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修伞]春风一相逢

Work Text:

  [修伞]春风一相逢

  
  故友重逢本是好事,可是叶修看着远处对着他热情招手的“少年”,叶修就想叹气,凭着他以往的经历来说,被这位大爷热情惦记着,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叶修伸手去摸烟,意料之中的摸了个空,叶修更想叹气了,把他人拉来,好吃好喝的没有,连烟都没准备,这糟糕的待客之道,真是位不称职的主人啊。

  不过这也是叶修错怪了此间主人了,毕竟他们认识那会儿,叶修还是个不抽烟不喝酒的好少年。“少年”看出了叶修脸上满满的嫌弃,一脚踹过去,笑骂道:“来找你是有急事,哪有时间给你整什么烟酒饭菜。再说了,梦境里吃那些东西又尝不出味道!”

  叶修身处的地方是某处梦境。此时梦境的主人正对着他邀请来的客人拳脚相向。

  叶修闪身躲过,“毕竟穷嘛。外面吃不起,连梦里都不给我尝一口吗?”两人年少落魄时,就时常在梦境中大快朵颐,自我安慰。

  “十年过去了,你还这么穷?”“少年”不可置信道。

  叶修伸手一抓,一支点燃的烟出现在指尖。

  “骗你的。”叶修叼着烟含糊地吐出这么一句。

  “叶修!”“少年”暴怒地准备要和叶修真人PK。

  叶修见状不妙一句话打断了他的怒火,“沐秋,你不说有急事吗?”

  苏沐秋脸色立刻变得温柔平和,叶修看得啧啧称奇,他这位老友每次忽悠人之前都是这幅模样,面上浮夸,心里蔫坏。

  “我遇到点麻烦,有个地方需要你去一趟……”

  

  叶修和苏沐秋是除妖师。

  顾名思义,除妖师就是消魔灭怪,退却妖邪。除妖师这项工作高回报也要风险,所幸他们搭档能力强悍,至今没缺胳膊少腿。

  里世界有个说法,魂魄如灯,人死如灯灭。如果魂灯相连,便可得知对方的生死。一般来说,只有伴侣或是亲近信任之人才会结灯。

  然而叶修和苏沐秋却是结灯了。在两方都不知情的情况下。

  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

  苏沐秋那日本想和苏沐橙结魂灯的,恰巧叶修出任务回来还带着委托人硬塞的一瓶好酒。

  两个寻思着好酒放着多浪费呀,半夜两个人就坐在客厅的地板上把酒喝了个精光。喝得那叫一个酣畅淋漓,痛快痛快。

  这两人酒量不怎么样,都是个三杯倒。叶修的酒品算好的,喝醉了就倒,倒也安分。苏沐秋一喝醉就了不得,能闹上天去,每次喝醉后的记忆永远是苏沐秋恨不得封存三百年的黑历史。

  等到两个人稀里糊涂的醒来,魂灯都结了好几个小时了。

  两人对此的反映,叶修矫揉造作地恶心苏沐秋:“皇上,我可是你的人了,你可要对我负责呀。”而苏沐秋宿醉未醒,拉眼睛又辣耳朵,痛不欲生,大呼喝酒误事啊!
  
  如果不出意外,叶修和苏沐秋将会成为里世界未来十年最杰出的除妖师。

  但是,人生难免意外二字。

  不久之后的一次普通任务,这个任务是苏沐秋接下的,叶修并没有跟随他一起去。苏沐橙开心地送别苏沐秋出门,苏沐秋才答应她回来会给她带她喜欢的桂花糕。结果不久之后苏沐秋魂灯熄灭,从此阴阳两隔。

  叶修没有在任务地点找到苏沐秋的尸体,所以最后是以苏沐秋的衣冠入殓。

  十年间,叶修有时也会怀疑苏沐秋真的死了吗?

  现在,这个问题终于有了答案。

  

  远山微晞,朝霞满天,城市的建筑物像一堆黑色的剪影粘贴在天边,一切的景物像水波般渐渐晕开又归于平静,可怖又虚假。

  这预示着梦就要醒了。

  谈话最后,苏沐秋忍不住问,“沐橙怎么样?”

  “她已经是一位厉害的除妖师了。”叶修停了停,看着还是少年模样的苏沐秋,“沐秋,你可别死了。”

  苏沐秋伸脚作势要揣叶修,笑骂着“滚蛋吧。”

  梦境世界的一切在眼前破碎成万万千细微的碎片,然后迅速地湮灭。

  “怎么睡在这里?”陈果推醒趴在桌上的睡着的叶修。“病了?”

  叶修伸了一个懒腰,“没呢,正好要向老板请个假。”

  “去哪?”

  “点苍山。别告诉沐橙她们。”

  陈果小声嘀咕,“什么事情搞得神神秘秘的。”

  挥笔一点墨,千里是苍山。点苍山,就是苏沐秋最后一次任务的地点。

  

  十年前,点苍山出现游客失踪事件,苏沐秋受托前往调查。

  随后苏沐秋魂灯熄灭,失踪事件停止。叶修知道苏沐秋一定是发现了什么,他曾经前前后后在点苍山多次寻找,始终没有找到苏沐秋留下的线索。
 
  点苍山在城郊,离市区也三十多公里。十年间,这座山游人愈盛,而树木依旧葱郁。

  叶修轻车熟路地躲过巡山人和游客,翻过铁丝网往人烟稀少的后山走去。深山里依旧没有了人工修筑的痕迹,树木愈发高大,遮天蔽日,阳光逐渐被掩盖在树荫间,丛林里显得更加清冷。

  随着叶修的深入,林叶间出现了被叶修灵力吸引而来的懵懂的山间精怪,甚至还出现了困于此地不得解脱的地缚灵。叶修看到挡在他面前身着民国长衫的地缚灵,有些惊讶,“咦?”地缚灵往往滞留人间达到一定时间后会自行消散,眼前这只浑浑噩噩的老鬼有不少年头了,可是看起来还没有消散的迹象,这就有些问题了。

  不过这只地缚灵并不是叶修此行的目的,他要找的是造成这种现象的罪魁祸首。

  叶修绕过地缚灵,继续往深山行进。森林间的灵气越发浓厚,一呼一吸皆是灵息,叶修拨开眼前几片肥厚的叶片,豁然开朗。密林之后是不属于人间的景色,白练垂落深潭,虹霞横跨半空,翠竹松兰,青鸾飞舞。

  水潭边的巨石上卧着一只赤豹,见有外人到访,懒洋洋的瞟了叶修一眼,见他并无恶意,又眯起眼睛继续休憩。赤豹旁倚着神女,眉淡而远,云鬓似巫山环绕,鬓间白玉步摇的流苏长长垂落一袭碧水羽衣上。她神色清冷,抬眼看向突然出现的叶修,并无惊讶之色。

  叶修遥遥的对着神女一拱手鞠躬,“叶修在此谢过山鬼娘娘多年来庇佑苍生之恩,此行受邀而来,愿以微薄之力破此死局。”

  神女其声似昆仑玉碎,清灵幽冷,“你已知此行万般凶险,君自且珍重。”

  叶修摩挲着千机伞伞柄的手停了停,复又握紧。

  乘赤豹兮从文狸,辛夷车兮结桂旗。桂旗乃是山鬼娘娘的法器,可辟易时空。神女双手轻举桂旗,反而扬旗,桂旗招展,阻隔光辉划破时空。

  “君且去!”

  叶修心下暗叹,虽说神道已亡,人道既昌,山鬼神女远遁凡尘化作似洛水河神一般的端丽女神,但是这挥手之间狠厉挥旗,让人忆起这位美丽的山鬼神女也曾是一位赫赫战神。

  

  待失重感消失后,叶修已经躺在了一张床上。

  天花板用报纸铺着,因为墙体老旧,墙上总会落下灰来。被子也是老旧的,有不少缝缝补补的痕迹,却很干净,可以看得出这家主人的经济并不富裕。房间地板上散乱着乱七八糟的宝器零件,符箓等等,显得拥挤不堪。

  身边环绕着熟悉安心的气息,叶修重新把自己埋在被子里打算继续睡着。这是十年前,属于苏沐秋,苏沐橙和叶修的家。

  当然叶修想继续睡觉的这个愿望并没有实现——“叶修快起来吃饭,吃完我们还得去雇主家里呢!”他的被子被人大力拉开。深秋转冬,天气变冷,离了被子叶修也别想睡了。

  苏沐秋抱着被子催促着叶修“你赶快换衣服,沐橙在等着呢。”

  叶修顶着死鱼眼看着苏沐秋,“沐秋呀,没想到你这么想看我换衣服呀。”苏沐秋一噎,佯装恼怒的把被子一股脑的砸叶修身上,摔门出去了“你换!我走!”

  他们的这次委托的任务是摆平一座闹鬼的房子。

  除妖师的业务除了典型项目除妖驱魔外,有些除妖师还承接卜卦风水等额外项目。此额外项目做得风生水起的当属微草的王杰希,王大神棍是也。

  按照以往的经验来说,闹鬼的房子不多,多的是心里有鬼。苏沐秋最喜欢这种委托了,住一个晚上,挪挪家具,第二天就可以和老板说事件完美解决,顺带还能赚点宝器符箓费的额外收入。

  不过,“沐橙怎么来了?”叶修悄悄捅了一下苏沐秋的胳膊。

  苏沐秋奇怪的看了他一样,“不是你说这次任务不危险,带着沐橙出来玩玩的吗?你该不会变卦了吧,沐橙可期待了很久了!”

  叶修耸了耸肩,“我这不是随便问问嘛,车来了,走吧。”

  

  闹鬼的房子在郊野的一个村子里,一座清末老宅。雇主平日是住在市区的,这次本想整修老宅做家族聚会用,可在修缮中三番两次地出现事故,装修工人还说晚上有鬼影出没,工期一拖再拖。雇主索性请了除妖师,不管是妖是鬼,总之一次性解决。

  叶修一行人来到老宅已经是午后,毒辣的太阳炙烤着大地。一下车,苏沐秋就带着苏沐橙躲到屋檐的阴影下,留着叶修独自在太阳光辉的照耀下找钥匙开门。

  推开木门,凉风迎面而来,三人都长舒了一口气,活过来了。

  叶修和苏沐秋选的房间是在雇主卧室旁的客房,房门在正厅左侧,苏沐橙的房间与之相对,在正厅的右侧。两个房门相对,不过六七米距离。

  “我在前面这块转转,你去后头天井看看。”放下行李,苏沐秋开始分配任务。

  “行,有事喊我声。”叶修看着苏沐秋第一时间往老宅右边走去,是去确认苏沐橙房间的安全。

  叶修在后宅的房间都转悠过一圈,并没有什么稀奇的,唯一比较特别的是天井中央有一口井。这个设计并不少见,许多以前老宅都有这个设计,一是取水方便,二是也有寓意源远流长一说。井口并没有什么遮挡,叶修站在井边查看,湿滑井壁上长着青苔,水面暗暗幽深,漂浮着黄绿的树叶枝条,水气凝神,是一口普通的老水井。

  叶修也没看出什么特别来,转身打算去找苏沐秋。

  不对!后宅并没有树木绿植,井里这些树叶是怎么来的!叶修快步走到井口边,树叶静静地浮在水面,树叶之下的井底,也变得幽暗神秘起来,似乎有什么潜伏在水底。

  “啪!”一只手搭在叶修肩上。叶修汗毛一竖,身未动一张驱邪符箓已朝身后之人扑面而去,再一息却邪出鞘,脚动身体一转直面身后。

  “苏沐秋?”叶修没想到身后竟然是苏沐秋。

  苏沐秋忍着怒火揭下贴在额头的符箓放到口袋,“你这是发现了什么?”

  “井下 有树叶。”

  “树叶?未封闭的井中有树叶不是很正常?”

  “但是周围并没有发现树木,你说这里的树叶正不正常?”

  苏沐秋想起什么,“雇主说过,这后院原先是有一株树的,但是在修缮的过程中被工人挪走了。许是以前掉进井里去的吧。”

  叶修收起却邪,问道:“沐橙呢?”

  “沐橙?”苏沐秋一愣,他从开始搜查后就没有看到沐橙,“该死。”苏沐秋急忙向前厅跑去。

  叶修跟了上去,才走到前厅,就看到苏沐橙从大门外进来,“哥哥!”

  苏沐秋担心地问:“怎么出去了都没说一声?”

  “对不起哥哥,下次我会和你说的。”苏沐橙手上抱着一袋子芒果,“刚刚村里的林大姐喊我出去,塞了我这袋子自家种的芒果,还和我说这房子不干净,让我们搬出去。”

  “你怎么回答的?”苏沐秋接过芒果。

  苏沐橙吐了吐舌头,“我说我们是房子主人的亲戚,来这旅游的,住一个晚上就走。”

  “鬼机灵。”叶修从苏沐秋手中捞过一个芒果,剥了吃,“还挺甜的。”

  苏沐秋白了叶修一眼,“还没洗呢,也不嫌脏。”

  苏沐橙笑嘻嘻地帮着苏沐秋一起洗了芒果。

  三个人坐在前厅吃芒果,宅子清凉,不开空调也不觉得热。

  

  月近中天,时近午夜,叶修和苏沐秋在整理符箓宝具,叶修抬眼看了看隔壁坐着的玩了一晚上手机的苏沐橙,苏沐橙的手机的电量已经消耗殆尽,正撑着脑袋昏昏欲睡。

  叶修朝苏沐秋打了个颜色,苏沐秋会意,“沐橙,你该去睡觉了。”

  苏沐橙打了一个哈欠,又揉了揉眼睛,清醒了一点,“知道啦~哥哥有事你要叫醒我!”

  “知道啦知道啦。”苏沐秋等到沐橙进了房间,就贴了一张警戒的符箓在门上。

  叶修擦拭着却邪问,“你觉得这有问题吗?”

  “不知道。”苏沐秋扯出一张草席铺在地上,“至少现在我是不知道的。”

  叶修看着苏沐秋又从房间里抱出一个枕头,安然躺下,不可置信“你要睡了?”

  “你守上半夜,三点的时候叫醒我。”说完,苏沐秋就抱着他的宝贝双枪合眼睡了。

  

  夜晚很平静,连蝉鸣声都安静了下来。

  苏沐秋盖着外套呼呼大睡,他睡觉也不安分,外套都快给他睡到一边去了。叶修看他梦中自己瞎折腾也有趣,但想到夏风也有可能着凉,如果苏沐秋生病了,那打怪抽BOSS就都变成他一个人的活了。于是,叶修“好心”的帮他盖好外套。

  动作之间,外套的口袋里掉出了一张符箓,是叶修上午袭击苏沐秋的那张。叶修刚打算把那张符塞回外套口袋里,动作一滞。

  这张符是已经被使用过了。

  驱邪符是不可能对人类起作用的,可是符被使用过了,就说明这里有非人类的存在。叶修苏沐秋这种人是不可能放一张废弃的符在口袋里的,如果遇上危险符却无法使用,这对于他们是一件攸关性命的事情。而苏沐秋取下驱邪符后却没有把这张原本完好的符还给他……

  突然,后厅传来怪声,似乎是水波拍打石壁的声音。

  苏沐秋立刻睁开眼睛,清醒明亮。叶修和他对视一眼,往水井跑去。

  叶修冲到水井边往下看去,井水中隐隐有金红色的光泽,月辉洒下,叶修终于看清了井下怪物的全貌,是一只硕大的利于,足有井口那么长,甩尾掀起的水浪就是他们在前厅听到的声音。

  不是这只鲤鱼。叶修扭头看到苏沐秋并没有跟来,通往前厅的门不知何时被阖上,叶修试着用却邪攻击厅门,不知被下了什么术法的门如磐石般毫无动静。

  叶修和那只作妖的鲤鱼被隔绝在了后厅,而前厅有不知人鬼的苏沐秋……还有苏沐橙!

  一声尖叫划破寂静的夜空,是苏沐橙。

  叶修冷静地环视了一圈后厅,门既然走不了,那么就另辟蹊径吧。

  却邪冲着木窗柩一挥,木屑飞溅,叶修踩着窗户边缘撞破玻璃进了房间。而房间里的情形也不容乐观,苏沐橙捂着受伤的手臂,而苏沐秋举着双枪,枪口正对着他亲爱的妹妹。

  苏沐橙看到破窗而入的叶修,急忙躲到他身后,“叶修你受伤了?”

  叶修的脸颊被破碎的玻璃划出一道血痕。他看着对面一脸冷漠的苏沐秋,“没事。”

  “哥哥他要杀我!”苏沐橙哭道,“哥哥他已经不是人了!”

  叶修的视线终于转向他身后哭得可怜的小姑娘身上,“沐秋他是鬼,那么沐橙,你不也是鬼吗?”

  

  一天之前的梦境

  “十年前,我受托往点苍山处理失踪事件。我调查出的结果是一只狐妖在此诱杀行人,可我没想到这只狐狸还有个鬼兄弟,狼狈为奸,一人吸食精气,一人吞噬魂魄。我杀了那只狐狸,却栽在了那只鬼身上。”苏沐秋叹了一口气,一时的疏忽大意丢了自己的命,丢脸丢大发了。

  “被我重伤的怨鬼携着我的魂魄误闯进了山鬼娘娘的领地,神女怜悯,就把我和怨鬼放在了桂旗之中相互制衡,我可以温养魂魄,怨鬼也逃不出祸害别人。这十年就这么僵持着。然而,随着山鬼娘娘的神力减退,桂旗也越发制不住那只鬼了。所以,接下来就得需要你帮个小忙了!”苏沐秋絮絮叨叨地讲完,终于说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小忙?”叶修挑眉。

  “好吧,可能并不小。”苏沐秋立马改口,“你要尽快去点苍山找到山鬼娘娘,她会送你进入桂旗。然后,你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出那只鬼,杀了他。现在,我杀不了他,他也杀不了我,只有一个外力对我和他造成伤害。”

  “沐秋大大,你也就在这种时候才想起我。”叶修状似忧郁地吸了一口烟,“有难同担。”

  苏沐秋难得有些心虚地打哈哈,“等我回去请你吃饭。”

  “你银行卡里的钱都花光了,你没钱。”叶修毫不客气地拆穿他。

  “咳咳,说正事。你进去之中,认清楚哪个是我哪只是鬼,也许他会扮成我的样子来欺骗你的眼睛。记住,千万别误伤友军啊!我可经不起却邪一枪。”苏沐秋再三叮嘱,他就怕叶修一个“手滑”戳他一枪。

  “知道了。”

  

  叶修的目的就是找到那只在这个幻境中不知变成什么模样的怨鬼。

  水井还有鲤鱼只是障眼法,真正的鬼只存在于苏沐秋和苏沐橙之中。能触发驱邪符箓,打伤苏沐橙,看起来处处可疑的苏沐秋才是那只怨鬼。

  然而——

  叶修抽出一张驱邪符贴在苏沐橙抓着他胳膊的手上,“啊!”苏沐橙痛呼一声急急倒退几步,把手上的符箓扯了扔在地上。

  现在的局势是叶修站在房中间,而苏家两兄妹站在房间两侧遥遥对峙。

  这下两边扯平了。叶修想,现在出去估计还能赶上晚饭。就算在这个时候,叶修还能想些有的没的。

  “速战速决吧。沐橙还等着我们回家吃饭呢。”叶修举起却邪对准了——苏沐橙。

  苏沐橙不敢相信,垂泪欲滴,“叶修,你在说什么?”

  叶修看着这张熟悉的脸,感概良多,“你大概不知道,沐橙一点都不喜欢吃芒果。看你下午吃得那么欢,没好意思提醒你。”

  却邪风驰电掣直冲怨鬼,“如果我死了,苏沐秋也活不了!”

  却邪稳稳地停住在怨鬼的面前。

  叶修转头看向苏沐秋,苏沐秋已经放下双枪。看见叶修的询问,苏沐秋轻咳一声,“他骗你的。你再不动手,他又要跑了。”

  却邪挥下,这柄神兵在这个幻境中再一次履行了它名字的寓意,万魔皆退。

  

  叶修睁开眼,还是在那个如梦如幻的山谷,只不过没有了慵懒赤豹,也没有了那位翩跹神女。避世的神女也终于随着那个万千神魔的时代一同远去了,埋葬在绮丽古老的传说之中。

  那么苏沐秋呢?

  魂灯还是熄灭着,一如这十年。叶修又想起来了怨鬼的话,苏沐秋说是骗人的,到底是骗了谁?

  “啪!”一只手搭在叶修肩上。叶修这回没有甩他一脸驱邪符,“怎么现在才出来?”

  苏沐秋无辜地看着他,“我这不是在找东西嘛。”说着,指了指撑着的鬼气森森的红色桐油伞。苏沐秋穿着一身白色丧服,撑着大红伞,若非那张青春俊俏的脸,这一走出去定能吓倒一大片。

  “晚饭没指望了,现在走回去还能赶得上早饭。”苏沐秋絮絮叨叨惦记着吃饭,也不管的他自己能不能吃得了。“叶修,走了!”

  叶修收起千机伞,向着苏沐秋走去,像十年前的每一个日夜那样。

  

  两把伞,一开一合,两个人,一生一死,到底还是兜兜转转走到了一起。

  第一缕的朝阳冲破万里层云,万物复苏,新的一天的开始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