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逃婚

Work Text:

尹柯是美好的,那些年,他那始终令诸多不怀好意的男人肖想的身子终于被邬童牢牢禁锢在身下。

脖子上那串为了遮掩信息素气息的铂金阻隔项链也被凶猛的Alpha扯下丢在了地上。

Omega小小的,散发着迷人又危险的曼陀罗花香的腺体就这么暴露在了邬童眼前,逼得Alpha红了眼,险些迷了心智。

“小东西,你敢逃婚……”

“没有……唔……疼……”被某人撕烂的白色衬衣,只剩一条残破的袖子还挂在尹柯的胳膊上,他雪白无暇的身子完全暴露在了正制住他不安份的双腿,并不遗余力的撕扯他身上仅存的那点子遮羞的布料上的邬童。

“没有?”邬童很是生气,从初中到现在,这小子就没有一天让他省过心,从小到大,他不知道替尹柯赶走了多少闻香就扑的那群“苍蝇”,喝退过多少迷恋尹柯纤细的情敌,他把自己打造成了一个所向无敌的像个“战神”一样的Alpha,就是等待这朵迷人的曼陀罗开花。

他忍得那么辛苦,费了多少心力,才能把这个小东西娶回家。谁知这个不知好歹的小东西居然在婚礼前一个月逃婚了。

呵,可惜邬童怎么会是普通人,他初一时就处心积虑想要得到,并用了十年时间细心部署追求的人,他又怎么会让他从自己的手掌心逃走。

在他得知尹柯逃婚的那一刻,他也不过是笑了笑,让他野几天,等新婚夜的时候,自己一定要让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O知道厉害的。

人算不如天算,小东西居然误打误撞,刚好撞进了他精心部署,并隐瞒已久的准备在kQ号豪华游轮上举办婚礼的场地上。

当他一眼瞧见那个穿着白T恤,破洞裤的小东西瞪着琥珀色的瞳眸,有些惊恐的望向自己时,邬童扑了过去……

“不可以……啊……”尹柯被按在柔软的大床上,这是kQ号上最大最豪华的一间客房,也是邬童给自己和尹柯准备的洞房。

婚礼还有一周,所以这间洞房里还是和往日一样铺着素白的床单,素白的羽被,尹柯的身体也是素白的,若不是那双一直在乱蹬的小蹄子,邬童差点要认为自己的心肝宝贝和床单融为一体了。

一伸手,扣子纤细的脚踝,用了一扯,便把光溜溜的小东西拉到了自己身畔:“小坏蛋,我是不是对你太好了,你居然敢逃婚……”

“呜……”尹柯又羞又怕,邬童的信息素本就是浓郁的龙舌兰烈酒气息,加上他现在似乎有些生气,信息素更是浓的吓人,自己的抑制项链也被邬童扯掉了,弄得他整个人都被裹在龙舌兰的气息里了,他的信息素也开始慢慢不受控,居然隐隐有了要发情的症状,“邬童,你别……你别这样……”

“别这样?”心爱的人光溜溜的躺在床上,一个正常人,只有不是有隐疾,估计都会忍不了,“小东西,你是说我应该放弃我作为一个丈夫的权利吗?”

“呜……我……我没有……”尹柯浑身泛起粉色,是啊,他已经和邬童领证了,他现在是自己合法的老公,“我……我只是……觉得……还不是时候……”

“不是时候?”邬童的眼开始变红,他一点点脱掉了身上的西装,衬衣,裤子,“宝贝儿,我是不是太宠你了,让你忘了婚姻法第一条是什么了?”

结实又完美的身子一点点暴露在尹柯眼中,邬童是个完美的Alpha,加上一直都未曾放弃过棒球,所以他无论是从脸还是身材,都足矣让Omega瞬间臣服。

可当他褪下自己底裤,露出狰狞又可怕的物件时,尹柯差点吓得哭了。

好大……Alpha的物件怎么那么吓人,就和千智赫和他说的一样可怕,那东西好像还没有完全苏醒,自己……自己的小穴能装得下那东西吗?会不会痛死啊!

尹柯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小脑瓜子里想到的竟是一些少儿不宜的事,他现在只要一想到千智赫哭唧唧的和他诉苦说差点死在学长的床上时,被匆匆赶来面色不善的王凯利像捉小鸡仔一样提溜了回去的样子,他就害怕的只想逃跑,并为此付诸了行动。

Alpha都好可怕,邬童现在的样子,就像童话故事里把小红帽生吞活剥了的大灰狼……

可怜他刚刚爬起身,还没爬到床边,就被大灰狼从后面抱住,再次倒到了柔软的被褥中。

“我来告诉你吧,我国婚姻法第一条就是,婚后的Omega无条件服从自己的Alpha……”邬童可不知道他的小东西脑子里和他一样,竟然都是一些羞羞的画面,他现在根本没法去在意这些,他只想进入那粉嫩的天堂,实施他作为老公的权利。

尹柯哭唧唧的被堵住了嘴,他一双好看又细白的小手也被迫握在了邬童愈发坚挺的粗壮上,真的好大,那温度烫的尹柯浑身无力,瑟瑟发抖。

“嘶……”邬童倒吸一口凉气,这也太舒服了,舒服的他又大了一圈,小东西真是个极品妖精,他真的不是那吸食阳气精血的狐狸精,是来要自己的命的吗?怎么只是小手摸一摸,就让自己有了想要把他干死在床上的想法……

“你……你好坏……”家教良好,素来毒舌的小狐狸面对这种情况,也只能哭啼啼的骂他的Alpha了,“你坏……你就会欺负人……”

“这也叫欺负人?”邬童勾起桃花眼,看了一眼满面潮红的小狐狸精一眼,笑的像只偷腥的猫,“不……宝贝儿,这才叫欺负……”

“啊……”尹柯忽然发出一声又酥又媚的呻吟,小脸一仰,露出雪白的脖颈……

邬童则正在舔弄嘶磨他胸口小小的红豆,一听见他的小东西发出甜腻的呻吟,立马抬起头看他,带着些许逗弄的语气问道:“柯柯还会学猫叫啊,是不是被吸得舒服了?再叫一声给哥哥听听……”

“不……啊……不……”满脸潮红,无法控制自己的小Omega听到自己Alpha的调笑,更是羞得连脚底心都泛起粉色,最严重的是他的粉穴,正一股股的往外溢出蜜汁,连雪白的床单都打湿了……

居然湿成了这样,邬童倒是乐了,他的小东西,居然敏感到摸一摸就水流不止,这要是好好调教一下,只怕日后过得都是销魂蚀骨的好日子。

不过小东西实在太害羞了,拼命夹着他的双腿,企图掩盖他早已泛滥成灾的事实。

邬童也不着急,虽然他已经硬的发疼,但是有尹柯雪白柔嫩的小手伺候,也还算过得去,他一点点的用唇指舔邸摩挲着雪白的身子,到处点火,他就是想逼小东西主动张开双腿。

尹柯活了22年,当了7年的Omega,一直都被家人朋友保护的很好,他和与自己一起长大的邬童,在高二的时候偷偷早恋了,不过鉴于尹柯的家教严,加上彼此都还是学生,所以始终都还是保持在拉拉小手,亲亲小嘴的阶段。

也许是被保护的太好了,导致在大学和邬童分隔两地,一个去了K省最有名的经济学院,而另一个则去了Q市最好的艺术学院后,依旧保持着清汤寡水,微信传情的日子。

邬童壕的厉害,出国逛了一趟,就替尹柯带回了一条M国最新科技,价值不菲的铂金抑制项链,可以通过高科技的方式,用来有效的抑制Omega的发情,并且不会产生副作用,从而免了尹柯继续注射抑制剂的日子。

当然,他也不是不能在不标记尹柯的情况下,和他发生关系,这么多年亲亲抱抱也都不是完全没有过,可邬童始终没踏出那一步,他想要给尹柯全部,不想让他在没有自己陪伴的夜里独自一个人。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

就在他们都顺利毕业,并且得到家长认可,开开心心领完证,并风风火火筹划婚礼的时候。

小东西大学时同一个宿舍的好朋友,千智赫拎着行李跑来投奔尹柯。

那个漂亮的小O身上已经有了Alpha的味道,加上他又是尹柯的好朋友,所以邬童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可万万没想到,就是这么个跑来三天都没有住到,就被自家Alpha抓了回去的小O居然惹得他一向乖顺的柯柯在婚礼前一个月逃婚了。

他怒不可遏的翻看了家里的有声监控,这才发现,原来那漂亮的小O居然告诉他的柯柯,Omega和Alpha如果上了床,会痛得死去活来,而且会不顾Omega的请求一直做……

那个看起来比他的柯柯还爱哭的小O说他至少在自己的Alpha身下晕过三次,实在是受不了才逃了出来。

邬童看得出,那个小O的Alpha一定是很爱他的,那孩子从上到下看起来都很纯净,一点没有外界那些莺莺燕燕们的风骚和世故。

只是,越是天使说出的话,对同样是天使的尹柯来说更有杀伤力。

于是,逃避的爱哭小O被他的Alpha抓了回去,而他怕疼怕晕的尹柯却逃走了。

“宝贝儿……”邬童已经将自己的食指和中指都送入了湿软的小穴里,感受着紧致的甬道里细细密密的软肉疯狂的挽留,“你害怕什么?”

“啊……”此刻的尹柯哪里还有心思想别的,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当初还在宿舍时,和千智赫一起偷看的小黄片里的内容,那是一部QJ题材的小黄片了,里面的A也是这么对待小O的。

所以,邬童现在是不是想要QJ自己啊:“不!……啊……啊……不行……不可以……”

一边发出宛如猫叫般的呻吟,一边用毫无气力的小猫爪推拒着身上的Alpha,他才不要被人那样对待呢,电影里的Alpha的物件没有邬童的大,可那Omega依旧被折腾哭的死去活来,叫的嗓子都快哑了,他不想变成那样,他害怕。

“害怕我吗?嗯?”两根手指已经变成了三根,邬童比划了下自己的物件,可能还需要再加一根,怕是才能勉强进去。

“啊……”尹柯眼泪直飙,后穴里有了异物,不停的在他的甬道里出入,还时不时带出蜜汁,可是感觉却不痛,反倒是一种说不出的奇妙,让他既想抗拒,又觉得不够……

“是不是怕我?嗯,说话啊……”邬童手指一勾,用力搅了一圈,惹得小东西立马下意识的合拢双腿。

“不行……不行……”尹柯又哭了,太奇怪了,Alpha真的好可怕,他们怎么这么会欺负人。

眼看着小穴已经张张合合,一股股像泄了洪一般往外流水,邬童的眼都红了,他原本幻想的和尹柯温柔的初夜计划,全都被这个不知好歹的小坏蛋搅合了,那他为什么还要忍得那么痛苦?

双手一使力,将一双雪白纤细的大长腿硬生生掰开到最大,凑上去亲了亲小小巧巧笔直秀气的小柯柯一口,便将自己的物件对准了湿润的小嘴……

“我来了哦,宝宝做好准备啊……”话音还没落,他的大宝贝便噗嗤一声挤进了一个头……

“啊啊……”尹柯瞬间大脑一片空白,他……他的邬童……进入了他的身体……

好像,好像也不是那么疼……

粗壮的利刃一点点破开嫩肉像里面前进,邬童疼的一身是汗,尹柯好紧,夹得他又疼又舒服,紧的想让他恨不得立刻开始,艹松那小小的甬道……

“你……”尹柯小脸通红,人也口齿不清了,“你坏……”

“你QJ我……”尹柯的小脑袋里还记着那部小黄片,居然口不择言的说了出来,“你是大色狼……”

Alpha如何听得这种话,明明是埋怨,可这话听进邬童耳朵里,便变成了调情时的最佳春药。

他再也没有忌讳,忽的拔出自己的肉棒,又狠狠地插了回去,速度快的惊人:“小东西,我干死你信不信?”

“啊啊啊……”尹柯哪里受过这种待遇,邬童疯狂的速度顶的他浑身颤抖,四肢无力,只能用软绵绵毫无力气的小手去推拒,可很快,小手就被邬童抓住,凑到嘴边亲了亲,然后又拽了条领带,捆到了床头。

这下好了,尹柯彻底变成了待宰的羔羊,只能任由此刻比他力气大上十倍的Alpha用力分开他的双腿,用力在他的小穴里驰骋……

“舒服……啊啊……太舒服了……”邬童红着眼拼命往里顶,“小柯柯怎么这么棒,这么会吸?嗯……我都快被你吸干了……舒服……”

“不……啊啊……不要,太快了……”尹柯也在叫,邬童好厉害啊,顶的他好舒服好舒服,可是太舒服了,他快受不了了,“邬童,求求你……”

“求我什么?”邬童听见了,他凑过去吻了吻尹柯的眼睛,“是不是想求我用力一点插你啊?”

“不是……啊……”尹柯高潮了,他浑身痉挛着射出精水,全都滴在了雪白的小腹上,“不能……不能……”

“哦,我知道了,柯柯想要换个姿势啊……”邬童挑了挑眉,坏笑着在高潮的小O耳边呢喃,“坐上面好不好,保证又深又舒服……”

说完,也不顾尹柯反对,一个翻身,就把软绵绵的小美人抱坐到自己身上,双手掐着他的细腰,不让他逃跑,而自己则用力的往上顶。

果然,O上A下的姿势更深,邬童被夹的头皮发麻,满脑子只剩下如何好好享用尹柯这一件事了:“心肝宝贝,真紧,哥哥干的你爽不爽,说啊……说……”

尹柯哭的更惨了,原来做爱不是像千智赫说的那样疼,可是这种感觉,自己更受不了,高潮还没结束,又被换了姿势,邬童太大了,那根东西在自己体内搅来搅去,弄得他好像快要喘不过来气了。

“说话……说话啊……”邬童真是坏,一边插他,一边还逼他说出不愿说的话。

“不说话,我就插死你……”邬童没有开玩笑,他更用力了,每一下都顶在尹柯前内腺附近的小缝处,那里传来的快感,简直折磨的柯柯死去活来。

“你……啊啊……啊……啊……”尹柯只剩下了淫叫,“你……啊……你要我……啊啊……好深……说什么……”

“说你爱我,说你要我……说你喜欢我插你……求我……求我……”邬童抱着他,再一次把他送了巅峰,“快点……快点……”

“呜……爱你……我爱你……”尹柯实在受不了了,他只能乖乖的照着邬童的话说,“我要你……”

“还有呢……”又是一个用力,那一直在被讨好的小缝终于张开了嘴,毫不费力,大肉棒便挤了进去,“接着说……”

“咿呀……”生殖腔里传来的快感是刚刚的十倍,尹柯再次发出仿佛不属于他的猫叫声,浑身一软,就跌进了邬童怀里,浑身抽搐着,仿佛用尽了气力。

“真娇气……”邬童无奈,只能拍拍圆滚滚的小屁屁,把他抱了起来,让他跪趴在床上,然后从后面进去。

后入式方便了Alpha的施展,加上生殖腔刚刚被打开,里面的软肉不停的吸允挽留,邬童再次不受控制,疯狂的开启打桩模式。

彻底进入发情期的小O再没有了矜持和害臊,浑身散发出大量勾人犯罪的曼陀罗气息,然后那股浓香的花香便被醇厚龙舌兰所包裹,融为一体。

“啊……用力……还要……”小O进入正式发情期后,吃苦的都是Alpha,他们会变得没有理智,只要自己的Alpha好好疼爱自己,“邬童哥哥好大,好舒服……啊,用力,用力插柯柯……”

邬童当然很是乐意,难得他的小O那么主动,他又怎么会拒绝。

于是很快,整间新房里便又传出Alpha和Omega交合时特有的啪啪啪声,当然还有Omega的娇喊和Alpha的粗喘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饕足的邬童把满面潮红的小东西抱进怀里,从上到下亲了个遍,这才问道:“舒服吗,宝贝。”

“嗯……”尹柯红透了小脸,整个人都想着往自己男人怀里钻,原来,千智赫骗他,和Alpha做爱明明很舒服,一点也不疼。

“那你还想逃婚吗?”邬童摸着那被他不知道啃了多少口的小小腺体问道。

“是不是逃跑就会被你……被你这样欺负……”小东西红着脸问。

“下次再逃跑,我就把你锁起来,然后……干死你……”

“呜……”小东西抿唇害羞的笑了,低着头问,“那我要是不跑了,你是不是就不想干我了?”

“?”邬童一愣,“宝贝什么意思?”

“我是说,我……”小东西鼓足勇气抬起头一本正经的看着他,“我喜欢你干我,喜欢的要命,如果你不干我了,我就逃跑,这样,你就会干我了……”

“哈哈哈哈……”邬童笑出了声,原来如此,他的小宝贝原来在担心这个,“你放心,你就是不逃跑,等结了婚,我也会天天插的你舒舒服服……”

“咦……不许说……”突然小脑袋又钻回自己的怀里,突然又害羞起来,“不许骗人……”

真是个难伺候的小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