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一个韩文清&王也的cv梗

Work Text:

你踏进茶馆,看着沙发上瘫成一片的王也,笑了笑。
“您这是回北京回晚了呀,不然哪来的葛大爷瘫呀?那得叫王大爷瘫。”你忍不住调侃。
“这就是你不知道了,我们得道高……高道士都这样。”
你挖了王也一眼,“少瞎胡扯,骗我读书少,没上过大学是不是?”
“对呀,咱俩熬鹰似的,好不容易拿着那洗浴门票了,你怎么说跑就跑呀?”王也眯了眯眼,颇有几分忆苦思甜的架势。
你的眼神也有点放空,“可不是!当时那黑眼圈熬得,你这么一说我是有点儿亏啊,你好歹读完大学了,我这白瞎高三那一年功夫呀!”你咂咂嘴,有点遗憾。
“也没白瞎,你爸不是颠颠的去给你办理休学了嘛,随时回去呀!”
你摇摇头,“暂时不行,我这联赛冠军还没到手呢,哪有时间上学呀。不过,你这半路出家的,怎么突然回来了?没听说你们道士跟我们似的,有个什么夏休期呀?”
王也摇摇头,“别提这个,小祖宗,被赶出师门了。”
“哟!”你上下打量了王也几眼,“搁我我也不要你,看看你高三的精气神,再看看现在这老大爷样,武当不要你正常,我还觉得赶晚了呢!”
“行了,小祖宗,少絮叨两句吧。倒是你,这也没到夏天,怎么就夏休期了呀?”王也摆了摆手。
“我是回来打挑战赛的。”你笑了笑。
“挑战赛?”
“荣耀职业联盟挑战赛,没想到吧?你发小我是个优秀的职业电竞选手。”你略带自豪扬了扬头。
王也这才听出了不对劲,“我说你哪来的勇气离家出走不上大学,怕不是跟隔壁老叶那混小子学的吧?这几年也跟着他瞎混呢吧?”
“哎哟,王大师火眼金睛!怎么着,山上断网才知道?”你先褒后贬。
“我这如花似玉的好同桌哎,跟着老叶也不学点好,这一口伶牙俐齿的,也不怕嫁不出去!”
王也不说还好,一提这个你就来气,“你们道士是不是都靠算姻缘骗钱!第六赛季,那是……”你掰着手指头,跟王也吐槽,“四年前,一个老道非要拽着我告诉我红鸾星动,说的信誓旦旦的,愣是骗走我五百块钱。结果,我全明星赛都结束了,也没见着那红鸾星,还动呢?是睡着了吧?”
你越说越来劲,喝了口茶继续,“然后就是一年前的夏天,又遇着一个,说是月老转世,看我好事将近,男朋友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结果呢?你发小我单到现在,你说是不是骗人的。”
“那我给你算一卦,不要钱。”
你拨浪鼓似的摇着头,“这话题打住。”
王也笑了笑,没再提,“你这挑战赛赢了?”
“必然赢了呀,要不我送你几张VIP票,过段时间杭州看我比赛去呀!”
“成啊,我最近也没什么事,你们主场有没有什么家属区给我坐一坐呀?”王也调侃着。
“没问题呀,”你抿了抿嘴,“不过,你这次回来,你爸没给你安排什么事干?”
“我就一闲散道士,能干什么呀?”
“嗯,我就一普通电竞选手,没冠军那种,”你和王也对视一眼,“再不努力就要回家继承家业了!”两盏茶杯一撞,你和王也硬生生把信阳毛尖喝出了夜店威士忌的感觉。
茶杯一放,你和王也同时开始肆无忌惮的大笑,仿佛回到了儿时无忧无虑的时光。
“哎王也,你说要是现在的你想出家,还敢那么跟你爸呛吗?”
“你呢?”王也瞟了你一眼,“还敢悄悄的离家出走?”
你想了想,摇了摇头,“那不是年少无知,无知者无畏嘛。”
“年轻真好,”王也点评着,“致我们年少无知的勇气?”
“致我们年少无知的勇气!”笑着饮尽杯中茶,你有事先行离开了茶馆,留着王也一个人继续瘫在沙发上。
王也看着好友逐渐远去的背影,在心里默默继续了刚才那卦没算完的姻缘签。
奇怪。
这个红鸾星的确将动未动,但是红鸾星绑的这个人怎么还跟自己有点千丝万缕说不清的关系呢?
王也有点懵,可是这关系究竟为何却也算不太清。
把自己的师兄师弟捋了一遍,年纪合适的小师叔也没落下,自己龙虎山上新认识的朋友也算上了,都不对。王也这好奇心顿时起来了,想去内景提个问,却想起了好友临走前的话。
“我那个姻缘,你算了也别告诉我,要是准的话,人家跟我表白求婚的时候都不惊喜了,我就只想去拍死这个睡迷糊的红鸾星;要是不准,我可生你气。”
王也笑着摇摇头,这卦不算了,静静等个结果就成了。

 

“靠靠靠!你给我报了挑战赛?”你拿着官方通知在叶修面前晃了晃。
“新秀挑战赛,你不是正好?”叶修一个正眼都没看你。
“那你解释一下后面这个括号韩文清什么意思?不应该是我在台上自己选对手吗?这怎么还钦定呢?”你继续质问着。
叶修一把搂过你,“也就挑战他你还能学到点什么,其他人嘛,都不如回来和你哥我打竞技场,要不就换张佳乐?你俩职业合适,怎么样?”
“算了,”你翻了个白眼,“韩文清就韩文清吧,服从安排。”
为什么不挑战张佳乐呢?
由于你对历届新秀挑战赛的观察分析,凡是场上遇见的,无论打得认真与否,日后在赛场上就都是对手。
只是,你不想跟张佳乐做对手,只想和他做朋友,因为只有做朋友,才能名正言顺的顺毛毛、摸摸头,你觊觎张佳乐的粉色小辫子又不是一天两天了。所以,你拿着话筒,站在台上,“我想挑战的是,韩文清,”你微微抬头,面带微笑的看向霸图所在的方向,“韩队长可以吗?”
赢,是不可能的,只能说,输得并不难看。
“打得不错。”
“多谢韩队指教。”
在这一系列标准对话结束之后,韩文清和你一前一后离开了赛场中心,在球员通道即将一左一右分开的时候,前方的人突然停下了脚步,而你根本没注意径直撞了上去。
“哎哟,”你正在揉额头的时候,听到了一声质问,“为什么一直变换打法,叶秋不可能是这么教你的吧?”
“打你的机会这么少,不多换几种打法尝试一下多亏呀?新秀赛赢不赢的谁在意嘛?嘉世赢霸……”你心不在焉的说了好几句,才意识到对面的人是敌对战队的队长,下意识捂住了嘴,抬头懊恼的看向他,眼神中写满了后悔、生气和你诈我。
看着韩文清晦暗不明的神色,你逐渐心虚,扔下句“韩队再见”就匆匆逃离了事故现场,留下韩文清一个人默默注视着你的背影。
这是四年前的故事。
但是这件事你很快就忘记了,只记得全明星赛之后和于锋杜明江波涛他们一起快乐崩了黄少天一顿大餐的事情。

 

“喂,”你接着电话走出了兴欣网吧,盘算去沐橙那里把寄存的行李搬回上林苑。
一个低沉的男声透过话筒传来,“喂,是沈映吗?”
“嗯,”你专心注意着红绿灯,对电话里的人很是敷衍。
“我是韩文清。”
“啊?韩……韩文,不是,韩队,”你整个身体僵住了,看着红灯转黄再转绿,但却忘了行动,“你……你找我?有什么事吗?”你长舒了一口气,努力缓解着莫名出现的紧张。
“嘉世降级了。”
“嗯。”你点点头。
“你下个赛季还在嘉世吗?”
“不啊,”你没有犹豫脱口而出,“我和嘉世的合同到期了,下个赛季我……”
“你不打了,对不对?”韩文清截住了你的话。
“啊,不……”
“打不过、赢不了就选择逃避吗?离开嘉世、离开联盟,这是你认真做出的决定吗?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足够坚韧的人,但是没想到你会作出这样一个没出息的决定,我觉得这不是你。”没等你作出任何回应,韩文清已经挂断了电话,听筒里传来了一阵阵忙音。
你浑浑噩噩过了马路,顶着一脑袋问号,见到了苏沐橙。
“怎么了?你想什么呢?”沐橙拍了拍你。
你扭头看向苏沐橙,“我刚才接了一个电话,韩文清的,他训了我一顿,凭什么呀?”
“啊?训你什么了?”苏沐橙也蒙了。
你想了想,“我觉得他可能是误会我下赛季不打了,但是我只是不在嘉世,转去兴欣打挑战赛了呀,我还没来得及解释,就被训了一顿,然后电话就挂了。”你眨了眨眼,陷入思考,“不对,我跟他解释什么劲呢?”
“好了好了,”苏沐橙拽着你进了嘉世的大楼,“取东西去了,不要想了。”沐橙把你推进了电梯里,转身拿出手机,小窗聊天张新杰。
沐雨橙风:“新杰呀,你们韩队怎么回事?”
石不转:“嗯?”张新杰扭头看了看刚刚打电话回来的表情十分复杂的韩文清,没有接话。
沐雨橙风:“没有什么想说的吗?八卦的笑容.jpg”
石不转:“没有。”
沐雨橙风:“是不能告诉我吧?好奇.jpg”
石不转:“这是陷阱,我选择不回答。”
沐雨橙风:“我懂了,心领神会的笑容.jpg”
这是一年前的故事。

地点和故事都没算错,那么算错了什么呢?算错了其中一个当事人的勇气和表达。

 

“哎哎哎,来看我打总决赛呀!”你刚接起电话,张佳乐的声音就劈空而至。
你眨了眨眼,打算逗一逗好友,“你也太差劲了吧,人家江波涛已经把轮回主场VIP家属区的票快递给我了,你就给我打一电话呀?”
“靠!”张佳乐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失落,“你看我怎么在团队赛里打爆江波涛。不过,你到底来不来嘛?”
“我带上我表哥一起?”你转头看了看沉迷副本不能自拔的叶修。
“那你看到场的霸图粉丝是揍轮回还是揍他?”
“啧!”你皱了皱眉,“你们这战队作风有问题,队长健身,队员染发,粉丝约架的,什么情况呀?”
“哎,你也不是老叶亲妹妹,这嘴怎么一模一样?”张佳乐一脸嫌弃。
“嗯,其实,我和他还是有点血缘关系的。”你一本正经的解释着。
“要是霸图粉丝知道你的真实面目,估计就不喊着干死叶修了,肯定想怎么先弄死你。”张佳乐十分诚恳。
“也没这么夸张吧,你再这么吓唬我,我不去看比赛了啊!”你故作害怕。

当晚,张佳乐跟韩文清打过招呼之后,向战队要了一张VIP票。
当时整个训练室都洋溢着一股八卦的气息,白言飞郑乘风飞速眼神交流,“张佳乐前辈的绯闻女友要出现了”,而秦牧云夹在中间不知所措。

霸图第三场主场负于轮回,与第九赛季冠军失之交臂。
你轻轻敲了敲霸图休息室的门,“Hello!”
开门的是韩文清,你下意识退了一步,满脑子都是刚才霸图赛后发布会上韩文清说过的话,“那个,请你一如既往地去揍老叶,别打我就行,我找张佳乐。”你笑着眨了眨眼。
你和他错身而过的时候,突然传来了韩文清低沉喑哑的声音,“你就是张佳乐的女朋友?”
“啊?女朋友?”没等你回答完这个问题,张佳乐已经看到了你,“走吧,沈映。”
“哦,”你转身离开的时候,韩文清向你伸出手,但是成功和你的肩膀擦肩而过,直奔你的上衣而去,把你V领的上衣拽成了一字露肩装,场面一度十分暧昧。
平日里的你自诩为联盟第一social queen,但是只要遇到韩文清总是会出现各种令你不知所措的情况,这次也不例外,你咬了咬牙,打算有所作为,坚决反击。
你反手勾住了韩文清的领口,将他拽向自己,看着韩文清衣领之下露出的锁骨,你愣了一秒钟,然后目光缓缓上移,直视他的眼睛,“韩队,你这是什么意思呀?”
韩文清借力打力,顺势搂住你,然后吻了上来。
那个瞬间,你的脑中一片空白。

 

你用尽力气,推开韩文清,犹豫了半分钟不知道该怎么办,最终转头跑走了。
霸图的小队员们早就纷纷躲远了,只有张佳乐一脸震惊,伸手拽住韩文清的衣领,“我靠!韩文清,今天这事你给我说明白,你耍流氓呢?”
林敬言伸手拦下张佳乐,“你先去看看小沈怎么样,韩队这边我来。”
张佳乐忿忿不平地看了一眼韩文清,又看了看林敬言,转身跑去追你,而林敬言看向韩文清,“韩队,不如和我聊聊?”

张佳乐找到你的时候,你正蹲在路边,拿着树杈在地上画圈圈。
“干嘛呢?”
“画个圈圈诅咒韩文清。”你咬牙切齿的说着。
“诅咒什么呢?”张佳乐追问着。
你嘴上说着“没想好,但就是不爽,”而手上画圈圈的动作丝毫没停。
张佳乐蹲在你身边,“需不需要哥们我帮你揍他,鼻青脸肿那种。”张佳乐挥舞着拳头在你面前示意。
你撇了张佳乐一眼,“你能打过他吗?不会还需要我帮你叫救护车吧。”
“哎,逗你开心呢!能不能接着点,”张佳乐眉毛一瞪,回想了一下林敬言几分钟之前给他发的消息,“韩队喜欢小沈。”将想说的话收了回去,换了新的一句,“不过,转念一想,我觉得你不亏。”
“嗯?”
“你细看,其实韩队挺帅的,而且有腹肌,八块哦。”张佳乐在你面前比划着“八”的手势。
“闭嘴,你再提这事,我跟你急。”你无聊的把小树杈扔进张佳乐怀里。
张佳乐蹲着向后蹦了一下,小树杈最终砸在了他的脚上,“干嘛你?”然后轻轻拍了你一下,“别闹。”
“不过,”你抬头,眨着眼睛看向张佳乐,“你怎么会知道韩文清有八块腹肌呀!”
张佳乐自然看见了你眼中不可言说的神情,一巴掌把你拍开,“瞎想什么呢?”

 

“叶修,有人找!”陈果推开了训练室的门,你正值游戏内地图加载,便抬头看了一眼,正是霸图战队四位悍将,韩文清、张新杰、张佳乐、林敬言。
“靠!”你默念一声,掏出手机,“乐爷,这什么情况?”
然后你看着张新杰从兜里拿出手机递给张佳乐,张佳乐和你四目相对,无奈地笑了笑。
“看见了吧,”张佳乐发来消息,“张副把我手机没收了,不让我通风报信。”
“我佛了,你们霸图,厉害。”你悄悄从缝隙之中探出小脑袋,想看看霸图四人的来意。
结果,叶修头也没抬,只是问了一句“谁?”
“我。”韩文清回答的也很干脆。
“你来干嘛?”叶修问。
“比赛。”韩文清说。
“比赛去马路对面。”叶修说。
你看着手机屏幕亮起,一条新消息来自张佳乐:“你听听这是人话吗?”,你强忍笑意站起身,打算去楼下拿瓶水喝。
楼梯下到一半,却感觉有人在跟着自己,你却以为是张佳乐,“跟着我干嘛,就不想借机偷偷摸摸去看看我新装备的属性吗,乐爷?”
“是我。”
是韩文清,你整个人石化了三秒钟,“我有事跟你说。”韩文清继续说着。
“我不听,比赛前一天,你这是故意扰乱对手发挥。”你飞速回答着。
“那明天比完赛,我去找你。”
“那我也不听,这可是兴欣主场,你说了不算。”
“明天见。”

看着你和韩文清先后离开训练室,魏琛敲了敲苏沐橙面前的桌面,“妹子,这什么情况?”
苏沐橙抬头望向张新杰,向他露出了一个八卦的笑容,然后看向魏琛,“你会知道的。”

 

单人赛的三场,你没上场,韩文清也没上场。
擂台赛的三场,你没上场,韩文清上场了。
团队赛,你上场了,韩文清没上场。

韩文清在赛后球员通道里成功堵到了你,看着你不太开心的脸色,韩文清有些犹豫,“这场输了不太开心?”
你笑了笑,“不,是没有揍到大漠孤烟让我很伤心。”
韩文清搓了搓双手,“对不起。”
“啊?”你看着明显有些手足无措的韩文清,感觉可能是自己出现了幻听。
“老林那天批评我了,他说喜欢一个人不应该这么表达,那天是我唐突了,”韩文清挠挠头,“包括我上次误会你放弃荣耀,所以,我为自己错误的表达爱情的方式道歉。并且很认真的向你表白,”韩文清顿了顿,“我喜欢你。”
“你……”你的语言组织机构仿佛受到了极大影响,“你说什么?”
“对不起,还有,我喜欢你。”
social遍全联盟的大脑如你就这么宕机了。

 

你和王也再次见面的时候,是在第十赛季夺冠之后。
“哟哟哟,您这是去哪混成这样了?半死不活。”你看着满身伤痕赖在床上不起的王也调侃起来。
“别闹了,小祖宗,活着不错了,现在我的人间至爱就是这张大床。”王也摆了摆手。
“走呀!请你吃饭。”
“无功不受禄啊,你要干嘛?”王也皱了皱眉。
你坐在床边,“你别说,你这姻缘签算得倒是可以,人在楼下呢,带你见见。”
“成呀!”王也从床上爬起来,和你去见了韩文清。

见过韩文清之后,王也还是很困惑,那点千丝万缕说不清的关系究竟是什么呢?还是没找到。
王也困惑.jpg
不过,这个韩文清看着挺凶的,但是在发小面前是真的乖巧。发小也是,竟然都不怼人了,难得。
而且,韩文清这个人的说话声音倒是不错,挺好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