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婚后一辆车

Work Text:

刘霍霍五岁了,从小培养的独自睡觉的习惯在刘云天出差一周回来后竟消失殆尽,小家伙跟麻麻一撒娇,霍梅就对儿子心软。终于,在刘霍霍每晚抱着麻麻不撒手一周后,刘云天爆发了。
晚上八点半,霍霍小朋友正准备爬上主卧的床等着麻麻讲故事哄自己睡觉,刘云天一把拉住他“你都多大了,还跟妈妈睡觉,羞不羞啊。”
“那爸爸你这么大了也跟麻麻睡觉啊。”霍霍小朋友表示不服。
“我们能一样吗,我是她老公!”
“不管!我就要跟麻麻睡!”
“你小子,我说不行!”
霍梅看着刘云天像小孩一样跟儿子吵架微微叹口气“霍霍你长大了,回自己房间睡吧,妈妈陪你,等你睡着了我再回来好不好?”
霍霍望着一脸傲娇的爸爸,瘪着嘴“那好吧。”
果然,老婆还是疼自己的。刘云天心里暗暗想着,带着胜利者的微笑看了儿子一眼,然后回房间洗澡等着老婆。

九点,霍梅哄睡了霍霍,一回到房间就被刘云天摁在门上狂吻。这个吻带着上上周无法见面的思念和上周不能抱着老婆睡觉的怨念。刘云天一手拥着霍梅,另一只手将门给反锁后顺着霍梅的腰向上抚摸,嘴也从霍梅的唇上慢慢向下移,下颚、颈部,最后落在锁骨上。霍梅轻喘着“我...还没...还没洗澡...”
“不急,待会一起洗。”刘云天边吻边回答她。
今天的霍梅穿着与平常一样的职业装,只不过回家后为了活动方便将衬衫的扣子解开至露出锁骨的位置。刘云天今天似乎格外迷恋她的锁骨,死磕着这一处吻了许久,手将霍梅塞进西裤的衬衫下摆抽出来,温热的手掌贴着她腰部的肌肤一寸寸向上挪。当刘云天在霍梅的锁骨处留下痕迹时,他的唇与手同时转移了阵地,他重新吻上霍梅的唇,带着缱绻与无限的柔情,但急切地解着衬衫扣子的手却出卖了他内心的激动。但有句话说得好,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刘云天越是着急,扣子却偏偏好像和他作对似的越解不开,他离开她的唇盯着扣子烦躁地用力一扯。
“你轻点,别扯坏了。”霍梅刚才被吻得有些迷离,现在却觉得有些好笑。
“一件衬衫而已,扯坏了我再赔你十件新的。”
“嗯~刘总好大手笔。”霍梅在他耳边调笑,吐出的气息缠着刘云天的耳后,他顿时觉得更燥热了。“刺啦”一声,衬衫撕裂,被衬衫掩盖着的霍梅身体呈现在刘云天眼前,虽然看过她的身体无数次,但刘云天还是对她深深地着迷,她好像有一种魔力,总能让刘云天深陷其中。他解开她胸前的最后一层遮挡,轻轻地舔舐着她的乳尖。霍梅皮肤雪白,沾了唾液的乳尖更显粉嫩,就像两朵在雪中绽放的红梅,刘云天心想:难怪叫霍梅,名副其实。
“嗯...云天...去床上好不好...”霍梅被刘云天亲得浑身发软,紧紧地搂着他,却不料这样的动作更是把身前的敏感往刘云天口中送。
“梅梅,我们可以尝试换个地方试试的。”刘云天抬头亲了亲霍梅的脸颊以示安慰,自顾自地脱去衣裤然后动手去脱霍梅的裤子,他边亲霍梅的耳后,边用手去触她的内裤。两周没做霍梅的身子敏感得很,刘云天隔着内裤也感受得到她的湿热,他使坏地隔着内裤用指尖在霍梅的腿心作乱。
“呃...你快点。”霍梅被撩拨得承受不住,哑着声音催促。
“快点什么?”刘云天存了心思要逗她,谁叫她只顾儿子不顾自己,该惩罚。
霍梅在情事上一向羞涩,即使结婚多年,儿子都五岁了,她也没办法淡然地将一些话说出口。见她不说话,刘云天将她的内裤褪下,虽然没了遮挡但他依然不进去,只是用自己的灼热在花园口轻轻蹭着,然后张嘴含住霍梅的耳垂。霍梅闷哼一声,眼眶都红了,急促地在刘云天耳边喘息,一条腿缠上刘云天的腰部。刘云天舍不得自己的宝贝难受,况且自己也憋不住了,刚准备进入就听到耳边传来霍梅的声音,带着一点点哭腔“呜呜云天...我要...嗯啊...给我...”刘云天全身的血液仿佛沸腾了,但他仍克制住自己的冲动,缓缓地推进,他一手托着她的臀,一手搂住她,一下一下地亲吻她的眼,给予安慰,然后律动起来。霍梅在他进入的瞬间发出一声满足的长叹,然后攀住他跟着他的节奏起伏。
“叩叩”传来一阵敲门声,“麻麻我睡不着”紧接着霍霍小朋友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两人同时一顿,钉在原地不敢动弹。刘云天首先反应过来“霍霍,妈妈已经睡了,不要打扰她。”霍梅腿软得站不住,想要靠在门上让刘云天省省力,谁知这伴随着紧张的一动让她下身绞得更紧,还在她身体里的刘云天差点缴械投降。刘云天空出一只手拍拍她的背,以为她姿势不舒服更靠近她一点,然后在她耳边用气声说到“宝贝放松,你咬得太紧了。”刘云天这一动和暧昧的声音让霍梅想要叫出声,但儿子在门外她只能死死咬住自己的手不让声音溢出,憋得眼里都是泪水,委屈地看着刘云天。
“那爸爸你能不能陪我睡。”霍霍小朋友再次出声。
“霍霍你是男子汉,你不是还说以后要保护妈妈吗,连自己睡觉都不敢怎么保护妈妈呢?我相信你可以自己睡的,之前你不是一直都做得很好吗,你今晚自己睡明天爸爸奖励你一个玩具。”刘云天忍着欲望耐心地哄着儿子。
“那好吧,爸爸晚安。”小孩子就是小孩子一个玩具就可以搞定。
门外霍霍的脚步声渐渐远了,刘云天拿开霍梅的手自己吻上去,含糊不清地说到“别咬自己,我心疼,要咬就咬我。”
霍梅的情绪一下释放出来“都怪你!你就知道欺负我!”
刘云天爱怜地摸摸霍梅的头继续动作起来。经过刚才的一闹,两人的感觉似乎来得特别快,刘云天冲刺的速度越来越快,霍梅的意识也渐渐消散,她感觉自己就像一个落入大海中的人,摇摇晃晃飘来飘去,幸好她抓住了刘云天这根浮木,她抱着他不撒手,这是她所有温暖与快感的来源。在快感慢慢堆积到顶点时,霍梅一口咬住刘云天的肩膀,刘云天死死抵住霍梅闷哼一声,两人同时释放。霍梅靠在刘云天怀里轻轻地颤动着喘着气,刘云天抱住霍梅轻轻地拍着她像哄一个小孩慢慢等她平静下来,看她恢复得差不多了就一把抱起她朝浴室走去。
两人坐在浴缸中,刘云天有一下没一下地碰着霍梅的乳房,霍梅气急“不是一起洗澡的吗?”
“是一起洗澡啊,我又没说不会干别的事。”刘云天说完一把吻住霍梅,浴室的温度慢慢升高。

第二天,刘霍霍一整天没见到麻麻,因为爸爸说麻麻不舒服在睡觉让自己不要打扰她。从此霍霍小朋友明白了,以后不可以跟爸爸抢麻麻,因为爸爸有方法让自己见不到麻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