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非正/日韩组】喝杯酒吗,先生

Work Text:

仕途失意适合喝酒买醉,自嘲了很久自己是个不入流的小野模没想到一语成谶,去那个挺有名气的国际毛衣设计公司面试模特,却被那位自己长得不高而去要求模特特别高的公司大老板steven给拒之门外。
鼻子撞上门灰的感觉实在称不上好受,浅井悠佑心有余悸地摸了摸鼻头。
在这里的人喝酒的喝酒,蹦迪的蹦迪,就他一个人靠在吧台边上思考人生,格格不入之余还有那么一点滑稽得可爱。
酒保华波波看着好笑,倒了杯刚调完的鸡尾酒重重一下敲在悲伤小野模面前的桌子上。
“我老家伊朗的螺丝起子,酸甜爽口,试一下?”
浅井悠佑一下子没回过神,没去拿酒杯,任由振荡激起的泡泡在金黄色的鸡尾酒里跑了一圈然后砰地消失。
大脑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总会有点短路,一句家乡话“ありがとう”刚冲出口了第一个假名浅井悠佑才意识到这里是中国的酒吧。
“哎,抱歉先生,本店暂时没有清酒提供,”华波波从善如流地又拿起了他的调酒壶,“不过这里可是外国人最多的酒吧,酒的品种管够!这位日本先生你是要刚刚来自英国的田原皓先生推荐的亚历山大白兰地呢,还是来自美国的左右先生想要下次再来喝的琴费士?”
浅井悠佑:“都管够了为什么还没有清酒?你虚假宣传。”
华波波:“……鸡尾酒品种管够!”

“哎,兄弟,为什么一个人来这里喝闷酒啊?”
浅井悠佑最后还是有一口没一口地喝起了螺丝起子,为了不浪费华波波的劳动成果,尤其是看到他一脸“你不选一杯我就报酒名到死”的悲壮,良心被捶打了一下的浅井悠佑还是决定把桌上的酒拿起来喝完算数。
“工作,工作,工作,”一口螺丝起子差点把自己呛到,不上不下了会儿清凉终于灌进喉咙,浅井悠佑尝到了一丝苦味,“仕途不顺啊。”
“仕途不顺吗?仕途不顺……”华波波费劲地咀嚼了下这个浅井悠佑难得想到的文绉绉的成语,“仕途不顺就应该来我们酒吧啊!”
可劲了宣传吧你,奸商,下次不来这儿喝酒了。
酒保夸张宣传,不过这杯螺丝起子还是挺好喝的。看在鸡尾酒的份上,浅井悠佑原谅了这个一心为酒吧的酒保。
酒吧里吸引人目光的不止是酒,还有形形色色的人。有西装革履坐在吧台品酒顺便侃大山的商人,也有白衬衫打着松松垮垮领带在舞池里跳着不知名舞蹈的青年。
看一个酒吧高不高级就看这个酒吧请的请不起驻唱歌手,浅井悠佑注意到舞池里的人舞动的幅度小了一些,随着降低的是酒吧播放的音乐音量,所有人都看向那个打了聚光灯的小舞台。
有个人走上了舞台,自那个人踏上舞台的第一步起,浅井悠佑的目光就离不开他了。
距离有点远看不清他的长相,只能隐约感受到暗黄色的灯光从他有些肉乎乎的侧脸滑到修长白皙的脖子,修身白衬衫外面随意搭了件黑色皮衣外套,紧身黑色长裤勾勒出的腿部线条看得浅井悠佑呼吸停滞了一下。算不上特别高,但是身材比例完美,是那种只要好好搭配绝对是让人一看就觉得惊艳的类型。
就比如他现在这个穿法……浅井悠佑凭着模特直觉下意识评价了起来,看他的第一眼真的很心动。
直到立麦被握在手里灯光才慢慢转亮,抹了发胶的头发被夸张地往一边梳,刘海撩起来露出了光洁的额头,暧昧的灯光下是化着浅淡烟熏妆的脸,看过去若即若离,引诱着人靠近,又退开一些距离。
不开口脸型偏瘦,一开嗓咧开嘴脸又显肉,再配上沾了酒气的慵懒又柔软的嗓音,像是即将成熟的水蜜桃,香气诱人,掐一下似乎可以掐出水来。
喝酒喝昏头了吧,大老远的是怎么闻到他的味道的?
“韩国来的大白鲨酒,”浅井悠佑回过神来才发现华波波晃荡着高脚杯放在自己面前,紫红色的液体碰撞着冰块又撞上杯壁发出清脆的响声,“我是说,那个台上的少爷刚才喝的。”
“他……不是你们的驻唱歌手?”
“我很希望他是,”见浅井悠佑只是将目光在酒上停留了一秒又盯着唱歌的小少爷不放,华波波耸耸肩,拿过来大白鲨酒自己抿了一口,“韩国金家小少爷金韩一,我们这儿的常客都听过他唱歌,唱得非常棒。”
“我曾经想请他当我们酒吧的驻唱歌手,开了高价去请也请不到人家老来得子捧在手心里养大的小少爷,”华波波想起来金老板护犊子的样子就一阵后怕,“还好人家金少爷喜欢我们这个小酒吧,经常来我们这里玩经常唱歌。”
华波波说得还真没错,台上的人一看就是经常来这里,在歌曲间奏的时候还不忘眯着眼睛扬起嘴角跟台下的人打招呼,一句杜波一句扬扬一句阿毛的,他倒是注意到华波波在跟新客人讲话了,眨眨眼挥挥手笑意更浓。
“韩一看上去有点喝醉了,”被特别搭理了一下的华波波心情很好,从金韩一那里传染到了灿烂的笑容,屈起手指轻扣桌面,“还有,你才刚来你不知道,我们这里呢有送酒环节,每个人都可以准备一杯鸡尾酒送给金韩一,他会从送的酒里面选择一种他中意的,然后满足送酒人今夜的任意一个要求。”
直觉告诉华波波,这个人绝对会对这种事情感兴趣,毕竟眼神是骗不了人的,现在能被他施舍一些注意力实在是华波波的荣幸。
“什么要求都可以?”果然,浅井悠佑将信将疑地转过头。
前提得人家小少爷愿意啊。
华波波没把这话说出口,换上了忽悠人时的口吻:“对,但你得请韩一喝杯酒,他喜欢就可以。
话说得轻松,但是喜欢这种事情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能猜测出来,加上浅井悠佑还是新来的,确实心动了却拿不准小少爷的喜好。
歌曲进入尾声,刚才在底下捧场的人纷纷聚到吧台这里端走了五颜六色的鸡尾酒,浅井悠佑快速扫了眼吧台后面成排整整齐齐高高低低的
酒瓶,突然来了灵感。
浅井悠佑提高了嗓音喊华波波:“马格利加雪碧,拜托了——!”

完美的甩麦将歌曲画上了句号,金韩一边脱外套边走下小舞台,酒劲上头脚步虚浮,还好在舞台边的左右及时扶住他才避免了一头栽在地上现象的发生。
“今天选我的醒酒汤吧,”左右有点担心地看着快要摔地上了还傻乐着的小少爷,叹了口气,“你喝醉了,我让你好好地回去休息。”
“再看看再看看,”小少爷摇摇头,把醒酒汤塞回左右手里,“你一哥喝不醉的。”
这还叫喝不醉?左右气得内心开始乱飙母语。
用中文怎么形容来着?不见棺材不落泪?
太难听了。
那就用小龙之前教自己的中文来说吧,喝醉的人总喜欢说自己没喝醉。
意料之中的,金少爷否认了自己这个说法,然后开始细心地端详起酒保拿过来的一排高脚杯。
这杯颜色太亮,这杯柠檬加太多,这杯卖相不好看,有几杯是挺想喝的但是他拿捏不定要选哪一杯。
落在末尾的是杯白浊色的酒,虽然浑浊却时不时会浮起几个小气泡。
金韩一不再纠结,拿起高脚杯将这杯浑浊的酒一饮而尽。
“左右,”小孩子吃到了称心如意的糖果,摇晃着被喝得一滴不剩的空酒杯,“我想我等到跟我最合拍的人了。”

“是不是新来的人总会有好运气,”华波波用着奇怪的语调说着奇怪的话,把一个空酒杯推到浅井悠佑面前,“恭喜你哥们儿,今天你被幸运女神眷顾了。”
“什么?”浅井悠佑正喝着刚刚又被华波波忽悠了买下的Mr.Sandman,咬着香菜听到这话一时没回过神。
“简单来说就是,”华波波指指呆愣的浅井悠佑,指指舞台,又指指不远处的小包间,“你的酒,韩一喝了,他现在在,106号包间等你。”
没给浅井悠佑说话的机会,华波波继续絮絮叨叨地说他的单口相声:“韩一真的喝醉了,我感觉他不太清醒……但他让你去说明他还好,不过你还是要注意一点,虽然他应该不会愿意,但你还是……哎呀妈呀怎么说……”
华波波咳嗽一声,然后凑近了朝浅井悠佑小声说道:
“记得戴套。”
浅井悠佑瞬间呛了一口Mr.Sandman。

酒精这玩意的确可以壮胆,喝了酒的浅井悠佑胆子壮大了一些才可以驱使着他推开包间门走进包间,但是胆子壮大持续时间不长,进了包间浅井悠佑就有点怂,目光不敢在包间的小沙发上作过多的停留。
坐在小沙发上的人脱了外套放在一边,双腿交叠在一起很自然地摆出二郎腿的姿势,拉近了距离才看到他浸泡在酒里的笑容,慵懒也混着酒气夹杂在吐息中迎面而来。
小少爷面色潮红,凑到刚坐下来的浅井悠佑面前强迫他跟自己对视:“你叫什么名字?你想让我干什么呀?”
距离十五厘米,不偏不倚地停在那个危险的距离上,洞穴里的蛇探出头幽幽地吐着蛇信子,引诱着探险者进入洞穴咬下一口禁果。
在模特这个行业里浅井悠佑见过无数不同的男性,有像他一样走成熟风格的,有长相清秀的,也有妖媚得跟个女人似的,但他没有见过他面前这种半分青涩半分性感,将致命的诱惑融进清秀的长相里,全身上下裹了糖衣的毒,自身还完全处于无意识状态的小少爷。
这个金韩一,为什么能完美结合天使和恶魔的所有特质?
浅井悠佑张了张嘴却不敢说不敢动,搞得金韩一有点心急,平日里过来的客人都会很直接地说出他们的请求,不是唱歌就是他最不擅长的跳舞,要么就是陪唠嗑陪喝酒整得跟酒吧里的牛郎似的,今天这个人怎么就木木的,进来半天了都不说一句话。
他会不会是想要……那个吧。
金韩一笑了,把距离缩到了十厘米。
“你是想……做吗?”
浅井悠佑身体一僵,看向金韩一的目光里写满了不可置信。
小少爷还是在那个危险距离笑着,偏过头在突然痴呆的日本先生的侧脸上落了个吻。
“可以哦。”

浅井悠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跟着一起醉了,总之他在自己的脑子还在当机的时候鬼迷心窍般消除了距离,吻上了近在咫尺的唇。
啊,是自己送的马格丽加雪碧的味道。
送这种酒,浅井悠佑有不少的私心,他知道这是韩国的米酒,他也很喜欢喝这种酒,他就想跟这个他现在正在亲吻的人分享这种奇妙有魅力的味道,然后真切地告诉这个人自己看到他的第一眼就为他心动对他上头。
金韩一收到这个讯息了,所以他选择了这杯酒他选择了浅井悠佑。
被亲的时候还会蹭到胡子,浅井悠佑从善如流地把金韩一发痒而泄漏的笑声吃进嘴里,然后将马格丽的奶味酸味和自己刚喝的Mr.Sandman的微甜味混在一起,迸发出更加醉人的甜味。
金韩一觉得自己应该真的醉了,醉倒在这片甜味和温热的怀抱里,他知道自己现在不是很清醒,但他醉得心甘情愿。
亲得发狠了有些喘不上气,浅井悠佑拉开一些距离抵住金韩一的额头吸气吐气,这才回答金韩一的问题:“我叫浅井悠佑,你可以叫我yoyo。”
金韩一还没平复好呼吸,眯起眼睛由上而下好好打量浅井悠佑的脸:“那……yoyo桑?”
原来喊个黏了些甜味黏了些酒味的名字也会让人心跳加速,浅井悠佑没忍住再次吻了上去,亲他光洁的额头,亲他抹了妆的单眼皮,亲他笑的时候鼓起的苹果肌,亲他被酒浸过的嘴唇,然后是发红的耳尖,白皙的脖颈。
金韩一被亲得挺舒服,轻哼了几声,双手不由自主地搂住了身下人的脖子。
才刚开始就是坐在大腿上的姿势,隔着衣料摩擦,加上每亲一处就点一把火,身体逐渐发烫,金韩一摸上白衬衫扣子,难耐地扯了扯衣领。
兴许是情欲从头到脚淋了一身淋得小少爷疲软了身子,金韩一没什么耐心去对付繁杂的单排扣,就指使刚刚才知道了名字的日本先生上手帮自己解开。
“yoyo桑,”小少爷很懂怎么求人,甚至还拿出了韩国小女生撒娇的那套常规动作和语言,拽拽袖子软了声音,“帮我脱了好吗?”
单身了将近一个举办奥运会间隔时间的浅井悠佑还就很吃这套,按照他的意思从第一个扣子开始一个个地解开。
白衬衫下是明显比衬衫小了一圈的上身,真的太瘦了,抱在怀里总觉得缺了点什么,明明不矮,在怀里掂几下却好像掂不出该有的重量。
浅井悠佑有点生气,生气起来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这个这么美好的人置气,气又消不下去只好低下头在金韩一的锁骨上咬了一口。
这一口还挺疼的,之后一段时间应该会留印子吧。金韩一迷迷糊糊地想着,他不抗拒这种行为,反而被疼痛刺激得有些兴奋,放在浅井悠佑脖子上的手下意识搂紧了一点。
他现在的大脑里就没有什么清醒的脑细胞,整个人好像被扔进了深海里,酒精拖拽着他往海底沉,情欲又带着大片的气泡将他往海面托举上去,在浮浮沉沉之间他只能搂抱着身边唯一一块浮木时不时小口吸进新鲜空气。
而他的浮木此时此刻脱下了他的黑色长裤,正小心地从后方开拓他的身体。
进入的痛感真实拉了金韩一一把,不太想叫出来,就将声音压进喉咙,把头埋进结实的胸膛,只漏出几声压抑不住的喘息。
低沉的喘息声就是最好的催情药,浅井悠佑被撩得实在想直接进去,但又因为怀里人的颤抖而心软,伸出手轻轻拍打着他的背让他放松下来。
这种感觉实在有点奇妙,金韩一不用看也知道自己露在外面的耳廓肯定是通红通红的,要命的部位被握在别人手里把玩,后方他未知的区域也被人开拓好了,然后一点一点地推进别人身上的那一部分,不奇妙才怪。
推进过程实在有点疼,酒精没来得及麻痹痛感就放任了痛感逼出了些生理眼泪,金韩一泪眼朦胧地从浅井悠佑的怀里拔出脑袋,含糊不清地喊着浅井悠佑的名字:“yoyo桑,yo……yo桑……!”
浅井悠佑身下动作没停,仰着头吻掉顺着金韩一脸颊滑下的泪珠。
大概是为了转移注意力,金韩一断断续续地开始了他的询问:“yoyo桑……为什么,啊……会来这个酒吧啊……”
浅井悠佑并不丰富的中文词汇库成功搜索出了他今天用过的词汇:“我……仕途不顺。”
作为五岁就跟着金老板来中国的金小少爷中文是一等一的强,就算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金韩一也很快理解了浅井悠佑的话:“工作……工作不顺利?”
鼻子撞上门灰的场景历历在目,浅井悠佑将自己怎么找上门去应聘又是怎么被拒之门外的经历一五一十地向金韩一倾诉了出来。
浅井悠佑热爱模特这个职业,说他野模说他不适合当模特可以,但不能无视他的职业追求,连一个机会都不给他。
金韩一理解他的难过,但是忍不了在快要完全进入的时候开小差,多次出声没效果直接惹得金韩一少爷脾气上身,狠狠捶了下浅井悠佑的后背,然后一鼓作气完成了最后的推进。
小少爷咬牙憋住了惊呼,俯下身在浅井悠佑的口中发泄所有不满,直到咬到了舌头尝到了血味金韩一才停止了这个粗暴的吻。
“你给我听好,”小少爷居高临下地扬起他的眉毛,“不就是找不到工作吗?我包养你。”
“你可以给我们家的设计师当模特,月薪上万。”
“我只有一个要求——”
金韩一扯着浅井悠佑的领带拉到刚好可以接吻的距离,天使和恶魔扑棱着翅膀合二为一。
“你只能看着我,喜欢我一个人。”
要么完全拥有我,要么永远地离开,二选一很简单吧?
天使撑着小翅膀保持着微笑,恶魔操控着嗓音抚摸上脸颊,对猎物下了最后通牒。
的确挺简单。
浅井悠佑往上一个顶胯托着金韩一浮出海面,捧着他来到云端,又在他往下掉的时候稳稳地托住他搂进怀里。
既然有完全拥有你的机会,为什么不去拼命争取一下?
喝了我的酒,就跟我走吧,我的小少爷。

在浅井悠佑把熟睡的金韩一公主抱抱上床后,日本先生才意识到自己忘记了一件事。
完了,没听华波波的,忘戴套了。
哎,清理一下再睡觉吧。

一周了,距离浅井悠佑上了金韩一就跑的那天已经有一周了。
“韩一你不用问了,今天也是——”华波波放了杯大白鲨酒在金韩一面前,拖长了声音,“他没有来这里。”
金韩一接过来有一口没一口地喝了起来:“虽然那天我不是很清醒……但是我觉得他是喜欢我的,我应该表示得很明显了呀,我也喜欢他,他怎么就不来找我呢?”
可能你表示得有点问题吧。
这种话还真不敢说,华波波决定换个吐槽点:“你现在这个样子真的好像抱怨男友约会迟到的小女生……停,停,别用喝完的空酒杯砸我。”
金韩一面无表情地把酒杯放回桌子上。
“咱们换个角度想,”为了自身的生命安全,华波波摆出正经脸认真为金韩一分析问题所在,“会不会他觉得跟你这样上/床的不止他一个……”
“怎么可能……!那个晚上可是我的第一次……!”
“那就好了,”华波波突然笑了起来,挤眉弄眼还带努嘴地示意金韩一往背后看,“你看,他来了。”
还是那个木木的傻大个推开了酒吧大门,一捧玫瑰花先他一步来到了金韩一的面前。
“来杯马格丽吗,金韩一先生?”
金韩一露出了他看不见眼睛的招牌笑容,接过来了玫瑰捧花。
“记得加雪碧。”

酒吧里的那个唱歌很棒的小少爷走了。
据说是被一个模特先生娶走了。

【Fin.】

(什么居然还有)彩蛋

01 关于消失一周
“为了让我够资格被你包养,我去参加了一个西装先生的比赛,我得了第三名。”
“哎呀没必要啦,真的没必要。”
“韩一你看上去特别开心。”
“华波波你闭嘴。”

02 关于o总的选人标准
“对不起我觉得我还是应该告诉你,我跟之前那个没选你的老板认识。”
“????!!”
“他不选你不是因为你不好你别难受了真的!”
“那他为什么……?”
“因为他只想招女模特……”
“……”
“……?干嘛突然抱我?”
“因祸得福?”
“????”

03 关于酒吧的新驻唱
“我!华波波!终于找到酒吧的驻唱了!”
“居然有人真的被你忽悠过来了!”
“是谁啊?”
“哎韩一你看yoyo多好多关心重点……别砸!是牛津大学毕业的意大利美国混血钟逸伦,颜好又有才华,哎呀妈呀这小酒吧迟早要火!”
“又开始了又开始了。”

【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