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One Day and One Year「十三」

Work Text:

【一】

毕男摁掉震动了第二遍的闹钟翻了个身,倒数五个数睁了眼。她睡眼惺忪地走进浴室开始洗漱,用短暂的刷牙时间刷起了朋友圈。除了小空乘抱怨晚归和早起的日常,她还刷到了梁栋的朋友圈——照常是九宫格,八张精心布置的纪念日庆祝现场,一张和梁太太的自拍,配文是:享受二人世界,期待一家三口。点赞很多,评论也很多,梁栋还专门做了统一回复:准爸爸从即日起拒绝所有饭局,留着钱给孩子买奶粉。

她点了赞,留言一句恭喜终于当爹,重新刷新时发现刘长健也点了赞,没有评论。毕男从浴室探头看向躺在床上看手机的刘长健,牙刷没停地走出浴室摁亮了卧室大灯。灯一亮,刘长健就看到带着兔耳朵发带、牙膏泡沫糊了嘴上一圈的毕男靠着浴室门框正含含糊糊说了一句:关灯玩手机对眼睛不好。

可爱。刘长健想,想着想着就把本来要说的话换成了这个形容词发给了梁栋。

[梁栋:什么可爱?我问你你几点来放车?我可是定了三点半的闹钟起床候命!]

[刘长健:我老婆可爱。]

[梁栋:?你是刘长健本人么?]

[刘长健:我五点半以前到你家楼下。]

[梁栋:那你让我三点半起床?刘长健你有心么?我现在可是我孩子的爸爸,我得健康。]

[刘长健:我怕你起不来,关键时候掉链子。]

[梁栋:我又不是徐奕辰,我去睡个回笼觉,五点起床等你。]

刘长健没再回,看了一眼时间,起床去厨房淘米熬粥。

“昨晚不是让你不用起这么早的么?”毕男换了制服出来,在餐厅拉开刘长健对面的椅子坐下,桌上放着小咸菜和热气腾腾的白米粥,香气扑鼻,勾起了她的胃口。

“没事,早起一小时而已。”刘长健夹了一个煎鸡蛋放到一片烤好的吐司上,挤了一点番茄酱,递给毕男,又拿起另一片吐司涂上蓝莓酱,先放到盘子里。

“那刚好,我们开一辆车去,晚上刚好开一辆车回来。”毕男咬了一口吐司,烤得香脆。

“呃……”刘长健突然摸了摸后脑勺,“梁栋他们家车坏了,我把我开的那辆车一会给他开过去,梁栋今天要送他老婆去做产检。”刘长健说完就开始看毕男,他觉得自己还需要多加修炼’说谎不打草稿‘这项技能。

“车坏了?前几天不还挺好的?那一会我自己开车过去,你和梁栋约好时间了么?你别误了自己的时间,他们小区早上不是很好打车。”毕男不疑有他,毕竟刘长健这张脸要搁电视剧里一定是个’伟光正‘角色。

“我五点多开车到他家。”刘长健拿起盘子里毕男吃不下的半片果酱面包,打了个对折一口塞进嘴里,似乎有点偏甜了。

“好,那我去化妆了。”

毕男抽了一张抽纸擦了擦嘴角,站起身准备回卧室,但本来坐在对面的男人却突然近在眼前。刘长健一手端着叠着搁的碗碟,一手拉住了毕男的胳膊,站在桌角低头亲了一口毕男的嘴角。舌尖触及嘴角的一点点果酱,刘长健确定这款果酱真的很甜,下次要换另外一个牌子。

毕男最后是掐着点出了门,脸上的厚妆也挡不住脸颊的红晕。她一度怀疑刘长健知道这天是什么日子,不过当她试探性地说,也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天气这么好,刘长健没有附和,而是看了看航路图,说那就意味着不会延误,你再不走要迟到了。

毕男确信,刘长健还是那个不解风情的刘长健。不过在这一天清晨,她发动车子的时候还是觉得一切不真实,回想一年前他们还是最熟悉的陌生人,谁能想到这一切都会变得完全都不一样。她居然都动了心思要过结婚纪念日了。

“刘哥,我觉得你怎么也得买点玫瑰花吧,百合也太素了。”刘长健按着约定时间把车停到梁栋家楼下,此时小区还静悄悄地,梁栋钻进车里的时候刻意慢慢关上了门,以减少扰民的可能,毕竟在这个小区,这个点大概只有民航人需要起床出门。

“那听你的。”刘长健看了一眼表,打开手机开始叫滴滴。

“等花摆好我给你开基地去,到时候东西也给你搁后备箱,你的香水呢?”

“小心拿。”刘长健把手伸向后座,拿了那个蓝色的袋子递给梁栋。

梁栋打开袋子,一瓶孤零零的香水,还有一个手写贺卡,字是龙飞凤舞。

“刘哥幸好你结婚早,不然在这个浮躁的年代,你这样是讨不到老婆的。”

“车来了,钥匙挂这儿呢。”刘长健习惯了无视梁栋的话多,指了指车钥匙下了车去开后备箱拿行李箱。

“刘哥放心,绝对让你满意。”梁栋摁下窗户,对着走向日出的刘长健的背影喊。

[刘长健:让毕男满意就行了。]

刘长健上了车,给梁栋发了微信,然后和司机师傅说:麻烦快点,赶飞机。

”怎么机长也要赶飞机啊,飞机不等你么?“常这个点儿拉这个小区的乘客的司机瞄了一眼后视镜,对这个穿着机长制服的男人开了句早起醒神的玩笑,然后就是一脚油门。

-

【二】

刘长健千算万算没有算到飞机晚点,谁能想到照常日出的重庆会在午后下起暴雨。他在昆明基地的一楼走廊来回踱步,按照上面的指示,他们的航班直接往后搁了三个小时,本来应该坐在驾驶舱等待推出的他不得不端个茶杯熬时间。

[梁栋:人家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我看你是万事俱备只差晴天。]

[刘长健:你别说风凉话了,出个主意。]

[梁栋:我没什么主意,不过花都给你摆好了,但是男姐的航班为什么能开始上客了?]

[刘长健:不知道。]

[梁栋:肯定是因为领导想准点下班,毕竟聘书就差她没领了。]

半小时前,刘长健坐上机组车到昆明基地等待飞行,一整辆车的人都同时收到内部APP来自乘务部发送全体的推送:四川航空新聘6名主任乘务长。他还没来得及打开具体内容,所有人都已经开始和他道恭喜,有同事也开玩笑说让他带着嫂子一起请客。坐在他旁边的副机长问他什么心情,他只是难得没再绷着脸,而是笑了笑,但依旧没有说话。不过他心里是有四个字的,与有荣焉。

刘长健最后把这四个字发给了毕男,在毕男落地重庆,而他还没被通知可以出发机场的时候。过了小一个小时,毕男回了另外四个字:等你回家。而这时,刘长健终于重返驾驶舱,检查仪表盘,核对设备,手机在兜里亮了又灭。

”四川1178,地面风洞三洞四每秒,跑道洞拐左可以落地。“

”跑道洞拐左可以落地,四川1178。“

”四川1178,落地后尽快脱离,后机追赶。“

”收到,四川1178。“

”四川1178,联系地面幺两幺点拐五,再见。“

”幺两幺点拐五再见,四川1178。“

穿云过雨,飞机落地,那团聚在重庆上空一个下午的积雨云迎着刘长健的这架飞机向南而去,可惜天色已黑,纵使落地时万里无云,也没了本该和她一起看的夕阳。刘长健只等着落客结束,便匆忙取行李,匆忙到基地收发室拿车钥匙,匆忙回家。

停车场的角落,停着刘长健那辆车,他打开后备箱准备放行李箱,打开才在接二连三的喷嚏中想起梁栋把花全放进了后备箱。梁栋的意思是让毕男放行李的时候发现这个惊喜,只是现在黑灯瞎火的,刘长健只能借着路灯看那些打蔫儿的玫瑰花。

花最终是梁栋定的,下午他开着车去了早就联系好的花店,等花艺师把预定好的花摆满了整个后备箱。曾经娇艳盛放的红玫瑰是328朵,铺满了后备箱的每一处,中间是一圈清新的百合花,是刘长健本来的意思。他本想只买9朵百合花,寓意长长久久和百年好合,但是梁栋非说浪漫的浪是浪费的浪。在花的中间是三个红色的心形的礼盒,dior的彩妆,lamer的护肤以及那瓶Tiffany的香水,还有三个盒子中间立着的那个贺卡。刘长健拿起沾满了花香的贺卡揣进兜里,重新合上了车后盖,把箱子放到后座,开车回家。

”到哪儿了?“毕男给刘长健拨了电话,她抱着靠枕,窝在沙发里看综艺,没开灯,只有电视屏幕亮着闪着,茶几上是受任聘书和开了封的薯片。这就是她期待要过的纪念日,一天总共24小时,她三点起床,他们四点半分开,时针指到二十二点,刘长健还没到家。

”还有五分钟。“刘长健摁了免提,接着就打了个喷嚏,他开始怀疑他是不是花粉过敏。

”你在开车?车不是给梁栋了么?“

”嗯……他又还给我了,你吃饭了么?“

”吃……算是吃了吧。“毕男看了眼茶几上的薯片袋子,有点心虚。

”我打包了点菜,要不你下来帮我拿一下。“刘长健绞尽脑汁,只有这招也许能骗毕男下楼。

”好。“毕男挂了电话,换了衣服下楼等人。

刘长健把车开到楼下,特意没有倒车,而是车头朝里扎进车位。他拎着一袋外卖下车关门,就听到毕男说:就一个袋子你就让我下楼。

”那我给你赔礼道歉。“刘长健等到毕男走近,立刻打开了后备箱盖,借着车位边上的路灯光,玫瑰的红在夜色里被吸色得不明显,倒是泛着粉的百合还很精神地昂着头,他紧张地看着后备箱盖抬到顶,才敢用余光偷偷看了一眼毕男,然后在心里作了无数次准备之后开了口,”毕男,结婚纪念日快乐。“

随着社交网络不断发达,这种摆满鲜花的浪漫被称作俗套,可是再俗套的浪漫也是浪漫,毕男虽然有猜到这种形式一定是梁栋想的,但是她看着刘长健穿着制服、单手插兜站在车前,对着她说纪念日快乐的时候,还是很帅的。

”这个纪念日差点都要过去了。“毕男确实被感动了,这大概是他们之间第一次各存了小心思要给对方惊喜,她觉得眼眶发酸,是因为感动,也是埋怨这个惊喜来得太晚。

”这不是还有一个多小时。“刘长健把外卖袋子放到地上,走到毕男跟前,抱住了她,摸了摸她的头发,像是在笨拙地在安慰委屈的小孩。

“你怎么记得今天。”毕男用头发蹭了蹭刘长健的颈窝,然后回抱住了他的腰。

“我偷看了你的手机。”刘长健非常老实地回答了这个问题,因为他觉得骗人实在太难了,这些天他都不敢看她漂亮的眼睛。

“所以你早就知道,然后一直骗我。“毕男突然把刘长健推开,只是假装恶狠狠的语气倒是显得音调甜丝丝。

“那毕主任可以原谅我么?”

“看在这些花的面子上,勉强原谅你好了。”毕男凑到后备箱前,看到三个礼盒,只拿起了那瓶香水,非常普通的蒂芙尼蓝,如果一定要有什么特别的,那就是刻了字。她冲着刘长健晃了晃瓶子,问他,“这三个礼物,应该只有这个是你选的吧。”

“你怎么看出来的?”他没敢问她喜不喜欢,紧张得摸了摸鼻子。

“像你的风格,肯定是被柜姐忽悠的,梁栋这种身经百战的,肯定不会看上它。”

“那……”

“但是我很喜欢,还有百合,我也喜欢,我很喜欢。”

刘长健松了口气,像是一场考验终于收到满分答卷。他突然很喜欢这个天气多变的春天,因为这样的每一个春天,都有他们的结婚纪念日。

-

【三】

情人之间总喜欢过一些纪念日,如果你愿意,在一起的123天也可以一起庆祝,不过是个由头,最终目的都是为了满足原始欲望。所以毕男现在非常感谢那大半包薯片,如果没有那些热量,她可能会因为运动过剩而低血糖晕过去。

毕男累得没有力气去洗澡,连番拒绝了刘长健邀请共浴的请求,她决定躺在床上歇着,听着浴室的水声,为一会能独自站起来走进浴室洗澡而恢复体力。她累得眼皮打架,觉得这个纪念日不过也罢,她坚信刘长健把她感动得一塌糊涂,就是为了让她满足他一次又一次的请求。

“起来洗澡。”刘长健裹了浴巾出来的时候看到毕男慌乱地把手机放到一旁闭上眼睛,但是手机落地声不小,他没捡手机,而是直接掀开被子就要拽她起来。

“手机……先捡手机”毕男借由手机掉落,挣脱了刘长健,却在低头捡手机的时候,在一地衣服里,发现了一张卡片,依然是经典的蒂芙尼蓝。只是当她准备连着手机一同捡起来的时候,却被刘长健眼疾手快先捡了起来。

“我的礼物呢?”刘长健把卡片藏在身后,看着酥胸半露的人,问出了他整晚都想问的问题,其实他早就想问了,但是家门一关,大脑停止思考。

“没有。”毕男起身去抢那张卡片,抢不成就拽刘长健那松松垮垮的浴巾。

“谁刚才说不要了?”刘长健抓住毕男的手腕,两人一起用力扯掉浴巾。毕男一直觉得关起门的刘长健和他日常中实在差距太大,有些话她真的不知道刘长健是怎么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出来的。

“哎呀……唔……”毕男在浴巾落地的一刹那重新被人压回床上,刘长健那张笨拙又灵巧的嘴重新衔住毕男的唇瓣,手掌重新滑向她的腰窝,那是可以让她连声求饶的敏感点,当然如果此时刘长健舔上她的耳垂,那就是全身过电。

“刘长健你明天还飞不飞了你。”毕男重新恢复的元气被刘长健再次收回,刘长健的手指在她的腿根打着圈,踌躇与徘徊足够让细流翻涌出波涛。她失了耐心,脑袋离了枕头,任由身子往下滑去迎合他的多端诡计。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刘长健去吻她的耳垂,一阵阵呵气又让她软得彻底失了最后防线。

“礼物……早都买好……你快点……快点进来。”毕男发誓这是她最后一次求饶,绝对没有下次,坚决不再给刘长健多一次机会。

刘长健挺身重新进入的时候,刻意托着毕男的腰,本是希望她的腰少受点力,但是一抬一进却陷得更深,他感觉到他的后背又多了两道红印子,不禁放缓了速度,有了多余的心思抓住她的两只罪魁祸‘手’,单手握住俩细手腕抬高,然后在重新与她耳鬓厮磨时顶到花心。

“刘长健,我恨你。”毕男又一次累瘫,在双手被松开的刹那就使了劲儿去打刘长健。她不得不庆幸虽然换了航季,但依然没有排上旺季的班,她可以在第二天十二点再上班。

她依然只想躺着,让刘长健拿着湿巾帮她擦拭,只是刘长健固执得听不进一句撒娇,硬是把人从床上捞起来,抱着这个大型挂件进了浴室。她没敢多言,怕一言不合他又寻个由头再来一次。她非常听话地搂住他,用下颌一下一下顺着他的肩线磨他的肩膀。

“毕男,我爱你。”刘长健开了水,却没有松开托着毕男的手,她足够近在咫尺,让他的情话能够十足地落到她的耳朵里。毕男听了那三个字并没有抬头,只是摸了摸刚才她发了狠抓的那几道红印。刘长健这时候倒是没觉得疼,反而被痒得倒吸了口气,他只能把人放下,重新在水流里去寻她的眉眼亲吻。

“我去收拾房间。”缺少了情欲气息的吻剩下的都是那三个字的意义,刘长健有些舍不得的离开她的唇,但还是决定给两人隔开一点距离,毕竟现在早都过了申请换班的时间,更何况,他的主任乘务长可是新官上任第一天。

刘长健出了浴室换上睡衣,先捡了地上的衣服扔进脏衣篓,重新拿了四件套换上新的,再把旧的扔进洗衣机。一切忙完,他听到浴室水停,非常自觉地先去厨房淘米预约一下熬粥的时间,给毕男留足把他的礼物找出来的时间。

“礼物呢?”只是当他回来,却看毕男已经躺回床上懒得搭理他。

“刘长健你多大了,你小时候是不是那种万圣节扒着邻居家门框不走愣是要糖的小孩?”

“我从不过洋节。”刘长健掀开被子也躺下,把人搂入怀中。

“那个礼物现在给你不合适,我太困了,明早给你。”毕男越来越觉得有句话说得好:男人的本质是孩子。无论什么样的男人,哪怕是像刘长健这样的,总有某一次,某一瞬间,某一时刻,某一情况下,幼稚得像个孩子。

-

【四】

刘长健醒来的时候看到本该在怀里的人却睡在床沿,他只能把人重新拉回来,然后在她额头印上一吻,权作叫早。果然怀里人悠悠转醒,然后非常自然地翻了个身,膝盖就这么顶到他腿间,一时两人都醒得彻底,刘长健明白她为什么睡那么远了。

“我去给你拿礼物。”毕男捧着刘长健的脸对着嘴亲了一口,立刻利索地起床,生怕起得再晚一秒她就得腿酸得下不了地。不过她艰难下床的时候,还是觉得,刘长健一定要严谨点,说他爱她,就要坚持爱是克制,不要太放肆。

Loewe作为一个并非大众到众人皆知的品牌,如何突然一跃成网红,自然不是买得起他家包的有钱人吹捧,而是那款‘名’声大噪的香水。当毕男把香水盒从袋子里取出递给刘长健的时候,刘长健对着盒子上的‘001’确实有一丝迟疑,但是他也不是不识字,他反复确定了这个牌子不是日文牌子。

“001是……味道么?”刘长健拆开包装,拿出了香水瓶,盖子很与众不同,像是木头做的。

“是名字。”毕男非常简单地解释完就打开盖子准备要从刘长健的手里拿走喷,却被刘长健制止了。

“我一个男人,不要喷香水了吧。”刘长健虽然心里很开心他们两人很默契地选择了同一种礼物,但是他长这么大,从来没有用过香水,更何况他今天还要上班。

“我买的是男香。”毕男对着刘长健的肩膀喷了两下,檀木和柏树的木质香调非常舒服,刘长健虽然觉得还是有些怪,但好像并不是很难接受,更何况他穿得是睡衣,换了制服自然不会再留香。

[梁栋:刘哥,男姐送你的不会是香水吧?]

刘长健飞完一程,靠桥等待的时候打开手机就看到了梁栋的微信,他突然觉得不太对。

[刘长健:?你怎么知道]

[梁栋:因为你从不喷香水,一喷就是事后清晨。]

[刘长健:事后清晨?]

刘长健努力吸了吸鼻子,像是雪松的味道,仍然萦绕在他的呼吸间。

[梁栋:你居然不知道这个香水的名字?我看男姐一番心意全都喂了狗。]

[刘长健:名字不是001么?]

[梁栋:你是不知道小空姐们都在群里传遍了,说毕乘务长和刘机长一起来上班,身上同一个味道,还是事后清晨的味道,她们都说你们昨晚一定很幸福,还说又相信爱情了。]

[刘长健:所以001是事后清晨的意思?]

刘长健再不开窍,也知道什么是事后清晨,他终于理解为什么毕男一定要第二天清晨送给他这个礼物,还一定要让他当场试香。

[梁栋:人家品牌的广告语可是,缠绵之后,破晓之时,你说是不是事后清晨。]

[刘长健:……]

刘长健决定今晚回家就把这瓶香水雪藏,但是太太的意思他明白了,以后尽力把每一个清晨都变成事后清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