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来自肉体

Work Text:

整件事情起源于一封莫名其妙的邮件。
时过零点了,王还在三改论文,改的快要吐血时,突然收发论文的邮箱弹出封邮件:
“点~击~查~看~好~图~”
换做平时估计就直接丢进垃圾箱,但今天论文改的太压抑,这地狱般的生活不知什么时候是个头,知道是病毒邮件还是点开了。
于是真的吐血了。

照片里是王的女朋友Queen,平日小情侣恩爱,要不他也不会因为论文死线陪不了女友看电影自责好久。只不照片场景看起来不像是电影院,更像是SM的调教现场。
平时他和女友不算保守也不算过激,SM完全和他们扯不上关系的词汇。照片里女友样子,无论是汗和欲望湿濡的脸颊还是因皮革留下红印的肉体……都太过火了。
也太恶心了。
王突然干呕了起来,晚饭没吃呕不出来东西,半天勉强呕了点胃酸出来,搞的口腔里一股酸味。
折腾会后,他勉强自己又看了遍照片,终于在照片里的一个杯垫上找到店名。

王是秉着一口恶气从宿舍跑出来,外套都没穿,更没想过后招。比如遇到女友该怎么说;比如这种私密性极高的私人俱乐部怎么会让他轻易找到。
但是他现在站在了“房间”的中央,于是他打量四面的装饰,和记忆中的照片对比着。完全一致的暗红色墙壁与窗帘;女友曾躺在身下的箱式茶几;还有墙上壁画,他在照片中只看到其中一角:裸露站立的双足,现在却看到全貌:一个受鞭打的奴隶。
门打开,还有面前的人,一头扎眼的银灰色长发,也曾在照片里出现过,所以他毫无防备的凑到了跟前。而且,王仔细思索着,似乎之前在哪里还见过。
“抱歉让你等了会,”银灰色长发男性这会儿彬彬有礼的说道,“带新人来必须报备,这是我们这里的规矩。”
“你们需要报备什么?”王在心中嗤笑,“我似乎连名字都没告诉你吧。”
银灰发色男性保持着得体的微笑,并没有理睬这个问题,而是自顾自的说道:“我再确认一遍,你愿意成为我的Sub吗?”
王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是多么越轨,他赤足站在昂贵地毯上,就像壁画里一般。他唾弃着这种畸形的快感,痛苦着女友的堕落,真想专属一走了之。但是同时,在他心底的某处,慢慢涌出致命的好奇:这样的虐打和捆绑真的能带来快感吗?他们的愉悦和满足又是从何而来?
以及自己所给女友平日的幸福和这支配施虐的快感相比,我比不上吗?
思至如此,王眼里闪烁出不屈的光芒,说道:
“我愿意。”
“好极了。”对面的人说道,两人离得太近,吐息都喷到王的脸上,让他有些不习惯,以及,“跪下。”
他难以置信的神情太美好了,面前的人忍不住笑了出来,大发慈悲说道:“还有什么疑问乘现在。”
“你叫什么名字?”边跪下边问道。
“你得叫我主人。”他蹲下安抚性摸了摸新宠物的头,“但我还是告诉你,我叫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