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One Day and One Year「七」

Work Text:

【一】

[小冯:男姐,早安,这周四是我最后一天在咱们重庆飞了,我请大家吃饭]

[小冯:叫上姐夫一起]

[小冯:姐,最后一次邀请你,不要拒绝我]

[小冯:好不好]

毕男从睡梦中翻了个身,手机的光在严丝合缝的黑暗房间里实在显眼。毕男凌晨三点下班开始为期48小时的休息,虽然她仍然要在两个小时后出现在基地进行培训,但得之不易的懒觉实在是珍贵。

微信消息的光熄了又亮,毕男打掉了附在她的胸前的一只大手,悄悄地远离男人仿佛冒着火的胸膛,却被身侧的人重新揽入怀中。刘长健新长的胡渣在她的颈后蹭了又蹭,细密的亲吻沿着颈线蔓到颈窝,毕男揉了揉毛茸茸的后脑勺,企图把人推开。

“不是休息么?”刘长健抬头寻上滑嫩的唇,突然想起今天毕男的会,泄了气,不满地咬了咬毕男的唇瓣,意犹未尽地松了口,撑起身又重新俯下身啄了一口弯起的嘴角,才不情不愿地去拿闪着光的手机。

“你怎么还没把这姓冯的拉黑。”刘长健看了一眼屏幕,没好气地想把手机重新扔回床头柜,却错误地滚到地上。钝声和手机铃同时响起,毕男佯怒,拍了一下刘长健的肩头,撑起身捞起手机,然后就看到了小冯的来电显示。

刘长健只觉得肩头酥酥麻麻,心头也酥酥麻麻的。他抬手拧开了床头灯,昏黄的灯光照亮了房间一角,毕男从地上散落的衣服中随机挑了一件他的长衬衫套上走到床尾点了接听,小孩的车轱辘话来回说,无非是舍不得,非要她参加他的践行宴。毕男沿着床尾来回踱步着打电话,话音时不时漏出点不合时宜的词,衣摆随着脚步摆动,翘臀若隐若现,瘦长的腿像钟摆似的在他的眼前来回晃荡,像是一拍一拍地计算他的耐性。

“好,我尽量去。”毕男尽量专注于电话里的音声,只是她不得不同时分心用空闲的那只手拨开在她腿上游走的一双大手,只是一只手哪里比得上一双,毕男气得瞪了眼刘长健。刘长健像是看懂了她眼神带来的指令,双手举起朝她点点头,然后却在毕男松一口气的时候突然凑上前用舌尖隔着薄布去蹭她的乳珠,趁她腿根发软时搂住她的腰身。

“嗯……那你发地址……呲……没事,被……磕到了手指。”毕男使尽全力拨开男人游走在腰间的手,却被他反手攥住,毕男怎么也想不到这人会一口咬住她的食指。如果说十指连心,但毕男的一只食指也足够她的春心冒了芽。她看着刘长健的眼睛,真想对着听筒说一句:被狼狗咬了,是一只人前假正经的大狼狗。

“飞行顺利。”毕男匆忙挂了电话,手机刚随手扔在一团被子里,就被刘长健借力拉回床上,房间空调开得充足,毕男热得脸发烫,她不得不侧头用刘长健的胸口降温,听着咚咚的心跳,想着这个男人曾经恨不得在家也穿得像是随时要去开会,自从他们感情升温,便再无顾忌,恨不能全天和她赤裸相见。

“我的‘飞行顺利’呢?”

“我发给你过短信和微信,你就没回过。”毕男尽量无视这个男人沿着她内裤边缘游走的手,重新躺回刘长健的臂弯,毕男满脑子想着再睡一分钟,再结束自己今天短暂的休息时间,却没注意这一丁点委屈轻如鸿毛却也重如泰山地落入刘长健耳朵里。

“我只是想听你亲口说。”刘长健哑着声去咬毕男的耳垂,同时将手指探入丝薄布料,黏腻的细流像是丛林的指路标,初极狭,通一指,复深数十步,豁然开朗,他今天也怡然自乐,轻车熟路重回桃花源。

毕男哪里说得出来话,双唇相抵时溢出口的只余单音长句,但是如果戴上猫猫语言翻译器,翻译过来大抵会是朗朗上口的国骂之词,不过或许还有喜欢你,我爱你,还有飞行顺利,和刘长健,刘长健,刘长健。

”是……安全期吧?“刘长健拉开抽屉去掏纸盒里的小玩意,却摸不到任何东西,从不拖泥带水的人在这种事上带着委屈的尾音,他仿佛不相信似地冲着毕男用力倒了倒纸盒,可惜空空如也。

”不是吧。“毕男将被子翻了个底儿朝天也没找到手机,自然找不到记在小程序里的日期。

”进近,我申请下高度。“

”进近,我在盘旋等待。“

”塔台,我准备降落了。“

”塔台不允许,塔台想问刘机长怎么这么油嘴滑舌了。“毕男忙着找手机,耳朵里却是刘长健正经的腔调。拿工作用语当情趣词,也只有刘长健本人做得到了,毕男想,如果真的中招了,孩子的爹起码也开始变成有趣的人,她至少不会生出个小古董。

”报告地面席位,告诉我一下停机位。“刘长健抓住了毕男好不容易找到手机的手,重新将手机抽出扔到一边。进近听不到没关系,塔台不放行没关系,一飞机的小人就要今天落地,哪里管今天是什么日子。

”刘长健,我要迟到了,快点。“毕男被刘长健磨得失了耐性,企图收紧山口,哪知此人顺手捞起她的一条腿,腿根的筋抻着,毕男不得不被警告着受着他处处志之,才扶向路,及源头才奔流而下。

”区调,我申请一下巡航高度。“

”刘机长,你不是申请降落了么?“疲惫的毕男感觉到拿着纸巾清理污物的刘长健并不十分单纯,她觉得今天的会她是不会出现了,她一边希望梁太太能够好心地给她签个到,一边开口质疑这个男人刚刚在他耳边申请一次就一次到底是不是真的。

”油太多,我复飞了。“刘长健不急不缓重新去吻毕男的脸颊,眼角,眉间,他始终相信老祖宗的钻木取火不无道理,虽然现在生不起火,但是摩擦生热,是对重庆这个寒冷的冬天最基本的尊重。

至于晚上九点才醒来的毕男,只觉得刘长健的鬼话,只有在天上才能相信。

-

【二】

”睡醒了?“刘长健正一颗一颗洗着葡萄,就看到毕男只穿着一件长毛衣就从卧室朝他溜达过来,头发还有点乱,一对大白腿毫无顾忌地和冷空气相亲,仿佛从不记得她本是个腰肌严重劳损的人。

”5号位乘务员,请问今晚航班有什么餐可以选。“居家的刘长健就这么被毕男编排成了厨娘位乘务员,不过他并不介意,反而是从碗中挑了一颗洗好的葡萄喂到毕男嘴里,然后趁着汁水在她口中爆开,再低头去吮吸甘甜,不过浅尝辄止。

毕男有些手足无措,惊讶于刘长健何时变得情场老手,却也很受用地觉得这颗葡萄分外香甜。而如果远在万里高空的梁栋能看到这一幕,大概也会觉得他的刘哥孺子可教也,而且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毕竟毕男只是在和刘长健一起窝在沙发上看剧的时候无聊地点评了一句”这剧也太难看了,但是女主吃得葡萄看起来味道还行“。

”刘长健,你有没有发现新的一年,你变了?“毕男被刘长健哄着套了件宽松长裤重新回到料理台,一边拿着刀切着香干,一边冲着清洗着西芹的人说。

”那变得让乘务长满意么?“刘长健将水沥干净,和毕男并肩取了把新刀切着西芹。

”梁栋最近忙着申国际飞,怎么还有闲工夫修炼你?“

”因为他又不准备申请了,好像是家里催得紧,先要个孩子再飞吧。“刘长健把西芹和香干放到盘里码号,又换了基围虾开始剔起虾线。

”挺好的,年轻赶紧要一个,生了再飞也没什么顾及。“毕男觉得这个话题并不是很好,而且手里的豆腐滑嫩有些握不住,险些切到她的手。

”这点简单的菜我还是会做的,你别动了,洗了手上餐桌等着。“刘长健余光盯着毕男,实在是刀刀担心,不得不收回毕男手里的刀,把人劝去餐桌,然后开始重新对着本来成形着好好的现在却几近散架的豆腐较劲。

”刘机长,我们婚检是十年前了。“毕男坐在餐桌前开始认真完成空乘每周必做的线上答题,然后装作无意地提醒。

”嗯?“初出茅庐的刘长健还是突然被一句没头没脑的话说懵了。

”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想要孩子,我们得先去体检。“

”没关系,你先升上主任。“刘长健头没抬,豆腐顺声下进蹦着豆瓣酱酱汁的油锅。

”嗯。“刘长健摁开了抽风机,手中的锅铲小心翼翼地守护着脆弱的豆腐,丝毫没有注意到毕男的神情如何。

[毕男:我以为刘长健变得有觉悟了,没想到还是个笨蛋。]

[幸福太太:你指望他一周速成梁栋么?]

[毕男:是我想多了,我们明天一起体检吧。]

[幸福太太:或许他对小孩真没什么追求,而且万一他真的顾及你的感受呢?]

[毕男:他很喜欢他姐的孩子。]

[幸福太太:别人家的孩子都是天使,但自己家的孩子是恶魔。]

[毕男:还是想趁着能生生一个,跟你学的。]

[幸福太太:他做措施么?梁栋恨不得给所有套子扎上孔,幸好他及时坦白从宽,不然我在天上知道我怀了,我可能会打开舱门跳下去。]

[毕男:开一次舱门15万,你孩子真值钱。]

[幸福太太:我现在希望你变成刘长健,不要说话。]

毕男退出了聊天界面,抬头看刘长健在油烟中恍惚的帅气,想到他最近总是找尽各种理由不做措施,那些笨拙的撒谎回想起来也真是趁着她头脑不清醒她才会信他每一次的鬼话,毕男突然开始释然,拙劣的小花招倒还真把她瞒住了,幸好他们所希望的是一样的。

”明天你飞么?“刘长健盛了米饭放到毕男面前,毕男默想那么大运动量,晚上多吃一点应该也没关系。

”早九点半。“刘长健尝了一口豆腐,似乎有点咸,但是他发现毕男没有皱眉,默默记下了她的口味。

”那我明天早上送你去。“毕男剥好了一只虾,很自然地放进刘长健碗中。

”好不容易休息了,你在家里多睡会,刚好你明天下午是不是有个会,我晚上七点多落,我们一起再回来。“刘长健算了算时间,刚刚好好,而且相比于毕男独自一人叫不健康的外卖,不如让她吃食堂等他。

”好……那后天,你去么?“毕男想了想,还是问面前这位把小冯调走的罪魁祸首要不要去小冯的践行宴上露面。

”什么……你去吧,我就不去了。“刘长健面无表情,假装毫不在意。

”你这么放心?那你把人调走干什么?“

”小伙子年轻有为,三亚的基地需要他,他既然喜欢,就让他留在那。“刘长健说得云淡风轻,心里却早把小冯的脸揍肿了,奈何现在是法治社会,不然刘长健真的想让小冯知道一下他觊觎的人的丈夫以前究竟是做什么的。

毕男自然知道刘长健心里是怎么想的,他从三亚回来,趁着感冒在家,就给上级打了报告,亲自写了推荐信,非要将人指派到三亚基地,人人明面上都说着刘机长对小冯青眼有加,祝福小冯越飞越高,可人人也知道刘长健十年醋一回,恨不得把人派去纽约常驻。

-

【三】

“我当你临时反悔了。”梁太太一眼看到匆忙赶来的毕男,朝她招了招手,然后走上前嗔怪她到得晚了。毕男才不会说刘长健飞行之前还精力旺盛,她恨不得一觉睡一天,来补充自己丧失殆尽的体力。

“我是挺后悔,你看通知了么,下周体检,真是赶着春运前最后一天。”毕男划卡在前台缴了费,便和梁太太一同跟着引导护士去科室分样体检。相比于公司在公立医院的所谓全面体检,私人体检中心项目更繁复也更有针对性,不过她和梁太太两人谁也没想到,一个体检项目多到从早折腾到下午。

“内分泌失调……让我看看你的……也有……我们空乘真的太苦了。”毕男结束体检便要去基地开会,本意翘会回家的梁太太只好陪着毕男开车到基地,然而车停稳在停车位,两人都不约而同没有下车,而是看起了体检报告。

“无非都是职业病,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每年体检这些字儿不照样写在体检报告上。”毕男翻看完体检报告,想到医生说的话,无非是日常注意饮食和作息,减少不规律生活,只是以上难以避免。另外就是年龄过了最佳受孕期,相比于年轻女性,受孕难度增加。

“你要不要试探试探刘长健,他如果不想要,你也别生了,不然你刚升主任就请假么?”

“他想不想要我不知道,他爸妈说了不止一次了,说是姐姐生个儿子,到底是外家的,他们刘家这一支可不能断了脉。”

“大清都亡了多少年了,怎么还是这么封建思想,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家有皇位要继承,想要小子就让他姐姐再生一个姓刘。”梁太太对这种婆婆实在是无语,不过她自己的婆婆,嘴上说着生男生女都一样,心里还是想着再抱个孙子,也不知道带把儿的有什么好,净会欺负她。

“他姐姐还准备要二胎呢,比我年岁大了两岁,但到底是底子比我强,人已经怀了。”

“那不更好,高龄产妇太辛苦了,我看你和刘长健这样挺好,不然生个小的,你俩在飞机上带孩子么?我是不相信你会退居二线,而且你至少主任当个几年转地面才能当领导吧,不然去了地面比天上还累,工资还少。”

“早几年我就这么想了,但不是心态变了么。”毕男看了一眼时间,将体检报告收到包里便和梁太太一起往会议室走,又突然想到什么,翻回停车场,将手提袋放到自家车里,只取了笔记本和笔去会议室。

会议一讲安全,二讲纪律,翻来覆去,没想到还拖了时间,说好两个小时,硬是拖了三个小时,梁太太听得眼皮打架,连毕男也集中不了精力。会后,这位返聘的老教员语重心长地还拉着毕男说了好些话,直到一声“奶奶”,谈话终于中止。

毕男转头望向门口,就看到刘长健抱着一个披了雪绒绒的斗篷、穿着公主裙的小女孩走进来,一边小心翼翼地托着小朋友,还不忘正了正小朋友头上的小皇冠,然后才慢慢把小朋友放到地上。她听到刘长健说:小公主,奶奶找到了,我的任务完成了。

“那你退下吧。”小朋友落地就扑到奶奶怀里,然后回头眨了眨眼,奶声奶气地挥着手里的魔法棒冲着刘长健说。

“好的,公主殿下。”刘长健笑弯了眼,这让毕男想到了一个奇怪的词:硬汉柔情。

“刘机长,不好意思,本让她在办公室等着……你怎么不听话,跑出来了。”老教员抱歉地冲刘长健点了点头,然后温声柔语地问起小朋友。

“奶奶你说好早点回家的,你说话不算数,要长长鼻子的,不过我有问过这个叔叔,他说他来接大公主回家,可以顺便送小公主过来,奶奶,这世界上还有谁能是公主啊?”小朋友童言无忌,毕男脸却红了。

“公主就在你身后啊。”老教员全然不似工作中的严厉,哄着小孙女转头指向毕男。

“好久没见刘机长了,倒是比从前嘴甜了,我那会还以为刘机长要打光棍一辈子呢,没想到呐,娶了我们川航一枝花。”老教员心情极好,对着两人打趣。

“姐姐真漂亮,我也想变漂亮。”

“漂亮的小公主,那你跟奶奶乖乖回家吃饭,好好吃饭就会变得更漂亮。”毕男走到小朋友跟前蹲下,替小女孩整了整裙摆又重新给保暖的斗篷打了个蝴蝶结。

“好,那我们一起变得更漂亮。”毕男跟着小朋友一直送到门口,和小朋友说了再见,才转头看着杵在原地的刘长健,穿着机长制服,像是准备接受首长检阅。

“没想到不苟言笑的刘机长哄小朋友倒是有一套。”

“回家吧,公主殿下。”刘长健无视了毕男的调侃,用着童话故事的词,却是强行恶狠狠的语气,像是在抗议毕男的取笑。不过他还是在经过毕男的时候,顺手抓住毕男的手,然后十指相扣,拉着人离开会议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