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均棋】快!给我多刷点排面(pwp)

Work Text:

“来了来了”

“靠,好骚啊”

“真他妈刺激”

电脑屏幕上滚动着一行行弹幕,这些已经算好的了,更多的是不堪入目的淫词艳语。

“快让爸爸看看你的嫩穴”
“一个婊子还磨磨蹭蹭什么呢,我鸡巴硬的不行了”

郑棋元慢吞吞的坐到桌前,调整着摄像头的位置。这让他的脸在屏幕前骤然放大,呼出的热气让摄像头蒙上了一层雾气,他撩起衬衫下摆擦了擦镜头,于是下体展露无遗。

他下面什么也没有穿,性器软趴趴的垂在双腿间,通体是带着点粉的,看上去很干净秀气的一根阴茎,主人平时大概没少清理自己

几公里外,屏幕的另一端,一个穿红色卫衣的男生在宿舍里带上耳机点进了直播间,然后和其他像他一样的观众一样硬得很彻底。

他搓了搓鼻子,又拿纸巾擦了擦,才确认自己真的没流鼻血。然后噔噔噔地跑向门口将宿舍门反锁,又缩回床上拉上床帘,床上一下变得密不透光起来,他把左手伸进了自己的裤裆,一下一下地轻轻抚慰着,右手在手机上敲敲打打出一行字:
“太骚了,我出大问题”

郑棋元眯着一双眼看着快速滚动的弹幕,轻轻笑了。他笑起来很好看,眼尾笑出一道道皱纹,却莫名染上风情,眼神又是清亮透彻的,显出一种未经人事的单纯来。很少有人像他这样纯与欲集为一身,男生看着这张脸,呼吸更粗重了些。

“真滴宇宙螺旋爆炸好看!我人t喵没得彻彻底底”

郑棋元调整好摄像头,确认直播能收进房间所有景色后就回到了床上坐着,他光溜着一双过分白皙细长的腿,一边搓着膝盖一边在床头柜翻找着什么。

“噢,找到了”

他把一个小型的手持摄像机举起来,像是为自己找到东西感到很高兴一样晃着腿,然后点点头,一字一句地说:“今天…双机位”

男生傻了,第二次看直播就让他碰上这种好事情,他赶紧又敲敲打打下一行字:“第二机位focus 后面吗”

郑棋元看见了他发的弹幕,小小声的自己复读了一遍,说:“是的哦”

被回复了的男生瞬间手都哆嗦地差点握不住手机,他战术性后仰了一下,大喊一声:“淦!太犯规了”

郑棋元摸摸索索了近半小时,终于把他的双机位都摆好了,额头稍稍出了点汗,但不明显,他用手掌贴了贴,说:“唉,年纪大了,不太懂用电子产品”

男生继续敲敲打打:“我教你啊”

弹幕也滚动着类似的话语,男生知道这不是专门回复他的,但再听到郑棋元回答“好啊,快来教我”的时候心头还是不免一颤,手里的性器也跟着跳动了一下,怒涨着青筋凸显着自己的存在感。

男生加速了手上的撸动套弄,大力揉搓着自己的囊袋,又摸上龟头,始终还是少了点什么,“操,好想爬过去干他啊”,徐均朔想。

郑棋元又摸出润滑剂和一根按摩棒出来,他扣扣挖挖了几块膏体就向下探去,膏体被他紧热的穴肉一点点融化,化成液体嘀嗒嗒嗒地落在床单上。郑棋元一边给自己扩张一边挪动着自己屁股的位置,直到确认自己的后穴和性器都有清楚的特写。

他一向很会玩弄自己,懂的如何让自己舒服,有时候他甚至可以用自己的手指把自己送上高潮。郑棋元用拇指按压穴口的褶皱,又伸进中指进去搅动,发出咕叽咕叽的水声,镜头里穴口的嫩肉紧紧吸附着他的手指,拔出来的时候还谄媚地缠着不肯松口。他一根一根地增加,随着手指的进进出出更多融化了的润滑剂被带出来,在郑棋元的手指间黏连成丝。

郑棋元红着眼睛一边自慰一边看着弹幕

“他妈的骚货的穴用了这么多次还这么粉,被哪个男人舔粉的吗”
“艹,好紧的穴,吸的老子好爽”
“哈哈哈哈哈爸爸要把浓精射进去,保证你个骚逼爽到翻白眼流水”
“……”

下流的言语让郑棋元更加兴奋起来,他喘的更厉害了,前面也早就硬挺挺地立起来贴在腹肌上,前端开始缓缓往外渗水,在腹沟流下一道淫靡的水痕。

“哈…啊…啊啊啊!”,郑棋元已经放进了四个手指,他曲起指节,刚好压到了穴里那个隐秘的凸起的点。郑棋元全身瑟缩了一下,细腰向上一挺,大腿内侧的肉也痉挛着,性器前端噗呲吐出一股清液来

郑棋元躺回床上,摸到旁边的按摩棒,看着镜头笑说:“这个按摩棒…是直播间配套的,和打赏系统链接,打赏越多,震动的越厉害,给我点排面好吗?哈哈”

他把按摩棒放在镜头前展示了一下,上面有许多的明显的凸起,不论吞入多深都有凸起可以按压到他的前列腺。展示完郑棋元就把按摩棒往身下塞,前期的扩张做的很充分,后穴毫不费力地就把一整根按摩棒全部吞了下去,内里的敏感点被按摩棒一次次碾过,在底部抵住穴口的时候,他两眼一翻,直接被送上了高潮。

前面射出一大股精液来打在郑棋元的下巴上,又顺着脖子留下来流进肩窝处。郑棋元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出神地喘气,好一会儿才缓过来,转头极其情色地伸出一截粉红的舌头,一点点把肩窝上的精液舔干净。

郑棋元的高潮来的又快又迅猛,直播间的观众打赏还没开始刷起来他就已经去了一次。过分淫荡的身体让直播间的粉丝也愣住了,随着郑棋元的缓神也清醒过来,开始疯狂刷起礼物来,又用更脏的话去骂郑棋元

“还没开始碰你就射了,这他妈是个婊子”
“快来做我的鸡巴套子,爷保证不把你艹烂艹坏”

随着郑棋元的高潮,红色卫衣的男生也把自己撸射了,他喘着粗气,把自己的精液抹在屏幕上,郑棋元的脸变得模糊起来,就好像他真的射在了郑棋元脸上。男生想到这里,脸上一热,手上的物件又缓缓有了抬头的趋势。

他打开直播的打赏界面,毫不犹豫地输入一长串数字,然后点了确认付款。三秒后,一个“叫什么朔朔叫朔哥”的id占据了打赏榜第一名的位置。郑棋元看着这串id,不知道哪里戳到了他的笑点,笑的全身都在颤动,然后凑近镜头,舔了舔上唇,轻轻的吐出一句:“朔朔…好想你,快来操我……哈啊啊啊啊!”

郑棋元撩人的话还没说完,体内的按摩棒已经接受到打赏系统的指示开始疯狂运作,男生打了很大一笔钱过去,直接把档位冲上了最强一档。按摩棒上的突起抵着郑棋元的敏感点疯狂抖动,整个柱体开始加热,像是真的有一根火热的性器贯穿了郑棋元的身体。

突如其来的折磨让郑棋元差点疯掉, 他躺在床上扭动着腰肢,快感随着从后穴开始蔓延顺着脊柱爬上大脑。“啊啊啊!好快!太快了!艹啊啊!!!”

“停下,快停下,求求你了!啊啊啊!!!”

郑棋元想要拔出后穴里的按摩棒,双手却软的根本抬不起来,只能放任自己被按摩棒折磨。

郑棋元眼泪被逼出了眼眶,爽到嘴巴也合不上,口水顺着嘴角流下来,和刚刚未拭净的的精液混在一起,他喘着粗气,近乎哀求地开口:“朔哥,朔哥,慢一点好不好,哈啊…啊啊啊…哈”

屏幕那段的男生哪里还能听得进去,早在郑棋元喊他朔朔的时候就又硬的不行了,他跪伏在床上,右手粗暴的撸动自己的鸡巴,整个鸡巴都怒涨着,显出可怖的紫红色,上面的青筋也突突地跳着,显示自己的存在感。

他打开打赏系统,又打了一大笔钱过去,这下可好,郑棋元本来就已经被肏的快要爽死掉了,按摩棒顶端又释放出一股微弱的电流,电流爬过全身带来酥酥麻麻的快感,郑棋元猛的弹跳起来,又趴回去,摆出像母狗挨艹一样的姿势塌着腰,脸埋在枕头里面,双手紧紧抓着床单,脚趾也蜷缩着,弓着身子向前一挺,仰着头张着嘴无声尖叫着,随即射在了床单上。

郑棋元这下真的被欺负狠了,射完后浑身还在不受控制的颤栗。前面射了后面却还在高潮边缘徘徊,他疯狂地撸动自己的阴茎,由上至下地扯拉着,痛苦地低喘,却一点也射不出来了。后面的按摩棒还在运动,郑棋元把手往后伸,握住按摩棒底端开始大力抽送起来,按摩棒顶端是上翘的,随着他的抽动又狠又快地碾过敏感点。

不够,不够,还是不够,郑棋元被未尽的快感凌虐到崩溃,内里急切地渴望释放。他咬着嘴唇,想了想,跪立起来,然后对准按摩棒缓缓坐下去,坐到了底部,差点连底端也吞进去。按摩棒破开紧致的穴壁,直抵肠道弯折处,几乎要把他的肠壁给抻直了。郑棋元脱力地倒下,浑身泛着不正常的红,整个人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湿漉漉的。

伴随着又一阵电流的刺激,郑棋元两眼一翻,达到了干性高潮,爽的舌头都挂在外面收不回来,鸡巴软趴趴的,马眼一张一合,什么也没再吐出来。

郑棋元趴着好一会才回复过神来,撑起身子看弹幕。无外乎“我射了”,“我鸡巴软了又硬了”之类的话,他撇撇嘴,“来来去去就这几句,没意思”

叫什么朔朔叫朔哥:?

郑棋元看着屏幕上这个醒目的红色问号emoji,觉得有点意思。他点开这个id的头像,才发现这就是他直播间里打赏榜第一的那个账户。想了想,郑棋元关掉直播,点开了聊天框,敲敲打打下一行地址,“明天这个时候到这里来找我”

郑棋元消息弹出来的时候男生正收拾着床上的残局,手一抖差点把自己给摔下床去。男生捧着手机,反复点开郑棋元的头像又退出,脸上写满了大大的疑惑和小小的兴奋,随即故作高冷的回复一句:好。

  男生依着这个地址走到别墅群的时候一度怀疑自己被耍了,有钱人会在网上做色情主播赚钱吗?有点奇怪。这让他想到舍友顾易在知道他是X市某集团总裁的儿子时候对他的质问:你这么有钱还住学校宿舍???

当时的他挠挠头:我喜欢啊

现在他依然挠挠头,可能人家的确有这个爱好吧。

男生按响门铃的时候郑棋元正躺在床上给自己做扩张,听见铃声,他也不套点什么衣服,披了一下浴袍就下了床,腰带松松垮垮系着,约等于无,一开门,大片大片雪白的肌肤便袒露着映入年轻人的视线。

看着眼前的男生脸一阵青一阵白,转而整张脸变得涨红,下面也鼓起鼓鼓囊囊的一大包来,郑棋元一笑,“你就是那个叫什么朔朔叫朔哥?”

男生四处张望了一下确定没人看着这边,然后赶紧把郑棋元往房子里推,长腿往后一踢把门给关了,将郑棋元拦腰抱起就往里面走,“卧室在哪?”

郑棋元指了指楼上,轻轻锤了下男生的胸膛,笑他:“年轻人火气这么旺?我都还没问你叫什么。”
男生回他:“叫我均朔就好,朔哥也行,不准叫朔朔!”

郑棋元点点头:“好的朔朔。”

徐均朔颠了颠怀里的人,作势要把他丢下楼去,引得郑棋元一声惊呼,嗔怪地瞪了他一眼。徐均朔被这一瞪硬的更厉害了,美人在不做爱的时候眼睛里都是含着水光的。

一进卧室徐均朔就把郑棋元压在门上啃,先是咬了咬郑棋元的耳朵,顺着耳廓舔了一周,又将舌头探入耳蜗轻轻戳弄。玩够了耳朵,又顺着下颔线重重地咬,舌头舔弄着郑棋元微微冒出头的青色胡茬,在下巴停下,用力地嘬了一口,才开始照顾郑棋元殷红的双唇。徐均朔极富技巧地吸吮郑棋元的舌头,有些粗鲁地搔刮郑棋元的口腔内壁,直把人亲的腿软,站也站不住。

他把膝盖嵌入郑棋元两腿之间,让他不至于跌落下去,然后从激烈的唇舌纠缠中退出来,转为一下一下的亲吻。郑棋元的上唇像猫儿一样弯出明显的弧度,徐均朔先亲了亲他薄薄的上嘴唇,又用双唇整个含住,这还不够,徐均朔还要用牙齿咬住那片可怜的软肉往外拉扯,把人的一片薄唇咬的红肿才肯罢休。

郑棋元被吻的有些透不过气来,他推了推徐均朔,示意他到床上去,“站着好累”,他说。

“但是听说站着操人会进得更深,不试试吗棋元哥?”小孩嘴角上挑露出一个邪气的笑容,下一秒就被郑棋元拿拳头爆锤了头,“说了去床上。”

“哦。”徐均朔瘪瘪嘴,乖乖地把人放到床上,撸动了两下自己的性器就想往郑棋元已经扩张好的湿润的后穴里送。郑棋元双手插入年轻人的发间,仰着头轻喘,因为刚被进入的不适而蹙着眉头咬着唇忍耐着。

徐均朔刚送进一个头部,郑棋元就像忘了什么大事一样面色慌张起来,用脚顶着徐均朔的腹部把人给踹开。徐均朔疑惑地看着他:“?”

郑棋元翻身起床,从床头柜里摸出一个半脸的面具来,“你戴一下,我把直播开上。”说着就爬到床边要开摄像头。

这句话直接点燃了徐均朔心里的醋意,“你就那么骚,不被别人看着操你射不出来吗?”

郑棋元好气又好笑:“我骚不骚你不知道吗?不开直播你有机会操我吗?小屁孩,好好珍惜好吧。”

徐均朔阴沉着一张脸,却还是乖乖地低下头来让郑棋元给他戴上了面具。

郑棋元打开摄像头,先看了看屏幕。不出他所料地,直播间的粉丝被他床上这个陌生的男人给刺激到了,充满了感叹号和问号。

“这傻屌他妈谁啊???”
“爷鸡巴比他大多了?缺操来找我啊臭婊子!!”

不少粉丝因为这个陌生的男人退出了直播间,但是更多人表现的是前所未有的兴奋。

“操,我他妈终于可以看到棋元哥被真鸡巴干了吗?”
“臭男人快把他逼给干烂干翻,真他妈骚到流水了我操”

郑棋元抿着嘴笑了,然后回到床上搂住徐均朔的脖子,修长的双腿缠上了年轻人劲瘦的腰。面具下徐均朔的眼神晦暗不明,三白眼让他看起来格外冷漠不近人情。徐均朔掐着郑棋元的腰就把自己往里面一点点嵌入,待后穴吞下全部后就开始大力的抽送。囊袋拍在郑棋元白嫩的臀瓣上发出响亮的撞击声,随着性器的抽送还响起了咕叽咕叽的水声。

“爽吗郑棋元?几千人看着你被我的鸡巴操你爽吗?”徐均朔恶狠狠地问,说完也不给郑棋元回答的机会就又加大身下撞击的力度。刚刚还展现了高超吻技的男生这下却表现地像个未经人事的雏儿,毫无技巧和耐心的大力抽插,整根没入又整根拔出。

郑棋元被他顶的话都说不出来,徐均朔的鸡巴操的他难受极了,敏感点一次也没碰到,只有令人不适的顶弄。郑棋元委屈极了,还不如自己玩自己呢,现在还要在这里受折磨。他红着眼睛,眼泪不受控制地往下流,后面开始抽抽噎噎起来,哭着骂徐均朔混蛋:“哈啊……啊啊……哈…爽你妈……逼…臭小孩……呃啊!“

郑棋元用尽全力地挣扎着想从徐均朔身下逃脱,哭的满面泪痕,他真的很不舒服,这是一次单方面的性爱,这让极度渴望身体得到抚慰的郑棋元非常难受。

徐均朔却不放过他,抓着人的脚踝又把人拉回来,掰开臀瓣再一次将自己的性器往里凿。

他亲了亲郑棋元哭的红肿的双眼,说:“别哭,现在就让你爽。“
徐均朔把人的双腿摆成M字型,掐着大腿根往里撞,这次他不再蛮力地冲撞,而是找到郑棋元的敏感点开始狠狠地磨,像公狗一样不停地耸动着臀肌,抵着穴肉深处顶弄。在徐均朔抽插了几百下之后郑棋元浑身痉挛地射了,微张着嘴仰躺着,盯着天花板出神。
郑棋元撑起上身,拍了拍徐均朔的肩膀,示意他先退出来一会:“我想上厕所。”

徐均朔本来已经将性器拔出了一半,听了这话又将人推回床上再次撞了进去,充满恶意地笑了:“我帮你吧棋元哥。”

郑棋元惊恐地看着年轻人,下一秒就被翻过来再次被侵犯。徐均朔把郑棋元的屁股摆成高高翘起的样子,抓着他的腰又开始耸动起来。郑棋元刚射过一次尚且处在不应期,浑身都没有力气,腰软软地塌着,只有屁股还在淫荡的迎合着向后送。

“呃呃呃啊啊……哈……朔朔,停下,真的不要了,不要了,哈啊啊啊啊”

“不要什么?我的鸡巴操的你不舒服吗?你看你后面都在滋滋的流水,你是女人吗?怎么这么骚?”

郑棋元第一次被年纪比自己小这么多的男孩在床上用言语侮辱,羞耻的不行,耳垂红的滴血,他呜咽着拜托徐均朔:“别闹了好……啊啊呃……哈……好不好?我想尿。”

“可是你的后面吸得好紧,吸的我好爽啊,它一点也没有不想要的意思呢。”徐均朔凑近郑棋元的耳朵轻声说。末了又补充上一句:“你后面和你一样,真是个彻头彻尾的浪货。”

郑棋元闭着眼不说话了,承受着身上人猛烈的撞击。徐均朔还嫌不够似的,把手伸到下面开始套弄郑棋元软趴趴的性器,指甲搔刮着马眼,又用手上的茧用力地磨过。

郑棋元又开始疯狂挣扎起来,他紧紧抓住年轻人的手腕,腹部的酸胀感越来越明显,他真的崩溃得快哭了:“均朔,求你,我还在直播……等下回来,你要怎么弄都好……”

可是软软的撒娇年轻人也依旧不吃这套,反而偏要跟他对着干似的,就着还插入的姿势,把郑棋元整个人翻过来,把他的双腿大大地打开挂在臂弯,用给小孩把尿的姿势抱起郑棋元,这一下把人吓得后穴不住地绞紧,他慌慌张张地反手搂住徐均朔的脖颈,生怕掉下去。

徐均朔走一步颠一下,重力作用下,一次比一次更重地碾磨到前列腺,郑棋元整个人都在抖,到镜头前,开口道:“刚刚不是你要开的直播吗?怎么,现在知道羞耻了?”

郑棋元捂着脸想要挣开徐均朔的怀抱,把脸扭向一边不愿意看着镜头,却被徐均朔捏着下巴又转了回来。

“看我不把你这个骚货操尿。”

说完更加加大顶弄的速度,还恶意地按压人小腹,郑棋元拼命挣动,却还是没能忍住,也没能逃过,性器敏感到一碰就射了,颤颤巍巍吐出稀薄的精液,随之,便是一大股淡黄色的尿液浇在了镜头上。剧烈的高潮和羞耻感让郑棋元的后穴也跟着疯狂收缩绞紧,徐均朔低吼一声,大力抽插几十下射在了深处。

郑棋元哭了,太丢脸了,他死死捂住自己的脸,然后被小孩儿拉开,他笑着蔫儿坏,嘴上却还哄他,吻着他耳垂的纹身,“你看呀,棋元哥,直播间破一万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