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王嘉爾X何炅】哥哥你以後只跟我組CP

Work Text:

前兩天何炅接到《拜託了冰箱》第三季首兩期的錄製通知,雖然已經習慣了沒天沒夜地工作,但在被告知錄製將會在凌晨4點開始的時候,他還是小小地驚訝了一下,怎麼會這麼晚呢?

 

「不好意思何老師,那個Jackson他最近正在籌備Got7的新專輯,那天剛好是錄歌,他們那邊都已經約了監製預約了錄音棚,實在沒辦法回來。」助理跟了何炅這麼多年,看著他微不可察的挑眉就知道他在想什麼。

 

「我倒是沒事,」何炅看完信就隨手放到茶几上開始收拾東西,突然又像想到什麼一樣停了手:「欸......那個......那這樣不會妨礙幾個老師工作嗎?」

 

「他們都協調好了。」

 

何炅點點頭,目光掃到茶几上的信,錄製日期是3月28日。

 

喔對了,那天得準備一點什麼才是。

 

想到這裏,何炅不禁低下頭溫柔的笑。

 

「小胖,那天你直接去錄影棚等我吧,我有點事情要辦。」

 

*

 

凌晨1點,飛機降落。

 

王嘉爾拉著行李箱,慢慢地走到入境大堂。新專輯從早上10點開始錄製,先是到戶外取了境拍封面,然後是在廢棄工廠裏拍了MV,再到錄音棚裏錄歌。其他成員可以回去宿舍睡覺,自己卻要趕飛機到內地拍攝,王嘉爾覺得自己現在站著都能睡過去。

 

「先生。」突然有誰在他背後拍了一下。

 

這麼晚了還在機場裏出現能是誰呢?他轉身——

 

「Surprise!」何炅戴著墨鏡,一身簡單的橫條衛衣和牛仔褲,背著個黑色的背包,為了不被人認出來,還特別壓低了鴨舌帽。

 

「哥!」王嘉爾雙眼一下來了神,右手推開行李箱,反身就抱住比他身材小了不止一個碼的哥哥。
「噓!小點聲兒!真是的!等下讓人認出來你想走都走不了。」何炅拍拍王嘉爾的背,笑得一臉無奈又溺愛。

 

「那也是找哥哥的,跟我沒關係,我可以撇下哥自己坐車去錄影棚。」

 

何炅抱著王嘉爾,心裏是壓制不了的心疼,剛才他出現在自己視線裏的時候,走得那麼慢,好像連行李箱都拖不動,然後自己喚他,他轉過身的那一瞬間眼睛來不及收起來的疲憊......

 

還有他無意的這句話。

 

脫口而出的話,才最反映一個人內心的真實想法。

 

「我的粉絲都和我一樣老,肯定現在都睡了,所以認出我們的肯定是我們嘉爾的粉絲。」

 

王嘉爾把頭靠在何炅肩上,沒有說話。

 

「怎麼了?」

 

「哥......」

 

「累了是不是?」

 

王嘉爾還是沒有說話,連動都沒有動。

 

「別這樣,我帶了吃的給你。」說罷何炅放開王嘉爾,從背包裏翻出保溫袋。一打開,一縷縷乾冰的白煙從裏面飄出來。何炅從袋子裏拿出勺子遞給王嘉爾,再拿出盒子,打開盒蓋——

 

草莓乳酪冰淇淋。

 

王嘉爾接過了盒子,愣愣的站在那,過了兩秒才又抱住了何炅。

 

何炅被抱住,回想起剛才王嘉爾的反應,一陣失笑:「怎麼了嘉爾,你這是幸福來得太快反應不過來是不?」

 

「哇!!!哥!!!這個好吃!!!」王嘉爾吃到了自己愛吃的味道,整個人在何炅懷裏興奮得一直蹦躂。

 

「哎呀行了行了,有沒有這麼誇張,放開我啦!你幹嘛要用這個別扭的姿勢吃!」

 

這孩子,興奮得連耳朵都是紅的。

 

*

 

王嘉爾畢竟還是個炙手可熱的年輕小鮮肉,有了冰淇淋,又有了哥哥,那些疲累一下子便拋到了腦後,倒是何炅,錄完十幾個小時的節目便回家做冰淇淋,然後匆匆趕到機場,累得一上車便被車裏的暖氣熏得昏昏欲睡。可他看著聽著弟弟手舞足蹈地跟他說著今天籌備專輯的趣事,不想拂了他的興致,於是強打起精神聽著,偶而插上一兩句嘴。

 

說著說著,王嘉爾突然停了下來。正當何炅打算問怎麼回事的時候,一隻手撫上他的臉頰,帶著溫柔但無法抵抗的力氣,把他的臉帶到旁邊結實的肩膀上。

 

「睡吧,哥。」

 

何炅有點發愣,抬臉看著王嘉爾。

 

王嘉爾伸出右手,覆上哥哥的左手。何炅好像從沒聽過自家弟弟這麼低沉有力的聲音。

 

「睡吧哥,你累了。」

 

何炅有點想哭,於是他閉上了眼。

 

*

 

「嘉爾,我非常認真地跟你說,我真的已經坐這個位置了。我就問你一句話,你簽合約了沒有?我簽了十期。」

 

「我不知道,我公司簽了嗎?」王嘉爾心裏有點慌,怎麼節目一開場就這樣?

 

「你現在就問你的工作人員,如果你簽了,我不姓謝!」謝娜一臉堅定。

 

難道......我真的要被換走了嗎?

 

「那我......」王嘉爾站起來,自轉了一圈打算去問工作人員,但看到哥哥也跟著站起來,心裏突然不太相信謝娜說的話,一下子有了反駁的底氣:「這是我的家族!」

 

謝娜心想,這小孩兒實在太可愛了,不耍他,我才不姓謝呢!

 

於是一把拉過他:「你問一下你的經紀人嘛!」

 

何炅本來站了起來,打算讓謝娜不要再耍王嘉爾了,可是看見自家弟弟一臉懵的樣子,突然玩心大起,想要再看下去,於是又坐回座位上。

 

王嘉爾找到經紀人,一臉急不及待又慌張:「你過來一下,真的嗎?你說老實話,我們真的沒簽?」
「對對對......」

 

「那我在這裏幹什麼?」王嘉爾覺得自己快要抓狂了!經紀人卻還是淡淡地一句「就玩玩嘛」。

 

王嘉爾聽了經紀人的話,滿臉不可置信:「那我就是來這裡客串的?」

 

他把求助的目光往哥哥投去,希望哥哥能像以往一樣跟他說不是真的,就開個玩笑,但哥哥卻一直笑個不停。

 

何炅提出說要跟謝娜一起說開場白,謝娜看到何炅配合自己,於是一把搶過王嘉爾的手卡。

 

哥哥!

 

王嘉爾知道自己在鏡頭前不應該這樣,臉上卻再也掛不住笑容。

 

聽著哥哥和謝娜說著本來是他們何爾萌說的開場白,王嘉爾終於忍不住站起來,但哥哥沒有停下,還跟謝娜一起拍了桌子說了口號。他帶著笑容,帶著綜藝效果的拉起了謝娜拉到嘉賓座位上:「Sit Down!」

 

哥哥是為了節目效果才不理我的吧。

 

「你怎麼知道我沒有簽的姐?」王嘉爾接過何炅給的梗,一臉認真。

 

謝娜覺得這個弟弟實在是太可愛了,但是看著他當真了的樣子也不好繼續玩下去,於是匆匆用了兩句話結束了這個話題。

 

終於又坐到了哥哥旁邊的位置上。

 

「我開始還是你開始?」

 

「你開始,哥。」

 

「好!全世界的美食都在你的冰箱,只有你自己不知道!」

 

「本節目是由順滑又美味,吃了都得醉的,」

 

「甄稀冰淇淋冠名播出!」

 

「細膩有品味,冰箱應常備,歡迎各位收看,拜託了冰箱!」

 

王嘉爾說完開場白轉頭看何炅,哥哥還在激動地開著場,他突然好想大喊一句什麼,於是他隨著心做了。

 

「第三季!!!!!」

 

何炅聽到了王嘉爾的喊聲,突然想起這孩子沒什麼安全感,剛才這樣耍他,他應該還好吧?

 

可是,場還是要圓的。

 

「你跟娜娜姐,你應該跟她成為朋友。」何炅藉機拉過王嘉爾的手。

 

王嘉爾知道自己不能壞了節目,所以打算說自己沒介意。其實他真的沒在意的。

 

「我不能跟他成為朋友!」

 

王嘉爾不知道該怎麼接了,憋了半天說不出話來。

 

「為什麼?」倒是何炅出來接了這個梗。

 

「因為你只能愛一個人。」

 

嘻嘻,看熱鬧不嫌事兒大!

 

王嘉爾還在想怎麼接,突然聽到謝娜說愛,連忙抬起頭:「那就是我!」

 

何炅為了節目效果,做出一臉為難的樣子。

 

「那只能是我!你知道網上有一個話題叫——」

 

「你知道何爾萌嗎?」

 

切!CP而已,我也有!

 

「何爾萌是什麼東西啊?」

 

「就是我們兩個在這…...」王嘉爾急得連話都說不清楚了,只能靠手在比劃。

 

「網上有一個話題叫做『有一種友情叫何炅謝娜』!你們有一種友情叫『何爾萌』嗎?」

 

「有啊!」

 

「笑死人!」

 

何炅看見弟弟這麼激動的辯護著他們的關係,臉上帶著小孩子吵架的笑容,心裏剛才點點的擔憂消失殆盡。

 

看來他是沒有以前那麼缺乏安全感了。

 

*

 

錄影棚內的和諧氣氛維持了一會兒,何炅拿起冰箱家族出的書,說是他和王嘉爾一起都寫了序,讓大家一定要買。

 

謝娜想要耍這個弟弟的心又起了:「真的假的?有嘉爾的序啊?」

 

王嘉爾不虞有詐:「對!」

 

「那我不買了。」YES!又坑到小弟弟一回。

 

何炅在旁邊沒心沒肺地笑。

 

王嘉爾忍無可忍:「哥!!!」

 

何炅笑著回懟謝娜:「你不要欺負嘉嘉了!」

 

然後突然感覺自家弟弟在桌底下偷偷拉了自己的手。

 

何炅心裏一沈。

 

*

 

這場熙熙攘攘的錄影結束的時候,已經是早上八點的事情了。

 

謝娜提出說一群人去吃早餐,本來想和議的何炅又感覺到王嘉爾拉了拉自己的手。於是他撒了個謊,說自己還有點事要回家裏一趟,王嘉爾也順著說自己有事得先離開,大家都知道他們倆是大忙人,也沒多做挽留。

 

倒是經過了這麽多期錄製的田樹毫無保留地顯露了話癆的風格:「何老師和嘉嘉你們倆一定要吃早餐啊,要不然這個對身體不好。」

 

「好咧!」何炅笑笑。

 

王嘉爾搭上何炅的肩膀:「知道了哥哥!」還用力地在肩膀上拍了兩下。

 

意味深長。

 

也不知道這句「哥哥」喊得誰。

 

何炅突然有不祥的預感。

 

*

 

「怎麼樣嘉爾?出去吃還是買外賣到我家裏吃?」

 

「隨便。」

 

「……嗯......那買外賣好了。」

 

「好。」

 

甫踏進家門口,王嘉爾反手啪一聲關上門,然後迅雷不及掩耳之際搶過何炅手裏的塑膠袋扔到地上,左手一撈,把何炅兩隻纖細的手腕鎖在掌心裏,然後用力一推,然後右手墊到何炅腦袋後,迫使他抬起頭,把他抵在牆上。

 

深深一吻。

 

何炅終於確定了自己離開錄影棚時心中不祥的預感是什麼了。

 

他能從王嘉爾不斷加深的吻中感受到他霸道的氣息。本來被吻上的時候就沒有心理準備,再加上王嘉爾是個歌手,肺活量總比何炅大,他又不斷往前進攻,何炅過了一會兒便有了缺氧的感覺,他想像往常一樣推開王嘉爾,卻因為手腕被鎖著推不開。王嘉爾感受到了何炅的掙扎,於是更用力地向前吻去。

 

「唔......」

 

王嘉爾不為所動。

 

「嗯......唔.....」何炅覺得自己有可能成為第一個因為接吻時間過長窒息進急診室的人。

 

聽哥哥這聲音,還沒到極限。

 

「唔......嗚......」何炅的呻吟帶上求饒的意味。

 

這次王嘉爾終於放開了何炅。氧氣一下子湧入肺部,嗆得何炅一臉通紅,他因為生理反應呼吸得特別快,卻被乾燥的空氣嗆到,咳得站都站不住。

 

王嘉爾冷靜地撿起地上的袋子,放到飯桌上。然後雙手撈起何炅,半推半拎地把他放到沙發上,然後抓起他的腳踝,脫了鞋子,扔到一邊。

 

「王!嘉!爾!」

 

「哥,我今天不開心。」王嘉爾直愣愣地看近何炅的眼裏。

 

何炅看著弟弟委屈得人畜無害的樣子,一句責備的話都說不出來。

 

「嘉爾,那都是節目效果,你這麼聰明,肯定不會不明白的。」何炅在軟軟的沙發上掙扎坐直著身子。

 

「哥,我知道,但我還是不開心。」

 

「好啦我的嘉嘉,那你想哥哥怎麼補償你呢?」

 

王嘉爾清清嗓子:「哥,那天有人教我一句話是『沒有什麼事情是操一頓不能解決的,如果沒有,那就操兩頓』那是什麼意思啊?」

 

何炅覺得自己今天禍惹大了,早知道就阻止娜娜了。

 

「哥你老實說那是什麼意思。」

 

「就是......那個......嗯......」雖然何首污平日開起車來那叫一個暢快,但是涉及到自己重大利益的時候,還是支支吾吾半天說不出來。

 

「哥,」王嘉爾一下子湊前,極其挑釁地舔了一下何炅的耳廓,激得他情不自禁地輕輕叫了一聲。「是不是這樣?」

 

這小子!明擺著知道呢!

 

*

 

王嘉爾喜歡何炅在某些時刻用沙啞的嗓子叫他嘉爾。

 

不如以往的細心,這次只是草草用手指做了擴張,王嘉爾便緩緩進了去。憐惜地理了理身下人汗濕的頭髮,他俯身在哥哥額頭上落下安撫性的一吻,一路下去是眉頭、鼻梁、嘴唇,然後腰用力一頂,剛好撞進身下人最敏感的那一點。然後趁他因為衝擊疼痛和快感抬頭喘息的時候,輕輕咬上那顫抖的喉結。

 

「不…...疼......」除了第一次,何炅好久沒有嘗過這種生澀的疼痛,他雙手扶上弟弟的肩膀,攥著衣服,往外推的力道帶了抗拒的意思。

 

王嘉爾輕柔地拉下哥哥的手,再引導他把手圈成一圈繞到自己脖子後面。

 

兩人的距離更近了。

 

「乖,哥哥。你說你要補償我的。」

 

他吻著哥哥發紅的眼角,舔去他生理性的淚水。

 

何炅本身做主持,經常在錄影棚一站就是四、五個小時,加上快樂大本營近年來都是玩體力遊戲,於是他的腰便越發地不好。現在跟王嘉爾還有了情人的關係,年輕人血氣方剛總耐不住要......瀉火,弄得他經常在情事中途便是腰痠背痛疲倦得很。王嘉爾很清楚自己哥哥的敏感點,如今這場情事又帶了懲罰的意味,於是他握著何炅的腰,一下下發了狠地往深處撞,何炅很快就沒了力氣,環在王嘉爾脖子上的手早已滑了下來,整個人攤在床上極其被動地承受著弟弟的憤怒。

 

「啊…...要......」

 

被王嘉爾進攻得頭腦混沌的何炅看不見自家弟弟邪魅的一笑。王嘉爾看見哥哥動情的樣子,知道他快要高潮了,於是他右手往下滑到腰際,再滑到哥哥平坦的小腹,到了他早已充血的下身,惡意地堵住前端。

 

「嗚!不…...」一點一點累積的快感到達頂峰,卻一下子被人奪走,何炅好不容易控制住的淚水再次奪眶而出,沿著太陽穴流到床單上,混著汗水,一塌糊塗。原本就累得渾沌的腦袋此刻完全失了自主意識,他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好不斷搖著頭宣洩他的感受。

 

「哥哥,你剛才說什麼呢?」

 

「Jackson……拜......拜託......」

 

「何老師,您在說什麼呢?」

 

聽到了王嘉爾背德的稱呼,再想想現在自己的樣子定必是極其不堪,何炅抬起手遮住自己的眼睛,咬著唇不發一言。

 

「嗯?哥哥?」王嘉爾每說一個字就往前進攻一下,握住何炅要害的手也不斷刺激著前端。

 

哥哥今天實在是太過分了。

 

「嘉......嘉爾......」

 

哥哥沙啞的嗓子真是要了命的性感。

 

「哥哥,你最在乎的人是誰啊?」

 

「是......是你......」

 

「嗯?」

 

「嘉爾......」

 

「哥哥要答應以後只跟我組CP。」

 

「好…...拜......拜託......嘉爾......」

 

王嘉爾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但是聽到了自己心中想要的答案,他加快了自己的動作,在自己釋放的瞬間心滿意足地放開了哥哥,快感翻山倒海突然地襲來,何炅弓起身子嗚咽著和王嘉爾一起射了出來,

 

何炅高潮過後便累得馬上昏睡了過去,王嘉爾看著哥哥連睡夢中都皺著的眉頭,心疼地吻了吻哥哥。房間歸於平靜,王嘉爾本來就奔波了一天,這時完全抵擋不住濃濃的睡意,摟著何炅便睡了過去。

 

*

 

王嘉爾醒來的時候,天已經黑了。兩人還基本維持著早上入睡時的姿勢。他揉了揉額頭,坐了起來,身上雖然黏呼呼的,但更多的是慾望宣洩後的痛快。他扭頭看了看何炅,才發覺自己沒有幫他蓋被子,幸好房間開了暖氣。何炅蜷縮在床上,好瘦弱的一隻,王嘉爾這個稱職的弟弟加情人曾經想方設法多餵何炅吃東西,可是他的忙碌總是讓一切都變成了無用功。

 

空氣裏仿佛還有情慾和汗水的味道。何炅的臉頰在微黃的床頭燈的映照下紅紅的,王嘉爾拉過自己的襯衫,輕柔地蓋到何炅身上,便到洗手間梳洗去了。

 

梳洗完的王嘉爾出來,他決定還是不叫醒哥哥,好讓他多睡一會兒,他躺在何炅旁邊,安靜地看著自家哥哥的睡顏。何炅還是皺著眉頭,一副睡得很不舒服的樣子,王嘉爾覺得有點奇怪,打算翻過身看怎麼回事兒,可一觸到何炅的手臂,就是燙得不正常的感覺。王嘉爾嚇了一跳,趕緊查看是怎麼了,原來剛才臉頰紅紅的是因為發燒了,才不是因為那床頭燈。

 

「哥哥?」他試圖叫醒何炅,但他徹底沈睡著,毫無反應。

 

王嘉爾突然想起情事過後沒有清理的事情,一下子抱起何炅到浴室裏,放了水,細心地替他清理身上的痕跡,何炅一直都沒有醒過來。當清理到那個承受歡愛、還紅腫著的地方時,王嘉爾格外地放輕了力度,但是何炅突然哼了一聲,難受地扭動了一下,眉頭皺得更深了,有醒過來的趨勢,但最後還是重新睡了過去。

 

幫哥哥清理好的王嘉爾把他重新放到了床上,蓋好了被子。他到廚房翻出了麵條,憑藉著自己在節目中的記憶,估摸著做了碗麵條,再翻出了退燒藥,又回到了房間。

 

「哥哥?」

 

何炅這次聽到了王嘉爾的呼喚,睜開了眼睛,但還是花了一點時間才把眼光聚焦。看清叫醒自己的人是誰後,他翻了翻身,用著糯糯的嗓音不情願地開口:「累......睡覺......」

 

王嘉爾看著撒嬌的哥哥哭笑不得。

 

「乖,哥哥。你發燒了,起來吃了藥再睡。」他扶起何炅靠在床頭板上,何炅一副眼睛睜不開的樣子,王嘉爾只好用剪刀剪碎了麵條,放在勺子上一口一口的餵著。不得不說,王嘉爾確實是個聰明的孩子,看了這麼多廚師煮的菜,做的麵竟有了點好吃的味道。何炅吃了兩口也清醒了不少,但還是懶得動,於是就由著弟弟餵著自己吃了一碗麵。

 

吃完麵吃完藥,王嘉爾抱著何炅重新窩到被子裏。

 

「對不起哥哥。」王嘉爾一臉愧疚。

 

何炅後來清醒了過後就知道自己發燒了,身為一個老司機,也明白怎麼回事。

 

「沒關係。其實是我要說對不起。」還是那個讓人安心的笑容。

 

「不是,我沒事。真的對不起,哥哥。」

 

「沒事,睡吧。」

 

傻弟弟,這有什麼的。

 

睡吧,哥哥永遠在你的身旁。

 

——END——

 

感覺有點OOC啊(望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