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Atu XX

Chapter Text

       昏暗的地下室内,几根蜡烛低低地燃烧。挥动鞭子搅出的气流,将烛光的影子吹斜。

       “不!我们不知道她到底在哪里!”男人咬着牙说,忍受鞭子打来的另一道血痕。他已经皮开肉绽,就快麻木了。

       旁边传来女人撕心裂肺的嚎叫。

       她已经哭哑了声音,绝望一点点带走生的希望。从踏入这栋建筑的那一刻,她就没想过要活着出去。但至少让尼古拉活下来,至少让她的丈夫保住性命。不过这一点也越来越渺茫,她只能希望过程更快一些。

       艾莲娜,他们的希望,现在正平安地待在他们送她去的地方。这是最大的安慰,无论他俩遭受什么,莎莉都无所畏惧。

        第一个垂下头的是尼古拉,一分钟后,莎莉也气若游丝。



        太阳从地平线升起,阳光照亮疗养院的大理石小径,两旁的灌木鲜翠欲滴。

        梅戈斯在灌木丛中发现了一个浑身泥泞、不省人事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