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car

Work Text:

  女孩低头,端详起手中的东西来,它笔直充血在手中火热地炙烫。她抬眼看皇兄,他总是不信的。
  他不信那个亲手抚养的孩子,真真地想与他媾和,不信皇朝最尊贵的公主,手里握着皇帝陛下的这个东西。
  她自下而上抚摸着手中的东西,慢慢的摸过,好像在确认形状一般。男人没有什么表情,他垂着头,波澜不惊到连眉眼都是平和的。
  女孩有些生气,不信皇兄会如此,手上动作立刻快了起来,她看见有些液体从小孔中渗出,手指不禁向那个孔隙拨弄过去。
  指尖试探地探下,一片黏腻,她轻抠着软肉,一下接一下。
  啊!
  男人终于惊叫出声,他腹部紧绷着想要退去,却挪动不了半分,只能勉力扭腰,调动了全身的力气,竟只拧地像邀宠一般。
  女孩喜欢看男人这幅样子,她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将渗出的液体涂抹到了整个柱身,淫糜的不光是场景,连声音也是。男人作为皇子,早早地经历过这些,此刻看见妹妹在自己腿间仿佛在认真把玩研究什么宝贝一样的神情,羞耻得只想死去。
  可皇兄偏偏咬死了下唇,再也不肯发出声音。
  哥哥。女孩嗔怒着,她骑在了男人的腰间,身体紧密的贴着他的,太近了,男人的胸膛若是略微的起伏就要碰到少女的胸脯,妹妹用手抬起了男人的脸,那手上还带着他自己的液体,冰凉地挂在了下巴上。
  男人缓慢的呼吸,大气都不敢呼喘一下,任凭妹妹制住自己。那样天真美丽的一张脸庞,是十足的公主该有的富贵模样,几乎要让男人忘记她前一刻还在做什么肮脏的事。
  哥哥.......
  女孩连声地撒娇,她不信哥哥会不喜欢她。她质问着男人为什么不理自己,明明都动情到了如此,却怎么都不肯承认。
  男人不开口,他要说什么来劝导妹妹,这是违背人伦的举动?她被自己娇纵坏了,一意孤行至此,没什么会让她再回头。
  那根腌臜东西此刻就夹在他们两人身体中间,直直贴着男人光裸的腹部,妹妹离他太近了,那一声声的呼唤让男人硬地发疼。男人闭上眼,他情愿此刻根本没有那个东西。
  女孩见他闭上眼,一手伸下去继续地撸动着,另一只手扶住男人的肩膀。她从男人肩头摸下,纵然此刻提不起任何力气,兄长的身体仍鼓鼓坚硬,手感并不好,她却不想放开。
  她低头吻上兄长紧闭的双眼,吻一个接一个的烙上了男人心脏,妹妹呢喃着哥哥皇兄这些话,好像一匹最上等的绸子将男人牢牢包裹,这样的捆缚下,人人都甘愿沉沦。
  女孩吻着男人的嘴,他不拒绝,却也不做回应。赌气一样的咬了他一口,像幼崽撒娇的胡闹,左不过是想引起注意。
  男人呼吸都乱了起来,鼻翼翕动如溺水后的狂乱。他想咬紧牙关来遏制即将迸出的呻吟,可妹妹还与自己纠缠,他不能伤了妹妹,瓷一般的女孩,破了一点皮都要红了眼,清泪就在眼中徘徊。
  那一口气深深的卡在胸腔,男人颤抖着,为即将到来的高潮克制着。
  他没有料到,身上的女孩突然撞了一下自己胯下,不轻不重的碰撞中一团柔软擦上了火热的部位。男人瞪大了眼,片刻后意识到了擦过自己的究竟是什么,颤抖着射了出来。
  “月月.......”
  一声呼唤在失神的片刻从唇齿间泄出,女孩听到后不由得睁大了眼,那是她的小字。
  她的皇兄曾把年幼的抱着放在膝盖上,问月月可是喜欢这个名字。
  女孩说喜欢,像喜欢哥哥一样喜欢这两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