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博畅】生活助理

Chapter Text

彭昱畅年廿三,身体健康无不良嗜好,除了稍微爱吃了那么一些些,是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新社会主义好青年。
然而好青年做了一个不那么符合核心价值观的梦。
这得从他面试开始说。
彭昱畅在大学主修的图书档案管理,虽然学长学姐们就业率确实不错,但他还是在朋友的推荐下,来这家别墅面试一个富二代的生活助理。
他带着简历走进大门时不免被土豪外漏的财气闪了眼,不说剪出各种造型的绿植,仅凭大门到屋门需要开车的这段距离,就着实让他咬手帕羡慕嫉妒恨了一番这个叫王一博的富二代。
带着彭昱畅来面试的小姐姐把他带上二楼一个房门前就离开了,他有点傻眼,试探着推了一下门就开了,房间里已经有一个人在了。
长得这么帅,显然不是一个普通的工作人员,估摸着就是王一博本人亲自来面试了。彭昱畅习惯性扬起笑脸,报了自己名字。
过程都很顺利,除了面试他的人全程面无表情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彭昱畅想着明天的行程,随便收拾了一下也就躺着睡了。

迷迷糊糊中他好像又走到了那扇微开的门前,旁边面目模糊的小姐姐丢下一句“你自己进去”后又踩着恨天高走开了。
彭昱畅推开门,果然有人。
还是王一博,在抽烟。
彭昱畅有些困惑,开口问道:“我是在做梦吗?”
那边坐着的王一博挑眉,看上去不太开心。房间烟味很重,彭昱畅皱皱鼻子,迟疑着走过去,坐在了王一博对面。
王一博突然笑了一下,嘴角勾起带着眼睛在平静的湖面上起了涟漪,确实漂亮。彭昱畅呆了一下,正准备自我介绍的话语卡在喉咙里,对面的人歪歪头,掐灭了烟,颇为乖巧的伸手,捏了捏彭昱畅的脸颊。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彭昱畅想。借着王一博捏着他脸的手蹭了蹭,反应过来才慌忙道歉。
可还没等他再说话,王一博突然站起来坐过去,用手搂着他的脖子颇为大力的按下来。
唇齿相接的触感并不友好,彭昱畅闭紧牙关,疯狂摇动脑袋试图挣脱,结果被王一博用另一手固定。彭昱畅瞪着眼睛,嘴唇上湿湿热热怪异的很。
眼前的人闭着眼睛,眼皮薄薄的,红红的,颤动的睫毛随时要飞起来一般。忽然嘴唇上传来细小尖锐的疼痛,彭昱畅受不了痛,牙关大开,王一博的舌头顺利撬开了他的唇齿,肆意的勾住他的舌舔吮,有时会退出来,用舌尖细致的描绘他的嘴唇。
他自然是交过女朋友的,懂得亲法越亲越下流之后是什么,他只想赶快挣脱。
可是还没等他发力,一只手解开了他的裤子,放出了他的小兄弟,颇有规律的撸动起来。
彭昱畅被这样搞的昏昏沉沉的,脑子里想要逃跑的想法也越飘越远,任由王一博对他亲来亲去。王一博的手不如他的脸看上去那么精致,掌心中有着厚厚的老茧,环著柱身很有技巧的时快时慢地撸动。
等彭昱畅带着惊慌的罪恶感颤抖着射出来时,也不禁感叹果然还是男人最了解怎么让另一个男人舒服。
他软趴趴的半倚在王一博身上,心情复杂的回忆着刚才王一博如何操控手指,在他的龟头上轻轻打旋,又是如何握住他的柱身,时快时慢的滑动。
王一博还带着黏黏液体的手钻进了他的上衣,湿漉漉的手指描绘过他仍需努力的腹肌,在乳头附近打着转。而湿滑的舌头则放弃了脖子,缓慢地向上滑上彭昱畅的耳垂,不断舔舐,最後轻轻用牙齿啮咬。
资本主义的腐蚀力着实可怕,就在彭昱畅努力清醒过来,再次尝试挣脱时,低沉的笑声震地他背后发麻,:“礼尚往来的道理你也不懂吗?”
草,这个道理彭昱畅当然懂,可这又不是他求着他才做的。彭昱畅满心不平,可事已经发生,再抱怨已然没有用,他还是伸出手,去解开王一博的裤腰带。
王一博穿的宽松的运动裤,胯部鼓鼓囊囊,彭昱畅有些无从下手,王一博暗示性的顶顶胯,一大坨热乎乎的软肉在他眼前蠢蠢欲动。
彭昱畅顶着王一博直勾勾的眼神,压力山大的把那东西掏出来。尽管做了心理准备,但真的看到还是吓了他一跳。
看着彭昱畅一直没有动作,王一博干脆拉过他的手,半强迫半引导的为自己的欢愉活动。彭昱畅头发都炸起来了,给自己撸和别人撸的感觉天差地别,更何况他从来没想过去帮别人。
看着彭昱畅惊悚的表情,王一博又开始湿漉漉的亲他,从脖子到耳垂,从耳垂又转移到乳首。
从第一次见面彭昱畅就知道王一博的牙齿长得漂亮,白润整齐,牙科医生看了都要夸一句那种。这样的牙齿危险的磨着他的乳首,犬齿时不时蹭过,带起细小的疼痛。
说没有感觉是假的,被这样甜蜜色情的亲着,手上动作不辍,让他也有种仿佛自撸一样的错觉,刚发泄过一次的性器在没有人照拂的情况下很快又硬了起来。
王一博低沉蛊惑的在他耳边说:“帮我舔。”
彭昱畅迟钝的脑海里飘过一串感叹号,他的确有短暂的沉溺在其中,但并不代表他爽到失去理智要把这么大的一个东西塞进喉咙里。如果他这么做了,第二天绝对会讲不出话的。
看着迟钝无反应的彭昱畅,王一博也不生气,只是在他耳边继续说:“你想用上面的嘴还是下面的嘴,想想清楚。”
会死人的。
放到下面绝对会死人的。
彭昱畅果断选择了第一个,王一博笑着拍拍他。彭昱畅跪坐下去,厚厚的地毯扎的的他痒痒的,他抬头看了一眼王一博精致漂亮的脸,又看一眼狰狞粗大的性器,内心充满了世界是不公平的。
他试探性的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头部,苦涩的味道让他把舌头缩了回去,王一博不给他这个机会,粗大膨胀的性器粗鲁的顶了进去。
被惊到的彭昱畅有些想哭,眼角分泌的泪水在他眼眶里摇摇欲坠,任由王一博按着他的脑袋,在他口中进进出出。
此时的王一博充满了控制欲和危险,彭昱畅只是尽力用嘴唇裹起牙齿,好不伤了他。
一直被进出的口腔无法闭合,口水从合拢不上嘴角溢出,沿着下巴滑落。这样顺从乖巧的样子让王一博心情好了一些,命令到:“用上你的舌头。”
彭昱畅乖乖的用柔软的舌头舔上去,侵入的动作也变得越来越激烈。重重地顶撞全部在喉头,想要呕吐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只是这样柔软收缩又方便了怒昂的分身在他口中进出。
速度越来越快,彭昱畅能感受到口中的昂扬又大了一圈,他甩头想要离开,却被王一博死死的按住头部,一股股浓稠的精液全部射在他嘴里。彭昱畅条件反射吞咽了一下,内心充满了卧槽。
王一博放开他,又撸动几下,将剩下的精液喷洒在他脸上,细长的手指把精液涂开,奖励似的拍拍他的脸:“真乖。”

彭昱畅被闹钟吵醒时整个人都震惊模糊了,他这算不算无师自通学会了……呸呸呸,就算他的确觉得刚见过一次面的雇主长得不错,但绝对绝对没有这份龌龊的心。首先他笔直笔直,之前交往过的也都是女生,和所有普通的男同学一样喜欢巨乳和长腿,更何况被人颜射这种事情每个男人都不会想要的,颜射别人还差不多。
他神情恍惚的刷牙洗脸,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即将要见到的雇主,掏出手机发了个帖:
“面试通过后梦到和主考官ooxx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