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小狐狸/你也是狐狸精吗

Work Text:

 

-01-

徐均朔是只狐狸精。


-02-

对,和戏文里祸国殃民,吸人阳气的坏妖怪同个物种。区别在于他是建国前持证成精,有十八位身份证号的那种。目前正在仙君廖昌永教授门下修习法术,努力早日成仙。

修习跟上学一个道理,逃不开学分要求和社会实践。徐均朔今年的实践内容是去拆散红线接错的姻缘。


-03-

讲道理,干这个差事良心有点痛。

 

-04-

他去领材料的时候赶上民政部搬家,纸页满天飞难找得很很。

工作人员干脆告诉他人叫郑迪,命格里一点桃花不带,法力一探就知道。看见他处对象搅和黄就完事儿了。

搅和?那简单啊。

在梅溪湖住过三个月的小徐觉得这学分拿得轻松极了,快乐下凡找目标。


-05-

人间叫郑迪的太多,徐均朔在茫茫人海中找到头秃,终于看到一个39岁的音乐学院教授,现在改名叫郑棋元。

命格里半条姻缘线都看不见,注定单身到死,是他没跑了。

 

-06-

为了接触目标,小狐狸施法混进学校,当了个新生。


-07-

郑棋元人长得帅,讲课还贼有意思,他的课在教务系统里数一数二的难抢,为了不失手,徐均朔特意找小福星方书剑要了个护身符,清早如愿以偿坐在郑老师的课堂上。

他来得早,老师还没到,听到后座有两个女生在小声讨论:

“你说郑老师有女朋友了吗?”

“没吧,要有肯定被人碰见过。”

“那他不会是同性恋吧?”

“有可能哦。”

 

出大问题。

徐均朔把性取向这茬儿忘了,实在想不出招儿,只能求助狩猎神龚子棋。


-08-

徐均朔还在生长期的时候,龚子棋是他的口粮供应商。要做神仙就不能偷农户东西,也不能无故杀生。所以小狐狸肚子饿没东西吃,就去管狩猎神要肉鸡。

听说是一个狐仙前辈一直资助这个“希望工程”,意图让后辈少些奔波认真修炼。

前辈真好。

 

-09-

鸡神狩猎神龚子棋听了徐均朔的疑惑很是不解:“你法术白学的?隐身跟他两天不就弄清楚了?”

您是弟弟。

小徐对龚子棋竖起大拇指,开始隐身跟踪郑棋元。

 

这个男人生活自律得吓人,每天吃素健身练声样样不落。徐均朔看惯了他上课穿正装的样子,第一次直面戴发带穿心露纹身的郑老师,堪堪没抗住,差点露出狐狸尾巴。

小年轻左手捂着尾椎骨右手捂鼻子:太刺激了。

 

-10-

这一阵郑棋元课挺多,每天学校和家两点一线,没吃几顿好饭。

徐均朔看在眼里有点心疼,正愁怎么光明正大给他点个外卖。结果郑棋元回家换了身衣服,开车去了酒吧。


呵,狗男人。

 


-11-

盘靓条顺穿得贵的绝世好1独自在吧台喝酒,会没有人上去搭讪吗?

徐均朔在旁边看着一只只莺莺燕燕挨个往人身上扑的劲头,冷笑一声。

哦忘了说,郑棋元进的这家,是gay吧。


郑老师标准高得很,看样子没碰到合眼缘的,礼貌拒绝了每个人。

徐均朔原本以为今晚平安无事,谁知道一个长挺嫩的小年轻蹭到吧台旁边,眼瞅着就往人身上倒。

这么不要脸的吗?小狐狸咬牙切齿,生怕郑棋元着了道。

他心一横解除了隐身,装出一幅醉醺醺的样子,抢在青年之前扑到郑棋元身上。

 

我当桃花给他裹得严严实实,他不就没找对象的心思。

逻辑满分的小徐觉得可行极了。

 

-11-

在人们印象里,狐狸生性狡猾,成精后的容貌总是妩媚妖艳的。实际上作为犬科动物,狐狸的很多习性和犬类很接近。

的确,比起狐狸,这个小朋友更像只狗狗。

郑棋元自然地把人搂在怀里,没嗅到一点酒味心底便了然。他朝那个想要搭讪的青年笑笑:“我来找我男朋友,接人就先走了。”

 

小狐狸听到这话,装醉的动作开始僵硬。

这什么路数?我怎么看不懂了?

 

-12-


装都装了总不能露怯,徐均朔被半扶半抱到车上,心里越来越忐忑。

停车场里光影幽暗,密闭的车厢里弥漫着酒和香水分散的香味。男人亲密地凑近,一股隐秘的烟草味逐渐张扬。下一秒,他启唇轻声说:

“小狐狸,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露耳朵了还是露尾巴了?他怎么知道我是狐狸?

徐均朔下意识捂住头顶和尾椎骨,惊慌地看向郑棋元。

对方笑得眯起了了眼睛,眼尾弯弯比他更像只狐狸,与此同时,独属于上神的至纯灵气在空气中释放出来。


-13-

怪不得郑棋元没姻缘线。

婚仪司不想干了才敢给上古狐仙扯红绳吧!!!

 

-14-

第一次下凡做任务结果找错人,小徐觉得自己真是个笨蛋。他持续沉浸在震惊又难过的情绪里,拒绝描述那天晚上是怎么回去的。

无奈命运弄人,第二天早上还有郑棋元的课。

 

“徐均朔到了吗?下课留一下。”

被点名的小狐狸战战兢兢走到讲台旁。

郑棋元目送最后一个学生走出教室,好笑地揉了揉他因为紧张跑出来的狐耳:

“我跟法务司打了个招呼,你的实践任务改成做我的助手啦。”


-15-

郑棋元在编精怪史,需要有人整理资料,徐均朔天天跑去他家翻弄那些书页。久而久之,对传说中的上古大神也没那么敬畏了。

毕竟这尊大神整天陪他吃饭唠嗑,时不时还学他的语气说话。冷了给披衣服热了给冰可乐,看他坐得腰疼还给按摩,手法螺旋宇宙飞天爆炸舒服。

 

-16-

但是按着按着,怎么就把他按倒在床上了?

 

-17-

郑棋元从身后贴上来,熟悉的香水味再一次覆盖他。

“我想摸摸你的尾巴,行吗朔朔?”

被同类炽热的体温诱惑着,徐均朔差点就同意了。郑棋元的手指隔着牛仔裤在他尾椎骨上揉按,酥麻感顺着皮肤迅速蔓延到全身。

 

“不行!不给看!”

他跟别的小狐狸不一样,耳朵和尾巴根都特别敏感,有时候自己碰都痒,怎么能落到郑棋元手里。

雄性的尊严让他理直气壮地拒绝,可话音刚落,郑棋元手里就出现了一条漂亮的红色狐尾。

狐仙比狐妖多修炼了万万年,这点本事总该有的。

 

男人把自己的尾巴也变出来,灵巧地扫弄徐均朔的腰,再把他的惊呼用吻封存。更加蓬松的白色狐尾与红色交缠在一起漂亮得不得了,郑棋元坏心地去触他的尾根,过于强烈的刺

令徐均朔本能地往后躲,完完全全落到他怀里。

“原来这里是你的敏感区吗?”

听着郑老师笃定的疑问句,刚成年的狐妖撇撇嘴不承认:

“不是,钢铁狐妖从不怕痒。”

 

小狐狸真可爱,嘴硬的小狐狸更可爱。

郑棋元捏捏他被汗打湿的掌心,贴在徐均朔耳边笑盈盈地询问:

“那请问,我现在可以做点让你敏感的事情吗?”

 

-18-

两个人第一次过夜把小狐狸累得不轻,第二天早上哼哼哼不想起,也不让郑棋元起,耍赖似的蜷在大狐狸怀里。

“朔朔,放我下床去给你买早餐,好不好?”

“唔……不好。”

徐均朔箍紧紧郑棋元的腰,在暖呼呼的被窝里躺着,呼吸之间是爱人洗发露的味道,清冽又柔软,仿佛邀请他再次入梦。

郑棋元没有放弃,依然用温柔的口吻商量:“你胃不好,早上得吃东西。”

“哎呀我不,你抱我再躺一会儿。”


听着徐均朔越来越困倦的鼻音,郑棋元差点狠不下心叫他。想起上次小狐狸犯肠胃炎无精打采的模样,他坏笑着低头,用早上刚冒出来的胡茬去扎他柔嫩的侧颈。

“什么呀,郑迪你干嘛……”小孩睁开眼睛瞪他,却被一个结实的吻堵住拒绝。

郑棋元亲他的时候,脸颊被胡茬蹭着激起细密的痒。对方嫌不够,离开嘴唇向下探索,于是这痒在他的身体上扩散开来。

 

小狐狸被迫清醒,酥麻的感觉唤醒了身体前夜的记忆。下一秒耳朵和尾巴不受控制,“噗”地冒了出来。郑棋元没忍住轻笑出声,伸手揉揉顺滑的赤色毛发。

徐均朔恼羞成怒:“不要再亲了!怎么白日宣淫呢郑老师,你出大问题!”

大狐狸才不听他虚张声势,覆身上去再次把徐均朔拥在怀里,咬了咬他的毛毛耳朵。

“不想起好办,我们再来一次。”

 

-19-

很久之后,徐均朔才知道,拜托龚子棋照顾狐族后辈的就是郑棋元。

他自己体会过妖类成仙的辛苦,所以想尽自己所能送上帮助。

真是个又好又坏的前辈。

小徐边揉腰边想。

 

-20-

“谢谢了师弟,我看到小朋友来找我了。”

“师哥客气,能解决你的终身大事也是我们婚仪司的荣幸。”

郑·上古狐仙·棋元和王·婚仪司司长·晰相视一笑。

今天的天气也很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