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all叶】[快穿]当叶all都变成了all叶 05

Work Text:

晚餐结束后。

 

叶修和喻文州出了餐厅,喻文州早已电话通知秘书,于是秘书已经开车在门外等候。

 

他们二人都饮了酒,这车自然只能交由秘书来开。喻文州提议他先送叶修回去,叶修推辞不掉,只能根据系统提示报出地址。

 

叶修一边在心里感慨自己果然不是个合格的总裁,连事先致电秘书来接这件事都想不到,一边暗暗疑惑自己不就只喝了一口酒么,此时头脑却有些昏昏沉沉的。

 

说昏昏沉沉好像也不太准确,他感觉自己的身体里逐渐被点起一捧火,炙热的温度慢慢侵蚀着他的四肢百骸。

 

……怎么会这么热?

 

车子平坦地行驶在路上,窗外的风景一掠而过。

 

喻文州将背靠到后座上,轻轻出了一口气,不知什么时候他早已皱起了眉,抬手扯了扯自己的领带。

 

为什么感觉有点热。

 

“……文州,”身边人开口唤他,喻文州转头看去,映入眼帘的是叶修蹙眉的模样,“不好意思,能麻烦你让秘书调低空调温度吗?”

 

这人一贯的懒散被打破,气息有点不稳,额上隐约可见细密的汗珠,睫毛低垂着在脸上打下一片阴翳。

 

尤其是无意识轻咬下唇的动作,把下唇咬出淡淡的齿印,搭配着浮上嫣红的脸颊,莫名诱人。

 

喻文州眼眸一暗,开口让前排的秘书调低温度。

 

随后他自然而然地抬手,摸了摸叶修的脸,声音有点哑:“很热?”

 

指尖底下是滚烫的柔嫩触感。

 

“我可能……有点醉了。”叶修抬手揉揉太阳穴,试图让自己保持清醒。

 

喻文州嗅到身旁人身上淡淡的柠檬清香,只觉得心头愈发躁动,车里的空调冷气没能降低他身上的半点热度。

 

好得很快车子就抵达了目的地,喻文州握住叶修的胳膊,二人一起下了车。

 

“小李,我送叶总上去。”喻文州努力保持平静的语气,对驾驶座上的秘书道,“如果……我超过二十分钟还没下来,你就先回去吧。”

 

他大概知道自己和叶修眼下是个什么情况,今晚那个女人明显是别有用心,是他大意了,连带着拖累叶修。

 

那瓶酒是被她打开的,她绝对往里面放了什么东西,但是这种事儿就算上医院也没办法解决……老实说,喻文州已经很久没有过这种棘手的感觉了。

 

即使对于老板的要求感到有些古怪,但是他哪儿有那个胆子管老板的事儿,秘书小李当然是点了点头。

 

喻文州轻叹口气,看着叶修迷迷糊糊,还不住往他身上蹭的模样,伸手揽住他的肩膀,带着人走进面前的别墅。

 

 

好不容易询问叶修拿到门卡,打开门后把人带进屋里。

 

喻文州把叶修放到沙发上,看着这人靠着沙发背,脸上浮现不正常的红晕,忍不住有些内疚。

 

“……对不起。”他哑着嗓子道,想了想起身去倒了杯水。

 

现在这种情况,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喻文州在叶修面前蹲下,一手扶着叶修的背,尽力拿出自己最大的理智:“来,喝点水。”

 

叶修视线迷蒙,就着他的手小口小口地喝完水,嘴唇被水一润,呈现出更加嫣红的光泽。

 

喻文州立时感到小腹一紧,他咬牙心想这药的效果未免也太强大了,别说叶修,饶是他都愈发控制不住自己了。

 

不行,他不能继续待在这儿了。

 

喻文州盯着叶修的眼眸深沉,他很清楚自己对叶修十分有好感。

 

从一开始叶修出现在他面前,全无他想象中的那种锐利的商业气场,与之相反的是西装革履被叶修穿出了一种漫不经心的懒散,眉眼上扬的弧度干净而柔软,让人不由得生出接近的渴望。

 

……但是如果他现在下手,就是趁人之危。

 

喻文州握紧了拳,指甲深陷进肉里,尖锐的疼痛激发出又一波理智。

 

他收回握着水杯的手,另一只手也从叶修背上滑落,喻文州正想起身,可下一秒胸前的衣服被人扯住,传来下拉的力道。

 

“唔……”叶修扯着他的衣服,完全是下意识地发出低吟,一张脸都皱成一团,“……难受。”

 

喻文州只感到心被猛地刺了一下,他把水杯放到茶几上,握住叶修攥着他衣服的手,正想开口哄慰,谁知面前人的面容忽然在他眼前放大——

 

以及唇上撞来柔软温热的触感。

 

心里那根紧绷的弦一瞬间拉断,强烈的药性终于吞噬了喻文州仅剩不多的理智,他用舌撬开这人的牙关,轻而易举地汲取对方所有的甜蜜和美好。

 

喻文州的手轻巧灵活地往叶修身下探去,尝试着解开对方的皮带。此时他已经完全把叶修按在了沙发上,偏头轻咬叶修的喉结,留下一连串细碎的吻。

 

二人的西装和领带接连落地,染上细小的尘埃,反正现在也没有人会在意了。

 

叶修的喉咙里抑制不住地发出低吟,汗湿了他的头发,他的眼眸迷离又装满了情欲。

 

此时他已经无暇理会自己在哪儿了,只知道身体里的那把火愈烧愈旺,快要将他整个人都焚烧殆尽。

 

喻文州的另一只手伸进叶修的衬衫里,一节一节地摸着脊椎向上数着,最终肆无忌惮地摸到胸前的两点,或轻或重地揉捏,成功使其变得坚硬凸起。

 

叶修何时受过这般强烈的刺激,他的呼吸加快,却又在药效的催化下任凭情欲操纵。喻文州把他的白衬衫推上去,亲吻如雨般落下,留下一个个桃色的痕迹。

 

二人身下则早已坦诚相对,喻文州拿过茶几上的水杯,里面装着方才叶修没喝尽的水,他将其往身下人的隐秘之处倒去,再将手指伸进去进行大致的开拓。

 

柔嫩的穴肉十分敏感,紧紧绞着喻文州的手指,让他简直快忍不下去直接提枪上阵。

 

叶修因为疼痛而皱起了眉,下意识地抬手推拒身上的人。

 

喻文州握住他的手,在他的唇上落下轻吻,嗓音无比沙哑:“别怕,交给我。”

 

大概是这句安慰发挥了作用,使叶修抗拒的力气变小。喻文州尽力稳住心神,用手抚摸叶修的腰际,感受着对方细小的战栗,心想果不其然,这是叶修的敏感点。

 

趁着叶修逐渐放松之际,喻文州一个挺胯进入他的身体,里面的紧致和温热差点让他立马缴械。喻文州低头与叶修唇齿相接,身下则开始了一波波的冲击。

 

此时喻文州的动作和他的往日的形象极为不符,往日的喻文州是理性而冷静的,如今却毫不收敛,毫不克制。

 

他很少这么失控,这次是罕见的意外,却不只是因为药物的作用。

 

更多的是因为身下的人。

 

叶修承受着身上人对自己所做的一切,鼻腔里发出破碎的呻吟。

 

此时的他在欲海里被高高抛起,又重重落下。像坠落的鸟儿,像搁浅的鱼。

 

他们紧密交合的地方是一片水声,渍渍作响,空气也被渲染成令人窒息的糜烂和暧昧。

 

喻文州在自己舒服的同时,没忘记伸手帮叶修抚慰前面被冷落许久的分身,他没有什么技巧,只是单纯地用摩擦引发刺激,却让叶修在他手里一次次释放。

 

他缠绵着和叶修接吻,听着对方情动的喘息,感受着强烈的快感,身心都获得了无与伦比的满足。

 

也不知道做了几次,无数滚烫的液体全部被喻文州送进了叶修身体的最深处。喻文州抬手撩开叶修汗湿的头发,看着沉沉闭眼睡过去的人,在这人额上落下一吻。

 

他从来没有什么特别执着的人或事。

 

但现在有了。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