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NO.1

Work Text:

[喻黄]
插着睡
炮友设定,黄空中飞人,三五不时飞国外出差,双向暗恋。

 

黄少天在还剩三小时航程的时候给喻文州去了微信,叫他7pm朗庭等。
飞回G市的十几个小时他都没怎么睡,助理在旁边看着黄少的黑眼圈胆战心惊。他在空中完成了几项可移动办公的工作,行程表上才终于空出了一天来和喻文州厮混。

快到酒店的时候喻文州说他在一楼餐厅,问少天吃点什么,黄少天才不乐意回,继续在车上补觉,吃屁,他宝贵的时间只想用来做爱。

结果到了之后还是多多少少吃了点,喻文州点的都是他喜欢的,还假模假样地问他。两人进了电梯,喻文州先开了口,“先睡会儿?”都说饱暖思淫欲,黄少天倒没看出来眼前这人的欲望,斜睨了对方一眼便靠在电梯厢边缘闭目养神了。
他没什么精神,连轴转了快两天,也没好好休息倒时差,吃好了反而更困。
比起自己来说,喻文州总是不急不忙,生生把约炮搞成约会。
他们又不是恋人,他不喜欢这样。

进了房间黄少天就缠了上去,先是搂着脖子啃下巴,喻文州一点胡茬都没有,鼻尖闻得到清爽的须后水的味道,应该是才洗过澡。他讨好地舔自己弄的新鲜齿印,一只手又钻进喻文州衬衣下摆,从背上摸到前胸,捏着软软的乳尖摩。
“先洗澡?我帮你?”喻文州的话随着压抑的气声飘进他耳朵里,人却不动作。
没劲!这人怎么没激情的!
黄少天转身就脱鞋离了玄关,踩着袜子往浴室跑。
被扔在门口的人吸了口气失笑,低低喊了声少天,无奈又甜腻,性器顶得西装裤明显地隆起。

“进来帮忙。”没几分钟黄少天就在浴室使唤人,他看起来刚刚淋浴过,湿漉漉地站在门口叫喻文州。他真的有点累,叫喻文州来清理不过分吧。
他们做过很多次了,这句暗示对方不可能听不懂,结果喻文州倒好,“别弄了,先……”黄少天一听,又自顾自地进去了,喻文州只好跟进来帮他清理扩张。

“要不要在这里先来一炮?”黄少天躺在浴缸里还挺舒服的,闭着眼睛问喻文州。喻文州使坏曲了曲插进去的两根手指,惹得黄少天闷哼了一声。
喻文州低低笑了一声,“别勾引我,又禁不住。”
弄好了又把人扶起来,对着浓重的黑眼圈,正直地补充:“少天,你需要休息。”
……
“你到底操不操?不干就出去,我叫别人。”黄少天边说边往卧室走,身上什么都没穿,嘴里又说着惹人生气的话。喻文州的眼神突然冷了,把人拉过来就吻,中指又往后穴里插,坚硬的性器隔着西装裤顶在对方小腹上,声音又冷,呼吸又热,“帮我脱了。”
皮带解开的声音格外色情,拉链刚拉下来喻文州就把黄少天转过去背对他,阴茎刚从内裤跳出来就插。
结果自然没捅进去,那么大一根又不是手指,滑过臀缝抵在会阴,“去床上……”
他们磨磨蹭蹭拿着套子和ky往床上滚,黄少天是真的困,喻文州硬着的东西抵在屁股上却让他更想要了,他希望喻文州能填满他,各种意义上。

他们躺在床上接吻,喻文州边亲边用手撑开穴肉,慢慢加到了四根手指,润滑剂腻腻地粘在手上,捅出色情的水声。
“别弄了……进来……文州……”
空虚的原因他没法开口解释,他觉得整个身体都在疲惫地叫喻文州操他。
喻文州拔出手指,硬了半天的性器终于插了进去。他们的身体那么契合,喻文州的阴茎粗大,贴合地挤着肠壁,像水杯里的液体接满之后,因着表面张力还鼓起来一些。又像他胸腔满溢的心慌。
喻文州知道他累,狠狠插进去后抽动了几下,就只对着前列腺凸起磨他,这种不痛不痒的动作对喻文州来说自然没有抽插舒服,肠道挤压着却又不能动的折磨还不如不进去在外面忍着。但是这样黄少天会很舒服,射得很快。喻文州一边上下快速撸动黄少天翘起的阴茎,一边缓缓磨他后面,没多久就把人弄射了。
“少天……舒服吗?”热烫的呼吸打在脖颈上,黄少天嗯了一声,感到喻文州还硬着的东西慢慢往外挪,渐渐流失的满足感使他口不择言,“别……不要拔出去……”又带着点大方的天真,“你操我呀。”
喻文州愣了一下,性器涨得更大更硬,缓缓抽插起来,他没大开大合地弄,干着干着不应期的黄少天就又迷迷糊糊的了,能看出来舒服,但是喻文州一使劲他就皱眉头。
“少天?困了?”喻文州没听到回答,把热烫的阴茎往外拔,结果刚出来黄少天就低低喊他,“别……文州……你能插进来吗?”半响才终于承认自己的困倦,却还撩人不自知,“……插着睡……?”

……
喻文州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像个玩具,他咬了一口对方的下唇,狠狠地摩擦和吮吸,还是硬着顶进去了。
起先黄少天还兴奋地回应,慢慢安静下来,又像是吃饱过后的魇足般迷糊地轻哼,还时不时无意识地舔弄,穴肉随着呼吸咬他,喻文州也只好忍着受着,还是轻吻着哄怀里的人睡觉,被人含着的性器也慢悠悠地动着,甜蜜的折磨他也不恼,醒了之后再折腾,不着急,忍一时往后干得更久,喻文州深谙其道。
谁叫他不是只想和他上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