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Work Text:

正当乐师还在思考如何温暖王的时候,一股属于王者的气息不容拒绝的迎面而来。
王挑起乐师的下巴并吻上了诱惑自己许久的唇,先是轻轻的在唇上碰触,接着便轻咬了下方的唇,下一秒便让舌伸进了乐师的嘴中,王不停的逗弄着乐师的舌,而乐师也努力的回应着,初尝情事的他只能抓着王的衣角寻求支柱。
然而王的手可没闲着,不一会儿便把乐师的衣裳给扒个精光,白花花的身子在王的眼里成了香豔,此刻王终于知道为何宫里的人要称乐师为仙子了,这样完美的人可上哪都找不到,原本那些龌龊的想法在看见这副身子后全烟消云散,乐师见王迟迟没动作,怕自己惹王生气了,便起身跪坐在王身上,原本挂在肩头的斗篷随着动作而落下,姣好的曲线这下全被王一览无遗。
乐师轻轻地牵起王的手抚上自己的身子,自己微凉的体温碰到王身上温热的温度便产生了依赖感,乐师靠在王的耳边说:「小的有点冷,能奢求王的温暖吗?」王听到这话便抱紧眼前的身子,炙热的唇在白皙的皮肤上留下一团团火花,王先是在樱粉色的红粒上停留,等到两边都被自己吸吮到挺立染红的时候便又转往其他阵地,乐师从未有过这种异样感,只能死命的抓着王的肩膀,嘴里隐约吐出一句句摄人心魂的吟哦。
王的手沿着乐师精瘦的曲线一路来到隐密地带,两团柔软的臀肉令王爱不释手,然而王的嘴依然留连在乐师水润的唇和颈子,王发现只要自己吻到乐师的耳后便能换来乐师更娇柔的声音,于是便起了坏心不停的亲吻那块敏感带,乐师一句话都说不好,不仅自己的敏感带被掌握,连身下的搔痒感也让他无法集中注意力,乐师忍不住开口:「王…小的难受…」王微微笑了一下,手伸向了穴口,若有似无的抚着,王在乐师耳边轻声说道:「是不是这儿难受?」乐师红着脸点头,在他低头的刹那看见了王的凶器挺立着便回说:「王忍着应该也很难受对吧?」王捧着乐师的脸,对着唇深深的吻了下去。
在乐师分心顾着回应王的吻时,王的手已经悄悄的开拓起禁地,不同于微凉的体温,乐师体内的温暖让王忍不住又多加了几指,起初乐师因感到疼痛而皱眉,体内异样的感觉令乐师害怕,但很快的快感取代了痛感,乐师忍不住将自己往王身上贴,期望得到更多,王的手指逐渐加快速度,乐师发出的呻吟也更加魅惑,彷彿他拉的琴声一样令人着迷,在高潮来临时,乐师在一声尖叫后将自己埋进王的胸膛不停的喘息着,王看着下身一塌糊涂的乐师便有想立刻强要身下人的冲动,但他想到此刻两人是在船上,一个重心不稳就落水,于是他将船滑到岸边将人抱上岸,准备带着乐师回到寝殿,可是这一切全被王后看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