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巴黎的一个月亮[二]

Work Text:

[二]

刘长健揽着她上楼,在她耳畔低声说,“我在605,你去把行李拿下来吧。”
他是君子惯了的,两个人在一起时间不算长,他从来没提过什么要求,难得碰上送她回家,也是楼下车里一个浅尝辄止的吻。
今天倒是胆子大了。
毕男似嗔非嗔看他一眼,说,“想来找我就说,还非得跟到巴黎来。”
“那什么……之前太早,我不是怕你觉得我轻薄。”他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说。
“哦,在巴黎就不轻薄了?”毕男懒得理他的胡说八道。
“巴黎可能可以胡作非为吧?”他笑着说。

果然等毕男带着行李进了屋,刘机长霸道的拥抱就压过来了,他用怀抱把毕男压在玄关的墙边,低头去吻她,把她的薄唇含在嘴里轻轻地吮着。
“干嘛啊,你今天怎么又这么急了……”毕男喘不过气来,拉他的耳朵以示抗议。
刘长健这才放开她,舔了舔嘴唇说,“不知道,就是很想你。”
他的嗓音比之前还要低,又加了一句,“想要你。”

毕男低头一笑,推了他一把,说,“飞了一路,我先洗个澡。”
“你不许进来。”她点点刘长健的鼻子。
他只好听话,听到浴室里的水声响起,他打开了阳台的门,虽然寒意袭人,雪夜之后却有非常漂亮的一弯新月。地面上薄薄的一层积雪披着月光,明明也不在塞纳河,也不在蒙马特,可就是这一层笼着月光的薄雪,令他第一次感受到巴黎真正的浪漫。

毕男出来吹头发的功夫,他已经冲完澡,还没等毕男把吹风机的线重新整理好,刘长健就朝她拥过来了。
两个人的呼吸交缠在一起,她用下巴轻轻磨蹭他的肩膀,在他耳畔小声说,“有那个吗?”
“有,带来了。”
“就知道你是蓄谋……”
他把手伸进毕男的浴袍里,从后颈开始往下抚摸她的脊背。毕男话还没说完,就轻轻战栗了一下,她太久没有过了,之前从分居到离婚,在这些事情上也多少有过一些不愉快的经历,对方是明明自己不够好却也要把责任都推卸给她的人,她没办法控制想起这些,眉目低垂下来。
刘长健察觉到了,有些紧张,他把手上的动作放轻了些,说,“你想怎么样都可以告诉我。”
说完又觉得好像不是很合适,又赶紧改口,“你不想怎么样也告诉我啊……”

他怎么这么傻啊,可是又那么温柔。毕男眼睛湿湿的,也没回答。但她回抱住刘长健,纤长手指抚摸到他腰间,去脱他的裤子。
刘长健一下子有些难耐,他身下的反应也明明白白地透露着这一点,毕男刚一碰到,就缩回手来,欲言又止,只是揉揉他的腰间示意他去床上。
他小心地把她压在身下,借着床头的灯光仔细地看她,毕男被看得不好意思,低下头说,“看什么啊。”
“你好看。”刘长健说,但他也没心思光顾着看了,他低下头去亲吻她胸前的红缨,毕男的身体娇柔敏感,一下子瑟缩起来。
觉得差不多了,刘长健才伸手去触摸她身下,湿润温暖的感觉令他忍不住问,“那我……”
毕男点点头,“嗯……”
但他确实太强壮了,毕男抿着嘴忍耐了片刻的不习惯,慢慢地才容纳他进入自己的身体,刘长健也知道自己的尺寸,第一次面对她的身体,格外温柔小心。
“好了……”她轻轻哼了一声之后忍不住说。
好像得到了圣旨似的,难耐的刘长健终于加快了速度,毕男在迷离之中看他,他即使在这种时刻,仍然是一脸的严肃。
这让毕男忍不住扬起嘴角来,可他的冲撞很快又让她重新咬住了嘴唇。
“嗯……慢点……”她轻轻咬在他脖子上。

温热潮水很快就涨上来,毕男满面绯红缩在他胸膛里,她太久没有这种感觉了,觉得很轻、又很重的感觉。
轻的是那种几乎难以描摹的快乐,重的是那种被珍重而待的温柔。
他也才缓过神来,凝神仔细去看眼前人的眉眼,又用嘴唇细细描摹她眉眼的轮廓。
毕男在他的吻里慢慢地张开眼睛,伸出手指轻轻抚摸他的眼角。
“开心吗?”他忍不住问。
毕男点点头。

她飞过那么多次巴黎,从来没有觉得哪一夜的月光有今夜那么的美丽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