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博畅】生活助理

Chapter Text

虽然老话说男人是个洞就可以,但这事多少还是需要点你情我愿的情愫在,又不是人人都爱东单公园。

就在王一博琢磨怎么不着痕迹的把才见过面的彭昱畅约出来的时候,一通电话证实了缘分确实是个很奇妙的事情。

金主爸爸看他们昨晚联合直播效果不错,要他们再接再厉今晚继续,点名要求彭昱畅在场。

这游戏不错,解密推理处理极好,草蛇灰线,从开章落下的蜡烛到剧情中处处可见的蛛丝,直到终章才终于明白从入局已经结束,乌斯比莫环上每个点既是起点又是终点。

王一博拿出来手机翻翻临时成立的小组,手指在一个浅蓝色的Q版头像上犹豫,他点进点出小组很多次,总是无法让自己点进那个头像发一句“嗨”。

晚上直播定在王一博家里,彭昱畅本想推托身体不舒服(事实上他的身体真的很不舒服),就不去了,但是……

他们给的实在太多了.jpg

勤勤恳恳的大学毕业生,刚入社会就惨遭开除,几万块属实不是一笔小钱。被窝里累的哼哼唧唧的彭昱畅立刻来了精神,爽快的答应了金主爸爸的要求,不就是一个恐怖游戏,啧啧啧,还有谁不知道他外号彭大胆。

至于王一博嘛……彭昱畅又蔫蔫的躺下来,看了看手里抓着的小巧的遥控器,他现在是真的不知道怎么面对他了。

本来春梦这事,他不说也没人知道,再加上他又把他开除了,理论上两个人是这辈子都再无交集。

让彭昱畅这么脸面尽失,都要怪那个宅男论坛。

彭昱畅磨着后槽牙,恨恨的想,都怪那些个自称直男的基佬,一个个分享的都是什么感想,如果不是……如果不是他们大白天分享什么如何慰菊,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在白天就这么放肆。

后背汗津津的,经过这么一弄凉凉的总是不舒爽,彭昱畅带着身体不可描述的感觉一步两挪的挨进了浴室。

洗澡的时候看着狭小浴室里遮挡的帘子,思绪又飘到了梦里。游戏里出现的盥洗室也有层薄薄的帘子,王一博几近白骨的手指捂着他的嘴,两个人身体贴的紧紧地不露缝隙,心跳扑通扑通。

梦里没有想到的事此刻全部跑进脑海里,不太妙了。 彭昱畅匆匆的冲洗了一遍,红着脸湿着身体,把自己裹紧被子里。

被子裹着水黏黏的贴在他身上,彭昱畅小心的把手指重新塞进去。 “咿——”哪怕是第二次进入,也还是摆脱不了奇怪的触感,那个地方柔软又有弹性,手指摸上去涨涨的并不痛。

因为刚刚才弄过没多久,还留有涩涩的水渍,彭昱畅手指在里面乱摸一通,确定没什么之后才把手指退出来。 

但心理作祟总觉得仍然有什么东西在他里面。出门走路的时候也无法好好集中精力,思绪总是飘到很远的地方又猛然回来,连基友都敲他脑袋要他精神点。

直到他们进到王一博的家。 这地方真的很大,有人把他们带到一间专门用来等人的小会客厅。

彭昱畅坐下来,把受过他自己摧残的屁股端端正正的摆在柔软的沙发上。朋友们开始讨论一些游戏的内容和一些观众大概会有的反应。

好友A神色暧昧的用胳膊撞撞彭昱畅:“今天晚上直播可靠你了,听说二比一还刺激。”

彭昱畅正端着小茶杯一块一块吃着叫不上名字的小点心,脊背挺得倍直,被朋友一撞身子歪了一下,只觉得有什么不可描述的东西从后面出来了。

他勉强自己笑笑,虽然知道那不过是产生的幻觉,脸色还是很不好

朋友看他脸色不好,又想起中午打电话时的疲惫,有些愧疚,正准备说直播要不要延迟一天,王一博就来了。 他大概刚刚运动过,额头还有一层薄薄细汗

彭昱畅傻愣愣看着他,他是能够理解小姑娘们喜欢这种人的,长相精致俊美的年轻人,谁会不喜欢呢。

他想起昨晚的梦境,修长的手指掐着他的腰摆弄,完全没有抚慰过的前端就可以吐出淫液。王一博手上还拿了一个什么东西,大概是新出的一些高科技玩具吧。

他看着他手指十分灵活的摆弄那个小东西,色情的梦境和早上睡醒后做的荒唐事,让他一时难以接受这么快和当事人面对面。

直播的过程很痛苦,彭昱畅眼角总是忍不住飘到旁边的王一博白净的下巴,还有他的手指头。

淦,他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手指头了。

彭昱畅刚回过眼神就看见自己操纵的人物再次被砍死,连没见过他几次的观众都看出来他的心不在焉,几个人觉得实在没什么效果,干脆下了游戏换成土豪夜の吃播。

彭昱畅向他们几个连声抱歉,下播后立刻跑进了盥洗室。

他用清水拍了拍脸,还没缓过神就听见天杀的一句“你在干吗”。

是王一博。

他跟过来干什么?

彭昱畅愣了愣,王一博走近,沾了空调风凉丝丝的手指头碰到他的脸,身体是热的,即使他们中间隔着一段距离,彭昱畅也能感受到他的体温。

是活的。随即又为自己有这样的反应感到好笑。

王一博凑近他,把他被水沾湿的发梢撩开,在他脸颊上印了一个吻。

接着就失控了,王一博过高的体温,和因为第一次做塞不进去发出的呻吟,当那个真实的东西进入到他身体里,突然变大的触感,还有他被一点一点扩张带来的羞耻感。

彭昱畅想,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