嗯,好痛,好痛啊老師…求你了,今天就到這裡吧…!我不要特殊指導了!」Denis鄧變得抽搐起來,只好抓緊槓桿宣洩。
「嗯?很過分啊,明明說不想要,還夾得這麼緊,撒謊的話,得給你一點懲罰呢。」阮陳忠君皺起眉頭,一邊進出著狹隘的通道,一邊用手拍打著Denis鄧已經變得發紅的臀部。
「啊…忠君…」受到外界的疼痛,Denis鄧的身體又收緊了幾分,內壁要被撐破的疼痛……
停地刺激這某個敏感的高潮之處,讓他變成自己的專屬…
快速的衝刺著…在濕潤的裡面射出滾燙的東西…
「啊…老師…我…」
在Denis鄧支持不住的時候,阮陳忠君抱住了他,將他攬入自己的懷中。
「今天就到這裡吧,穿好衣服,過會我會送你回家的。」
充滿磁性的嗓音圍繞在Denis的耳邊,可他卻已無力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