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夜幕

Work Text:

庆功宴。
在夏天的尾声里。今天还接了一个综艺,是给剧造势的,有个环节让女主角蒙着眼睛被男主角带领走过一个独木桥。本来为了炒作CP应该是那男的上的,但是临了天爱选了李沁,理由是李沁是舞蹈出身的平衡性好。天爱也知道这个理由很烂,所以拜托了男主角跟大家说是自己肚子疼,还发了很多可爱的猫猫表情包说拜托拜托。
其实她有点恐高,全程一直抱着沁慢慢的从那个独木桥上面走过。
李沁看到她低垂的眉眼,低头能看到她的乳沟,白白嫩嫩的像她之前去西餐厅吃的椰奶冻。
在她看不到的地方笑着搂紧了她的腰小声地说你抱紧我。
然后天爱就紧紧的搂住她。紧张得指甲都扣进了掌心。
下来的时候李沁看到她从耳朵红到了脖子,笑着说上面的探照灯那么熱吗
天爱,小声地嗯了一声。
晚上回来的时候,大家到了酒店,等投资方过来一起吃饭。
天爱换了一身好看的晚礼服,一条银色的链子从她纤弱的脖颈延伸进领口里,高叉口若隐若现是又白又长的双腿。
本来就是大家的焦点的李沁眼里突然多了一点幽深的意味

李沁拿了一杯酒,给她,说你还热吗。
天爱像是酝酿了什么要跟她说的话却也说不出口一样,为了给自己壮胆,喝完了她递给她的红酒。
李沁想。这五十多度的白兰地一口就给当二锅头闷了,原来你都是那么喝醉的。
“沁姐,我....”
“小爱,过来一起拍照。”明哥突然喊了一下她。
“哦”她好像被打断了一下又忘了自己要说什么。
李沁的眼神表示你去吧。
然后李沁看了她落在桌子上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锁屏是是自己的一张剧照,穿着旗袍,拿着皮鞭,灯光昏暗,甚至看不清人脸,但是若隐若现。是自己的。
李沁开心得自己一口闷了自己手上的五十多度的白兰地。过了一会自己也走了过去。
有家杂志要拍一张照片,让大势CP喝交杯酒,好家伙,李沁心想你们家真有眼力劲儿。
男女主角接受采访,男的一直夸她可爱,说会给自己发很多小猫的表情包。
李沁在旁边挺了一直盯着她。
你还挺会来事儿。大家都忙,能一起接受采访的时间不多,看着关系不错,能给的料都尽量给。镜头移开都是各玩各的手机。天爱在找自己落下的手机,李沁拿在手里,给她摇了摇,在我这儿呢。
在天爱眼里笑的高深莫测,笑的意味不明,笑得势在必得十拿九稳,笑的,也太好看了。
沁姐真好看啊,她以前没意识到自己居然也会是女明星的颜狗。
采访匆匆忙忙的结束了。
灯光弄的她有点晕,大家都在聊各自的业务,角落里的明哥左右逢源,看来下个季度不怕在家吃自己了。明哥对她招了招手,说沁姐上楼了33楼的酒店去换衣服,说你手机在她哪儿,让你去拿。
天爱刚喝了酒现在开始上头了晕晕乎乎的,穿着高跟鞋脚步都有点飘。
这里私密性很好,33楼是对着市中心标志性建筑的落地窗总统套间,沁姐为啥换个衣服也要开个总统套房,但是忘了这是李沁他们自己家的酒店。
刷了房门卡,李沁洗了澡穿着酒店的睡衣看着落地窗,看她自己进来了,转了转椅招招手让她过来。天爱觉得那很像是招小狗的姿势但是也走过去了,然后乖乖的在她面前蹲下来。真的喝大了,让干嘛干嘛。也意识不到,穿着新的高跟鞋踩在地毯上很软,身上是残留的香奈儿的香水味。像是她送给她的甜品一样的低糖却甜蜜的女孩。
李沁打开了她的手机屏保。
抚摸着她的脸颊,没了那种在镜头前张扬的美,在夜景的衬托下意外的乖巧恬静
“这是我吗”李沁轻声的问她。
她的小狐狸小白兔轻轻地点了一下头。
李沁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哄着她说,“想要吗”
天爱眼神里有些局促跟无措,却还是呆呆的回答她说想要。
“知道怎么让来拿吗”
摇摇头,李沁继续了那个没有深入的吻,把她推倒在洁白的羊毛地毯上。天爱看到看到星星碎成银河沉浸在她的温柔眼眸中,像一场梦。顺从的跟她接吻,怕稍有不慎就从里面醒来,
舌尖挑过对方的上颚,嘴唇,从深处的占有再疏离得引导,嘴里是甜味,白兰地把人浸得像香甜的酒心巧克力。
李沁把她好看的长发别到耳后去亲吻她的耳阔,指尖轻轻的碰到乳尖,就已经硬挺起来,身下的人小声地哼哼。觉得不适应得往后退开。被沁固定住了腰肢,灯光已经自动的暗了下来,只能从落地窗的投影里恍恍惚惚的看到自己躺在白色的地毯上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
李沁把她的浴袍带子解开,黑色的丝带捆住了对方的手,衣服上的皮带像极了她拍戏时候用的皮鞭。
“小孩是不是很想念姐姐的皮鞭”
李沁一边问她,一边把皮带折起来轻轻地划过她的腿间,隔层内裤轻轻地蹭她的阴部,看她敏感的曲起腿来,不轻不重的给了一鞭子。疼得她不敢乱动,她想明天估计不能穿短裤出门了。
一定会被乱写一通了。
姐姐,她小声地说姐姐。
沁问她,叫姐姐做什么。
天爱喝得很醉,甜腻乖顺的说要姐姐抱,沁解开了她晚礼服的带子,长裙落了下来,只穿着内衣跟小内衣的女孩比时尚杂志上内衣广告模特还好看。
沁说你把她捞了起来,自己也脱了身上的浴袍赤裸的对坐着跟她接吻,安抚的抱她的后背。
伸手去摸她下体,这也太容易湿了。
然后轻轻地笑着。
然后了手指轻轻的碰触她的阴蒂,听她小声地说要抱。温柔的揉弄她的敏感点
一圈一圈等怀里的人化作春水一样,水弄湿透了白色的内裤。笑着问你这是什么啊。天爱头都不敢抬起来,只敢埋在她颈窝里喘息。
然后被塞进来一颗不大不小的跳蛋躲也躲不开,也不敢躲开。
“宝贝看着我”,沁的声音极温柔也极诱惑。
天爱抬头看向她。“用嘴含住”
天爱一个指令一个动作的讨好她,用舌尖的舔湿喜欢的人的欲望,小穴里感受到一样的跳动,欲望要来的比之前的每一次的迅猛,跳蛋的遥控器手里,一直都不紧不慢的跳动着。已经让女孩的汁液顺着大腿流了下来,像是一颗被咀嚼的葡萄一样的清甜。
被解开内衣,手指比刚刚用力的多的搓弄着乳尖,情动起来就算是第一次也让沁觉得是有一种莫大的征服感。
高潮了一次就忍不住牵着她的项链,把她推到床上,在她一直哀求的叫着姐姐的时候,一边把跳蛋开到最大然后用一样的方法把她炮制得在床上高潮到哭泣不止。
最后伸手进去把跳蛋拿出来的时候女孩下意识的吸附她的手指。哭的累过了气还小声地喊着姐姐。
李沁突然觉得自己被开发了一种重新玩弄小动物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