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承花】夜间对白

Work Text:

“那么,我们该如何开始这个对话呢?”
花京院费力地从病床上坐起身,牵动了身上连接的管子,承太郎见状上前帮他调整好病床,并在他身后塞了个枕头使他倚得尽可能舒适一些。花京院轻快地笑了一下,尽管因为重伤未愈面色苍白:”在此之前,承太郎,可不可以帮我去关一下灯?”被叫到的人闻言起身关掉了病房里唯一一盏灯,坐回病床边,沉默不语地握住了花京院的手。

“是满月呢,”花京院看向窗外,像是在自言自语,承太郎盯着洒在地板上的月光,没有说话,“自从我醒来还没有好好地看过窗外的景色,真好呀满月,可惜城市很少有星星,突然怀念起当时我们在沙漠里一起看到的星空呢。” 听到这句话后的承太郎浑身颤抖了一下,收紧了握着花京院的手,花京院像是料到他的反应一样,反过来与承太郎十指相扣。

终于,视线从地板上的月光里挪开,慢慢地转移到病床上的人身上,他先是盯着对方的胸口看了良久,当然隔着病号服并不能看见任何东西,自从花京院醒来后他就撇去了一切工作日夜陪在病房里,但唯独护士来给花京院清理身体换病号服时会离开病房,站在走廊尽头,下意识摸兜想要抽出一根烟,想起为了能照顾花京院早已将烟戒掉,于是盯着窗外愣神,直到护士们经过跟他打招呼,他才会返回病房。

房间里依旧是一片寂静,两人十指相扣着,谁都没有说话,药物滴落的声音此刻被无限放大,花京院用拇指摩擦对方的拇指,亲昵地抚慰着对面的人,又瞬间将手抽出。对面的人此刻终于将视线抬起,对上了他的视线,罕见的紫瞳和绿宝石,二人的瞳色恰好与对方的替身颜色一样。花京院将抽回的手覆盖在了承太郎的手上,传递着活人才有的温度,他牵起对方的手,缓慢而又坚定地引导着对方触碰自己胸口的伤疤,对方不断颤抖的手让花京院感受到了对方还对此抗拒和恐惧,但他并没有因此停止,只是盯着对方的眼睛,引导他一寸寸地去描摹那个差点让他失去生命的伤疤。

他想起他们友谊的开始,睁开眼后发现对方正一脸严肃地捧着自己的脸让替身拔出自己脑中的肉芽,肉芽的须已经快要攀爬到大脑,那人却纹丝不动。生死还不确定,但那时的他不知为何,脑内始终在感慨对方的眼睛像极了自己的绿宝石水花。

“我当时不在。”承太郎的声音打破了寂静,药物仍在滴落,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

“看着我,承太郎。”

啊,那对绿宝石里竟真的会闪着水花。

“我还活着。”

良久,药物滴落的声音停止了,大致是输完了。

承太郎打开了灯,光充满了整个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