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元与均棋/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1)pwp

Chapter Text

已经不知道多少次了,几乎每次,只要徐均朔做春梦的时候,总是会有一个男人在梦里与他相欢,而且每次都是同一个人。这个男人像是变着戏法似的,用着不同的方法和姿势,挑逗他,取悦他。有时是帮他做扩张,然后轻吻他的唇和颈,慢慢地温柔地顶进他的身子,挤压他的腺体;有时则是徐均朔帮男人做扩张,然后顶进去。说来也奇怪,虽然是梦,徐均朔却仍感觉这跟现实一样,让人酥爽。
可是这么久了,徐均朔却连这个梦中人的名字也都不知道,纵然他也问过,而且几乎每次都会问,但是每次问的时候,那个男人只会微微一笑,然后再次温柔地亲吻他,与他共入淫流。他也不知道男人的模样,因为每次梦到他的时候,他的样子总是模糊的,就像是罩了一层淡淡的迷雾,只能看到一个充满水汽的眼睛和猫一般弯弯的薄薄的嘴唇。
今天,徐均朔又进入了这个梦境。那个男人像是猜到了他会进入一般,坐在雪白的床上,微笑着看着他。“朔朔,又来了啊。”一道听起来很清亮却听不出音色的男声传来。“嗯。”徐均朔慢慢的走过去,眼睛看着男人的脸,“日常一问,你到底叫什么?”说完便开始脱衣服。本以为这次他又是一声不吭,但是没想到男人却说话了。“不急,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徐均朔惊讶地望着男人,而男人只是弯着他的薄唇微笑。然后,突然就吻了过去,一瞬间,唇齿交错。“唔!”徐均朔被亲的措手不及,而男人却加深了这个吻,徐均朔脑袋里空白一片,也顾不及分析刚刚男人说的话,回应了这个吻。温热的气息打在两人的脸上,男人粉色的舌头从脸颊轻轻滑过,逐渐滑到了徐均朔的脖子上,舔了舔他脖子上的黑痣,用左手捧住他的脸,而右手向他的胸口摸去,然后狠一捏他的乳头。“啊。”徐均朔叫了出来,下面都不知道胀成什么样子了。男人看了又是笑笑,将徐均朔那个粗大的阴茎整个吞了进去,直入喉头。不得不说,男人的口活真是厉害,徐均朔一下子就爽到了天边外。随着吞吐速度的不断加快。徐均朔终于坚持不住,温热的精液一股脑尽数射进男人嘴里。男人倒也是不嫌弃,直接就是一咽,最后还舔了舔嘴角,挂着笑说:“真甜。”
徐均朔醒了。
他看了一眼时间,已经临近中午了,再看了一眼下面,得,又得换了。他跳下床,来到卫生间,将湿透的内裤和睡裤都换了下来,扔进盆里开始洗,边洗边回味刚刚的梦。突然,他想起来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他的意思难道是说以后哪一天他一定会告诉我,还是......”他不敢拓开脑洞再想下去,只是加快了自己手中的动作。
从那以后,徐均朔再没有梦见那个男人。
............

“操,徐均朔你他妈什么时候去报名了声入人心,为什么不跟爸爸讲???”微信电话里,顾易一脸要打人的样子,盯着徐均朔看。“谁是谁爸爸你他妈给我说清楚,信不信劳资一锤子呼过去,狗儿子!”徐均朔二话不说就怼了过去,“讲道理,我过几天就去长沙了,你有什么东西要我帮你带吗?”“不用了,你只要在走之前把你的限量版PSP送给我就ok了。”“操,劳资又不是去死,送你我的最爱?你这个b想的倒挺多。”“不过,”顾易突然眼睛冒光,“你可以去要几张郑棋元老师的签名照,我在这里谢谢宁嘞!”“我尽量。”徐均朔翻了一个白眼结束了通话。
几天后,徐均朔便拖着行李进入机场。包括那个PSP。
......
刚进入美声工厂,徐均朔便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王敏辉!你咋这么早就来了?”此时的王敏辉正坐在椅子上,背对着徐均朔在玩手机,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猛打了个激灵。“哈,你终于来了,我昨天就到这儿了。你难道就没注意宿舍里少个人???”“嘿嘿,没注意。”“靠!”王敏辉没好气地打了他一下,“对了,刘岩老师和郑棋元老师也来了,就在里面的练歌房,你不去看看两位教科书老师吗?”徐均朔听后,原地蹬了两下,直接跑了进去。“操,狗东西连句谢谢都不会说的吗?”
“哥,你是不是过些天还要回去?”郑棋元抽着烟,看向刘岩。“嗯,是要回去,我家那位这几天就临产了,我得回去照顾她。”刘岩盘着腿坐在毯子上,“倒是你,都这么久了,什么时候才能找个人陪你?”“岩哥,你知道我这个人,除非对我胃口,否则别想了。”郑棋元闭上眼睛,“我年轻的时候可风流了,但是时间一长,也就没什么兴趣可言了。”“唉,随便你吧。其实我觉得你到有可能在这里找到一个。”郑棋元摇摇头,却是笑了:“这也是我来这儿的目的之一,只能说,看命吧......”突然,徐均朔呼哧呼哧地喘着气跑进来,脸上因为跑步导致的缺氧显得很红。郑棋元和刘岩看向这个不速之客,有些惊讶。被两个老师同时盯着的徐均朔此时内心十分尴尬,他有些抱歉地抓抓头说到:“对不起,好像打扰到两位老师聊天了......”郑棋元看着这个孩子,却是笑了。“没事,怎么了,为什么这么急着要跑进来?”“没什么,只是......”徐均朔仔细端详着郑棋元,越看越觉得熟悉,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样,“只是想过来向前辈们请教一下关于音乐剧的知识,顺便再要几张签名照。”说完就像郑棋元鞠了一躬,然后又向刘岩鞠了一躬。“你这孩子,倒也不必这么客气了。”刘岩有些无奈地笑笑,心里却是暗暗感叹徐均朔的礼貌与虎,而郑棋元也是笑笑,只是这个笑笑的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很快,三个便开始了音乐剧方面的探讨。离开之前,郑棋元细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徐均朔。”“好,均朔,我是郑棋元,以后你喊我棋元哥就好了。”“而你喊我岩哥也就行了,喊老师都把我们喊老了,毕竟我才四七二十八岁啊,哈哈。”“好,棋元哥,岩哥,我先回酒店了,拜拜。”说完,徐均朔便拿着歌谱和两个老师的签名照匆匆走了。“棋元啊,我感觉这个小孩挺厉害的,小小年纪就可以唱的这么好,人也挺礼貌的,就是有点莽了。”刘岩看着徐均朔背影笑道。“是啊,均朔是不错,挺好的。”郑棋元倒是没有去看徐均朔,而是又点了一支烟,边笑边翻着徐均朔送给他们的译配歌本,“译的不错。”刘岩回头看向郑棋元,有些意味深长的看着他。“均朔好像和我同寝室。”“哦是吗,那挺好。”郑棋元对上刘岩的眼神,笑了,“我也回酒店了。”“嗯。”
那天,徐均朔又梦到了那个男人。
“你为什么这一大段时间都不出现?”徐均朔一开口便问了这一句。“看来朔朔想我了啊。”那男人笑的很是开心。“倒不全是,毕竟我也没有那么强的性欲,只是好奇你怎么消失了这么长时间。”“你想知道?”徐均朔点点头。“那就来吧。”男人张开怀抱,徐均朔也就拥了过去。又开始了。徐均朔边和男人做着,边想着先前和两位老师讨论的内容。突然男人的冲撞压过他的腺体,一阵酥爽从神经末梢传来,徐均朔爽到叫出了声,脑子一下就混沌了。再次清醒回来,徐均朔却发现,一直挡在男人脸上的淡淡迷雾似乎正在逐渐散去,身上人的面容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变熟悉。当薄雾消散的差不多的时候,徐均朔终于看出来了,这个男人竟然是郑棋元!“棋元哥?”徐均朔边喘边惊讶地开口。男人突然又笑了。“是我。”
徐均朔一下子便惊醒了。另一张床上的刘岩仍在沉睡,嘴上还带着点笑意,可能是梦到了他的妻子。徐均朔看了一眼时间,现在是凌晨4点半。他摸着自己湿透的下身,“完了,这次真的是出大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