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限黑】电话(R18)

Work Text:

指尖刚探入后穴,男孩就泄出微弱呻吟。润滑剂在无限掌心窝成一滩,他的男孩比这窝液体还要柔情似水。

“放松。”无限道,缓缓抽送起手指。两人已不是第一次,但对上小孩,他总要柔了眉眼耐心叮嘱。

床头的手机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师父……电话……”小黑艰难地抬头看他。

“不管他。”

指腹推开皱褶耐心研磨,被软肉抽搅着往里带。无限扭过头,小孩凝眉咬唇,让情欲浸软了眼角,是他最熟悉的床笫间的情动样子。

无限细细揉按,寻到那块能炸出火树银花的地方。小孩缩起身子往前窜,一下被逼出尖细呻吟来,后面跟着更持久的手机铃声。小黑下意识转头,看向毫无情调又锲而不舍的声源。

“专心。”

不满他的分神,无限勾回他的脸蛋亲一口,手指退了出来,在臀瓣上掐出一小抹水光。他褪了裤子,猫尾绕上他的腿根。这是男孩最直白的邀请方式。

手机又响了起来。

无限叹气。小黑看着他,眼里蓄着湿淋淋的春水。

“可能有要紧事。我接一下。”无限摸摸他的头,柔声安抚。“乖。”他坐在一旁,顺手拉过薄被搭在小孩身上,从蓄势待发的男朋友切回体贴老父亲。

男孩眯了眼。

无限的声音还有些发沉,眸色却是清明的。小黑抿住嘴唇,不满地看他,后者垂着眼,不时对话筒应上两声,似乎没觉出男孩的坏心情。小黑看了他一会,从床头的瓶子里倾些热油略作搓揉,靠上他身侧。

“很急吗?”

无限对着话筒道。视线对上小黑,又揽过他亲了一口,以为是蹭过来撒娇的。小孩很是受用,亲亲密密地勾他脖子,另一只手却卷起他的T恤下摆,手指圈上半勃的阴茎。无限的眉头跳了一下。

小黑缓缓捋着,一边看他的反应。无限一言不发地盯着他,表情不像是不乐意,但也看不出什么情绪来。没有阻止就是可以继续的意思。于是另一只手也摸上来,在头部轻巧抚弄。

“明天?”喉结滑了一下,无限的呼吸沉了几分。

“应该可……以。”

他将手机移开了些。

这反应才是对的。

揽在肩头的手臂紧了紧,阴茎在手中胀硬胀大。小黑忍不住笑起来,毛茸茸的脑袋拱在无限肩头。手指纤长漂亮,蝶翼似地撸弄滑动,挂上黏腻前液,看起来又脏兮兮得可怜。无限双眸又深又沉,像无穷无尽的黑洞,像一场暴风雨的前兆。

人人都道强大的人类执行者清冷禁欲,唯独小黑觉得他好撩拨得很。男孩扬起下巴,在无限嘴边亲了一口,随后俯下身子,将吻轻轻落在柱头,像对待一根很珍重的宝贝。无限被他撩起一股痒意,指尖在他肌肤上压出一小窝凹痕。小黑探出舌尖,小口小口舐着柱身,轻得像不存在,又瘙感蔓生,难以忽略。无限下意识将手机攥得很紧。前液小股地涌,被指腹轻轻沾掉。嫩红舌尖一勾,裹着指尖的黏稠津液消失在唇瓣之间。

“没问题。”无限语气自若,眸色却愈加深沉。“我随时可以动身,”他说,指节勾上男孩的下巴。“只是……”

对方似乎明白他在顾虑什么,接过话头断断续续解释起来。小黑顺从地仰起头,双眼盈着晶亮欲色。无限贴上来,他就拿舌尖勾他,指按住马眼摩挲。无限气息不稳,皱了眉,狠狠啜起他的唇。

心让猫爪挠得难耐,电话那头的解释无限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勉强给出几星有模有样的含糊应答,脑海中满是挂了电话后束住小猫,让他眼尾飞红呻吟旖旎的情景。

阴茎胀得有些可怖,被润滑剂润得发亮,生出许多情色意味。男孩指尖搭在柱身,抵住纹路摩挲,想到性器进入,身体融合的欢愉,心被融得很热,红意蔓上面颊。无限见他赧然,笑得温柔,嘴角又勾出几分戏谑,手指安抚似地捻他的后颈。小黑扬起头,冲他一笑,眸光烁烁,在逆光晦暗中发亮。

“上次的——嗯——”

毫无预警地,分身被整根没入口中,未出口的字句也被一并咽入喉道。

“上次的报告……有……”

龟头撑开喉腔,被条件反射地推挤裹紧。无限眉眼都凝起来,咬着牙挤完几个字。

“——哪里有问题吗?”

最后一个字已经微微走了音,无限阖了眼皮,沉默一会,低声回:“没什么。”

“刚才被养的猫咬了一口。”

小黑掀起眼帘瞟他,好整以暇又得意洋洋,眸子眯成细长兽眼。无限撩起他的额发,掠过毛茸茸的耳朵,在耳根捏弄两下。小黑下意识抖了抖,猫耳瑟缩一下——再怎么调皮,骨子里还是只小猫。

男孩口中纳了性器,脸颊被撑开一个弧度,指腹按压,就能触到颊肉下的肉柱轮廓。他舔食前端泌出的腥臊液体,吞得很干净,又黏糊又胶着。无限喜欢猫咪偶尔降顺,冲手机应了句“我知道了”,同时捋上他腿间的东西,给予奖励。对上无限,小黑总是很敏感。薄茧擦过茎身,男孩就激灵着泄出小股淫液。

下颌让阴茎插得发酸,一圈肌肉僵得合不拢,涎水全积在舌下。小黑尝试收舒一下两颊,包不住的涎液就见缝插针,从唇角与肉棒的贴面隙出细长银丝,在男孩白软的腿上点开小滩水渍,样子过于不堪。无限掌住他的脑袋,手指嵌进发丝。小黑不断发出细小的呜咽声,软得像求饶,腻得像享受。最脆弱的地方被温暖潮润包裹,无限仿佛被束紧手脚不断降坠。掌一点一点施力,直到阴茎杵上深处的软肉。他看到明灭光影和细嫩肉体。

小黑双眼洇出泪花,几记深探让喉肉抽绞着顶住了性器。他虚了眼,脑袋一拱一拱,吞吃胀大的肉棒,被噎得眼睫扑簌,像受惊的飞鸟。空气中匿着火,融进皮肤又变作灭顶快感。上位者的臣服姿态是将头高高仰起,颈间的线条让粗重喘息勾得浓稠。无限眯了眼,压住他的后脑勺,不需要太用力,男孩便探着脑袋,将整根阴茎全部吃下。

嫩肉被碾得痉挛,想要咳嗽,想要干呕。小黑眨掉眼中的泪,摸上无限的手,往自己腿间捉,覆上刚才的地方继续撸动。虽不够适应,他仍发泄似地将阴茎吮得严丝合缝,得到更深入的操干,越插越深。手机滑下来,磕上床沿,滚在地上,砸出两声脆响。肉柱充血,贪婪地胀满喉管。内腔被白液打得抽搐,皱皱缩缩挤作一团,像被杵得害怕而蜷缩起来的柔软肚皮。男孩的高潮接踵而来。快感蓄过阈值,只胡乱弄几下,分身便恍惚地吐出小股精液来。小黑趴在无限腿上,咬着舌尖不停喘气,眼神迷乱地勾他的手指。无限阖了阖眼,稳了气息,又去捞地上的手机。

“您说。我在听。”

“刚刚……没什么。不用在意。”

他扯过几张纸巾,兜在小黑嘴边,接他嘴里的精。男孩翘起嘴角,喉头上下滚动一番,邀功似地张了嘴。猩红色的小舌微微卷起,口中一片泛着水光的粉,没吞干净的白色液体在唇舌间拉开了丝。

那几缕丝像他的神经,一下便熔断了。无限攥紧手机,喘息一下就沉得可怕,像犯人的脚镣在地上拖行。小黑拱进他怀里,尾巴去卷他举着手机的胳膊,软绵绵的臀肉在胯间蹭来蹭去,不知好歹地燎出他的火星。

真是无法无天。

无限以家里的猫肚子饿了为由,不等对方寻着话里的漏洞,强行结束了通话。两张金属片拍上小孩的手腕,将人牢牢钉在床上。无限扔了手机,压上小黑,在他耳尖咬了一口。男孩痒得直往他肩里拱,笑声带了点怯,抬起头时,眼里却亮得像淬了光。

“好玩吗?”无限问他,看他恶作剧得逞的神色,一幅好笑又无奈的样子。

“不好玩。师父你明天又有任务。”小黑咬住他的小指,留下一圈浅浅的齿印才松了口。

“马上就回来了。这次任务简单。”

无限挠挠他的下巴,得到一串满足的呼噜声,男孩舒服得展了眉眼。无限得寸进尺,手摸到胸前去揉捏两颗肉尖,猫尾卷上他的腰,让两人贴合得更紧。指腹继续向下,在穴口按了一手湿,无限放心地分开男孩的双腿。

“师父。”

指尖擦过穴口,肉花立刻皱缩一下,像是迫不及待,又像是忍受不了。

“师父……”

阴茎一下抵进最里。小黑手腕被锁住,扭着身子又逃不开,只能从喉里发出一声惊慌呻吟,又马上被堵住。无限含着他的唇,往他体内撞,把热烙进他的身体。

“叫名字。”他不容置疑地说。

 

fin.