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Atu XX

Chapter Text

      他推开奎因家大门,已经是下午了。露尼穿着新连衣裙,坐在沙发上看动画片。天蓝色的丝绸上身接了蓬松的水蓝色纱裙,一直拖到脚踝。腰上点缀着小钻石,像从银河倾泻而下的小星星。

       露尼听到玄关的声音,探头去看,发现埃勒里进门。

       “埃尔!”

       格伦一直叫他埃尔,露尼也就记住了。不过她叫假克雷格至今还是用人称代词。

       “看!”

       露尼站起来,给埃勒里看新裙子。露尼不仅换了衣服,发型也有很大的改变。美妆店的店员还给她上好了全套妆容。

       “真是美得惊人!”

       埃勒里发自内心地赞美。从现在的露尼身上,埃勒里能看出她显赫的过去,索托斯的高贵血脉。

       露尼开心地坐回沙发,抱着冰淇淋继续看《怪诞小镇》。

       克雷格从沙发上站起来,问埃勒里去了哪里。

       在这一刻,埃勒里退缩了。他抱着100%的决心,准备找他对质,逼问他的真实目的,迫使他承认罪行。然而在面对他的那一刻,他突然不那么想知道真相了。

       但为了露尼,他必须查清楚。他自己无所谓,但他必须对这个没有自我保护能力的孩子负责。

       “你跟我来。”

       埃勒里带着克雷格来到自己卧室,然后仔细地锁上了门。两人站在书架之间那点逼仄的过道里。

       客厅里的动画片和书房的琴声成为完美掩饰,埃勒里可以毫无顾忌地作出询问。他没打算隐藏自己的手牌,也没兴趣跟他玩游戏。

       “你接近艾莲娜·索托斯的目的是什么?”

       埃勒里直接发问了。

       对方显得很惊喜。

       “你连这个都查出来了?埃尔,作家这个职业对你来说真是大材小用。但是,我以为你会先问我的身份。”

       埃勒里在面对梅戈斯的时候,的确首先选择了这一方。但他不打算在这个人面前暴露自己的内心。

       “既然你知道她是索托斯,那就一定知道索托斯家族和弗朗西斯·德雷克船长之间的关系。”

       埃勒里点点头,这件事改编的小说都不止一部。

       “所以,这就是我原本的目的咯!真是不容易呢,找出索托斯家最后一人。我有个朋友自称是德雷克后裔,他的确帮了不少忙。”

       “原本的目的?”埃勒里猜对了,这个人的计划有所变动。

       “你也知道露尼对自己的过去没有任何记忆。她的症状,不通过复杂的治疗手段是没办法恢复的。即使经过治疗,也是希望渺茫。但是,我在这里找到了新的目标。”

       埃勒里警惕起来。如果这个人对自己的目的不加隐藏,那很可能是志在必得,或者已经到手了。“你的新目标是……”

       “你。”

       假克雷格向前移动了半步,一只手扶上埃勒里身旁的书架,轻吻埃勒里的双唇。他占据地形优势,埃勒里没有躲避的空间。猝不及防地,埃勒里被迫接受对方的全部爱意、热情和温柔。
        
       他想起提第一个问题时,梅戈斯露出的笑容。她一直知晓一切,而直到现在,埃勒里才明白含义。

       所以这就是埃勒里感到忐忑的原因。根据他以往的从业经历,根据古往今来干着相似工作的人的经历,侦探从来都是真相的追逐者,是置身事外的评论家。而这一次,他现在才知道,追求的是有关他自己的谜底。活泼灵巧的疯女孩、动机神秘的冒名者、来自异界的魔术师,他们的故事夺走了他的大部分注意力,以至于他忘记了自己的存在。难道他的心没有在提醒他吗?在那天夜晚,他的脸不是莫名其妙地变红,心跳也不会毫无理由就加速;梅戈斯给出了两个问题,他毫不犹豫首先选择了关于冒名者的那个。他从一开始就无法置身事外了。

       他一直担心自己遗漏证据,反复斟酌、一次次推理,都无法找到那片缺失的碎片,冒名者动机的碎片。多么容易犯的错误!多少次人们戴着眼镜寻找怎么都找不到的眼镜,多少次人们四处搜寻怎么都找不到的东西,到头来却发现它就握在自己手里。埃勒要找的碎片,就在他身上,就是他本身。答案如此简单,埃勒里就是他的新目标,他想得到埃勒里·奎因。

       “你是……”埃勒里试图一边找回自己的呼吸,一边继续他的工作。

       “没错,我就是亚森·罗平。”

       “果然是这样。”梅戈斯提醒他不要逃避时,他就知道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

       埃勒里大可不必接受这份表白,然后不厚道地把亚森·罗平送进监狱。可不巧的是,他也喜欢他。

       “所以我可不可以假设,我已经完成了我的目标?”

       埃勒里仔细思考了一下梅戈斯的话,发现她坚决贯彻了“绝不剧透”的方针,什么有用的提示都没有。所以她到底怎么惹到了Destroy,埃勒里有点好奇,又觉得有些好笑,梅戈斯绝对是故意的。

       人的大脑行事诡秘,在这种时候还可以打岔去想其他事情。从另一种角度,也是说大脑已经放弃了在这个问题上寻找答案,但又要让自己忙着点,好欺骗他的心。

       “哎。”

       埃勒里没有回答。他只是用手反向撑着书架,回吻注定会遇上的这个人。

       所以,他的心获得了完全胜利。在感情这种事情上,获胜的总是心。

       埃勒里也没明白自己怎么就稀里糊涂地答应了亚森·罗平的表白,他已经放弃思考这个问题。

       但他没忘记定下规矩。亚森·罗平的犯罪活动,一律不要跟埃勒里有任何牵扯,否则一切免谈。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或者有这个可能性,比如在纽约作案一定会惊动纽约警局,惊动他父亲,这绝对不行。亚森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并问需不需要签字盖章按手印。

       于是埃勒里加了一条,一切能体现两人关系的纸质版资料都不可留存,否则一切免谈。亚森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并问结婚证是不是也不行。

       “你的真名就叫亚森·罗平?”埃勒里很惊讶,他以为他原本有个更低调的名字,阿列克斯、埃里克之类的。

       “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改天再跟你讲。所以结婚证的问题暂时搁置?”

       埃勒里点头,搁置吧,能不能熬到结婚都是个问题。

       然后两人就梅戈斯这个存在交换了意见,一致同意她不是疯了,只是不属于人类这个物种。他们都震惊于对方如此迅速地接受了“人类不是唯一”这一现实,也都很奇怪对方为什么会如此惊讶。

       “我从来都不是唯物主义者。”埃勒里耸了耸肩,这两天来他不止一次表达这个观点。

       亚森表示:“如果你像我一样经常和古董、宝藏和遗迹打交道,梅戈斯根本不值得大惊小怪。”

       “所以她跟你讲了什么?”这是除了露尼的过去以外,埃勒里最好奇的问题。

       亚森学着梅戈斯讲话:“艾莲娜,不,露尼更适合她。她是我们的晨星。命运让露尼找上你,你必须负责到底。Arsène,这份责任交给你,再适合不过了。”

       “但她不肯告诉我预言的内容。”他补充。

       “她让我不要理那个预言。”

       “我说我只想对埃勒里·奎因负责到底。”

       埃勒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然后她说这其实是一回事。”

       “跟我有什么关系?”他这两天怎么总是被莫名其妙卷入事件中。

       “她不说。我怀疑跟预言有关。”

       既然他们俩一无所知,现在关于预言的线索只能在露尼身上。然而距离酒会开始没剩多少时间,他们无论如何也得出发,去找梅戈斯显然来不及。即使去找了,她应该也不会告诉他们更多事。

       格伦和露尼的四手联弹获得了全场一致的热烈掌声。莫扎特的轻快活泼恰到好处,两人的配合毫无破绽。

       演出结束后,四个人一起参加了after-party。在一片庆祝的氛围中,埃勒里看到有个熟悉的人向他走来。

       “埃尔!没想到你也在这,好久不见!”

       来者是蔡司·米列奇,米列奇家的公子,也是埃勒里的粉丝。
       “蔡司,好久不见!谢谢你来我的新书发布会捧场!”

       蔡司非常自然地端着香槟酒杯挤进埃勒里和露尼之间,作为朋友,他靠得有点太近了。

       “埃尔,最近的画展有兴趣吗?哈迪家主办的,不对外开放。我还有一个名额,你想去的话可以和我一起来。”

       埃勒里没什么兴趣,而且……

       “他已经有对象了。”亚森瞅准时机插进埃勒里和蔡司之间,本来就已经在边缘的露尼又往外面挪了挪,好奇地看着窘迫的埃勒里。

       蔡司在一瞬间显得震惊又失落,但很快重新戴上热情友好的面具。

       “恭喜你!没关系,如果你想来的话,你知道我的电话。”蔡司对埃勒里眨了眨眼,完全无视了站在他俩中间的人。

       “谢谢,你真是太好了。”

       埃勒里说这话时没怎么走心,好在亚森的敌意没表现得太明显。

       “请问您是?”蔡司将注意力转移到亚森身上,仿佛才看到这儿有个人。

       “尼禄·克雷格,埃勒里的朋友。”

       “很高兴认识你!”蔡司伸出手,“大家都是埃尔的朋友,以后常联系,也欢迎你来我的庄园做客。埃尔,我刚考出直升机驾驶证,哪天你有空,我带你去玩。”

       蔡司离开的时候给埃勒里行了吻别礼,埃勒里尴尬地跟他说再见。

       “真是烦人。”亚森瞥了蔡司一眼。

       “蔡司人还蛮好的,只是情商低了点。”埃勒里中肯地评价。

       “我如果以亚森·罗平的身份出现……”亚森咬牙切齿,尼禄·克雷格是个用之即弃的身份,无法被介绍成埃勒里的男友。

       “那露尼和格伦的表演就泡汤了。”埃勒里接话,同时看着会场的某个地方。他发现有个人一直远远地盯着他们这个方向。

       埃勒里仔细辨认,是拉斯探长。

       亚森朝埃勒里看的方向看去,发现是他曾见过的一个人。

       “我在索托斯夫妇的照片集里见过这个人,是一张二十几人的大合照。那上面她更年轻一些。”

       拉斯的注意力一直放在露尼身上,没注意朝她走去的埃勒里。

       这时,她的注意力从露尼转移到了向她打招呼的人,亚森和埃勒里带着露尼和格伦,离开了after-party。

       深夜的高速公路上车辆不多,他们在回家的路上飞驰。格伦和露尼坐在后座一路高歌,格伦手里拿着空橙汁瓶假装指挥棒,嘴里哼着贝多芬第三奏鸣曲,露尼在旁边合唱,时不时爆发出一阵大笑。亚森坐在驾驶席,和埃勒里讨论拉斯和索托斯家的事。

       索托斯家的光环太耀眼,无论在光环背后隐藏着什么,都不是能轻易找出来的。

       唯一在世的血脉已经丧失了理智,平静地生活了这么长时间,无人打扰。就在她公开露面的短短几小时内就被人盯上了,露尼背后到底有怎样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