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Atu XX

Chapter Text

      露尼很容易感到无聊。当她想找点有趣的事情做时,会缠着他们每一个人,尤其是埃勒里。然而格伦去拜访鲁宾斯坦,直接锁了奎因家书房,并带走了钥匙。埃勒里只能带着她上街采购,好在她对外面的世界一直有种向往。

      他们在格伦推荐的网红咖啡店休息,露尼面前摆着好几份甜点,她正在大快朵颐。

      下一个推开这家店大门的顾客,不是别人,正是拉斯探长。她一脸意外惊喜的模样,大惊小怪地朝埃勒里打招呼:“埃勒里!你也在这里,真巧啊!”

      而亚森早就发现他们在半路被人跟踪。

      埃勒里跟她打了招呼,没有显得很热情,但也不失礼貌。

      拉斯为难地说:“我有些事想跟你说。”她的头向露尼和亚森的方向偏了偏,表示不想被这两个人听到。

      埃勒里不动声色地回答:“露尼没关系,她不会懂的。尼禄可以暂时离开。”

      亚森充满敌意地看了拉斯一眼,然后出了店门,站在门外。

      “你有什么事就请直说吧。”埃勒里用公事公办的语气说。

      “我想告诉你,这个尼禄·克雷格并不是露尼真正的叔叔。他是我们正在查的一个罪犯。”

      埃勒里有了兴趣:“是吗?他是谁?”

      拉斯思考了一会儿,说:“你知道我不能告诉你的,这是机密……”

      埃勒里打断她:“拉斯探长,你知道我父亲是纽约警局的探长。如果我直接问他,他也会告诉我的,说不定我能帮上忙。这个人现在还没表现出犯罪意图,我们还有机会。”

      拉斯压低了声音:“他是拉尔夫·莱斯,最近犯案多起,专门挑自保能力弱的年轻女性下手,疯人院的女孩一直是他的目标。但是我们没有证据,一直无法实施抓捕。无论他以什么目的接近你,你不能上他的当!”

      埃勒里在心里笑着看她能编多久,没想到是如此无聊的故事。拉尔夫·莱斯的确是最近开始通缉的嫌犯,而且长相和亚森有那么一点像。埃勒里上次去警局找维利,莱斯的资料就躺在维利的办公桌上。

      “埃尔,我知道你想为警局出一份力,但他实在丧心病狂,你不应该把自己放在这样危险的位置。”

      埃勒里已经没有耐心继续听她胡编乱造,他准备主动出牌。

      “你那天在疗养院打听露尼的事。你为什么对她这么感兴趣?”

      拉斯显然没想到埃勒里会知道这件事,有些慌张:“我在……我当然要多了解一些潜在受害者的情况。”

      “那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查案不是应该两个探员一起行动吗?”

      “我没有……乔尔当时在另外一个地方!”

      “拉斯探长,如果你能坦率一些,我们还有商量的空间。我知道他的目的,但是你的……我不确定。”

      埃勒里说这句话时,拉斯看了一眼门外。亚森弯着腰逗弄拴在咖啡馆门外的泰迪,后者两腿站立,朝他狂吠。

      “埃勒里,你最好不要跟罪犯合作!你还年轻,无法分辨什么是欺骗!”拉斯有些激动。

      埃勒里实在是不想听她废话,他发出一声嘲笑。

      “你根本不知道他是谁,可我知道。其实你并不关心他的真实身份,他不是你的目的。”

      他想到梅戈斯的话,继续说:“你终究会发现,在这件事上,他也是非常重要的。另外,你没有调查得很彻底。在疗养院,有一个人这些年来一直围绕着露尼,而你没有找到她。我可以告诉你,她是费尔格斯。拉斯,我一直不明白你怎么当上探长,你从未有过令人信服的表现。”

      埃勒里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客气地对待拉斯,而且他也不介意给梅戈斯添点乐子。

      拉斯气冲冲地抓起包冲出咖啡店,走之前撕掉了她的面具:“埃勒里·奎因,你也并不能知晓所有事!报应未到,你最好乖乖等着!”

      露尼朝她做个鬼脸,吐了吐舌头,发出“噗——”的声音。

      拉斯走后,亚森推门进来。

      “不愧是埃勒里·奎因,厉害。”

      他一直在门外读唇语,知道埃勒里和拉斯的对话。

      拉斯说对了一件事,埃勒里的确还有一些事没弄清楚。其中一个就是那则预言,他心里大概有一些猜测,“但还是没看出她到底想要露尼做什么。”

      “她不止想要露尼,她也想要你。”

      “我也觉得是这样,可这就更不明白了。”

      “她没做足准备就来找你,这一步棋实在是冒失。无论是什么事,估计她快没时间了。”

      “希望她能在梅戈斯那吃点苦头。”

      “那个女人……不,生命体,到底在想什么,难猜。”

      亚森打开手机,屏幕上是周围的地图。一个点在上面移动。

      亚森看着那个点,说:“你跟她聊天的时候,我在她的车上装了GPS。”

      “不愧是你。”

      埃勒里觉得他俩在商业互吹。

      傍晚,大雨滂沱。闪电的强光劈开灰幕,轰鸣的雷声在人们的头上滚过。这是埃勒里记忆中从未有过的大雨。

      “呀!哈哈哈哈!”露尼指着闪电,很是高兴,在雨中蹦蹦跳跳。

      “……”

      亚森在大雨里说了些什么,狂风吹折了他的伞,伞骨弯成几截。

      “你说什么!”埃勒里朝他吼。

      “我说!得给格伦打电话!”

      埃勒里很后悔没开车出门。原本他以为,夏末秋至,在路上散散步是很好的体验。可是天气预报没预测出这么大的雨,怎么看都有点奇怪。

      “打不通!”埃勒里吼,空中传来一声惊雷。

      “你说什么!”

      埃勒里掏出手机,给亚森发了一条短信。

      等到格伦来接他们仨的时候,三个人都被浇了个湿透。露尼更是夸张,发丝和衣角不断地往下滴水。

      五分钟后,一行人回到家。埃勒里在阳台晒衣服,外面的雷声没有间断。电视里循环播放着这场暴雨和雷暴,专家们分析成因,主持人提醒人们紧闭门窗,做好应急准备。

      亚森穿着埃勒里的旧睡衣来到阳台。

      “你不会认为这场雨和梅戈斯有关吧。”亚森故意说了反话,其实他和埃勒里想着同样的事。

      “上次她的确说过她要离开。如果她想要一个华丽的谢幕……”

      “我看她确实喜欢华丽地谢幕。”

      露尼的一声尖叫打破了奎因家的空气。理查德第一个冲出房间,埃勒里他们三个之后赶到露尼身边。

      露尼坐在地上,抱住脑袋,凌乱的发丝从指间漏出,她大声哭号,十分痛苦。

      “孩子,你没事吧?”理查德蹲下来,顺着露尼的背,想要安慰她。

      露尼没有停止尖叫。她没有对身边人的动作做出任何反应。

      “露尼,露尼!看着我!我是埃尔!”埃勒里半跪在地上,尝试拉开露尼的手臂。

      露尼抬头看着埃勒里,脸上挂着许多泪痕。她疑惑地问:“……埃尔?”

      她突然紧闭双眼,口中呼喊:“停下!停!求……求你……”

      亚森拿来一管镇静剂,给露尼注射进去。

      她逐渐变得安静,口中念着什么。

      “先知之星,高塔黎明,生命树公主,引吾至根源……啊……啊啊……妈……(Star of Soothsayer, Dawn upon the Tower, Princess of Qliphoth, reveal Arcana……)

      “妈妈,爸爸……”

        窗外狂风暴雨。露尼躺在埃勒里床上,镇静剂为她带来片刻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