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深夜造访

Work Text:

强壮的手臂环绕着他的躯干——将他紧抱在一副匀称、强壮的胸膛上。那双手紧握着他的身体两侧,两个拇指缓慢地在他的皮肤上画着圈。他自己的双手伸出去,向另一个人的肩膀寻求支撑。急促的呼吸声就在耳边,短胡茬弄痒了他的脸颊,在那里他们的脸彼此接触了。

另一个人是温暖的——他让他感到温暖——他让他感到完整。

他已渴求了多久像这样拥抱另一个人?终于如此靠近感觉有多么的美妙。皮肤贴着皮肤,腰胯相抵缓慢移动,在一个韵律中同步。湿热的嘴唇找到他的,溺毙了那些从他身体里冒出的动静。他的一只手插进另一个人深棕色头发里去抚摸他的头皮,而另一只则向下,抓了那个结实的屁股。另一个战士发出不耐的动静,但被他们激情的亲吻所模糊。腰胯加快了节奏,更用力地贴着他的腰胯研磨。呻吟着他调整成了这个新的节奏。

让另一个人引领一次感觉也很棒。

他的脉搏变快,他们动作变粗鲁,他们的亲吻变得凌乱,更绝望——就只是——还要

一下特别重的冲撞让他放开他们嘴唇,叹息着另一个人的名字,手指抓紧他的头发,他的目光寻找到那双浅蓝色眼眸。.另一个人也在喘息,用深沉的嗓音低吟着他的名字,调整抓握着他腰胯的手,拉着他们彼此皮肉相贴。他感觉到小腹下的压力在增长。哦,他已经想象了多久去碰触他,而不可得?起初甚至无关于性,只是寻求慰藉——只是为了告诉另一个人一切都会好的。去诉说那些他自己都无法信服的话。但现在都不重要了。此刻唯一重要的便是另一个人的勃起正紧贴着他的。是他们的节奏,是那增加的压力,是阿尔伯特将头埋进他肩窝里时贴着他喉咙发出的低沉呻吟。他的名字再次从他的嘴唇间滚落,如果有可能,会贴得更紧,会将他握得更牢。一切都在增长,一切都在变得更美妙——

“醒醒!”

他光秃秃的房间突然越入眼帘。他感觉到床单贴着自己汗湿的身体,感觉到因清晰真实的梦境而急促的脉搏,正混合着突然被惊醒而产生的肾上腺素跳动着。他立刻伸手去抓床边的武器,同时坐起身扫视整个房间寻找威胁。在没有发现任何威胁之后,他的视线终于落在了那双淡蓝色的眼睛里。那是他不久之前还在自己的迷梦中凝望过的眼睛。一抹淡淡的红爬上了他的脸颊。

“感谢上帝,你终于醒了!你还好吗?”前暗之战士的声音听上去苦恼又担忧。

“什么?”他困惑地问道,还在因梦境和突然被惊醒而轻喘着。

“你那样辗转反侧呻吟不已一定是做噩梦了。我叫了你几次,我怕自己叫不醒你,所以——”阿尔伯特的解释突然终止,因为他终于注意到了光之战士的状态。他的脸颊绯红,身体上的薄汗闪着光,呼吸不稳。等他的视线向下移动时,他亲眼看到了——

“哦。”

阿尔伯特感到自己的脸颊也像光战士的脸颊一样烧起来了。显然是他误判了情况。另一个人困惑的视线跟随着他的视线。前一刻他似乎沉默地看着自己的反应,然后他尖叫一声,丢掉武器,迅速把脸埋进了双手里,避开阿尔伯特的视线。绯红扩散到了他的整个上半身。此刻,很难说谁更尴尬。

片刻后,光战士透过指缝偷看了他一眼,发现他还站在之前所处的位置,正目瞪口呆地看着他。沉默变得让人觉得别扭。

“抱歉。”阿尔伯特的声音轻柔又尴尬。他小心地避开光战士的脸,看着床柱。他正在忙着搜寻适合的措辞为自己解释。他回来只是为了确认光战士睡得安稳。看着他睡着——这件他自己已经无法做到的事——能够让他感到安慰。他喜欢看到他平静,无恙。他只是在确认一切正常。这个习惯本应是个秘密。但另一个人一直睡得不安稳。他移动、呻吟,面容紧绷,然后开始出汗,一遍又一遍地呢喃着他的名字。他真的以为他正处于困境,而彻底摆脱噩梦唯有醒来。如果他有再仔细观察一下!而他根本没注意到那些明显的迹象——

-等等-

“你……叫了我的名字?”如果光战士的皮肤还能更红的话,此刻一定会更红。他显然是做了些下流的梦,但为什么自己的名字会从他嘴——

哦。

这个认知像泰洛斯巨兽一样从身后击中了阿尔伯特。

太好了,他发现了。光战士希望自己可以立刻凭空消失在空气里。前英雄还站在他的床边上,正若有所思地看着他。而他两腿之间的硬挺自然也毫无益处。为什么阿尔伯特还站在这里?好吧,为什么他要在半夜三更来拜访自己,就在他睡得最熟的时候?他小心翼翼地放下双手,露出殷红的脸,看着同样脸红的阿尔伯特,对方正惊讶地看着他。他们的视线相遇了。他也许应该解释一下,主动说点什么,不管是什么,但此刻他的脑袋像永久焦土一样空空如也。在他对面,阿尔伯特张开嘴要说话,却又再次闭上了嘴。然后他移开了视线,笨拙地咳嗽了一下。

“我大概应该离开,让你自己……处理……这种情况。”阿尔伯特对着他的下半身比划了一下。他转身要离开。世上还有比这更棘手的事吗?阿尔伯特就不能付之一笑然后他们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吗?他的大脑就不能工作起来让他至少能说句抱歉吗?

“除非……”阿尔伯特又转回身来,皱眉看着他。“除非你想——”有一个意义不明的手势——“你知道的,跟我?”

“跟你?这怎么可能呢?你真以为如果可以选择我会不迷上你?”好了,果然他的嘴巴一直比大脑反应更快。

“我可以……”另一个战士沉思地看着他。他怎么会甚至在思考这件事?他没被他恶心到吗?他真的在考虑……?阿尔伯特觉得他吸引人吗,也许进而会喜欢他吗?这个念头立刻引来了一波兴奋,而后是一波更加强烈的伤心和苦楚,他赶快将其推开。现在不是该想这件事的时候。“我是说,我们或许该谈谈,你和我,不过我们可以等到明天。”他慢慢点点头。“在此期间,在我还不能碰你的时候,我还可以……呆在这里?”

 “你想看。”光战士突然觉得嘴巴发干。他注意到自己的双手出汗了。他难以置信地看着另一个人,对方也不确定地回望着他。 “额,”另一个人深吸了一口气。“是的。”

这也……太直白了。光之战士目瞪口呆地看着阿尔伯特。他是真的想看着他……自娱自乐?怎么会?为什么?还有,为什么他的阴茎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那也太尴尬了!自渎的时候被另一个人直接看着。清楚地知道另一个人享受着所看到的一切却不会打扰,也许听着他的声音,鼓励他去——

光战士用力吞了下口水。他觉得自己的脉搏又变快了。随后他的眼睛遇到蓝色眼眸,嘴唇里溢出一声轻吟。不确定似乎从阿尔伯特的脸上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洋洋得意的坏笑。突然另一个人来到床边,坐在了他的身边。

“那么,光或暗之战士,让我看看你躲在夜色里在干什么。”

哽住呼吸,光战士看着对方鼓舞的笑容。阿尔伯特那么靠近,但——

紧张地喘了口气,他闭上眼睛,开始抚摸自己的躯干。如果他想象自己是一个人也许能不那么尴尬?粗糙的手指停在他的乳头上,轻柔地抚摸。他的另一只手慢慢滑下去,贴在腹部,指甲开始在结实的肌肉上释放压力。

“很好。”阿尔伯特的嗓音很近,就在他耳边上。

“如果是我在碰你,我会将一手放在你的身体一侧,而另一只手会向下。然后错过你最渴望的地方,去揉捏你的大腿内侧。”他的嗓音冷静却带着清晰的暗示。这声音令他冷静下来,将他的尴尬驱离,他的双手早已遵从形容的要求了。

“但我不是个有耐心的人,所以我会毫不犹豫地碰触你,一把抓住你,缓慢地移动——对,就是这样。”那个声音变得更轻柔,一声叹息在他俩之间扩散。光战士慢慢睁开眼睛,转头能看到另一个人。阿尔伯特看上去全神贯注,在观看的动作和眼睛之间不断交替。他下意识地加快了自己的节奏。呼吸变得短促,他任由自己的头向后落在垫子上。这样感觉很棒。比他一个人时更棒。只要他再努力点幻想,就可以感觉到那双手不是自己的,而是他的。

“阿尔伯特。”他呢喃着另一个人的名字。

“你想只是这样,还是你真的想要——”

他自己的声音听上去紧绷但仍是好奇的。他敢发誓,另一个人对这个问题正下意识地咬嘴唇。

“你想要吗?”阿尔伯特以一个问题作为答复。

“你想要我慢慢打开你的身体吗,直到你只能意乱情迷地喘息,慢慢地摆弄你,直到我们俩都再也等不及?或者你想要失去耐性亲自夺回主导权?”这个念头让光战士发出一声呻吟。他的另一只手已经加入了那只正在忙碌的。他熟练地张开双腿,以便于能够按摩自己的睾丸,手指向下游弋,直到碰触到身体的入口。他能清晰地幻想那是另一个人的手,幻想是阿尔伯特在他上方,紧贴着交尾,并取出一些油和——

他轻吟着他的名字,食指进入到身体里,他手的节奏再次加快。他经常会咬住自己的手指阻止自己出声。但此刻他的双手都被占用了。他可以将头埋进垫子里,可那样他就看不见阿尔伯特了。他仍然咬着嘴唇,至少这样可以咽下自己的呻吟。在他耳边他能听到另一个声音,正在轻吟着他的名字。阿尔伯特的眼睛遇见他的,充满渴望。

“哦,上帝,你真的会允许我,对吗。在这一刻之前你到底想象过多少次?”

第二根手指伸到他身体里,打开他的身体,寻着那个点。“是的,就像这样。我会继续加快速度,粗野占有你,并且——”接下来的话都被一声呻吟所取代,他继续看着他加快自己的动作。他们变得凌乱不堪,前液润滑了手指,他慢慢失去了准头。另一个人的名字再次从他的嘴唇里跌落。他俩都涨红着脸,他俩都在喘息,绝望地看着彼此,渴望着彼此。然后,光战士终于发现了那个点。

世界转为白热,欢愉达到了巅峰,肌肉剧烈地抽搐着,他妥协了。一声轻柔的喊叫在房间里响起。

当他再次回到现实时,正躺在床上喘息。双手还抓着自己已经软化的器官,洒满了自己欢愉的证据。

阿尔伯特还坐在他身边。竭尽所能地靠近,却没有碰触他。他的眼神柔软而放松。

“还好吗?”他问道,双眼搜寻着任何不适的迹象。却没未曾发现。

“还好。”光战士回答。“刚才……”他任由自己的声音弱下去,眼睛看着天花板。

“感觉不同?”阿尔伯特启发道,低沉的笑声在房间里响起。

“好吧,是的,不过很好。非常好。我——”他转向另一个人,皱起眉。“刚才……你好吗?我是说……”阿尔伯特曾经说过他没有感觉。但他敢发誓自己听见他喘息了,显然他也很享受。

“好吧,”——又一声轻笑——“没想到,不过……这样说吧,我的确几乎没享受到生理上的愉悦,但感觉还是很棒的。不过我们不应该现在讨论这件事。先睡吧,放轻松。早晨我还会在,okay?”

满足的笑容出现在他脸上,就好像他等的就是这个笑容般,光之战士感到了彻骨的困倦。他叹息着伸手去拿过一块布,至少清理一下自己。随后他侧身躺下,拉过被子盖住自己。当他闭上双眼时,阿尔伯特还在那里。就在他身边。微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