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刘云天X霍梅】厨房里的事

Work Text:

刘云天出差一个月了,从前霍梅还是霍秘书时都是她跟着刘云天出差,后来她把客栈经营成连锁品牌,虽然忙但好歹在时间和工作地点上还是能自由安排的,每次刘云天出差时间超过一个星期她都会抽出几天时间过去陪他,但这次因为要拓展业务开发新的项目,霍梅自己也忙得抽不开身,他们从相识以来好像第一次经历如此长时间的分别。
但刘总是谁,威名赫赫的刘云天啊,再难谈的项目他都能拿下,于是,在约定期限的前一天刘云天完成谈判顺利签约。刘总打算给霍梅一个惊喜,没有告知她自己提前回家的消息就上了最近一班飞机。霍梅这边也进行得顺利,项目初构基本成型,资金也已经到位,想到第二天刘云天就回来了打算好好犒劳一下自己,明天去机场接人回家。
可能因为兴奋过头,霍梅提着大包小包的食材回到家时没有注意到门口鞋架上多了一双男士皮鞋,少了一双男士拖鞋。
刘云天洗完澡出来就听到楼下有响声,他知道是霍梅回来了,当他吹干头发下楼的时候就看到了那个在厨房忙忙碌碌又带着些雀跃的身影。刘云天走向前从后面轻轻地拥住霍梅,下巴抵在她的肩上。突然被抱住的霍梅洗菜的手一顿,当熟悉的感觉漫过来时,她知道是刘云天。
“你怎么提前回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霍梅由惊到喜,说话的尾调都沾着些撒娇的味道。
“想给你一个惊喜。怎么,不欢迎我回家吗。”刘云天埋在她的肩头悠悠地说。
霍梅侧过头用脸颊蹭了蹭刘云天柔软的发“欢迎男主人回家。”
刘云天深吸一口气,鼻腔里充斥着专属于霍梅的味道,一种淡淡的甜甜的茶香,清新又迷人地直接沁入刘云天的心“我好想你。”
“我也是。”
刘云天吐出的温热气息缠绕在霍梅的脖颈处,她觉得身体有些发热,抬了抬肩示意刘云天离开。刘云天没有理会,抱在霍梅腰处的手从她的衣服下摆滑进去开始捣蛋。这双在商场上杀伐决断的手,此时正把霍梅的肌肤当成琴键,伴随着自己心脏跳动的韵律一下一下地抚摸,这双手沿着霍梅的腰窝一点点向脊背上蹭。
“云天别闹,你出去坐一会儿,饭马上就好。”霍梅扭扭身子想要摆脱这双燥热的手。
“不要,我饿了。”刘云天像小孩一样耍赖。
“那你放开我,你在这里捣乱我晚饭得做到什么时候。”
“我不吃饭,我吃你。”刘云天说完一口咬上霍梅的颈窝,他咬得不重,牙齿轻轻磨着皮肤,一阵酥麻感从霍梅的颈部传至全身。
霍梅关掉水,反手拉住刘云天的手臂“你干嘛!”
“干你。”刘云天边回答边动手解开霍梅内衣的搭扣。
“你发什么...呃啊”霍梅话还没说完就被刘云天重重地捏了一下胸前的那点凸起,浑身顿时泄了力。
刘云天从霍梅的肩膀顺着光洁的脖颈再沿着下颚一路吻到耳后,两手从霍梅的身后绕到前胸包裹着两团柔软轻轻地揉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挑拨着高耸顶端的两粒红豆,下身也不闲着,缓缓地蹭着她的臀部。霍梅双手撑在水池边稳住身体,脸上一片因情欲而起的潮红,哼哼唧唧的声音不时从嘴边溢出。刘云天突然想到前段时间刚学的一篇古诗词中的一句「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嗯,生动形象。
突然,刘云天双手一用力将霍梅调转身体面对他,然后一手把她按进怀里一手扣住她的头凑上去吻她的唇。他已经一个月没有尝过她的味道了,最开始唇与唇的触碰他克制着自己的冲动,只是带着这一个多月的相思想去讨要她的安慰,后来却变得越来越急切,他的舌带着他所有的爱意冲锋陷阵,在她口中攻占城池,霍梅双手搂着他的头温柔地回应。
刘云天不再满足于亲吻,他开始去脱霍梅的衣服,还拉着霍梅的手放到自己家居服的纽扣上,示意霍梅帮自己脱。当两人赤裸的上半身紧紧相贴时,彼此都感受了到了对方身上传来的温暖与依恋,刘云天那颗敏感柔软的心,在霍梅这里被小心地呵护与珍藏,他想给她很多,也想要她很多。
当霍梅不小心靠到料理台的边缘时,冰凉的触感使她瞬间清醒过来,她按住刘云天向她裤子里探的手“不要在这里。”
“家里又没有别人,没关系。”刘云天不管不顾将手往下伸,一下就碰到了散发着潮与热的那处。他手指绕着边缘打着转,拨来拨去就是不向里走。霍梅皱着眉闭着眼靠在刘云天肩头呜咽,她没有那么开放,在半开放式的厨房里,头顶的大灯打开着,那里还得不到满足实在是又羞又急。
「弦弦掩抑声声思,似诉平生不得志。」
刘云天不停地亲吻霍梅的额角给予安慰,手指却更坏地在那里作乱,进去一点点蓦地又退出来,来来回回几次,霍梅被撩拨得受不住抬起手就想去脱刘云天的裤子,然而手却使不上一点儿劲。
「低眉信手续续弹,说尽心中无限事。」
“嗯...啊...刘云天...快...”霍梅抓着刘云天的手臂艰难地发出声音。刘云天终于将手指探进那片神秘的花园,正式开展探险活动,他用手指摩挲着内壁的褶皱,顶着一点细细地研磨。霍梅死死掐着刘云天的手臂,腿颤抖着根本站不住,全靠刘云天托着保证不会摔倒地上。
「轻拢慢捻抹复挑,初为霓裳后六幺。」
霍梅快要撑不住时,刘云天把手抽出,快速地脱掉两人下身的遮挡铺在料理台上,把霍梅一把抱上料理台坐好,然后开始了大规模地进攻。他双手握着霍梅的腰,不停地挺进,霍梅被撞得受不住一手揪着他头发一手攀着他的肩来使自己身心都舒服一点。律动越来越快,最后两人同时发出满足的声音。刘云天等着霍梅从余韵中慢慢恢复过来,退出来之后一下一下拍着她的背。
「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
过了一会儿,霍梅恢复了体力白了刘云天一眼,恶狠狠地放话“你睡一个星期客房。”
“别啊梅梅,你不是挺享受的嘛。再说了你舍得我一个人独守空闺嘛,没有你我睡不着。”刘云天可怜兮兮地看着怀里的人。
“你去哪学这些乱七八糟的成语的,再有下次一个月别碰我。”霍梅只觉得无语,双手攀上刘云天的肩膀,两腿盘住刘云天的腰,示意他带自己去洗澡。
刘云天笑得牙不见眼地抱着亲爱的老婆去浴室,心想下次可以再试试别的地方,比如办公室?
「沉吟放拨插弦中,整顿衣裳起敛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