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One Day and One Year「九」

Work Text:

【一】

春节临期计划出游并非易事,好在职业特殊,刘长健购到了川航的重庆飞上海的商务舱折扣票,虽然是早班机,也并非除夕节前和返程高峰,但客舱仍然几近满员。这是两人第一次作为乘客同乘航班,也是第一次作为乘客同乘川航。

“困么,要不要先睡会?”飞机仍在执行上客程序,刘长健看了一眼时间,如果后续没有问题,大概率会准点起飞,不过从职工变为乘客,没了黑咖啡加持,两人对于早班机的时间点都有些疲惫。

“刘先生,毕女士,我们的飞机将于约七点十分起飞,请问两位想先喝点什么?”毕男睡眼惺忪,靠在刘长健肩头,正准备继续闭目养神,便看到两舱乘务员蹲姿到他们座位前,开始了一天的服务。

“喝水就行,不用麻烦。”毕男略微坐正了身子,不太习惯突然被人服务。

小姑娘收了托盘去前舱倒了两杯热水,又拿了两包茶袋放到两人中间的扶手上,小心翼翼地解释,“不知道刘机长喝不喝茶,我拿了两包来,不同口味的,刘机长喜欢哪个喝哪个。”然后继续试探性的询问这位曾经的直接上司,“男姐,要不要还是给您咖啡?半奶半糖?”

“我今天没有带考评表来,所以不用紧张,我只是休假出门,你只把我当成普通乘客,忙你的去吧。”毕男看着小姑娘一脸紧张,仿佛觉得她是来专门对她进行考评的,便连忙解释,只是小姑娘还是害怕地立刻离开她的视线去前舱汇报。

“你说你休假也就算了,还在我的航班上吓唬我的人。”没一会梁太太从前舱走了出来,毕男也没想到居然这么巧合坐了梁太太当班的航班,她本意是不告知梁太太她和刘长健出游的,生怕梁太太一时口快,搞得人尽皆知。

“说明你的人心理素质不行,我长得很凶么?”

“你和你们家老刘一样凶。”

梁太太看了一眼专心致志看报纸的刘长健,毫无顾忌地吐槽了一句这位坐飞机还是黑脸的男人,不过吐槽完她就被刘长健看她的眼神吓到,对着毕男吐了吐舌头便连忙逃离是非之地,留着两口子慢慢自说自话。

“别太凶了,老是板着个脸,笑一笑。”毕男难得的放松心情大好,看到刘长健依然板着个脸便忍不住拿手指戳他的嘴角,不过还没下手,手便被捉住,刘长健笑着与她十指相扣,看着毕男跟着他把嘴角扬起,酒窝没盛酒,倒像是像沁了蜜一样。刘长健突然想到昨晚刷朋友圈看到一个年龄颇小的同事发了一堆明星图配了一句话,这句话配毕男也正合适。

我想知道,糖果和你的嘴角,什么味道。

“男姐,今天有小面配银耳汤和鱼肉粥配叉烧包,想吃什么?”

“各要一份吧,乘务长对乘客记得微笑,难道你想让我起来给你帮忙?”飞机准点起飞,很快进入平飞状态,许是小姑娘怕极了毕男,他们二人便由梁太太全程服务,看梁太太一脸不情愿,毕男忍不住调侃。

“谢谢毕乘务长的好意,您好好休息,我去给您备餐了。”

梁太太又一次咬牙切齿返回前舱,被吓到的小姑娘看着自己的师傅也满脸不开心地回来,忍不住偷偷看了一眼2A、2C的乘客,2C的乘客很自然地靠向2A的乘客,两人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她只看得到2C的脸上一直挂着浅浅的笑。她不禁感叹曾经她只知道两人同属英雄机组,如今看来倒是平凡又甜蜜的一对夫妻。

“我要是也能找个像刘机长一样的老公就好了。”

“你刚不是被吓到了么?怎么还把人当标准。”

“可是他对男姐是真好,我一直羡慕细水长流的爱情,轰轰烈烈太像电视剧了。”

“那你去给他们上餐。”梁太太将餐盘交给沉浸于妄想爱情的乘务,继续备下一份餐。

“男姐,小面的餐是您吃还是给刘机长?”

“你想吃哪个?”毕男转头去看刘长健,却发现人直接拿报纸挡了光睡觉。

“你先吃,剩下的我吃。”犯困的刘长健没有睁眼,放低了椅背便继续睡,毕男只好将餐放到她这一侧,然后抱歉地对空乘说,“另一份餐一会再上,让他睡一会。”

-

【二】

只是这一会就等到了飞机落地,刘长健随着飞机落地醒来,接过空乘递给他的大衣穿好,然后跨过毕男的腿先从行李架中取了两人的行李站在过道,一边等待廊桥对接,一边给接机的师傅打电话。

迪士尼距浦东机场很近,两人又恰巧无需取行李,因此司机师傅很快将车开到了他们订好的迪士尼酒店。尽管刘长健对这类童话故事无甚兴趣,但置身于童话世界时,还是被氛围所感染,两人的旅程不过刚刚开始,便已觉得此趟旅行超值。

和VIP向导约定的时间是十点半,将行李先寄存到礼宾部后,两人没乘酒店的游船入园,而是直接去了事先约定的地方见向导。VIP的通道完全不需要排队,毕男暗叹幸好因为时间紧张买了VIP,不然他们这个时间点检票,不知何时才能入园。

“两位上午好,我是你们今天的向导,不知道两位对迪士尼有没有了解,我们是直接开始玩项目还是需要我先介绍一下咱们园区呢?”

“先去那边拍个照吧。”上海在阴冷的冬天还有难得的晴天,毕男一入园就看到了蓝天下的迪士尼城堡,想到她和刘长健甚至除了一张结婚照外都没有另外的合照,她觉得今天的时机和背景刚好适合弥补遗憾。

“那既然来到我们迪士尼乐园,其实可以去挑选一些头饰佩戴,再进行拍照会更好看。”向导顺着毕男的话进行了推销,毕男正有此意,便毫无犹豫地拉着刘长健一起进了纪念品商店挑起了头饰。

“都是为了推销商品,你不戴头饰也很好看和可爱了。”刘长健根本拉不住沉浸在童话世界中的毕男,他对于这种头上长两个角就卖99的东西毫无兴趣,只能亦步亦趋地跟着毕男的脚步,再在不小心撞到人时连声抱歉。不过就在刘长健觉得无聊的时候,穿着星黛露披肩的毕男就这么在他蹲下捡起不小心撞到地上的狐狸耳朵头箍时朝他转过来,他愣了一下,被这个不知道什么名字的卡通兔子帽下的人可爱到了,他看着毕男的眼睛,和这只兔子一样可爱。不,还是比这只兔子可爱多了。可爱即是正义,买。

“你要不要也挑一个?”毕男把刘长健刚放回货架挂好的那只尼克的头箍重新拿下来,然后抬高了手戴到了刘长健的头上,确实可爱,只是这只黑面狐狸看起来像个反派,似乎还差一点什么。

“我就……不戴了吧,你看没有哪个男的……”刘长健环顾四周,似乎想要寻找同盟,只是这种恋爱圣地,没有哪个男的不被女朋友哄着戴上了米奇或者唐老鸭的发箍,只是这种年轻人的活动,实在是太难为他了。

“换这个吧。”毕男根本不听刘长健试探性的拒绝,强行把朱迪的头箍戴在了刘长健的头上。

“这是什么……兔耳朵……还有胡萝卜?”刘长健从镜子里看到自己的模样,难以置信地试图从毕男的脸上找到她也觉得不合适的表情,只是看起来毕男实在很满意,连那个VIP向导也在连连附和:先生这个和您还挺配的,反差萌。

在童话世界失去话语权的刘长健并没有任何反抗的权力,他只能在付完一件披风、一个狐狸头箍和一个兔子头箍的钱时说一声谢谢,然后再被拉着到城堡前等待拍照。他们需要等待一对小情侣拍照,小情侣亲昵无间,一会接吻,一会摆一颗大心,一会同拉着一颗爱心气球靠着头甜蜜地笑,毕男偷偷看刘长健的反应,只是刘长健好像被头箍勒得失去表情。

小情侣终于拍完,有些抱歉地对他们说不好意思,还问他们要不要帮忙拍。毕男指了指跟在旁边的工作人员,推说了不用,然后拉着刘长健站到了刚才小情侣站的最佳位置,就这么站着毫无生气地准备拍照。

“先生可以搂着太太呢?开心一点。”

刘长健虽然带着兔子头箍,可是却像在扮演“不高兴”,仿佛站军姿一样的挺着拍照,向导眼看着时间流逝,两人还没有任何游乐园的气氛,偏头时却发现那对小情侣居然还没走,便像是找到救兵了一样问那对情侣借了道具气球。

“不然加个气球拍呢,你们就学刚才人家那样,头靠着头,笑一笑。”

“刘长健,你配合一点。”毕男对着送上气球的小情侣道了谢,然后冲着刘长健的耳朵恶狠狠地吹气。

“好吧。”刘长健还是妥协了,余光看到气球随风飘来飘去,他打起精神歪了歪头,兔子耳朵就这么碰到了狐狸耳朵。

“大叔,你们要是实在害羞的话,不然你们亲气球吧。”毕男没想到那对小情侣居然还给出了其他的建议,小女生对着不会拍照的两个人露出朽木不可雕的表情,不得不拿出了手机打开小红书,找了一些样图给两个人看。刘长健看了看图,看了看毕男,被热情的男孩推着,有些尴尬地把气球放到中间。气球里撒了很多泛光的彩色纸屑,中间是一颗爱心,刘长健拉着绳,隔着气球看人,影影绰绰,变得不太真切。

“三!”刘长健抓着那根绳,手有些湿,突然倒数,他有些紧张。

“二!”刘长健想要不要算了。

“一!”手心有点湿,绳子就这么没握住。刘长健突然发觉气球脱了手,他重新看到了毕男的脸,和像狐狸一样灵动的眼睛,他想也没想低头吻了下去。

“刘长健,你是不是故意的!”毕男闭着眼睛去亲吻气球的时候,没想到却是温热的唇,虽然刘长健只是碰了碰,而且一脸无辜,那两只兔耳朵更是给他加持着天真,但毕男还是觉得刘长健有很大犯罪嫌疑。

“大叔!原来你很会嘛!学到了!果然是姜还是是老的辣。”小情侣连连拒绝了刘长健试图给他们赔偿气球的请求,反而是男生拍着刘长健的肩膀,从前的无可奈何荡然无存,眼里充满着崇拜与敬仰。

“都是巧合,都是巧合。”刘长健知道自己无论如何解释都没用了,不过偷偷看向毕男的手机,图中他正和她亲吻,蓝天与骄阳下,升起的气球给背景梦幻的城堡锦上添花。他想这张图倒是适合变成他的新屏保,他不能老是被梁栋强迫看人家秀恩爱的屏保,总该回击一下。

“我们现在准备要玩的是创极速光轮,是我们上海迪士尼非常值得玩的一个项目,也是排队人最多的项目,不过因为两位购买了我们尊享服务,所以我们可以免排队,想问一下二位对这种比较快的速度害怕么?如果不害怕可以把两位安排到第一排,会非常刺激有趣。”

向导极力推荐着项目,刘长健仿佛找到了自己的主场,作为一个曾经开轰炸机的飞行员,带着一个经历过高空释压急速下降的乘务员太太,这种游戏对于他们来说,可能就像是旋转木马一样简单无刺激。

科幻背景却以速度做噱头的创极速光轮果然没有得到两人的喜爱,向导难得发现居然有游客既没有被吓到还同时觉得无聊,忍不住问了问两人的职业,得到答案后,向导开始想之后的项目两人可能都会觉得更慢更无聊吧。

“这个小飞侠是以动画情节作背景,两位如果没看过也可以体验一下,非常有趣。”

刘长健觉得很无聊,有趣的是毕男对不同动画情节表现出不一样的喜爱的神情。

“这个小矮人过山车,不是特别刺激,比较有特色的是我们的小火车会经过一段矿洞,两位也可以体验一下。”向导日常接待一家三口或者亲密的情侣,这样一对明显是丈夫陪着太太,自己强忍无聊的组合他还是第一次见,不过这位丈夫也是很爱太太了,比如毕男因为觉得热,把刚才怕创极速光轮冷才穿上的披肩穿到了刘长健的身上,而刘长健默许了。

脸黑黑的星黛露眨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被尼克牵着穿过排队的人群倒成了与众不同的风景线,刘长健听到“你看人家比你年龄大都穿这个你都不穿”,还听到“你学学人家多宠老婆”,也听到“哇这件披肩也太可爱了,我觉得200块也很值得”,最后听到“那我们还坐第一排吧”时,星黛露自然还是是百依百顺,兔子耳朵随着点头的幅度上下摇动,像是也在说“好呀好呀”。

小火车很快回到原点,刘长健一直质疑这种排队三小时游戏五分钟的活动到底值不值得,尤其他觉得这个小矮人过山车也很无聊,不过在经过彩矿时,借着色彩缤纷的光隐隐约约可以看到毕男盈着笑意的脸,比他披着的这个兔子要可爱一万倍,刘长健想,自己早先劝毕男的时候也没有什么错,买什么纪念品,她本人就是童话故事里最可爱的公主。

“两位要不要先吃午餐,去餐厅的路上也有动画人物可以合影。”

“好。”星黛露没有任何意见,尼克说什么都是对的。

于是接下来,刘长健被真正的星黛露和雪莉玫搂着拍了合照,又被毕男拉着和唐老鸭与黛丝一起做出“加油鸭”的动作,而碰到米奇米妮时刘长健终于认出了人物,也终于非常正常地拍了合照,不过刘长健很快就措手不及地被奇奇蒂蒂两面夹击亲了又亲,这使得他在和达菲熊击掌后长长地松了口气,结束了他从未设想过这样的情景的拍照之旅。

“一会吃完饭再去找尼克和朱迪拍照。”刘长健觉得够了够了的旅程在毕男看来实在是太有趣了,毕竟这个闷声木头被动画人物指挥着拍照时的神情实在好笑,毕男看着手机里的图片,已经能够想到如果发出朋友圈,该有多少人评论。

“尼克和朱迪是谁?”刘长健仍然后怕于刚才两只老鼠的无限热情。

“就是我们买的头箍的人物啊,16年上映的时候,忘记你那会忙着在哪儿飞了。”

“以后不会错过和你一起看电影了。”刘长健拉住毕男的手,一起走向餐厅。

“不仅不会错过一起看电影,还有所有事都不会错过。”毕男停了脚步,看向刘长健,抬手摸了摸兔子耳朵,眼神坚定,语气坚定。

-

【三】

简单地吃了饭,刘长健和毕男一人手中拿着一只奇奇蒂蒂栗子糖葫芦,由向导带着找到了尼克和朱迪,朱迪看到刘长健便送上了一个拥抱,还捂着嘴拍了拍刘长健头上的兔耳朵,刘长健就这么被搂着站定让向导拍了照。而另一边毕男非常开心地和狐尼克彼此搂着自拍了好几张,刘长健回身看到,难得的主动上前要求一起拍,还强烈要求和毕男换位置,接受尼克搂着拍照,也接受尼克玩了玩他头上的兔耳朵。

“你怎么连卡通人物的醋都吃!”

“那里面有人。”

“在迪士尼里,所有卡通人物都只是卡通人物,刚才你被奇奇蒂蒂亲的时候我都没说什么。”

“奇奇蒂蒂?是那两只老鼠么?”

“那是花栗鼠!刘长健我怎么忘记昨晚先给你科普迪士尼了,你不会只知道米奇吧。”

“还有他老婆米妮。”刘长健忍不住补充。

“刘长健,这很值得骄傲么,如果下次你女儿问你,你怎么答?”

“原来两位已经有孩子了啊,先生太太没有带小朋友来么?我们迪士尼一岁以上的小朋友都很适合。”向导突然插入了话题,仿佛宣传推销才是他今天的本职工作。

“某人不努力,八字还没一撇呢。”毕男看了一眼刘长健,想起之前的好几次吵架,决定今天即时停止话题,避免吵架。

“那我从今晚开始努力,争取生个猪宝宝,明年就能让我们的女儿被奇……蒂?奇蒂亲了。”刘长健�面不红心不跳地说出这番话,向导只当这是一个玩笑,继续走在前面,但毕男却突然想要当真了,她看着刘长健的眼睛,企图寻找真假。

“其实我害怕做一个父亲,怕时间不够陪伴,怕你承担太多痛苦,也怕因为孩子我们会出现更多分歧。但是毕男,我现在觉得,就像这次突然的旅程一样,一切都没有计划,但是这一路都是惊喜,或许我们有了孩子,也会是这样,一路惊喜。”

“刘长健,你是公婆最放心的孩子,也曾是部队最耀眼的兵,你现在是拯救过一百余人生命的超级英雄。所以我相信,你也会成为一个好父亲,没几年我们就能带属于我们的小公主,给她穿上白雪公主裙,带她重游迪士尼。”

“两位接下来要玩的项目叫飞跃地平线,这类似于一个5D电影,我们就好像坐在飞机上……或许这个项目你们也已经在飞机上看到过一些了,但是请相信迪士尼,不会让你们失望。”两人的对话停止于新项目的门前,听着向导想要推荐却又想到什么放弃的推荐语,刘长健依然没有说话,但是握紧了毕男的手。

飞跃地平线这个项目视野辽阔,天空上的他们总是隔着一扇门,而现在他们两个人终于可以携手漫步云端,虽然大部分场景总被投射过机窗,但身边坐着适合的那个人,一切风景都变得与众不同。

“我们现在去花车巡游,已经为你们预留了非常好的席位,两位将看到我们迪士尼乐园大部分卡通人物,非常适合拍照。”

终于基本结束了当天的游玩项目,两人跟着向导走到了花车巡游的大街,预留好的位置视野极佳,刘长健作为无聊代表,非常负责地拿手机拍照,不过拍着拍着卡通人物,镜头就不禁对转身侧沉浸于和卡通人物打招呼的毕男。而在刘长健摁下拍照键时,也不知是谁拿着米奇泡泡机放着泡泡,毕男回头,盈盈笑意隐约在一颗一颗五彩气泡中。

“那今天我们的游乐项目就结束了,如果两位有些累了,可以先回酒店休息,八点半会有烟花表演,需要您提前大约半小时到达指定地点,我们为两位预留了视野非常好的位置。”

“好,那我们先回酒店吧。”毕男也觉得有些累,毕竟早班机还走了这么久的路。

向导非常尽职尽责地把两人直接送到了酒店门口才向两人致谢离开,疲惫的毕男恨不得回到房间就倒头入睡。

-

【四】

门“咣当”一声被合上,纪念品手提袋也应声落地,刘长健把人压到门背后,四目相对,房间安静地只有两个人的喘息声,不过喘息声很快结束于两人几乎同时的主动。毕男开始搂住刘长健的脖子的时候,刘长健的吻也跟着落到毕男的眉眼上。

不过中年人的爱情还是传统又保守,两人仅仅在门口僵持了不过几分钟,毕男便被刘长健提了劲儿托住臀部抱起,然后两人一同倒向大床。当时随机选的房间布置全成了碍事的物什,米奇米妮玩偶捂着眼睛滚落到地毯上,唐老鸭的鸭屁股杯也不知被谁的手拨开,不仅如此,成年童话连只印着米奇的毯子也难以幸存,早已被踢到了床底。

“刘长健,你太笨了。”刘长健的吻仿佛强取豪夺,直吞了她口中所有的氧气,只是这人一遍一遍试图去解她内衣的搭扣倒像是他本人缺了氧一般,一时动作停滞不前,毕男有些尴尬地咳了咳,“你去拉窗帘。”

冬日的太阳总想着早归,但游园里的游客还沉浸于黄昏的色彩。刘长健裸着上身将窗帘拉到底,一时房间黑得彻底,毕男只好去摸床头的开关,只是却不小心碰到了那个曾在网上非常红的迪士尼乐园酒店独有的床头魔幻灯。

“刘长健,你破坏了我的童真。”毕男看着花仙子发出光亮,镜子里映着米奇的头像,城堡绽放出烟花,迪士尼果真是在每一个细节都守护着每个人的童真,只是刘长健,却着急得复又把她重新压到身下。

“都是为了孩子。”刘长健在毕男的帮助下顺利解开搭扣,既脱罗裳,恣情无限。

刘长健双手顺着后背挪到双臀,牙齿轻轻吮咬上敏感的乳尖,话语含混不清,但毕男却听得清楚,的确是个无赖。

“那……你把烟……戒了。”毕男只觉着乳尖涨得发疼,腰身不自觉得向下落去蹭那人在穴口来回打转的手,脚趾禁不住被一浪又一浪的波涛激得蜷着去勾身上人的裤子。毕男的手指一次次穿过刘长健的发根,手指一下一下划着刘长健的后腰,撩着刘长健恨不得立刻和毕男融为一体,如何也不能再分开。

“好。”刘长健应着声将音调送入毕男口中,企图吞掉她口中即时发出的同频震颤,只是身下娇人还是难耐外物顶蹭,单音节的词一叠一叠地从一遍遍亲吻的间隙溢出,汗水湿了发也散出了毕男耳后特意喷的甜香,水果的味道,却是芝士蛋糕般的口感。

“你回……去……做个检……查。”毕男的手轻轻摩挲男人的喉结,吐字不畅,音调也随着挺弄变换,刘长健实在佩服毕男总是经人事时还有别的心思叮嘱他,他一遍一遍说着好,复又挺着腰送进深处。

“刘长健,我们还来得及看烟花么?”只是刘长健还是没想到在连声作答后,毕男还是有关键的问题抛出,他实是没什么办法去治她,只好翻了个身让人坐于上位,又摸了摸床头的手机递给她,然后扶着她的腰继续耕耘。

“刘……长……健,不要了,不要了。”毕男哪里接得住递上来的手机,不过刚一拿住便被顶到最深,手机掉在刘长健的胸口,有些痛,却没有毕男忍不住绞紧他更痛,不过痛也是相互的,毕男觉得自己腰快要断了,她难以自持地想往后仰,而为了保持平衡,她又不自觉地加紧了腿。

“你别动,别……”刘长健并没有扶稳禁不住往后倒的人,似乎一切时候也恰恰好,他只来得及拉住人,却忍不住咬合处喷涌而下,尽数反从花心倒流而下。

“不要这个姿势了以后,都没有烟花看了。”毕男累得趴在刘长健的身上,对时间是否赶得上烟花早已不再在乎,她现在只想着一件事,就是睡觉。

“没关系,下次,下次带女儿一起来看。”

“你今天……哪会有女儿,儿子也没有。”毕男还是不想回想方才的场景。

“毕男,你有没有常识。”

“我唯一有的常识就是刘长健你真是衣冠禽兽。”

毕男实在没有力气再同刘长健辩白,眼睛闭上便不想睁开,至于收拾残局,她相信走了那么多路还精力充沛的刘长健一定会替她收拾好。

-

【五】

毕男第一次睡醒是凌晨,刘长健抱着他睡得正香,她身上已经被换上了睡衣。毕男想着这个时候正是大家早起的时候,便从床头摸到前几个小时还是罪魁祸首的手机,将照片随意调了调色,立刻配了文发了朋友圈。

毕男:感谢迪士尼守护我的少女心。

也感谢某人这十年守护了我。

[图片:蓝天下的迪士尼城堡][图片:刘长健和毕男城堡下歪头笑][图片:城堡与气球]

[图片:刘长健被奇奇蒂蒂亲][图片:刘长健在城堡前亲毕男][图片:刘长健和米奇米妮]

[图片:刘长健和星黛露][图片:刘长健毕男和黛丝唐老鸭一起加油背影][图片:刘长健和朱迪]

毕男第二次睡醒是上午十点,身侧的人不在,她听到浴室的水声,放了心,重新摸了手机打开,微信999+消息,朋友圈99+点赞,她有些懵,甚至记不太清自己睡得迷糊时究竟发了什么,只是点开朋友圈时,却看到了刘长健发的朋友圈。

刘长健:希望下次来的时候是一家三口/微笑/

[图片:毕男和狐尼克][图片:两个奇奇蒂蒂糖葫芦][图片:毕男带着狐狸头箍的背影]

[图片:创极速光轮外景][图片:抓拍在泡泡中的毕男][图片:小矮人过山车外景]

[图片:飞跃地平线中的雪山][图片:刘长健在城堡前亲毕男][图片:飞跃地平线中的烟花]

毕男看完九张图,划过点赞,刷到下面的评论。

[梁栋:!!!徒弟出师了!为师欣慰!]

[梁太太:梁栋你脸太大了,刘机长向来是无师自通!]

[黄佳:在男姐那里啊啊啊过了,所以只想和刘机长说,男姐一直不回我,请速速叫醒男姐,让她帮我代购那个星黛露披肩!]

[张秋悦:在男姐那里啊啊啊过了,所以只想和刘机长说,男姐一直不回我,请速速叫醒男姐,让她帮我代购那个朱迪头箍!]

[周雅文:怎么刘机长这里也没有烟花图!!!我们当时因为某些事耽搁就没看成/害羞/]

[徐奕辰:哥!披肩、朱迪和尼克头箍我都要了,麻烦帮我买一下,钱转给你了。]

[吴言:/鼓掌/]

……

[婆婆:妈一年就盼着你这两天假期能陪陪我们,结果你宁愿陪着老婆去上海玩都不愿意在家陪一天我们?]

“刘长健!你为什么发朋友圈不分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