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孤星缀青山

Work Text:

-
“托外国朋友带回来的法国口红,之前送的都不合你心意。”

魏洗星把包装漂亮的礼盒递给姚青山。
姚青山讶于自己的小抱怨竟都被他听进耳朵里,挽了挽坠落颊边的碎发,接过来,声音也变得不太自然:“啊……其实,你这个人也……”
话讲到一半却吞了,起身道:“你去洗吧。”

魏洗星也不太在意,点了点头,姚青山便低头拆他的袖扣,纤长的手指搭在他腕上。随后又接过魏洗星脱下的西服外套,挂在一旁。两人皆是沉默,如同初成亲洞房时两厢无话的新人。

 

浴室里传来水流的声音,姚青山在妆台边坐下,捏住了丝绸蝴蝶结的一角。

 

-
魏洗星出来时,姚青山正一手撑着妆台,凑近了镜子,不知道在干什么,听到他的脚步声便回过头。

方才他们进房只拧开了一盏落地灯,乳白色的轻薄灯罩拢住那一团小而晕黄的光,照在妆台前的人身上。

姚青山涂了口红。

魏洗星愣了一下,又往前走了一步。他身上没擦干,有细小的水珠滴在地板上,发出“嗒”的轻响。
姚青山笑了,不露齿那种,嘴角的小痣跟着一起上扬,口红的颜色魏洗星说不出来,是介于艳与媚之间的微妙平衡,让人无端想起枝头盛放的海棠。姚青山本就白皙,被这恰到好处的一抹红一衬,气色好了不止一点,何况这双唇正弯起柔软弧度,冲着魏洗星笑。一双平日戏台上波光流转媚意横生的眼睛直直看着魏洗星,那目光剥去了刻意的暧昧,换上了十全十的爱慕。他撑着椅子站起来,赤着脚站在床边,身上的浴袍看起来系得很松,只消轻轻一拉,藏着的半露的春光便都属魏洗星一人了。

魏洗星迈动步子走过去,双手搭上姚青山的一刻那人就顺着贴了过来,他们吻在一起。

魏洗星吮吻姚青山的上唇,姚青山便张嘴把他含进去,魏洗星用舌头顶弄姚青山的上颚,姚青山便与他交缠,魏洗星按住姚青山的后腰把他推到床上,姚青山便伸出双手圈住他肩膀。
毫无章法的交吻把姚青山唇上的口红蹭花了,沾得魏洗星嘴角全是星星点点的旖旎红痕,被姚青山目光朦胧间瞧见,用柔软的指腹去抹去蹭。

“擦我的做什么,”魏洗星微微起身,不再把姚青山压得那么厉害,带着枪茧的拇指擦过姚青山的下唇,“你脸上也花了。”

姚青山被他摸得腰有些软,别开脸说“那别亲了”,又被魏大帅叼住了双唇。

魏洗星贴着他去解他那浴袍的结,随后慢慢剥开他,双唇贴紧他,辗转颈侧、胸膛,亲吻他每一片战栗着的肌肤,有时凶猛有时轻柔,但都留下了斑斑红痕。衣带凄惨地摊在大床上,又被他那双手揉啊推啊,凌乱不堪。他别过头,咬住下唇不愿叫得过于放浪,只从鼻腔里泄出些承不住情欲的轻哼,被魏洗星发现了,从他腹间抬头,用带着可疑透明水液的嘴去咬他耳廓。

姚青山相当不服气,用力扯了魏洗星将散的浴衣,两人的物什便蹭在了一起。魏洗星低头看着他,遮去了大部分灯光,但眼神依旧是明亮的。他手支在姚青山一侧,两人肌肤相亲,情欲如滚烫岩浆,自一人身体中迸出,又流入另一人身体去。高昂的滚烫的是对爱意最直白最易见的证明。
姚青山按住魏洗星的后颈把他压得更低,用一种暗哑的声音笑着问:“怎么收拾我?”

魏洗星没有说话,同他接了一个湿吻,等姚青山喘不过气、双手抵住他肩膀想退开的时候,伸手将姚青山翻了过去。

姚青山措手不及,况且轻微缺氧意识不清,双膝下意识在被褥间跪起,还来不及回头,便感受到两根沾满脂膏的手指碰上了穴口。那二指简直毫不客气,立即在柔软的小穴四周按揉起来。待脂膏被体温软化了些,指头直接顶了进去。
姚青山被激得一弹,魏洗星却似乎早有预料,身子重重欺上来,压得他动弹不得,只能由着那两指操弄。

枪茧擦过肉穴高热的内壁,缓慢地前进,时不时施力按上几下,跟逗姚青山玩儿似的。魏洗星一边动作一边亲吻他因为跪趴动作而塌出弧度的脊背腰身,拨弄他汗湿的发根,叼住他的皮肉轻咬。姚青山左右避不开,叫那股攀升的热意弄得崩溃,脸胡乱地蹭,泪水把口红痕洇湿了,在床单上晕开淫靡的印记。

骤然不知碰了哪处,姚青山瞬间夹紧了,痒意顺着脊梁爬升缠绕,他终于忍不住叫了一声魏洗星,穴肉尝了甜头,开始卖力吸裹手指。魏洗星却抽了出来,带着湿液的热意犹存的手制住了他的腰不准他乱动,贴在他耳边道:“这样收拾。”
姚青山无助回头,一双凤眼早被泪水浸了又浸,有盈盈的波光,妙极的是那眼尾,也似擦了胭脂一般冶艳动人。唇上的艳红斑驳交错,方才又被反复吸吮咬吻得水亮,喘息时微张着开合,呼出温热撩人的气息。

魏洗星又开始摆弄他的身子,亲他的每一处,可就是不碰下处,仿佛铁了心要憋得姚青山疯掉才好。

姚青山重重喘了口气,自己翻了过来,下腹和魏洗星的蹭在一处,热流从相贴的地方迸至身体各处,两人皆是微微颤抖。他盯着魏洗星的眼睛,伸手握住了魏洗星的后颈,轻轻把他往下带。魏洗星顺着他的意思微微俯身,他停顿了一下,很快、很轻地用唇碰了碰魏洗星的眼角,随后下移,又碰了碰他的耳梢,最后趴在他的颈窝旁喘气,带着水湿的呼吸紧贴着魏洗星的脉搏。

他叫魏洗星的时候,嘴角会不自觉往上翘一个很小的弧度:
“魏洗星。”

魏洗星没有应,双手顺着姚青山的背脊线条向下。

嘴唇严丝合缝地贴紧了滚烫的那一小片皮肤:“……魏洗星。”

他缓缓往上蹭了一下,魏洗星便抵在了他的下处。魏洗星终于动了,用那东西顶弄他柔软的流水的穴口,被小口吞进去一些后又再次出来,姚青山用力闭了闭眼,喘息被拆成碎片,一点点从牙关底下漏出来。他忍无可忍地扬起脖颈,含住了魏洗星的唇,身子下沉,自己将魏洗星吞进去大半。他上边用力吸咬,胡搅蛮缠,下边也并未放过魏洗星半分,那小嘴过分剧烈地收缩着,紧紧贴住魏洗星的每寸皮肤,生怕他再跑了似的。魏洗星低喘一声,喉结上下滚动,摁着姚青山操进去更深的地方,在会令姚青山抖着身子不停喘气的那个地方反复顶弄,感受到姚青山毫不放松地咬着他。

窗帘没拉,窗子外面是渐暗的铅灰的天空,最后的天光映着房内的人。
昏黄的灯光下,姚青山大半个身子都被罩在阴影里,他被魏洗星按在被褥里进入,双腿大张,手维持着方才搭在魏洗星后颈的姿势,只是半挂下来,因为主人自顾不暇,全身的力气都用在了别的地方。他试图咬住下唇避免发出令人倍感羞耻的喘息,牙关却被魏洗星顶开。
热意弥漫,姚青山迷茫间看见一滴汗顺着魏洗星的鬓角滑下来,流经有棱有角的下颚,顺着颈部线条继续向下。姚青山着魔似的,凑近了,嘴唇急切地追寻,终于锁骨处捕捉到了它。它略带咸涩,像一个充满荷尔蒙的巨大的气味炸弹,他的身体因此而愈发滚烫。

魏洗星下巴贴着姚青山的发顶,姚青山看不见魏洗星的表情,只觉得魏洗星的身子微微上抬了一些,来不及反应,就发现自己又被魏洗星翻了过去。

这一动作,魏洗星在他体内也随之转动半圈,盘虬的青筋重重擦过软嫩的内壁,弄得姚青山直皱眉头,刚要问那位大帅到底想干什么,那东西便在甬道里疯狂冲撞起来,用力抵弄最敏感那处。
姚青山一口气没喘上来,嘴唇颤抖着开合却什么都叫不出,侧脸贴着被自己蹭花的床单,目光虚晃。
最要命的是,二人这样的体位进得最深,姚青山滚烫热情的内里吸得魏洗星头皮发麻,近乎疯狂,放在姚青山腰侧的手加了力道,在光洁细腻的皮肉上掐出青紫的痕迹。他低头看姚青山蹭得凌乱的汗湿的黑发,流畅的颈肩线条,随着主人呼吸而剧烈颤动的肩胛,浅浅的腰窝,以及身体上的每一处吻痕和咬痕、交合处淫靡的水湿。

忽然他瞥见了掩在被褥间的黑色管体——是那管口红。
姚青山原本捏着它,后来同魏洗星胡闹到了床上,意乱情迷间不知什么时候掉了。

魏洗星想到什么似的,身下动作不停,拇指很轻地蹭了蹭姚青山的腰窝。
姚青山动了动,手指在床单上抠得更紧。紧接着他感觉到有什么冰凉的东西很慢地贴住了他尾椎附近的皮肉,他慌乱间回头,看见落在身边的口红盖子。

魏洗星写得很快,动得也很快,姚青山被体内那根东西疯狂的钻顶摩擦,难忍地想要蜷起身体,隐约有些要释放的意思,却被魏洗星制着不能动弹。
口红从他身体上面划过,很流畅,但是把他蹭得很痒,那股痒意从尾骨处攀升滋长,肆意蔓延。
魏洗星靠近了他,炙热的胸膛贴紧了他,抱住他,嘴唇吻在他耳侧,声音暗哑地发问:“我写了什么?”

“姚青山,我写了什么?”

姚青山脑内轰鸣作响,仿佛被一锅滚烫的热水灌满了,他张了张嘴,那串熟悉的英文字母在他脑海里盘旋,他却只吐出了一声绷紧的无力的呻吟。

“唔……”

可是魏洗星似乎非常有耐心,反复吮吻他的耳垂和脖颈,把更多的热和烫施加姚青山身上。

姚青山双眼紧闭,喉头滚动了一下,终于很小声地说:“魏洗星。”

魏洗星亲吻他的脸颊,他睁开眼,看见魏洗星的眼睛被灯光映照,好像只有在这样的时刻,里面深藏的汹涌的爱意才会翻卷起浪,被他捕捉。

“再说一遍。”魏洗星说。

姚青山颤了颤挂满泪珠的睫毛,两对唇瓣缓慢靠近。

“……洗星。”

魏洗星在他话音落下那一秒迅速地吻住了他。嘴角是上翘的,和姚青山一样。
他们交换唾液,吻得很深。魏洗星更加剧烈地操弄姚青山,握紧他的腰上下顶动,随后又用拇指狠狠蹭过方才签下自己姓名的那块皮肤。姚青山的腰非常敏感,几乎就在被枪茧触碰到那一刻射了,双腿绞紧,哼鸣不受控制地自鼻腔泄出,下处更加卖力地吸吮着魏洗星。

魏洗星很重地喘了一声,抵在他深处射了出来。

他们相拥着喘息,感受彼此情动时的颤抖,亲吻对方脸颊处罕见的红晕。

当云朵拥抱月亮,风亲吻柳树。
孤星向青山坠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