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First Date

Work Text:

0.
“噢,噢,你是打算跟我约会吗?”
“我保证你会喜欢的。”

 

1.
“嗨,多诺万!“下午3点——这对两人都是比较适合精神抖擞的时间点——布兰迪斯身穿粉色衬衣和深色仔裤,准时出现在感应门口前,”你感觉怎样?”
“还行,我挺熟这里的。”
多诺万换下平时的酒保制服,一身衬衫西裤,倚靠着吧台,挽起的袖口表明他刚才还在收拾俱乐部。
熟悉的两人在熟悉的地方碰面,除了时间是罕见的白天以外。
多诺万提议来一次约会,布兰迪斯同意了。
谈及约会地点时却很快定下结论——只能是红弦俱乐部。布兰迪斯有些小遗憾,但很快他就兴致勃勃地扬言让多诺万好好期待了。
所以当看到店内的人反应平淡时,门口的人垮下肩膀,“拜托,你确定一开头就要扫兴吗?”
“抱歉哈,你今天很帅,布兰迪斯。”
“谢谢,你也,咳咳,你一直都很帅。……你不会只是哄我吧?”
“怎么会!我也是很认真对待这场约会的,好吗?”
“好,好。”布兰迪斯走进店里,“先走你的流程,你要给我看什么?”
“你想看红弦俱乐部的藏品吗?”
“我更好奇你是怎么调制出影响我情绪的酒的。”
“是魔法啊。”
“哈,哈。我听过你念咒语,你的魔法棒呢?”
多诺万笑着伸出他的双手,“我有十根。”
布兰迪斯走近吧台,握住向他展示的十指,“让我研究一下……”
“哈哈,悉听尊便。”
拇指一一滑过指根,按了按然后松开,“也没啥特别的。”
——————————————————
[“嗯……你想看他们调酒吗?”]
[“嗯……你想看他们弹钢琴吗?”]
——————————————————

 

2-a.
“嗯……你想看他们调酒吗?”
布兰迪斯兴致勃勃,“噢,好啊!你想给我调什么样的?”
多诺万走进吧台,“我看看……”
“等等,我可以进吧台里面吗?”
“可以啊,不过我的手法不是换个角度就能看穿的。”
“你很有自信啊,大魔术师。”得到允许后布兰迪斯双手一撑坐上吧台,在多诺万的惊呼声未结束时扭身跳进了里面——还好没有碰到一柜子易碎品。
多诺万有些无奈,他双手环抱,侧身对着面前一脸灿烂的小疯子,“你是不是想这样做很久了。”
“嘿嘿。”布兰迪斯好奇地绕着吧台转了一圈——严格来说是沿直线走了一个来回,摸摸藏在吧台里的备用冰桶,参观柜台底下摆放的酒瓶。
“原来你还放了个垫台和凳子?”
“调酒师可是很累腿的活啊。”
没一会就逛完了吧台,他回多诺万旁边,双手撑住吧台望向调酒师,“来吧,你不是要观察客人才能调出最适合的酒吗?”
“好的!”多诺万拿起酒杯,“不过从这个角度被人盯着看还真有点新鲜哈。”
“嗯……是啊……”布兰迪斯压低声音,缓缓挪动按在吧台的双手,凑近了多诺万。
“你这样……我没法调酒。”两人的距离拉近,拿杯子的手不自然地夹在中间,“还有你戴着眼镜是不是不太方便——”
话音未落,布兰迪斯搂住稍显不自在的调酒师的颈侧,两片唇融在呼吸交错之中。
结束一吻,布兰迪斯有些得意,“完全没问题。”
“嗯……你换牌子了?”
布兰迪斯愣了一下,才意识到对方指的什么,“路上随便买的……薄荷,哈?”
“你更喜欢烟味?”
“……还是先给我调酒吧。”布兰迪斯松开手,回到了座位上。不知为何,他的语气有些低落。
“好吧……我看看……”

2-b.
多诺万走向钢琴,“嗯……你想看他们弹钢琴吗?”
“原来你会啊!我还以为以前都是雇人来弹呢。”
“在多数时间里,这架钢琴都是等待有缘的客人去露一手。少数时间里,我会随便弹弹,”多诺万打开琴盖,拉出凳子坐下,笑着望向布兰迪斯,“就比如现在。”
不知道是不是视线朝向门口的原因,这个笑对布兰迪斯而言太过耀眼。他下意识抱胸,“嘿~我很期待你会弹什么。”
“哈哈。”多诺万双手在琴键上顿了顿,开始弹奏起来。
出乎意料的,这是一首挺新的流行音乐,曲调明快舒缓,被多诺万改编成了钢琴曲——他不确定网上有没有这首曲子的钢琴版,而多诺万看起来也不像是会经常上网的人。
调酒师上身随着旋律微微摆动,不时微笑着望向布兰迪斯,似乎在等着他的感想。
“哇哦,你也太全能了……”
多诺万手下没停,笑道,“我只是班门弄斧 。活久了,就什么都会一点儿了。这是一位客人喝醉时唱的,我觉得很适合现在的氛围,不是吗?”
布兰迪斯走近,“她,还是他?是不是一边唱还一边对你扑闪着星星眼啊?”
“哈哈哈,她当时心情挺不错的。”
见布兰迪斯右手停在琴键上,多诺万期待地点点头。一曲重弹,契合的高音融入,如同冰块融入一杯鸡尾酒一般带来了新的活力。
弹毕,布兰迪斯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本来应该安静听你弹的。”
“完全没问题啊,我超喜欢听你弹。”
“唔……其实我也没你想的那么擅长……只是我们这一代人,你知道的,”机械义手的双指并拢轻轻敲了敲太阳穴,“存储电子数据比你更容易一些。”
“我知道。但不是有了那玩意,就都能成为弹钢琴的好手啊。你值得我的夸奖,自信一些,小伙子!”多诺万站起,微笑着亲了亲站在旁边的人,“伴奏的谢礼。”
“噢。”黝黑的脸泛起红晕,如果不是戴着眼镜,布兰迪斯确定自己会笑得看起来像个傻瓜——虽然镜片根本不能遮住上扬的嘴角,“还有吗?”
“嗯……给你来一杯?”
“嘿嘿,你说了算。”
——————————————————
[焦虑]
[兴奋]
[忧郁](2-a限定)
——————————————————
液体从酒杯中流出漂亮的弧线,冰块落入杯中转一圈后悠悠浮起。一杯红弦特制鸡尾酒摆到期待的酒客面前。
布兰迪斯对上多诺万浅笑的目光,拿起酒杯喝了一小口。

 

3-a.
“唔,够辣的,挺好。”
给布兰迪斯倒上了一杯焦虑之酒。
“不瞒你说,我之前也和女孩们约过会。但这回……我总觉得不太一样——当然了,你是男的啊。除此之外还有哪些不同,我又有点摸不清。这让我感觉,呃,有点忐忑,我是说跟你这样说话手心都有点出汗,嗨,我在说啥啊。”布兰迪斯扇了扇左手,好像要撤回自己说的话似的,不自觉地抖着腿。
“嗯哼?”多诺万抓起这只不安分的手,“好像没有汗啊?”
“……”布兰迪斯挑眉,伸出另一只——覆盖着皮肤和绒毛,埋着血管和骨骼的手。不过他承认,多诺万这一调戏,他的紧张情绪好像下去了那么一点。
调酒师捏了捏他的手背,然后把手翻过来,在布兰迪斯的注视中亲了亲手心,“没有比坦诚流露的情感更让我有成就感的了,我迫不及待地想知道你的流程藏着什么秘密了。”
“我想你会喜欢的,大概吧。”

3-b.
“噢,味道好极了——!”
给布兰迪斯倒上一杯兴奋之酒。
布兰迪斯热切地注视着多诺万,“我很喜欢你这身,虽然有些朴素,但你穿着很棒。噢,噢,我应该送你条领带——呃说漏了,该死。不过你打领带会不太像调酒师——我不是说酒吧制服不好,就是,有点太严实了——其实严实点也挺好,嘿。每次找你喝酒时——也不是每次啦——我会想象你制服下面的样子,嘿嘿。噢,你不介意我说这个吧?”
布兰迪斯直白地讨论自己的穿着,让多诺万有些局促,“你们这些年轻人脑子里都想什么呢?”
年轻的黑客抄起酒杯一饮而尽,两手一展,“破坏,重生,还有爱啊!爱是你说的哈。我现在超想给你展示我的礼物了,你一定会喜欢的,嘿嘿~”
“我一直都很期待。”

3-c.
“……”
给布兰迪斯倒上一杯忧郁之酒。
“哎……你一定觉得我很可笑吧……一个20岁的小屁孩,大言不惭放话让你抹干净脖子等着和我约会”
多诺万忍不住插嘴,“你没这么说过。”
但布兰迪斯仍陷入自己的情绪中,“你知道吗,我凌晨6点才睡着,靠在门口抽了三根烟才保持冷静,结果你居然准备了口气清新糖,而我,满嘴烟味——”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啊?”
“没人喜欢接吻跟舔烟灰缸一样……噢我不是把你当女性,我没和男人亲过——靠,”布兰迪斯懊恼地扶额,“我好失败……你这个情场老手……”
多诺万几乎能想象对方眼镜下的湿润的眼神,他探出身子,捧起低垂的头,“噢,小布~我保证没人比你更可爱了。”
布兰迪斯侧头,“随便你怎么嘲笑。你是不是经常这样安慰人,你个散发着魅力和爱心射线的宇宙球灯……该死,我觉得在你面前我就是一张白纸,一戳就透,什么情绪都瞒不过——你是天使,抑或是恶魔?带给我无尽的快乐,却又让我觉得自己像刚出生的婴儿浑身赤裸。”
这节点太劲了。多诺万忍住笑意一本正经地回道,“我只是这家酒吧的老板啊,现在是你的好搭档。”
“哼——搭档。”
“我俩会变成什么关系,这取决于你呀。”
“噢,那你不想吗?”
“你真没觉出来?”
“……好吧,我想我们应该继续约会。”
“哈哈,当然啦。”

 

4.
两人接下来喝了几杯普通的酒,聊了聊上次的任务,和接下来的打算。然后转了转红弦俱乐部,从地下酒窖到二楼的储物室,最后走进多诺万的房间。
大概二十平多一些的房间,放着一张单人床,一张双人沙发,一个小圆桌,一排看起来装满了东西的储物柜。布兰迪斯若有所思地环视着多诺万的房间。
“呼,站久了可真累。”多诺万走向沙发坐下,惬意地长舒口气,“我想,现在可以期待你准备的东西了?”
“当然,”布兰迪斯也接近沙发,居高临下注视着多诺万,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闭上眼睛。”
多诺万照做,嘴上打趣,“哇哦,一睁眼我会发现自己穿上公主裙吗?”
布兰迪斯的声音远去,“对对,还会有一位黑马王子站你面前。”
“哈哈哈。”
等了一会,多诺万头一沉眼一黑,感觉被戴上了一幅眼镜,“……智能眼镜?我记得都需要……”
对面的声音有些得意,“googoo眼镜,这是不用接口的旧款,我花大功夫从黑市弄到手的,嘿嘿。“
“你从哪掏出来的?我记得你就穿了条牛仔裤。”
“秘密。”布兰迪斯按下眼镜上的开关,“好了,睁眼吧。”
慢慢睁开眼帘,多诺万发现自己正站在红弦俱乐部的门口,白天的招牌还未开始亮灯,街角堆积着未被运走的垃圾袋,附近的店家还没开门营业,一只野猫正准备走近一条窄道,周围世界栩栩如生地定格在这一刻。
旁边的沙发陷了下去,布兰迪斯坐到了多诺万身边,一边介绍着,“你平时不是不能出去吗,我想你可以用这个逛逛周围,我在里面存了x市离线全景地图,速度更快也更安全。噢红弦门口是我拍的,我把这里和网络下载的地图做了连接,googoo没有收录这儿的——你知道这里算僻静的了,只在2D地图上有一个点儿。”
多诺万环视四周,一开始他有些眩晕——他会用手机,也了解现在最新的技术到了什么水平,但基本不会亲手接触这些科技玩意儿,看到日新月异的科技发展只会让他想起自己的腿伤——哪怕他其实可以用不接入体内的电子设备。
他更习惯几十年来一直用的东西,比如随身携带的纸质笔记本。
布兰迪斯阻止了想站起的多诺万,拿出手柄递过去,“你可以用这个来移动。”
手柄射出的激光点击路面箭头,多诺万的视野沿着方向前行。很快他就掌握了使用方法,走向酒吧附近的街道上。多诺万深呼吸一口,借此平复自己的心情。他回想着20年前这条街道的模样,和现在眼前所见一一对比着。有些还是老样子,更多的却变了模样。
“你还可以用它玩游戏,不过得连一下手机或者游戏主机,我下次给你带一个,想要下什么我也可以——噢怎么摘下来了——”
多诺万认真地注视着布兰迪斯,“谢谢你,布兰迪斯。这是我收到过的最棒的礼物了。”
“嘿嘿~那不能啊,以后还有更棒的呢!你肯定想不到——”小黑客有些飘飘然,话未说完,就被多诺万抱着头,堵上得意洋洋的嘴。
在多诺万想要伸出舌头时被布兰迪斯微微推开。
“咳、看到你这么开心我很高兴……”布兰迪斯暗暗赞叹自己的忍耐力,“接下来还有更有意思的呢。”
“噢,布兰迪斯……”

 

5.
“你先等我一下。”布兰迪斯思考了一下,重新给多诺万戴上眼镜,并将他挪到房间中央。
他掏出手机捣鼓一阵,等自己的眼镜连上画面后,他走近多诺万,“看到场景变化了吗?”
画面变换,多诺万站在一个看起来像是客厅的房门前。室内光线不亮,一旁的机器闪着深蓝色的幽光。
“这是……?”
“我的基地。”
多诺万好奇的上下左右摆着头,“有个小人在招手?”
“噢,那是我,”布兰迪斯在多诺万面前站定,挥了挥手,“我的Q版虚拟形象。既然是带你参观我的地盘,当然要有主人来介绍啦。”
“噗,他看起来,有点不像你……”
多诺万眼里带着墨镜的方块小人激烈地晃动着两根长方体——或许该称为手臂,“嘿!这在‘我的方块’形象排行榜上可是位居高位的!”
“哈哈,可这真的好奇怪——”多诺万忍不住伸手去拍方块小人的头。
“哎,你戳到我肚子了!”虚拟小人和布兰迪斯的身高并不一样,这导致现实世界的布兰迪斯吃了多诺万一记手肘攻击。
“我是在拍他的头啊。”多诺万不安分地朝着布兰迪斯的方向挥舞手臂,两人笑着打闹一番。
布兰迪斯抓住多诺万的双臂按下,多诺万还想挣扎,布兰迪斯干脆抱住多诺万。两人顿时安静了下来,感受着对方的喘息,和逐渐清晰的心跳。
过了一会,布兰迪斯低声道,“消停了?”
“唔,从我这看‘你’的头贴在我的下面。”——腰下面,不过多诺万就是忍不住想戏弄一下布兰迪斯。
“见鬼。”布兰迪斯绕着抱住的人转了半圈。
多诺万被逗笑,“你可太机智了。”
“行了,现在我俩眼镜连着,就是说我们看到的景象是同步的。我能看到你和你的房间,还有我房间的投影。”
“嗯,我这只能看到你的房间,还有一个背后灵。”
“你闭嘴啦。”布兰迪斯维持抱住的动作,顺便调高了小人的坐标——他感觉好极了——将头搁在多诺万肩上,伸手指向前方,“现在我们站在门口。”
“嗯……平时你从这里进房间?”多诺万努力将注意力从方块人的手转到房间,然后问出了一个很蠢的问题——好吧他没法忽视来自肩上的重量,但侧头只能看到一个方块脑袋。
布兰迪斯揶揄道,“我还会从窗户飞进去呢。”
“你就是用这招把眼镜送上二楼的吗?”
“哎哟,瞒不过你哈?”
机械义手搂着多诺万,不自觉地在胸膛游走着。布兰迪斯控制着两人的视野移动,一一为多诺万介绍自己的房间。
“桌上的小可爱就是我刚才用到的无人机,日常帮我拿外卖。”
“能拎得动你吗?”
“这一点都不酷,我才不会去尝试呢。”
“哈哈哈——”多诺万心神领会,布兰迪斯有些窘迫,伸手去挠怀中人的痒痒,“得了吧你……”
房间里洋溢着快活的氛围。
“你这房间收拾得很整齐啊。”
“第一次有客人参观,必须隆重欢迎啊。”
“哦,你没有带其他人进去过吗?”
“搬到这之后你是第一个。”
【由于作者环境描写无能跳过一些参观片段请自行想象orz】
站在卧室门口,多诺万装作松口气,“我还以为要和你度过男高中生的那种去朋友家打游戏的悠闲下午呢。”
“我已经是大人了好吗,而且现在的年轻人杂念多着呢。”
“嗯哼,你现在想什么呢?”
“我觉得和你一样,”布兰迪斯带着怀中之人轻轻的摇晃着,“卧室需要提高好感度才能进入,你可以试着跟我互动一下~嘿~”
多诺万摸索到布兰迪斯的右手,挪到嘴前亲了亲指尖,“是这样吗?”
手指有些颤动,“噢,加5分。”
“有点少啊,成功需要多少分呢?”
“这由我决定——”
话音未落,多诺万含住了布兰迪斯的食指,从指根往上舔了舔口腔中的指腹。
“这样呢?”
身后传来吞咽的声音,多诺万再将布兰迪斯的手按在自己胸口,侧头笑道,“这样?”
小黑客的手想要挣脱时情不自禁抓了一下,干脆放弃抵抗胡乱抓了几把,再快速亲了亲多诺万的脖子,“好吧好吧,满了。”门口弹出“Congratulations!”字样的牌子,视线两旁喷出飘带礼花,“我们进去吧,接下来可以走动了,我带着你走。”
“小布,你真的太可爱了……”
环住的手稍微加重力度,“我们看看在床上谁更可爱。”
两人一步一踉跄地跌进了布兰迪斯的床,本以为没有实体的多诺万惊呼一声,接着他发现身体接触到某个柔软的平面上。
多诺万向下摸去,“这是……”
“你的床。”布兰迪斯摘下两人的眼镜,得意地笑道,“我算得很准。”
多诺万发现两人坐在自己屋里的床上——布兰迪斯给多诺万设定初始位置时,将两屋的床设成同一地点,坐上布兰迪斯家中虚拟的床时,也坐到了多诺万房间的实床上。
“……你真他妈的是个天才。”
“谢谢。”

 

【1】弹钢琴参考三手联弹视频ww
【2】我的方块neta我的世界XX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