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双黄/磊渤】我想和你在一起-20170203

Work Text:

  黄磊在电脑城转了一天,听了很多各式各样的介绍,有天花乱坠的,有捧一踩一的,有穷追不舍的,有巧舌如簧的,这一天下来,连脑子最灵光的黄老师也有点儿吃不消了。路上接到了孙红雷的电话,接起来话筒里劈头盖脸就是一句:“我都给你打十几个电话了你怎么才接?”
  黄磊揉了揉额角:“在电脑城呢,哪顾得上看手机。”
  “你竟然都没有给我设置成特殊铃声!我伤心了。”那边的孙红雷又闹开了,像个永远都长不大的小孩子。
  黄磊翻了个白眼,突然想到对方看不见,就开口说道:“大傻子,就算设了特殊提示音,我的手机是静音状态,我也听不见你来电啊。说吧,打电话干啥?”
  “那个晚上约饭不?”孙红雷笑嘻嘻地问。
  “啥?吃啥?”说到吃饭黄磊想到了香喷喷的炸鸡。他非常喜欢吃炸鸡,红雷也很喜欢吃,他还记得那次在飞机上和红雷一起吃掉了一大盘。
  “你说吃啥?”孙红雷脑子里搜罗了几个小饭馆儿,想了想黄小厨不太喜欢那种露天的大排档,就又都否定掉了。
  “要不吃炸鸡?”黄磊一下子就把心里想的话说出来了,说出来以后他自己都惊讶,这大晚上的,吃炸鸡?不得腻死。
  “我不爱吃那玩意儿,这么油。”孙红雷立刻就给出了反驳意见。
  “诶?我怎么记得你喜欢吃呢?”黄磊停在一个十字路口等着红灯,“你忘了那次我们在飞机上一下子吃掉那好大一盆,你还说下次还想吃来着。”
  孙红雷突然就没有回应了,在电话那边沉默了老半天,再开口的时候语气深沉了很多:“磊磊,你记错了。你啥时候坐过飞机?啥时候跟我吃过炸鸡?”
  
  黄磊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高中老师,孙红雷也是,两个人同事了很多年,也当了很多年的哥们儿。
  黄老师一直觉得,最近自己的记忆好像有点儿问题。比如他明明记得的一段事情,跟周围的人提起的时候换来的都是一句“没有的事你记错了”。再比如他总是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应该想起来却怎么都想不起来。就像此时此刻,他跟孙红雷一起站在一棵开满了桃花的树下,掏出手机拍下这个美景的时候心里总想着要拿去给别人看,这良辰美景的,要大家共赏,但仔细想来又不知道要给谁看,一头的劲儿瞬间就浇没了。
  “红雷,你说我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事情?”黄磊托着腮,晚上他多喝了几杯啤酒,肚子里憋了很久的话全倒出来了。
  “我哪知道。”孙红雷翻了他一眼,“你怎么酒喝多了智商蹭蹭蹭往下掉呢?”
  黄磊眯着眼睛看了看对面的人,突然就没了倾诉的欲望。
  “算了,喝完就散了吧,我还要回去看看我的电脑。”
  “你买新电脑啦?”孙红雷想起来黄磊前一天跟他说今天要去看看买一台新电脑的。
  “没有。”黄磊摇摇头,“转了一天有点儿心烦,也没看到中意的,我那台电脑好像还能继续用,换个硬件就好了。”黄磊的眼睛突然柔和得要滴出水来,“而且……我有点儿舍不得它。”
  “舍不得谁?电脑?”孙红雷一时没反应过来。
  黄磊“嗯”了一声,鼻音很重,声音很轻,像是在回忆些什么:“我这电脑啊,天天一开机就喊一声'黄磊',真像朋友一样,你说谁舍得轻易放下一个朋友呢?”
  孙红雷手一抖,夹的菜掉在桌子上,黄磊没在意,继续说:“小渤真的挺好用的,你说它也就是卡了点儿,换换硬件就好得很,我又何必要花这么多钱换个新的呢?”
  “小渤?”孙红雷一怔,“你给你的电脑,起了个名字,叫'小渤'?”
  “对啊。”黄磊点点头,“渤海的渤,怎么样,很好听吧?”
  孙红雷看着眼前的黄磊,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孙红雷是知道那件事情的,所有人都知道,唯独黄磊,他不知道。
  不,与其说他是不知道,倒不如说他忘记了。
  忘记了有时候也是一种幸福啊。
  
  
  黄磊看王开岭的散文,“原配才是最好的”,他抬起眼看了看静静躺在自家书桌上的笔记本电脑,淡淡地笑了。
  “我要把你换掉,你是不是也很伤心?”黄磊把笔记本放在膝盖上摩挲着,金属拉丝工艺让这个笔记本显得非常漂亮非常顺滑,黄磊用得很小心,用了几年电脑外观还是崭新的,只有几处磕碰不知道是怎么来的,黄磊每次看到都感觉很心疼,像是自己摔破了皮一样,很痛,它也一定很痛。
  他按下了开机键,电脑启动开,cpu在高速运转着,黄磊能感觉得到电脑在自己腿上震动。
  这个场景触及了他心中的某一根弦——似曾相识。
  机子跳转到输入密码的界面,同时一个柔软的男声从电脑里传出来,轻轻地唤了一声“黄磊”。黄磊靠在床头,手不由自主地按上了回车,男声再次传来:“黄磊。”黄磊就这样不停地按着回车,电脑里就不断传来声音喊着他的名字。黄老师其实早就发现,这一声呼唤之后还有半句,可他总是听不清,像是电脑自己有电流音,又像是每次播放到这半句的时候黄磊能听到自己的心里深处的干扰音,反正就是,从来没有听清楚过。
  可是就算是这样,那一声声的黄磊,也足够把他的心融化了。
  小渤啊,你说话也说清楚一些啊,现在的人工智能这么发达,怎么你就是这么笨呢?一句话都说不清楚。
  黄磊舍不得这个电脑,就好像一直舍不得心里的一个记忆,究竟是怎样的记忆,他也记不清,只记得它很重要,要用一辈子来记住,来回忆。
  “黄磊。”电脑第不知道多少次叫出这个名字的时候,黄磊伸了个懒腰,懒懒地陷在被子里,转头叫了一声“小渤”。
  当黄磊发现自己是面对身边空空荡荡的床而不是面对着自己的电脑喊出这个名字的时候,他被吓到了。
  那一瞬间仿佛灵魔附身,情不自禁,又仿佛家常便饭,习以为常。
  
  黄磊又一次拽着孙红雷去电脑城选电脑,孙红雷说:“你不是舍不得你的旧电脑吗?”
  “可是它也要不行了,坏了。这些电子产品啊,终究是要换掉的。”黄磊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背后的背包,那台上午才报废的电脑就静静地装在里面。
  “你说,”黄磊突然开口,“小渤在我背后,会不会已经知道了我想要把它换掉?”
  每次黄磊说出他的电脑的名字的时候孙红雷都会一惊,这一次他是真的吓到了,他不受控制的看了看黄磊的身后,双肩包安静挂在他的肩膀上,什么都没有。
  “前提是它能知道。”孙红雷迅速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故作无所谓地回答。
  “我觉得它能知道。”黄磊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在旁人看来就是中二病晚期,孙红雷却突然觉得眼前这个聪明到能看穿一切的人有些可怜。
  “你信不信,电脑也是有灵魂的。”
  孙红雷知道小渤就是住在黄磊电脑里的灵魂,虽然只会千篇一律的叫着主人的名字,虽然主人从来都没有听清楚过后面那半句话究竟在说什么。可是它也终究只是孙红雷偷偷写在黄磊电脑里的程序而已。
  “磊磊啊,其实坏掉的,不只是你的电脑啊。”孙红雷叹了口气,不再说什么了。
  黄磊却听得一头雾水:“啥意思?”
  “你说电脑有灵魂,如果你想,我可以帮你把旧电脑的灵魂转移到新电脑里面去,还会像新的一样。可是啊,已经无可挽救的事情,你要怎么转移才能让它崭新如初呢?”孙红雷抬眼看了看,红灯,两个人一起停了下来,“磊磊,我真的希望你能快乐起来,不要继续这样自欺欺人了。”
  黄磊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你今天怎么了?尽说些奇奇怪怪的话,我怎么自欺欺人了?”
  孙红雷没有再接话,再开口的时候话题就换了:“我记得xx路也有一个专卖店,我们再去那边看看吧。”
  
  黄磊买到了新电脑,旧的电脑舍不得束之高阁,就一并放在台上。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盖子上渐渐堆起来的灰尘,黄磊心里觉得空落落的。新的电脑比旧的电脑配置高很多,很流畅,新的电脑比旧的电脑新……
  可是啊,新的电脑不会在一开机就喊“黄磊”,新的电脑也没有会发声的系统,新的电脑更不会让黄磊有想要抚摸的冲动。
  这一切都是怎么了?黄磊撑住下巴看着那台陪伴了自己很多年的旧电脑,一定有什么东西是他忘记了的,一定有什么事情他没有想起来。
  黄磊去找孙红雷,孙红雷从办公桌的电脑后面抬起头看着他,现在是上课时间,办公室里没有其他人。红雷盯了好久才开口:“磊磊,你真的做好准备了吗?”
  他这样一问,黄磊知道自己是真的有些事情想不起来了,他有些兴奋,也有些紧张:“你提醒我一下,大概我就能想的起来了。最近这升学考迫在眉睫,我这脑子是越忙越健忘了。”
  红雷把手里的笔放下,表情很严肃,仿佛他也在做激烈的思想斗争。良久,他放松了自己的姿势,往后一靠:“磊磊,你好好想想,你从来都没有一台电脑叫做小渤。”
  黄磊不屑地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这不扯呢吗?我刚刚报废的那台旧电脑,我老早以前就叫它小渤了,叫了这么多年你又不是不知道。”
  孙红雷这时候却一点儿都没有笑:“你好好想想,'小渤',真的是一台电脑的名字吗?”
  黄磊看孙红雷不像是开玩笑,渐渐收回了笑容,在脑子里一点一点回忆起来:刚参加工作的那两年就买了这台电脑,当时还是跟红雷一起去选的……红雷?不对,当时才刚认识红雷啊,怎么会一起去选电脑?那我是跟说一起去的?哪个朋友?哪个呢?……
  黄磊突然悲伤地发现,自己的记忆从那时候仿佛就出现了断节,只记得那时候很快乐,一直都很快乐,生活、工作,还有感情,友情、亲情,还有爱情。有种奇妙的特殊的快感存在他的记忆深处。
  可是给他快乐的人却在他的记忆里消失了,一片空白。
  黄磊开始感觉头疼,那种呼之欲出却犹如雾里看花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受。逼死强迫症。
  还有吃炸鸡,坐飞机,还有偷偷逛公园,偷偷留在学校躲过保安的巡查……
  年轻时候的黄磊做过多少crazy的事情,他都一一记得,唯一忘记的是跟他一起crazy的人。
  你从来都没有一台叫做小渤的电脑。
  红雷的话刺痛黄磊的神经,他想要回避,但孙红雷一直在旁边让他正视这一切。
  我从来都没有一台叫做小渤的电脑……黄磊感觉到记忆的碎片正在一点一点在痛苦的回忆中拼接,最后拼出一个残缺的却无比清晰的画面。
  小渤!黄磊痛苦地呜咽了一声,身体慢慢瘫软下去。
  小渤从来都不是一台电脑,小渤是个人,活生生的人。
  
  刚参加工作的黄磊盛世美颜立刻在学校里迷倒一众学生,不论男女都垂涎于他的美色,所有人都苦于当时那个年代思想上的禁锢,无法名正言顺地追自己的老师,不然黄磊的办公室绝对早就被追求者挤炸了。
  黄磊工作的第一年就注意到了班里的一个学习成绩很不好的学生,黄渤。也许是刚上高中学习习惯一时适应不过来,再加上那个年龄段正是叛逆的高峰期,黄磊每次看到黄渤,不是趴在后面睡觉,就是跟别人打架被按倒身上挂了彩依然往对方脸上吐口水。
  无论怎样的黄渤,黄磊的印象里始终是寡言少语,甚至都没怎么听他说过话。
  本来一个班级这样的学生也总会有那么一两个,如果黄磊像其他老师一样选择无视的话这事儿也就这样过了,捱三年等黄渤毕业,就眼不见心不烦了。可是黄磊偏就觉得这个学生救一救还能救回来,好好教一教还能走上正轨,他找到黄渤:“你很聪明,但是没有用好,或者说你不愿意用,跟我说说,有什么我能帮得上的吗?”
  黄渤一脸淡漠的样子,轻轻摇了摇头。
  黄磊不放弃,连找黄渤谈了好几次的心,最后把黄渤逼急了,憋红了脸,老半天才憋出一句:“黄老师,谢谢您,不用您管。”
  可是黄老师是老师啊,学生明摆着有困难,哪能不管?
  于是黄老师改变了策略,每天放学就拽黄渤去办公室,不谈心,开门见山就是补习功课,黄渤一开始很排斥,不愿意学,后来慢慢习惯了,最后渐渐就接受了黄老师强制性的“小灶”。
  黄磊后来都不是很明白,当初自己为什么对黄渤如此执着,如果不是那时候的执着,也不会发生后来的事情。
  黄渤渐渐对黄磊敞开了心扉,黄磊发现其实黄渤很健谈,很会说话,也不是那种喜欢用拳脚说明问题的人,一切都是因为家庭的变故改变了他原有的性格。
  黄磊在改变黄渤性格的同时,也受到了这个学生的影响,当他发现有一种不太正常的感情在他们之中滋生的时候,有些事情已经来不及了。
  那一晚,黄磊第一次叫黄渤“小渤”,他想听黄渤叫他名字,可是这个学生一直都在喊他“黄老师”。黄磊瘫在黄渤的身上,余韵过去,看着黄渤微闭的双眼,他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从那以后两个人的关系就变了,除了师生还有一层恋爱关系,但是那个年代别说同性,就是异性的师生恋也是会被人唾弃的,所以两个人只能默默地交往着,人后做些不太君子的事情,人前还是恭恭敬敬叫一声黄老师。
  别人看不出来这两人的关系,却能发觉出最大的不同来——黄渤这个问题少年开始学习了,并且成绩从倒数上升到了前十,名词还在继续进步着,校领导还公开夸奖黄磊教学有方。所有人都不知道这两个人之间的小秘密,除了红雷。
  孙红雷很善于观察人的微表情,从一开始他就知道这两人关系不一般,他和黄磊是同事兼好友,这种事情虽然他洞察到了,却也没说什么。他也是个思想比较开放的人,如果真能成就奇缘,也不失为一件美事。同性?师生?这些是问题吗?
  可是有句话说得真对,纸是包不住火的,因为被拍到两个人一起等车的时候表情暧昧,全校人都开始传起黄磊和黄渤的八卦来,舆论的压力突然就压在了两个人的肩上,眼看黄磊的工作要不保了。
  这个时候发生了一系列很奇怪的事情,黄渤开始变得躁动疯狂起来,他开始做些连黄磊都想骂他的事情,比如掀女孩子的裙子、撕同桌的书、摸男同学的dick等等,学生之中开始传出黄渤是个变态精神有问题的传言,最终校方忍无可忍把黄渤开除了学籍,黄渤背起书包走的那一天全校没有一个人来送,大家都觉得终于走掉了一个棘手的人物,至于有没有精神病,让他父母操心去吧。
  只有黄磊知道黄渤是个孤儿,他一直是住校,这被开除了连家都没有地方可以回。
  那天北京下着很大的雪,黄磊和黄渤隔开很远跟在后面,他怕师生们议论,趁着放学高峰盯着前面缓步行走的黄渤。
  黄渤穿过一条又一条马路,拐到一个僻静的街道,在一个公交车站停了下来。
  黄渤回过头,轻轻喊了句:“黄老师。”
  黄磊走上前,这里没有人,两个人都不需要有什么顾忌。
  “你何苦呢?”黄磊抱住黄渤,摇头叹着气。
  他知道最近黄渤做的事情都是为了他,让别人知道黄渤是一个精神不太正常的变态,那么那天公交车站的事情就很好解释了——黄渤在冲黄磊耍流氓,黄老师是受害者。
  黄渤在用他自己的名誉挽救黄磊。
  “你不必要这么做的,无非就是被开除啊,我还可以找别的工作,你这样,一辈子就毁了啊。”黄磊有些痛心。
  黄渤没有说话,黄磊感觉到黄渤正在用手指在自己的后背上划拉写着字。他还没有反应过来,黄渤就迅速离开了他的怀抱,远处有公交车驶来了。
  黄渤说:“黄老师,我不后悔做了这些事情,我更不会后悔之前和你做了那些事情。”
  黄渤说:“黄老师,谢谢你,帮了我这么多,这算是报答了。”
  黄渤说:“黄老师,你喊我一声'小渤'呗?我很喜欢听。”
  “小渤……”黄磊的声音被渐渐开近的公交车的声音淹没了。他发现了以后提高了声音又喊了一声:“小渤!”
  黄渤笑了,回了一声黄磊等了很久的称呼:“黄磊……”
  后半句话被刹车声淹没,黄磊缓过神来的时候,公交车前端车轮下正在流出暗红色的液体……
  
  这一场小风波很快就平息了下来,所有人的工作都似乎回到了正轨,黄渤的座位空了几天又在下一次的年级考试中被重新分配进了新的同学,一切都似乎没有变样。
  黄磊变了,变得沉默起来,孙红雷没忍住去安慰了几句,黄磊看了看他:“红雷,能帮我一个忙吗?”
  
  孙红雷把黄渤的声音写进程序装在黄磊的电脑里,黄磊坐在那里能听一整天,后来孙红雷就发现,黄磊渐渐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他刚感觉到高兴,却发现这个好朋友好像已经忘记了一切有关黄渤的事情,他把电脑取名叫小渤——其实这也没有错,孙红雷看着那台电脑,黄渤的灵魂,也许真的就被锁在这台电脑里,永生永世都和黄磊在一起了。
  
  黄磊全都想起来了,孙红雷探头看他的时候,他正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发着呆,能看到脸上两条泪痕还在滑着眼泪。
  想起来未必是一件好事,可是过去总要面对,伤心的回忆总要独自挣扎着走出来。
  黄磊也想起来了黄渤最后的话,虽然在滚滚的车轮声中显得很不清晰,但他还记得当时黄渤的口型。还有,黄渤在自己背后摩挲的字痕。
  
  黄磊把旧电脑交给修电脑的工人:“这里所有的数据都可以不要,但是有一个开机启动语音,请务必帮我复原。”
  
  后面的日子黄磊就一直在重复听着那段开机启动语音,孙红雷看着渐渐变得开朗的黄磊很好奇:“你在听什么能笑成这样?童话故事?”
  “红雷,你当时帮我编的程序是什么?”黄磊摘下耳机。
  “就是小渤在喊'黄磊'啊。”
  “只有一句'黄磊'?”
  “对啊你还想要啥。”
  黄磊就笑了,笑得有点儿凄凉:“红雷啊,说不定,电脑还真的有灵魂。”
  他边说边又把耳机塞进耳朵里,轻声的“黄磊”之后隐藏在电流声下的声线和记忆中黄渤的口型渐渐重合,连带着他在他背后划出来的三个字一起,从黄磊的记忆深处翻滚而出。
  “我想和你在一起。”“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