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喻黄】五十二天(520系列之一)

Work Text:

1.
黄少天觉得,这两天的喻文州很不对劲。

“我觉得喻文州最近不正常,”黄少天叼着奶黄包,鼓着腮帮子撑着下巴,大开大合地嚼得气势汹汹:“他变了他变了他开始有事瞒着我了!”

“你要么嚼完再说话,要么就撒开嘴里的东西,”张佳乐嫌弃地从食堂餐桌地下踹黄少天:“你这吃相太不下饭了,我总觉得下一秒你的哈喇子就能流到我盘子里。”

“滚滚滚滚滚,我特么穿白裤子你还踹我。”黄少天炸毛

“老子今天早上办公室刚拆的鞋!新的!都没出过公司大楼!”张佳乐瞪他,侧伸出一只脚给他看,又把筷子伸过去,从黄少天自带保鲜盒里顺了个烧麦,尝了尝,惊呼道:“哎这个好好吃哎!哪儿买的链接发我一个?”

“没得卖,文州自创的,做法配方我倒是可以帮你问他要。”黄少天见他爱吃,把保鲜盒往张佳乐面前推了推。

“不用不用反正我肯定懒得做,你分我点就够,”张佳乐又夹了一个丢进嘴里:“他怎么不正常了?瞒着你看SM小电影?”

“靠靠靠靠你能不能想点儿正事儿,文州是那种人吗?”黄少天把保鲜盒一把抢回到自己跟前:“不想吃就别吃,想吃就别说话!”

听一个从说话到写代码都话唠的人教训自己“别说话”,真的好违和啊……张佳乐一边在心里吐槽一边狗腿讨好:“别别别,少天大大您赏口吃的,小的闭嘴听您说就是了。”

黄少天心里装着事儿,食欲寥寥,索性把整个保鲜盒塞到张佳乐面前。

“唉……”

 

2.
秘密的天敌,其实不是真相,而是是云谲波诡的好奇心。

一个成绩优秀的秘密,应该是被地平天成的安置妥帖,“野渡无人舟自横”般遁形。秘而不宣,暗香独萦,就好像一条的仅自己可见的朋友圈,蛛丝马迹都藏好,别造作也别矫情,识趣地自我享用,避免勾引旁人心生试探的悸动。

所以黄少天觉得,喻文州的秘密简直不及格。

 

连续两天,他晚上推门进喻文州书房的时候,喻文州都是一边抬头冲自己明显转移注意力地微笑,一边镇定地把手里的东西往旁边抽屉里藏,手里的鼠标还迅速点了两下,应该是关掉了某个界面。

“少天?游戏打完了?”喻文州晚上工作时不喜明亮,只开了书桌的自调节台灯,他起身离开暖白色的氤氲走进自己的影子里,上前笑着捏了捏黄少天的脸:“赢了还是输了?”

“赢了当然赢了,老子好歹也是blademaster,剑圣啊剑圣!黑系统打网游那都是大佬。”

“BT大神了不起。”喻文州从眼神到微笑的弧度都是燎原的爱意。

“……你别跟他们似的瞎喊,”黄少天一脸吃瘪的表情:“我这么帅的ID被你们叫的像是个有窥私癖的变态……”

他一边心不在焉地东扯西扯,一边微微伸了伸脖子往喻文州的书桌上张望。

桌面很干净,Mac开着,配套滑鼠规矩的停在一旁,一只钢笔的笔帽插在笔尾,和笔身貌合神离。

“你……写东西呢?”黄少天问得有些犹犹豫豫又不好意思。他其实从来不认为恋爱要形同一体没有独立空间,有点自己的秘密太正常。

但关键是好奇害死猫啊——你有你的小秘密,藏好了别被我发现别激起我的好奇心啊!

……可是表现得很想知道,会不会显得太小心眼了……

 

“嗯,写点东西,”喻文州点头温声说:“想看?”

“不不不不不想!”黄少天心里面纠结个不停,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

……和好奇心相比,还是自己潇洒又善解人意的形象最重要,嗯,是这样。

 

但转而黄少天就真香了。隐隐不汲汲,后时徒悔懊,说的简直就是他本人。

“你什么时候这么死傲娇了?”张佳乐翻着白眼:“人家喻总问你要不要看,你就看呗,你又要面子说不看,然后现在跟我这儿愁眉苦脸,你这别扭又矫情的毛病哪儿来的啊。”

“靠靠靠我那不是觉得他好不容易有点不想让我知道的事儿我得表示一下尊重么!”黄少天辩解的声音不小,底气明显虚虚浮浮:“而且他明天要去美帝出差,这要是没弄明白再抻上俩月,我要烦死了……”

“那现在你打算怎么办?进他书房翻一翻?你不是说还关了几个电脑页面吗,黑他电脑啊BT大神,就您那功夫还不是分分钟摸清楚的事儿。”张佳乐说。

“不……不好吧……”黄少天还在“满足好奇心”和“尊重喻文州”之间挣扎摇摆。

“服了你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张佳乐吃饱喝足把空保鲜盒推回去,语气恨铁不成钢:“天哥,上学时候您可不是这么瞻前顾后的人啊,那雷厉风行说干就干的,黑老冯电脑改选课分组这种事儿你干的还少么?”

“靠!黑历史不要提!”

 

3.
喻文州的书房,是家里所有房间中最小的一间。

170平的大三房足够装下一切随心所欲,最大的一间自然当卧室。其余两间大约相差8个平方,喻文州本来是把稍大的那间拿来做两个人的共用书房。

然而,两个细火慢烹了一年多才同居的人,都已经被炖得软烂到一点就着的临界边缘,那岂止是干柴烈火,那就是往一垛渴水的秋草上淋满汽油再扔一捆燃烧的柴。

物极必反,过犹不及,恣意透支的欲望和新鲜感早晚总会在某些地方反噬回来。风控意识强烈的喻文州警觉这个节奏并不妙。

他不是很愿意承认,自己在面对自家小朋友时,多年的冷静自持就是扯淡。

在书房俩人多半就是这边我看着书,那边你敲着代码,然后变成你敲着代码,我亲着你,再然后衣服混着喘息扔了满地,书桌被花样百出的羞人荤话折腾得一片狼藉。

“分分分……必须分,”黄少天舒服地眯着眼睛,得了便宜还卖乖:“喻文州我跟你讲你就是个老禽兽,谦谦君子什么的全是骗鬼的……”

“少天,分这个字不要随便说,”喻文州吻了吻他的额头:“这是雷区,说不得。”

“喻老师……你能有一天不给我“上课”么……各种意义上的上课……”黄少天舔着唇,手指尖绕着喻文州的下巴画圈:“分书房吧真的,总这么腻着也……”

“嗯,我也这么想。”

 

独立空间的坚守并不会带来猜忌疏远,反而会让耳鬓厮磨变得更加珍惜和性感。

况且只要你在眼前,我的心思还哪里舍得去别处。

 

结果是大的那间给了黄少天。他东西多,VR体感XBOX什么的阵仗不小,还有俩巨大的B&O A9音响,外加一堆“看上去貌不惊人实际上哪个都死贵的”外设耳机音箱诸如此类。

喻文州给他订了一张超宽加长原木工作台,桌面做了透明的隔断分区,工作区摆着三屏显示器,休闲区做了强大的隐藏式收纳以供他收藏他那堆宝贝。

他自己则占了小的那间。说小也有二十二个平方,书架打了一整面墙,妥帖地把他那几百本书列成赏心悦目的秩序感。他偏爱纸质书胜过于严谨矜贵的kindle,一页一页地油墨味儿翻过去,仿佛指尖越过时空就触到了那些丰盛孤独的灵魂。

于是平时在家两个人总算有了些单独的时间,喻文州处理公务或读书,黄少天要么写代码要么打游戏。晴天的夜晚,喻文州也会把他从书房里叫出来一起去玻璃露台,厚实的地毯被月色烘烤得蓬松而温柔,喻文州拿一本《暗淡蓝点》或是《寻人不遇》,不急不缓地给黄少天念,声线极好听,尾音带着令人心颤的磁性。

黄少天枕在喻文州腿上,修长白皙的手指细细摩挲着他清朗的下颌线,在这样煽情的缱绻里,在这样纯粹的撩人里,欲望都识趣地清淡,洗练出直白而刻骨的眷恋。

他们的日子保持着这样舒服的张力,亲密而不黏腻,互动都带着一种绸缎般的质感,平顺温存,但绝不廉价。

已经这样过了49天。

第50天的时候,黄少天发现了喻文州不及格的小秘密。

而明天,喻文州即将登上飞往西雅图的航班,一去将近两个月。

黄少天思前想后,决定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4.
黑进喻文州的电脑对于黄少天来说,简直比洗个澡还容易。洗澡还要脱衣服脱裤子洗头发吹头发呢——虽然现在自己不用动手,喻文州帮他吹。

而黑个不设防的电脑,就是手指一动的事儿。

趁着喻文州去洗澡的时候,黄少天只用了两分钟不到就远程登陆了喻文州的Mac。

嗯……我看看赶紧赶紧赶紧……黄少天觉得自己的心快要从嗓子眼里喷出来了。

 

喻文州的电脑就和他这个人一样,充满着迷人而周到的逻辑性。桌面上只有寥寥几个惯用的图标,文件夹按照严谨的规律分级排列,名称格式整齐划一,简直比系统自动生成的程序工作日志还要规矩。

该怎么查?黄少天略一思忖:一般这种情况下就是先摸一遍有没有隐藏文件夹,找到了破掉就OK。

十几行字符代码飞快的在屏幕上跳出,回车,运行。

什么都没有。

没有?黄少天一瞬间有点发懵,这年头谁电脑里还没点不想让别人看到的东西,居然没有隐藏文件?

这份磊落,让黄少天突然间觉得很愧疚。

他如此不作保留,而我却要窥探他唯一试图隐瞒的秘密。

可是……

黄少天一咬牙,心想反正都干了,就象征性的看一圈,要不然这一晚上担惊受怕的太不值。

然而得到的结果依然是乏善可陈,网页浏览记录、视频观看记录、消费流水记录,全都是一派正气凛然欣欣向荣的和谐。

黄少天边看,边在失望和开心的拉扯中煎熬。心想最后看个文件浏览记录完事。他熟练地写着代码,心想喻文州今天的澡洗的时间真够长的。

回车,运行。

一排《荣耀xxxx合作案/计划书/报告》之类的page、number文件里,一个文件夹显得出离格格不入。

他点开看,全部都是上图下文排版的PDF,安静而整齐地排列在黄少天眼前,像是等待检阅的仪仗列。

文件名为:给少天的五十二天。

 

5.
【第一天】
搬家很累吗?
我觉得还好,大抵是因为想着累过这一遭之后,以后每天醒来睁开眼就能看到你。
床垫舒服吗少天?^_^
(配图:黄少天小心翼翼地抬着他的宝贝B&O进新家电梯,满脸紧张。)

【第二天】
那天这家冰店的奇异果杨桃沙冰,你当时看起来特别喜欢。
我回来之后已经试着做出来了。
(配图:黄少天挖了一大勺冰送到自己面前,满脸满足)

【第三天】
你那天坐在我对面写代码,手指飞快,眼神专注。
这样的少天,真的特别好看^_^
(配图:黄少天坐在三屏显示器前,神态认真,十指翻飞)

……

【第二十七天】
今天,我开始着手写这些
再过一个月我即将飞去美国,希望这些清浅的回忆,能留供我的小朋友在对着时差和距离无奈之时,聊解相思。
(配图:黄少天和喻文州在玻璃露台里,黄少天枕着喻文州的腿,笑容灿烂地自拍)

……

【第四十九天】
今天你穿的衣服,很像我第三次见到你时候的那一身,我很喜欢。
另:我发现了一件很巧合的事情,从我飞往美国那天开始计算,到我回来为之,刚好也是五十二天。于是我有了新的想法。
(配图:黄少天倚靠在他自己车的前盖上,仰着头喝橘子汽水)

【第五十天】
刚才你突然进来,我猜少天一定是好奇又不好意思问,是不是?
你的表情可爱极了,可惜我没能留下来。
(无配图)

【第五十一天】
这两天的少天都不太对劲,我猜你是觉得我有事瞒你?
我去洗澡,文件夹我放在桌面上,我猜你会想来看看。
(配图:喻文州对着镜头平静如水地笑,自拍)

 

本来感动的一塌糊涂的黄少天看到这里,脑子里“轰——”的一声,浑身一个激灵,后背“腾”地蒸起来一层热度。

他最小化文件夹,退回到喻文州的桌面。发现[给少天的五十二天]平静的等在电脑桌面的中央,没有丝毫责备他刚才这大半天视而不见的意味。

靠……黄少天人生第一次觉得自己的智商下线,这不就是骑驴找驴么,自己折腾大半天,结果人家都给你放到眼前了还看不见……

他定了定神,点开刚才的文件夹。

嗯……我提前把明天的看了,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吧?黄少天心想着,点开了这一天。

 

【第五十二天】
少天,你应该已经看完了之前的全部,而且提前点开了明天的这页。我猜的对吗^_^
如果你不介意提前享受惊喜感,那么现在,你可以到我书房书架的最右手边一列,第三格最左边,你会找到一本有52页,没有日期的日历。
它本来就是为你准备的,所以什么时候打开,选择权在你。
(图片:黄少天中午和张佳乐在食堂吃饭,黄少天托着腮叼着奶黄包,一脸不开心的样子。)

 

黄少天整个人懵懵的云里雾里,他抱着电脑飘进喻文州的书房,很快按照指引找到了那本牛皮纸封面的日历。

打开,第一页:

“给少天:

这是一本只有五十二页的日历
由五十二封情书组成
当你翻至末页,便是我的归期

我爱你”

(图https://uploader.shimo.im/f/qoWSL22MWL8CdmUw.png)

 

白纸黑字,一瞬间,沸腾了黄少天的双眼。

 

6.
黄少天没有翻下去。

不舍得。

他一抬眼,就看见喻文州靠在自己书房门口,头发吹到半干,安静地微笑地看着自己。

热烈喷薄和沉谧平和像他们的视线交集在一起,他就这样望进了他一碧万顷的深情。

他冲到他面前抱住他,急得像是一场激烈的夜雨。

“呐……”黄少天把脸埋在喻文州胸前,声音闷闷:“住一起五十一天了,你还有没有别的我不知道的秘密啊……给你个机会老实顺便交代一下我就不计较了……”

“没有秘密,从来都没有,”喻文州看了看表,然后微微低头,吻落在他额定:“而且少天,现在,已经是第五十二天。”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