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邱橙丨夏夜

Work Text:

这晚兴欣对嘉世,于是他们决定看场比赛。

房子临江,朝南,夏末的傍晚,晴而灿烂的红霞就映在窗户上。当时装修的时候,苏沐橙有先见之明,客厅选得很大,没摆茶几,代以沙发前厚厚一条地毯,很适合开着投影,肩并肩度过一个晚上。

晚餐都懒得做饭,于是点了炸鸡外卖,收拾起来也不费力气。苏沐橙把鸡骨头和碎渣扫进厨余垃圾袋里,邱非则负责外卖塑料盒分类。擦擦桌子,抹布洗涮完毕,晚餐就算正式结束。苏沐橙拿着手机,去调客厅的巨大投影,邱非分门别类打包好垃圾,无事可做:“还有什么要干的吗?”

苏沐橙盘着腿窝在地毯上,指挥他:“那去把垃圾扔了,再买点喝的上来。”

“好。”邱非巡游了几个房间的垃圾桶,收拾出要带走的垃圾,他提着两三只黑色塑料袋,去门口换鞋,“要喝什么?”

“果啤,桃子味的。”

走出门的时候七点多,天还没有黑。杭州夏季的日暮时分,总是被拉得无比漫长。日落之后,日光迟迟不落,一天的晚霞由红转紫,又转成熹微的黄,却总流连在天上。

邱非例行公事扔了垃圾,顺道去楼下便利店买零食和饮料。苏沐橙喜欢薯片、瓜子和桃子味的果啤,这种饮料酒精含量很低,口感像汽水,与其说是喝酒,更多的可能是喝个甜味。过去还要比赛的时候,他们谁也不沾酒,哪怕冠军庆功,最多也就是喝这个。当时没想到,最后反而是这个成了苏沐橙最爱的饮料之一。

他提着一袋零食饮料上楼,感到确实已经是夏末。太阳落下之后,蒸腾的暑气也迅速消散,风都降了温,习习拂在身上。苏沐橙已经轻车熟路把投影调好,比赛还没开始,直播间正在拍一些现场情况,弹幕倒是很热闹,已经开始无码下注,口头出一栋房支持本队取胜。邱非放下购物袋,去把窗户打开,清爽的凉风从纱窗间隙里吹入,看来不用再开空调。

“出去发现有点冷了,降温了。”他说。

“是啊,夏天快结束了。”身后一声清脆的响,苏沐橙已经开了一罐饮料。

他们并肩在地毯上就座,一人一罐甜味果啤。流连的天色很快暗下来,夜幕笼罩了客厅和室外广袤的天地。八点比赛准时开始,个人赛第一场,嘉世新的小队长对兴欣的新选手,两个战斗法师。弹幕下注,胜率七比三。

“猜谁会赢?”苏沐橙微笑着撞他一下。

“嘉世赢。”邱非不假思索。

“嗯?”

邱非看看她:“你难道不希望兴欣赢?”

“那客观一点呢。”

“还是嘉世赢。”

苏沐橙持保留态度:“我觉得反转更有意思。”

他们各执己见地继续看下去。兴欣的新选手这个赛季刚刚出道,操作寒烟柔,势头很猛,大有拿下最佳新秀的态势。嘉世的新队长是邱非带大的选手,基本功相当扎实,操作很土但是无解,没有死得不明不白的对手。

“她操作很强势,缺经验。”战局进展到一半,邱非点评对方,“我觉得嘉世会赢。”

苏沐橙舒舒服服靠到他肩膀上,插了根吸管喝果啤。几乎胜负已定,邱非也开了那罐甜味的饮料,一个交换,炫纹和光效炸开绚烂的画面,从屏幕内泼到屏幕外的色彩里,他仰起头喝了一口,荣耀界面弹出,嘉世胜利。

解说在欢呼,弹幕一片6666和“我看过这场比赛了,这是录播,嘉世赢了”,光影闪烁,下一场个人赛马上要开始。苏沐橙在他肩上动了动:“你自己没发现吗?”

什么?邱非低头,只看到她挺拔的鼻梁:“嗯?”

“喉结。”苏沐橙说,“喝东西的时候,好像比平时更性感一点。”

邱非默不作声,又仰起头灌了一口果啤。甜味流淌进食管,带来一点热意。随后的两场个人赛和擂台赛,他们喝空了三罐饮料,分享了两包薯片,一包烤肉味,一包番茄味。三场下来,嘉世与兴欣打出三比二,暂时性的小领先,看来又是团队赛定胜负的常规局。

“感觉今天这个弟弟状态不太好。”短暂的中场休息里,苏沐橙下巴指了指嘉世的小气功师,“刚刚个人赛丢分丢得很慌,擂台也受影响了。”

“他是有点,被场上胜负影响很大。”邱非点点头,“其实今天最好别让他上团队赛。”

“战术都定好了,换人太冒险。”

“嗯。是我可能会把他换下来,不过大概他们也有自己的考虑。”

“是。”苏沐橙笑笑,“所以现在猜猜谁会赢?八比二还是七比三?”

“嘉世。八比二好听。”

“弹幕全明星也是这么说的。”苏沐橙揶揄他。他感觉到她抬起手,手背碰了碰自己的脸,又来摸摸他的,“有没有觉得有点热?”

没有。打开的窗叶正徐徐向屋里输送着风。今天的晚风很大,坐在客厅足够凉快。

“可能是喝了酒。”邱非回答。他握住她没来得及撤回的手,低下头去吻她。投影的光明明暗暗,而苏沐橙即使在这样乱糟糟的光影里也显得美丽。他含住她的唇,轻而慢地舔过一遍,尝到她嘴里桃子果啤的甜味。

分开的时候苏沐橙笑:“喝醉了吗?”

“没有。”邱非说,“有点热。”

 

团队赛的比分暂时没有人关心了。他们纠缠着躺倒在地毯上,苏沐橙被压下去之前还惦记着要挪开那罐开启的果啤,邱非顺手拎过来,仰着头一口气喝干净。

“是因为刚刚我那么说了?”苏沐橙帮他脱掉宽松的T恤。

“没有。”邱非否认,觉得真的热起来了。她眼睛里像有湖,诱导人跳下去溺毙。他于是低下头先去吻她的眼睛。隔着薄薄的皮肤,他感受到微妙的颤动。苏沐橙的睫毛酥酥麻麻地拂过他的嘴唇,像夏夜里迟来的风。

言语的交流在此止步。眼睛到鼻梁,再到柔软的嘴唇,他沿路吻下来,吻出一点湿润的燥热。他从T恤下摆摸进去,苏沐橙的肌肤柔软而光滑。她像一片水面,指尖到处,激荡起轻轻的涟漪。

已经很熟练,他单手解开了内衣扣子。顺着肩带压出的痕迹,手指自下而上游弋过她清瘦的蝴蝶骨,柔软的肩头,和漂亮的锁骨。像个将她锁住的拥抱。而苏沐橙自然地抬起手臂,脱掉了上衣。

内衣随后被褪了下来,散乱地扔开。他的吻一路向下,吻过她美丽的下颌线和天鹅般的脖颈。隔着肌肤,数十条安静的血管正在流动着情欲。他的犬齿轻轻咬了咬,维持着抒发欲望和别伤害她的危险平衡。

但苏沐橙显然有点抗拒:“不要……”她压着他的肩膀,“说了会留痕迹……”

邱非抬起头来:“很轻的。”但她睁着湿漉漉的眼睛,明显不相信。他又俯下身吻她,唇与舌昏天黑地交缠,像分开一朵花。苏沐橙的睫毛扫过他的脸,她嘴里有桃子和酒精的甜味,熏熏然,他大概真的喝醉了。

间隙里他的手向下,握住她的腰,拇指慢慢摩挲腰侧一颗熟悉的小痣。再向下,裙子的拉链顺利分开,他如愿以偿,抚摸过她瘦瘦的胯骨。

“好想这里。”他含混地在她唇边低语。苏沐橙锤他一下,细碎的喘息又把这句话吹散。她的嘴唇被亲得红而盈润,他另一只手捧住她的脸,拇指来回摩挲过她的唇珠,又落下一个吻。

苏沐橙的手臂勾着他的脖子,慢慢收紧,收成一个亲密无间的拥抱。她出其不意地咬住他的嘴唇,等他吃痛,又玩笑着分开。裙子被褪下来,她光洁的长腿去缠他的腿,示意要公平。

而邱非言听计从。他撑住身体跪坐起来,脑袋沸腾着去解运动裤的带子。苏沐橙也弓着腰来帮忙,越帮越只是添乱。两只手蹭来蹭去,七手八脚,只把带子搅得更解不开。邱非深吸一口气,猛地攥住她的手腕,又把她摁回地毯上。

苏沐橙太瘦了,被攥着手压在地上,手肘的骨头隔着薄薄一层雪白皮肤清晰可见。他把头埋进她的颈窝里,闻到她头发里的熟悉气味。她在笑,侧颈的皮肤传递来酥麻的微微震动。他吻她肩头,感受到她手指在他背上的游走,沿着脊椎慢慢向下,像蜻蜓尾巴划过湖面。

“好硬。”苏沐橙一节一节抚过他的脊椎骨,“瘦得好像皮肤下面就是骨头。”

邱非揉揉她手肘清晰可见的关节:“刚想说你。”

他沿着她手臂内侧的软肉摸下来,揉了一把她丰腴适度的胸口。苏沐橙的敏感点他都很熟悉,传来的喘息明显变重。投影光芒变幻,照出她胸口一片盈润的雪白,隐没进黑暗的诱人部分,他覆上手。

她的大小刚好,够他一手握住,碰上去柔软得像是水做的。一团滑腻温柔在他手心里软绵绵弹着,翻来覆去,掀起小规模的波浪。他的指腹去找她挺立的乳尖,很快就抵达目的地。按上去的时候苏沐橙喘了一声,攀在他身上的手臂软若无骨地滑落下来,勾住他肩头才勉强继续。他指尖来回揉了揉,苏沐橙的腰都软了,曲着腿,膝盖一下一下蹭他。

邱非腾了一只手,循着线索去握她的腿。缺席的一侧立刻有唇舌替补,他含住她被照顾得微微发硬的敏感位置,唇舌来回吸吮勾留。柔软而敏锐的舌尖绕着打圈,几乎亲吻出水渍声。湿漉漉中,他舌尖碰上乳尖,苏沐橙几乎立刻浑身一颤。他恶作剧,用力吸了一口。

苏沐橙喘出了声,仰起脖子,抬手咬住了自己的手背。他唇舌下的胸口起伏得剧烈。邱非揉重了力度,另一只手慢慢循着路线,摸到她大腿内侧的软肉。苏沐橙是水做的,手心贴紧的部位是软的,唇舌挑逗的位置是软的,肌肤相亲的位置也是软的,好像他硬邦邦的骨骼身躯,随时可以陷入她身体里。

真的忍不住了。邱非的燥热从脸颊蔓延到耳后,他松开苏沐橙,支起身来,抽空瞥到一眼投影上的比赛,发现才刚开始。根本还没几分钟,他却已经几乎没有继续做前戏的耐心。想念苏沐橙,想念过去那些现在时间点的进度条之后的事情,苏沐橙哪里都是柔软的,哪里都是美的,美到让他欲火焚身。

他费了点劲,脱掉那条麻烦的运动裤。手指顺着她的大腿向上游弋,寻找让他燃烧的地方。隔着内裤,他沾到满手温热的湿润。苏沐橙准备得比他好。

“做吗?”他开口,才发现嗓子发干,声音低沉又沙沙响。

“嗯。”苏沐橙发出个鼻音。

他坐起身,预备去沙发旁的矮柜里拿安全套。苏沐橙软下来,松开咬着的手背,微微张着嘴唇喘息,侧过脸去看那场未完的比赛。赛场上元素法师技能推开一道冰墙,投影屏幕乍然一亮,他在这乍亮微光里瞥见她惊心动魄的美丽,乌亮长发铺散在颈窝里,绯红从身体染到脸颊,胸口水渍微微发亮,那里有一块暗色的红,是他留下的吻痕。

安全套撕得很潦草,他有点手忙脚乱,捏着那一小片塑料脱掉内裤,走流程倒出润滑,给自己戴上。苏沐橙转过头来看他,眼睛亮晶晶,似乎是在笑。她变得好整以暇,软绵绵又懒洋洋,伸着脚过来踢他的大腿。圆润的脚趾在晚风里吹得冰凉,一下一下蹭他滚烫的皮肤。

邱非猛然攥住她纤细的脚踝,顺着她回撤的腿,俯身压住她。指腹沿着小腿画出路线,小腿肚,膝窝,大腿内侧,途经的柔软很快改变方向,缠上他的腰。他沿着路线向下逡巡,途经腿心,指尖一滞,摸到满手流淌的温热。继续向下,手背沾到一小块微凉的地毯:看来不用做扩张。

邱非喉咙发干,手漫无边际向那块地毯周边区域摸索。屏幕上的比赛渐渐激烈,苏沐橙抬腿,脚尖踢踢他的背:“在找什么?”

好在扔得不远,他很快就摸到了。“没什么。”他说,俯身去吻她,顺便调整了下身的角度。苏沐橙配合地夹紧了他的腰,双手十指慢慢穿过他不短的头发:“是吗?”

“没有。”他回答,“解说有点吵。”

遥控开关按下,投影骤然熄灭。失去光源,眼睛立刻进入短暂的应激失明。在瞬间致盲的黑暗里,邱非用力撞了进去。

失去视觉,其他所有感官似乎都更清晰。背后地毯的触感,肌肤的摩擦,最敏感柔嫩的地方被侵略被进入被填满。黑暗和慌乱中,苏沐橙短促地叫出声,用力抱紧了身上的人。

几乎没有给她喘息时间,年下的恋人自顾自开始动起来。在这种事上邱非的风格凶猛又强硬,一下一下撞进更深的地方,每一下都让身下的人随之震动。

苏沐橙很快叫了第二声,而后是缠绵变调的又一声。身体的感觉清晰到赤裸,被顶开的软肉勾勒出下身所含住的轮廓,让人在被侵略的快感中怀疑是否能够承受。她被撞得向后退,勉强攀住他的背才能存身,像溺水的人攀援浮木,指尖不住打滑,仿佛下一秒就抱不住他。

邱非循着手臂找到她勉力支撑的手,拖到身前,慢慢和她十指相扣,吻了吻她的手背。里面软热而滑腻地咬着他,她的手背却单薄地在他手心发颤。他吻到她咬出来的浅浅牙印,舌尖轻轻舔了舔。

已经早就不是第一次,她的身体却还是这么让人沉迷。邱非吻过她的眉毛眼睛,又与她交换了一个深吻,流连忘返得想要此刻永恒。他舔过她湿润的唇珠,苏沐橙懵懵的,半阖着眼睛回应他。他猛然撞进去,舌尖立刻碰到她下意识咬唇的牙齿。

“别咬。”行动比语言更快地撬开她的唇舌。

苏沐橙想回答什么,最后在接吻中变成含混的呻吟。他伸手去照顾胸口弹软的雪色,手心握着敏感点翻来覆去磨蹭。快感积累到难以适应的程度,她扭动身体想躲避,纤细的腰肢承受不住地弓起,像腾跃出水的鱼,她湿得快溢出来,像一条湿润的河流。而他身下的动作不停,像紧密的缚网,将她钉死在这温柔乡。
他牵着她的手向下,划过幽壑与平谷,指引着她的指尖去揉弄那一点。就在其下,他没入她的身体,一下一下进出,撞击带出咕啾的水声。她的动作生涩颤抖,指尖时不时蹭到他的坚硬,蹭得他倒吸一口气。他攥着手腕,把她的手又往下带了带:“要摸吗?”

苏沐橙喘息着,眼睛湿漉漉地眨眨。于是她纤瘦的手指就待在那里。“这是出来。”他伏在她耳边轻声解说,“……这是进去。”

 

最后这场性事以他找到那个点告终。高潮来得很快,苏沐橙喘息急促,里面一阵一阵地紧绞着他。他含住她的耳垂,射在安全套里。

事后有那么一小段时间,他们都不太想动。其他时候苏沐橙都不大喜欢跟他浑身是汗地腻在一起,唯有这个时刻例外。她的手漫无目的地在他背上滑过,又摸摸他胸口和脸。她枕在他胳膊上,声音是少有的疲倦:“出这么多汗了,快起来洗澡。”

“再躺一会。”邱非闷闷地回答。

“窗户开着,有风呀。”苏沐橙拍拍他,“一会着凉。”

“就一会。”邱非说,“现在不想起来。”

于是苏沐橙不再提及,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蜷在他怀里。他们静默地躺了一会,她的手指闲不住,懒洋洋地弹钢琴般在他手背上跳跃,他翻过手,让她敲在自己的手心。苏沐橙笑了出来,握住他汗湿的手指:“哎,今天比赛还没看完。”

邱非四处摸了半天,总算在可触及范围内摸到了手机,点进微博翻了翻,这一场的赛果不久前公布了。

“兴欣赢了。”他告诉苏沐橙,“七比三。”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