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承花】无声

Work Text:

卧室的灯亮着,这是承太郎回到家发觉的第一件事。

他并不是粗心的人,出门之前必定是检查好了一切,不属于自己的气息也提醒着他家里有外人存在。

脚步声传来,由远及近,承太郎站在原地没有动,暗中唤出白金之星。可他看到了什么,力气突然被抽空一般,瘫坐在了地上,而他以精准为傲的白金之星也没有扶住他,他就这样坐在地上,抬头死死地盯着对面的人。那人向他伸出手,他并没有理会,半晌过后才缓缓站起,自顾自地回了卧室关上门。

他抽出一根烟叼在嘴里,打火机点了几次都没有点着,那人不知什么时候跟了进来,半跪在承太郎面前替他点燃了烟,眼里尽是不赞同。

房间里沉寂着,只有烟草燃烧着发出细微声响,烟灰落下的那一刻承太郎才发觉自己的手在颤抖,而对面传来的呼痛声抢先夺得了他的注意力,他条件反射一般丢掉了烟捧过对方的手细细查看,生怕掉落的烟灰烫伤了对方。

那人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一点没变呢,承太郎。”

不知是谁先吻了谁,回过神来时承太郎已经将那人压在身下,两人的衣物已经在深吻中褪尽,他伸手关了灯。

适应他的尺寸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身下的人身体在微微颤抖,想来正承受着痛苦,他安慰性地在对方额间印下细密的吻,性器缓缓地小幅度移动,那人却捧着他的脸直视着他,努力地扭动着腰配合着他的动作,尽可能地吞下他的器物,无声地鼓励着他进入自己的身体,承太郎挺身将自己全部送入,那人吃痛地尖叫了一声,后面绞紧了承太郎的性器。太紧了,承太郎紧皱着眉头开始开拓对方的身体,显然他自己也不好受,脑内快速搜索着多年前的回忆,试图寻找身下人的敏感之处,他插入最深处向右侧稍稍碾转了一下,身下传来一声变了调的呻吟,分泌出来的液体也使他的活动轻松了许多,他将那人的双手禁锢在头上,用力操干起来,身下人的呻吟声变得越发甜腻起来,原本清明的眼神也因逐渐染上情欲而迷离起来。

“承...”那人试图叫出他的名字,刚刚发出一个音节就被他堵住了嘴,这是一个带着狠意的吻。他撕咬着身下人的嘴唇,狠狠将每一下都顶弄到最深处,直到尝到了血腥味才停止,他将性器拔出,把身下的人的身体翻转过去,双手掐着那人的胯部将性器又插了进去,发了疯一般地与对方交合,他将性器整根抽出又插进最深处,每次都完美地碾到身下人的敏感点,身下人的身体剧烈抖动着,声音已从甜腻的呻吟转变为尖叫,他伸出手按住对方的后颈,使尖叫声埋没在枕头里,“求你,”那人模糊的声音似乎带着哭腔,“求你,叫我的名字。” 他没有回应,只是在加快速度在深处抽插了数次,闷吭了一声射在了那人体内。

他抽了出来,失神一般躺了下来,在床头摸出烟和打火机,火光闪耀的那一刻,一对闪闪发光的东西进入了他的视线,是那人常年戴在耳上的樱桃耳钉。

他丢掉了还未点燃的烟。

“花京院。”

“我的花京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