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祝你爱我爱到天荒地老

Work Text:

 

一起去给唐莉佳拍套性感些的私房照的计划谋划已久,最后两人在离中心不远的地方选中了一家四星级酒店。

 

左婧媛已经在唐莉佳耳边念叨了很久,什么大制作都没有比在浴缸拍更适合性感私房照的了。

 

“左婧媛你转过头去不许看”

 

唐莉佳脱掉外套的时候还特意嘱咐了左婧媛。

 

“搞什么啊,又不是没看过”,左婧媛小声念叨着还是转过了头。

 

比如那些说什么都不让唐莉佳关灯的夜晚,看着她泛着潮红的脸上因为害羞而紧闭的眼睛。

 

她的女孩总是这样,羞怯得可爱

 

唐莉佳贴身穿了一件之前左婧媛买给她但是一直被压在衣柜最底下的薄丝,为了不太过火披了一件浴袍。

 

浴缸里的水被放到了跪坐在里面将将能没过腰的深度,左婧媛细心地把水温调到了不冷不热的温度,才把一直在梳妆镜前一遍遍确认妆容的唐莉佳叫过来。

 

“别化了,你怎么着都好看”

 

“嘁,你就会说好话”

 

于是拍摄开始。

 

左婧媛发誓,她真的有在好好给唐莉佳拍照,至少开始的二十分钟是这样的。

 

可以想象的,完美的身体若隐若现地和水纠缠在一起,那是蛊惑得让人想要错开视线但又不舍得转过头去的美好。

 

左婧媛不可能不带着欲念

 

至少当对象是唐莉佳的时候不可能

 

手上的相机被放在一旁的架子上,左婧媛欺身上前凑到唐莉佳的耳边,潮湿的呼吸包裹着耳廓。

 

“唐莉佳,和我做爱吧”

 

被浴缸里的水沾湿了一大半的浴袍被左婧媛随手扔到了一旁。

 

连发丝都在叫嚣,潮湿是欲望的陷阱

 

温软的唇舌从背后贴上唐莉佳的耳廓,轻轻舔舐过耳垂。

 

唐莉佳的手攥紧了浴缸的边沿,下一秒就被左婧媛牵住握在手心。

 

贴身的薄丝被从身后解开,唇舌顺着脊柱的线条向下。

 

左婧媛看到了唐莉佳最隐秘的那颗痣。

 

左婧媛爱那颗痣,天知道它长在那个位置让唐莉佳又性感了多少。

 

但左婧媛也嫉妒那颗痣,她好嫉妒它可以成为唐莉佳身上的印记,一辈子都能缠着她,在那些没来得及遇见的时光里和不可预测的未来里。

 

于是她在舔过那个地方的时候轻轻咬了一口。

 

“嘶”,唐莉佳吃痛,倒吸了一口冷气

 

“你干嘛”,娇嗔的语气,带着细微的喘息

 

“唐莉佳我们去纹身吧,你纹我的名字,就在这里”,左婧媛用指尖抚过那颗痣,答非所问。

 

“别闹了,会被人看到的”,唐莉佳想,大概就是说说而已吧。语气中有些不悦,但她怎么会承认这是因为自己在迫切地期待着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

 

可是左婧媛看起来一副很认真的样子,往后靠了靠倚在浴缸上,不紧不慢地继续说着,手也从唐莉佳的背上移到了自己的身上。

 

“我要把你名字纹在右臂,短袖正好可以遮住的地方”

 

“我说了,会被人看到的,你别乱来”,唯一的热源突然离开,唐莉佳越发觉得浴缸里的水凉得刺人,语气里多了些隐隐的怒气。

 

左婧媛敢说她是最了解唐莉佳的人,这个人一点点小小的变化她都能察觉,小猫急不可耐的情绪自然也不会放过。

 

“我不怕的”,左婧媛欺身贴上了唐莉佳的背。

 

“再说了,这才叫乱来”

 

没有一点预兆,停留在身下的手指探入了足够湿润的甬道。

 

唐莉佳呜咽了一声,头高高扬起,脊背弯出好看的弧线,乳尖碰到微凉的水面。

 

都说人在溺水而亡之前手会挥舞着试图抓住任何可以触及的物体。

 

唐莉佳觉得,左婧媛大概就是被从岸边扔下来让她抓住的绳子。

 

所有绝望和失望的时刻,是她陪在身边,而所有极致的痛苦,又是她一手捏造;她是凶手,亦是救星。

 

又是不打一声招呼抽离了手指,身下的空虚在唐莉佳的大脑里叫嚣着。

 

水龙头被左婧媛拧开,雾气蒸腾出满室的旖旎。

 

左婧媛把唐莉佳拉到怀里,以更舒服的姿势靠在自己的身上,然后腾出一只手揉了揉唐莉佳泛红的膝盖。

 

“疼吗?”

 

唐莉佳往左婧媛怀里靠了靠,然后轻轻摇了摇头。

 

“那我继续咯?”

 

唐莉佳没回话,闭着眼等待着再次席卷的快感。

 

可左婧媛显然没想就这样轻易放过唐莉佳。

 

“你不说好我可不敢动哦”

 

唐莉佳又往后面挪了挪,想要再靠近一些单薄的热源,然后点了点头,细发蹭过左婧媛的胸前。

 

左婧媛于是失笑,低头埋在唐莉佳的颈窝,两只手从水底来到唐莉佳堪堪盈握的胸前。这是左婧媛再熟悉不过的地方,用指缝夹住已经挺立的乳尖,指尖蹭过最敏感的顶端,抬头回应唐莉佳转头试图寻找的安慰,然后把从她口中溢出的喘息尽数吞入腹中。

 

左婧媛留恋在唐莉佳的胸前,轻轻的反复揉捏,仿佛小孩子总是玩不腻最爱的玩具。

 

然而唐莉佳显然已经不满足于此,抬手勾了一下左婧媛的手指示意她继续。左婧媛会意,放开唐莉佳胸前的柔软,手往下滑过平坦的小腹,描摹起若隐若现的腹肌。

 

大概因为是在水里,熟悉的动作却是陌生的感觉。

 

左婧媛在花瓣周围反复打转,将记忆中唐莉佳所有敏感的地方都招惹了一遍。

 

唐莉佳的渴求已经显而易见,可左婧媛存心使坏说什么也不靠近花心最隐秘的所在。唐莉佳探向左婧媛的手,从手背和她十指相扣,然后将她指引到欢愉的尽头。

 

骨感分明,修长的手指被吞纳入隐秘的禁忌之地。

 

左婧媛也不再继续卑劣的把戏,在甬道里抽动起来。

 

“嗯……啊,再…再快点”

 

被欲望挟持,早已不知矜持为何物

 

唐莉佳的腰肢开始摆动,配合着左婧媛手上的动作,水随着两个人的动作从浴缸里溢出。

 

“嗯……”

 

近乎呜咽的呻吟从因纠缠而红肿的唇角流泻,唐莉佳无处发泄的急躁,更用力地吮吸左婧媛探入口中的舌。

 

感受到软肉挤压的频率越来越快,左婧媛加快了手上的速度,没动几下怀里的人就弓起了身子,左婧媛抽出手指,一股暖流融入了温热的水中。

 

花瓣周围被小心翼翼地轻轻抚摸着,安抚着主人刚刚经历过高潮的身体。

 

唐莉佳整个人瘫在左婧媛的身上,没有一点动弹的力气,安静地沉溺在温暖的水波和怀抱中。

 

“去床上睡吧好不好”,左婧媛给唐莉佳捋了捋鬓角的发丝,这时候的左婧媛总是格外温柔。

 

“那你抱我”,唐莉佳闭着的眼睛弯出了好看的弧度,这时候的唐莉佳也总是格外依赖左婧媛的温柔。

 

左婧媛笑笑,把唐莉佳扶正靠在浴缸边上,自己迈出浴缸裹上浴袍然后拿过浴巾把唐莉佳从浴缸里捞出来整个裹起来抱回床上。

 

唐莉佳把头靠在左婧媛的肩上,面庞安静得像个孩子。

 

左婧媛把唐莉佳放在床上的时候收到了一声嘤咛的抗议。

 

“我去给你拿毛巾擦头,马上回来,乖”

 

左婧媛一边慢悠悠地给唐莉佳擦着头发,一边讲着兔小白和兔小灰的故事。

 

她说,“你可不许离开我”

 

她说,“好”

 

故事还没讲完,唐莉佳就进入了梦乡。

 

左婧媛用鼻尖蹭了蹭刚刚给唐莉佳擦干的发尾,然后往上挪了挪身子吻上唐莉佳的额头,怕吵醒她而极力压制又极度温柔地用有些沙哑的嗓音说

 

“唐莉佳,祝你爱我爱到天荒地老”

 

然后阖上了眼睛,周遭的一切静悄悄的,连空调的嗡响都销声匿迹。

 

一刻的安宁。

 

无尽的空虚。

 

柔软的被子,侧脸是湿凉的触觉,下身微微濡湿。

 

左婧媛双眼微阖,自嘲地笑笑,抹掉眼角残留的泪。

 

这张床上只有一个孤寂的灵魂。

 

抚上自己的右臂,那里的确有了纹身,只是还是没敢纹上她的名字。

 

不是怕被谁看到,或许也是怕被看到吧。怕被她看到之后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上溢于言表的嫌弃。

 

所以就这样渐行渐远了。

 

纹身师开始动手前最后一次跟她确认的时候,她费了好大力气才抑制住了拿出另一张图纸的冲动。那是好久以前她设计的,一张给自己,一张给唐莉佳。

 

那时候她跟唐莉佳说,“只要你愿意拥抱我,我就把你的名字纹在身上,在心上,都是你,只是你”

 

可她最后没有。

 

没有拿出那张设计图,也没有再获得拥抱她的权利。

 

那两张图纸她早就从手机里删去,然后偷偷在网盘存了备份。

 

偷偷的,心照不宣的。

 

怎么可能舍得呢。

 

无声的泪,顺着脸颊落到瘦削的颈窝。

 

纹身师打趣说,纹你这个地方的确是疼,哭不丢人。

 

左婧媛只是笑笑,没有回答。

 

或许有在变好吧,她最近的态度好像松懈了一些。

 

可是她越来越怕希望,因为她比谁都清楚,左婧媛下次再犯错误,唐莉佳不会原谅左婧媛了。

 

故事不会回到起点,但她还给续写留了一些念想。

 

罢了,怎样都好。

 

那么

 

祝我爱你,爱到天荒地老。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